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百一十八章 燃犀照魂 · 番外2 忘歸館日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百一十八章 燃犀照魂 · 番外2 忘歸館日常字體大小: A+
     

    數九寒天,蜀中的冬天不似琅琊,雖不會讓河水結冰,但卻冰冷刺骨。

    玉泉鎮的街道上,青石板路濕漉漉的,樹梢葉子落了剩下一樹枯枝。那枯枝之下倚靠著挑著擔子賣酒釀丸子的人,熱騰騰的霧氣,讓這景色染了一層朦朧又溫暖的霧氣。

    一旁四方齋的大堂里,說書先生和初來蜀中的人吵了起來。

    「你說監武神君在你們蜀中,我還說在我們琅琊呢!你們有證據嗎?」

    「這誰不知道十年前那場災難,只剩下蜀中猛虎寨?客官您看見我們門口掛的虎皮沒有?那是斷一刀胡大當家的!」

    「胡大當家和監武神君有什麼關係?一個山匪,一個神君!」

    「誒,這位客官好生不講理。胡大當家和監武神君是至交啊!」

    「說書的越來越沒邊了。胡大當家是山匪,哪能和監武神君相識?」

    「我們蜀中人人都知道,四大世家、山匪、青幫,都和監武神君相識!」

    「我看你們拜神拜傻了!」

    「誒!這位客官你怎地如此不講理?客官你要不信就在這等著,等個幾日必然有幾位模樣俊俏的神君從那迷霧遮蔽的山中出來。」

    「怎麼模樣俊俏的就是神君了?我模樣還俊呢!」

    「你俊個屁!」說書的終於失去了耐心,把驚堂木一扔,走了。

    四方齋門外鬱壘穿著黑衣,踏著一雙皂靴踩過玉泉鎮的青石板路,聽到四方齋的爭吵嘴角不免噙了個笑。一場戰事,無論當時有多慘烈,被人口口相傳又變了樣。

    這一次監武神君不再是額生三眼,背後雙翼的模樣。而是額生三眼、背後雙翼、身披銀甲、手持金鞭、腳踏猛虎的模樣。

    對於腳踏猛虎這一點,白珞尤其的不滿意,索性在玉泉鎮通往忘歸館的路上布下迷霧陣,在這蜀中當起神仙來。

    「噠」幾個銅板落在賣酒釀丸子的攤子上。老頭抬起頭,臉上頓時堆出笑來:「郁公子又辦完事回來了?還是老規矩少些糖,多些醪糟?」

    「嗯。」鬱壘點點頭:「我娘子就愛吃這個。」

    「好嘞!」老頭盛了一碗給鬱壘裝好:「公子您拿好。」

    鬱壘端著一碗酒釀丸子向著山上走去。

    白珞不回崑崙墟,也不愛去未明宮,就愛住在蜀中。他每月難免要回魔界一兩次,免得賀蘭重華在魔界被另外幾方鬼帝給逼得撂了挑子。

    鬱壘走入迷霧中,那迷霧輕輕在鬱壘面前讓出一條路來。沿著青苔密布的石台階蜿蜒而上就到了忘歸館,還沒進門就聽見忘歸館里一陣喧囂。

    薛惑:「白燃犀!你怎麼打這張牌呢!我清一色被你打沒了?」

    白珞:「薛泥鰍你是想打牌還是打架?」

    陸玉寶:「我求求你們消停點!再給我把亭子拆了,你們就自己做飯!白燃犀你今天想吃尖椒小炒雞,還是椒麻涼拌雞?」

    白珞:「椒麻涼拌雞。」

    薛惑:「姜輕寒!白燃犀他欺負人!你怎麼還在釀給她霜梅釀!你有沒有出息?」

    姜輕寒:「呵,你有出息你倒是動手啊!」

    鬱壘一進門就見廚房裡升了爐子,炊煙從廚房裡飄了出來。風清亭的小石桌上四個人圍著坐了,薛惑拿了葉子牌來。四個都不怕冷的神仙,為了體驗人間的生活,特地在亭子里放了炭盆。

