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百一十章 燃犀照魂 · 決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百一十章 燃犀照魂 · 決戰字體大小: A+
     

    眾人跌跌撞撞地往後山跑去。後山荒涼,到碧泉之前還要經過一片密林。一路上鬼面銀羽衛的防備倒少。幾個弟子跑到泉邊腳下一軟便摔在地上,看上去已近力竭。

    白珞皺眉探過那些人的脈門:「怎麼回事?為何探不到你們的靈力?」

    元玉竹從懷中拿出歸元丹來分發給眾人:「是崑崙的毒藥,能封印人的靈力。我從未見過這葯,也沒有解藥。」

    姜南霜與姜九疑,二人都是神農氏的佼佼者。特別是姜南霜,靈力與煉藥之術猶在姜濂道之上。若不是因為姜南霜是女子之身,神農帝君當是她的。

    現在唯一能解這些人靈力的,可能只有姜輕寒。但如今姜輕寒、葉冥與薛惑卻都下落不明。

    走暗河潛出極耗內里,這裡的弟子除了姑蘇與青幫的弟子,其餘人都不熟悉水性。如此冒然潛下去只怕死傷過半。

    吳三娘帶著陸言歌的遺腹子走了過來。那孩子竟是這些人裡面狀態最好的一個。那孩子看著白珞說道:「監武神君,念歌水性好,我一次能帶五人。」

    這孩子眉眼與陸言歌極像,溫潤儒雅,但又有吳三娘的幾分銳氣。雖然只有十歲,可已然有能獨擋一面的氣勢。白珞贊道:「你叫陸念歌?我們進入碧泉之後,謝謹言就會炸開暗河,之後水流定然湍急,你可能再溯游回來?」

    「能!」陸念歌斬釘截鐵地答道。

    幾個青幫弟子也站了出來,以石年為首。石年道:「神君,我們青幫定會將四大世家的弟子帶出去。」

    「好。」白珞也不再猶豫:「青幫弟子有多少人?」

    石年道:「青幫如今在此的有二十人,加上小公子一共是二十一人。」

    吳三娘道:「也算我一個!」

    白珞道:「那分成十人一組,先將受傷的帶出去。」

    岸邊四大世家的弟子很快結好隊,沒有受傷還有力氣的人都自願留下了。白珞從懷裡掏出煙花扔向天空。隨後只聽得一聲悶雷般的響聲,碧泉上頓時出現了一絲波動。

    陸念歌說道:「暗河開了,入水!」

    一百三十二個人猛地扎入水中。

    白珞手臂一振道:「列陣!我們殺個痛快!」

    煙花一經放出,除了謝謹言收到訊號之外,也必會驚動鬼面銀羽衛。

    果然,不到片刻功夫一團黑霧便自林間漫了過來。空中一聲虎嘯傳來,白珞手中金光閃過:「虎魄!風刃!」

    林間樹冠沙沙作響,幾個黑色的身影伴著慘叫聲倒在地上。那些人還未站起來,只聽一聲猿啼清嘯,燕朱化身朱厭獸已經沖了出去!

    那在牢中受的屈辱,那刺在元玉竹身上的每一刀都要那些人血債血償!

    碧泉中幾聲水聲響,十一個青幫弟子從水中冒出了頭來:「青幫弟子五十五人回!」

    白珞厲聲道:「二百七十五人入水!」

    離碧泉最近的五十五人抱拳道:「神尊保重!」說罷,碧泉之中濺起水花,五十五人隨著青幫弟子入水。

    一個鬼面銀羽衛緊跟著沖了過去。白珞虎魄凌空飛出捲住鬼面銀羽衛的腳踝將他給拽了回來。鬼面銀羽衛重重砸在地上,還沒來得及慘叫就被白珞一把摘了面具。是一張似曾相識的崑崙天將的面孔。

    白珞一雙紺碧色的瞳孔冷冷看著那人:「在本神尊面前造次,也不必送你上誅仙台了。」白珞虎魄重重劈下,那個天將頓時魂飛魄散。

    鬼面銀羽衛如同飛蛾一般,不斷朝著眾人湧來。這些人中多是神族,用不了碎鬼。白珞元神有損,幾招風刃一出,已近力竭。

    燕朱身上也落了傷,元玉竹站在燕朱背上,左臂持劍與一眾鬼面銀羽衛廝殺在一處。白珞白色的錦靴上染了血。她靈力動用得越厲害,元神便越脆弱。她以元神封印的莽骨神元神好似隨時都要衝破封印。

    謝柏年見白珞大口喘著氣,立刻跑到白珞身旁:「監武神君,你歇一歇,我來擋著!」

    謝柏年手持利刃,將一柄劍在身前舞成了千劍之盾。

    「咕嚕嚕」幾聲輕響,二十八個青幫弟子自碧泉之中潛了上來。陸念歌渾身濕淋淋的,手臂上青筋突兀,他朗聲道:「青幫弟子二十八人回!」

    白珞心底一顫,這來去一次,青幫弟子折損已有上百人。白珞咬牙道:「一百四十人入水!」

    「神尊保重!」水花聲響,一百四十人跟著青幫弟子潛入水中。

    剩下的這些人中,都是四大世家的高階弟子。但如今身中劇毒,靈力不濟,手中的刀劍沒有一點靈力,近乎肉搏。

    他們身上都受了重傷,動作也遲緩了許多。但卻沒有一個人退,多守一刻便會多救一個人的性命!