    如果說這一百年來,白珞的願望是平息三界紛爭換得三界平安。那麼薛惑的願望就很質樸了。那就是能讓四方神坐一桌打葉子牌。

    為此薛惑特意從崑崙把神荼和尚未化形的朱雀神鳥也給逮下了界來。

    這就顯得薛惑有些喪心病狂。小石桌旁,薛惑一腳踩在石凳上,一腳落在地上的,氣勢洶洶地看著自己手裡的牌。

    白珞與葉冥冷著一張臉坐在東、南兩方。葉冥倒沒什麼,反正如果沒事幹他也是往自己龜殼裡一縮睡個上百年,怎麼打發時間都是打發。

    白珞就不一樣了。

    她怎麼都想不明白,為什麼薛惑這泥鰍賴在忘歸館里不走。薛惑不走,姜輕寒也不走。葉冥也就順便留下了。現在還多了神荼和妘彤。

    忘歸館何時變成客棧了?!

    神荼賴洋洋地抬眼看了看鬱壘:「回來了?」

    薛惑順著神荼的聲音看去,見鬱壘端了一碗熱騰騰的酒釀丸子,順手就接了過來:「這大冷天的吃這個正合適。」

    薛惑才舀起一顆丸子還沒放進嘴裡,那一碗熱騰騰的酒釀丸子就從他手裡消失了。他眼睜睜地看著鬱壘從他手裡端走了酒釀丸子,順手連勺子也收走了。

    鬱壘絲毫不加掩飾的嫌棄道:「這是我娘子的。沒有你的。」

    白珞看著熱騰騰的一碗酒釀丸子忽然沒什麼胃口。她勉強吃了一顆:「好像有些太甜了。」

    「甜嗎?」鬱壘嘗了一顆:「糖不多啊。」

    薛惑厚著臉皮又將酒釀丸子搶了過來。反正他賴在這忘歸館里,早就是不要臉皮了的,也不差這一點了。薛惑滿足的咬了口軟糯的丸子,摸了一張牌打了出來:「幺雞!」

    一旁的朱雀神鳥抬眼看了看薛惑,黑色的瞳孔閃了閃,有些不爽。

    薛惑絲毫不覺,咬著嘴裡的軟糯丸子繼續說道:「幺雞沒人要啊?」

    「騰」地一下,朱雀神鳥的翎羽燃起了火來,把薛惑準備喂進嘴裡的丸子燒成了一塊黑炭。

    葉冥反應快,在朱雀翎羽燃起來的一瞬間築了一堵冰牆,將自己和白珞擋在冰牆之後。

    葉冥默默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熱茶,隔著冰牆默默地看了一眼薛惑被燒得一臉焦黑的樣子,甚是愉悅。

    薛惑怔怔地回頭看著朱雀神鳥。朱雀神鳥就像一隻鬥雞一樣伸著脖子,耀武揚威地看了薛惑一眼。她一低頭將那張葉子牌啄了個粉碎。

    薛惑:「……瘋了吧你?」

    站在朱雀神鳥身後的神荼冷冷一笑,雙手交疊著枕在自己腦後,半躺在風清亭里。

    白珞吁了口氣:「終於不用再陪著薛泥鰍打葉子牌了。」

    朱雀神鳥顯然被薛惑一句話激怒了。她撲扇著翅膀就朝薛惑撲了過去。

    薛惑一驚,酒釀丸子也不要了的,趕緊逃出了風清亭。

    薛惑:「我說的是幺雞!幺雞!又不是你!」

    「轟隆」一聲,風清亭的瓦頂被一條巨龍給衝破了一個大洞。一黑一紅兩個身影直衝向雲端。

    ……

    玉泉鎮說書先生:「看吧,我就說玉泉鎮住著神仙吧?你看,又出現神跡了。」

    陸玉寶:「從今天起,薛惑與狗不得入忘歸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