    謝柏年身上也受了重傷,但他站在白珞面前竟是半步都不退。那些被崑崙視作草芥的人,如今全都站在了白珞身前。

    哪怕三界傾覆,萬物荒蕪,但有此情此義三界便不滅。

    白珞將莽骨神元神強行壓下又振作起來:「謝尊主,多謝。」

    謝柏年大聲道:「你說什麼?!」

    白珞輕輕一笑:「有我在,定能護你們。」說罷白珞將掌心劃破,用鮮血凌空畫下一道符籙:「滅鬼弒魂,五行從我!虎魄,索!」

    自白珞身後,白虎元神伴著一聲虎嘯躍于山林之上。金靈流化作手臂粗的鎖鏈在擎天巨樹之間穿梭,布下天羅地網。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泛著冷光:「燕朱!殺進去!」

    朱厭獸抬起自己赤紅的雙眸看了一眼,他將元玉竹放在陣外,一躍進入了天羅地網之中。在這結界中,誰也逃不了,都成了朱厭獸手裡的殘魂。

    碧泉中又有青幫弟子從水中出現。陸念歌聲音嘶啞但卻有力:「青幫弟子五人回!」

    白珞一顆心沉了沉,回頭見吳三娘、陸念歌、石年和另外兩個弟子站在岸邊。白珞咬牙道:「二十五人入水!」

    這一次四大世家的高階弟子竟無一人走向碧泉。

    白珞怒道:「還在磨蹭什麼?!」

    那些弟子道:「我們願意與神尊並肩一戰!」

    白珞轉回身,虎魄劃在眾人面前,揚起漫天煙塵:「都給本尊走!你們該護的不是本尊是,而是那些手無縛雞之力卻仍願以命相搏的人。」

    若人是草芥,那便去護草芥。若人是塵土,那便用手捧著塵土。沒有草芥又何來繁華似錦?沒有塵土又何來腳下的萬里征途?

    謝柏年高喊道:「你們都走,留得青山總有東山再起的一天!你們記住,碧泉山莊不姓謝,玄月聖殿不姓元,玉湖宮也不姓陸,沐雲天宮也不姓蕭。我們都以天下為姓,眾生為本!」

    「尊主!」

    謝柏年獅吼一聲:「都走!」

    吳三娘咬牙道:「神尊等著!我吳三娘定會回來接神尊!二十五人隨我入水!」

    隨著幾聲水花聲響,二十五個高階弟子隨著吳三娘入了碧泉。

    碧泉的水位在逐漸降低,水面上似乎有了一道漩渦。二十五個高階弟子隨吳三娘入水之後很快便被捲入水底。

    岸邊只剩下了白珞、謝柏年、謝夫人、元玉竹與燕朱。

    燕朱殺了一身的血,自結界中躍了出來。他傷勢極重,白色的皮毛之上血凝結了,又有新的鮮血覆蓋在上面。

    五個人站在一起背靠著背,守著碧泉最後一線。

    鬼面銀羽衛也損傷過半,隨著幾聲嘯叫,空中似有雲及快速地移了過來。眾人都還沒有看清,但白珞已然看清楚了那雲層之上的東西。

    不是東西,而是天將。是姜九疑帶的一眾天將正殺向他們。

    姜九疑遠遠看到白珞,將短笛放在唇邊正欲吹響。白珞手腕微動,她的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把九耳弓!

    己君瀾將元神渡給白珞的時候,還留給白珞兩樣東西,一是九耳弓,二是四個字「天外有天」。己君瀾以命想託付的是天下。白珞怎可能負了她?

    九耳箭,一旦離弦,箭無虛發。之間一道光直射向姜九疑準確無誤地碎了姜九疑手中的短笛,擊碎了他的面具,在他臉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傷痕。

    姜九疑憤恨地看著白珞,大手一揮頓時天將大軍朝白珞壓了下來。

    與此同時,白珞身後傳來一聲「嘩啦」的水響。陸念歌嘶吼道:「青幫弟子!一人回!」

    白珞怔愕地回頭看著陸念歌,吳三娘竟然沒有回來!

    陸念歌身上的水滴答往下落著,嘴唇慘白身上也在不停地發著抖。

    白珞道:「你們走,我擋住這些天將。」

    沒有一個人退去。白珞皺眉道:「你們幹什麼?!難不成讓那些弟子自身自滅去?」

    眾人篤定道:「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白珞看著空中天將,遲早他們會發現暗河玄機,找到暗河另一頭的出口。白珞也不再猶豫:「走!」

    五個人隨著陸念歌跳入水中。

    一入水中,眾人只覺身體不受控制,被水大力捲入水中。白珞正是頭暈目眩之時,手腕一緊。竟是陸念歌帶著自己朝暗河游去。陸念歌將白珞帶出旋渦游進暗河,便有掉頭去找其他人。

    從那旋渦中出來一次,已是極耗力氣,而青幫弟子竟然就這樣在水裡往返數次。

    白珞眩暈稍減睜眼一看,在靠近暗河出口處沉著不少屍體,無一例外都是青幫弟子的!

    白珞心中一痛,淚水頓時與潭水混在一起。好在陸念歌最後將謝柏年也從旋渦中帶了出來,他們沿著暗河的最後一個通道游出,頓時身體一輕向下落去。

    那被炸開的暗河出口竟是在一塊峭壁之上,那裡被炸開一道的缺口暗河就像是瀑布一般落下。白珞好似被一股巨力拋出,整個人才剛剛呼吸了一口又砸進另外一個水裡,摔得七葷八素。好在白珞隨著水流往下游游出一截之後就被人給拉了起來。

    河岸邊站著四大世家的弟子。這岷江之側是另一外一片山脈,岸邊還站著斷一刀。斷一刀還是披著一身虎皮。他見到白珞趕緊說道:「神君,這片山是我們的寨子,寨子周圍有七十八洞,皆可躲避。大家先隨我們上山去,等靈力恢復了再做打算。」

    謝謹言也趕緊迎了上來:「爹!娘!白姑娘!碧泉鎮的百姓胡大當家已經安置了。」

    陸念歌從水中爬了起來,他將自己臉上的水擦乾淨,對著湍急奔騰的河面大喊道:「娘!」

    這河流湍急,不少青幫弟子在碧泉潭水中就耗盡了體力,再落進河裡,等到將四大世家的弟子托起后,自己便落盡了河裡不知去向。

    吳三娘最後托起的人,正是陸念歌。

    白珞心中一痛,按住陸念歌的肩膀:「你娘水性最好,我隨你去找你娘。」

    「監武神君這是想去哪?」空中一個鬼魅般的聲音幽幽傳來。

    白珞瞳孔驟縮。姜九疑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這裡?!

    白珞將陸念歌交給斷一刀:「你帶著眾人上山,我攔住他們!」

    這姜九疑竟是想要將他們全部殲滅在此!

    謝柏年回頭看了一眼謝謹言,謝謹言瞳孔驟縮,他知道謝柏年要說什麼!謝柏年笑了笑什麼也沒說,只是揮了揮手:「你們都走,要留也是我這個老人家留著!」

    白珞冷道:「若論年紀你們都是本尊後輩。」

    謝柏年爽朗一笑:「監武神君,你還有三界要守。蜀中該是我來守了。」

    謝夫人道:「柏年說得沒錯,碧泉山莊是祖宗給我們留下的基業,該是我們來守。何況就算我們能走,也只能是苟且偷生,什麼也做不了。監武神君,三界眾生都應該有尊嚴的活著,靠你了。」

    白珞心頭一顫,喉頭哽咽道:「謝尊主,我不會忘了你。」

    謝柏年擋住姜九疑。姜九疑鄙夷道:「就憑你也想攔住本神君?」

    謝柏年爽朗一笑:「老夫想試試!」

    謝夫人帶著眾人向密林中退去,這密林之中是山匪地界,林中如同迷宮一般極易躲藏。等眾人都走入林中她忽然轉了身。謝謹言心中一落空慌張道:「娘!」

    謝夫人道:「我與你爹承諾了要相伴白首,娘不能食言。」

    謝謹言心臟似被人攥緊,呼吸似乎都停下了:「娘你別不要我!」

    謝夫人轉過頭不看謝謹言,忍著眼淚說道:「謹言,你若敢跟回來,便不是我兒子!」

    謝夫人頭也不回地走到謝柏年身旁。夫婦二人牽著手放下手中病人,咬破手指在地上劃了一個符籙。

    白珞看到那符籙心中驟然懸空,他們竟然要下血魂印!

    血魂印便是以性命相搏,人在印在,無人可破!

    謝謹言看不懂那陣法,只覺那陣法厲害似在將人性命抽走:「那是什麼?!爹!娘!」

    白珞不忍讓謝謹言再看,她一把拽住謝謹言隨著斷一刀往山上走去。

    身後一聲巨響,謝柏年與謝夫人二人三魂化作血魂印,將整座山給圍了起來將他們護在其中。

    姜九疑憤怒的聲音在結界外響起:「監武神君你以為你還能扭轉乾坤嗎?!救了這些人有什麼用?你自求多福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