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百零三章 燃犀照魂 · 崑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百零三章 燃犀照魂 · 崑崙字體大小: A+
     

    龍脊峰下姜南霜帶著天將沖了上來。她看見倒在血泊中的己君瀾雙腿一軟險些摔倒在雪地里:「瀾兒!」

    姜南霜上前抱起己君瀾,己君瀾的手放在白珞的掌心,幾乎與白珞的手掌黏在了一起。姜南霜把己君瀾的手從白珞凍僵的掌心中拔了出來。

    她捧著己君瀾早已沒了血色的臉頰顫抖道:「瀾兒?瀾兒你醒醒!」

    己君瀾哪還能回答她?姜南霜緊緊抱著己君瀾嚎啕大哭:「是母親不該,當初就不該把你送去崑崙墟去學藝!」說著話姜南霜又惱怒起來,她把己君瀾一把推倒在雪地里:「你為什麼?!寧願幫這個你毫無血緣關係的人,也要背叛我!背叛我這個母親?為什麼!!」

    己君瀾像個破敗的布偶一樣被摔在雪地里。

    姜南霜痛苦地抬頭看著姜九疑:「你都做了什麼?!」

    姜九疑譏諷地笑道:「怎麼?天後這個時候後悔了?!」

    姜南霜一把將姜九疑的衣領提了起來:「誰讓你對瀾兒下手的?!」

    姜九疑掙開姜南霜鉗著自己的手:「對誰下手不一樣?只要白燃犀殺了人,只要莽骨神的元神在白燃犀身上出現,她就成了崑崙的叛徒,是崑崙的邪神!崑崙眾神照樣會團結在一起滅了人魔二界,唯我獨尊!」

    姜南霜揮手重重地打了姜九疑一巴掌:「混賬!誰准你傷害瀾兒的!」

    姜九疑捂著姜南霜打得紅腫的臉頰。他譏諷一笑:「姑姑,你在這裡裝什麼慈母?難道你殺了己伯毅她就會原諒你了?」

    姜南霜咬牙看著姜九疑:「若死的人是己伯毅,瀾兒只會以為是白燃犀下的手,她不會再那麼固執。她會聽我的話,她會知道我想要做什麼,與我一同完成宏圖霸業。」

    「南霜……」己伯毅不可置信地聲音在姜南霜身後響起。姜南霜駭然回頭,己伯毅獨自站在風雪之中。他一瞬間似乎老了數百歲,風霜落在他的鬢髮上,讓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夜之間便白了發。

    他跌跌撞撞地跑到風雪之中,見到凍僵的白珞和倒在雪地中的己君瀾。巨大的痛楚一瞬間就掏空了己伯毅的心肺,他的胸腔被悲痛灌滿,堵住了他的喉頭讓他說不出一句話來。

    姜南霜是否已背叛了他,他已經顧不得思考了。他眼裡全是倒在雪地里的己君瀾。他的女兒啊,曾在炎火之山赤腳奔跑,叫著「爹爹,抱」的小女兒。曾經為了製作神武連崑崙墟也敢下的女兒。曾經在風千洐將他們圍在崑崙墟中,一直緊緊跟在她身後的女兒!

    己伯毅顫巍巍地把己君瀾緊緊抱在懷中。悲痛讓他渾身的血管都凸了起來,鬢髮更是一寸寸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盡數白了去:「為什麼啊!南霜?」

    姜南霜眼中噙著淚,事已至此,她竟然冷靜了下來。

    己伯毅看著姜南霜,眼淚自他溝壑縱橫的臉上流了下來。己伯毅聲音顫抖,幾乎一個字都說不清。但姜南霜還是聽清了己伯毅的話:「姜南霜,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你為什麼不直接找我要?」

    姜南霜神色冷峻:「己伯毅,我想要的不是你給得了的!你只願偏安在炎火之山,你只想守著你鍛煉神武的爐子。可我不想。」

    「你已經是天後了,你還想要怎麼樣?!」己伯毅崩潰道。

    「不夠!」姜南霜嘶吼道:「那遠遠不夠!我明明是三大氏族裡面最有才學的人!你我年少時與大哥和風千洐一起聽學,我明明才是最優秀的那一個!可是因為我是女人,帝璽與我沒有關係,這三界的大事我也不能做主!就連瀾兒,她再優秀也只不過是能與伏羲氏聯姻而已!」

    姜南霜指著龍脊峰之外吼道:「己伯毅,你當了帝君這麼些年你做了什麼?三界如何了你看不出來嗎?三界早就沒救了!可你只想著補救。如何能補救得了!只能將他全部掀翻!我沒有做錯,一點都沒有!」

    己伯毅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他的枕邊人早已與他同床異夢。他還妄想著能有一日再回到炎火之山隱居。他什麼都沒有了,就連女兒也沒有了。己伯毅聲音沙啞絕望:「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姜南霜冷笑道:「原本死的就該是你。若不是你,我又為何會在炎火之山浪費了那麼多光陰?你從來沒有問過我想要什麼。」

    己伯毅頹然地坐在雪地里,將己君瀾臉上的污漬擦乾淨。他淡淡一笑:「南霜,自我迎娶你入炎火之山後便覺虧待了你。我什麼好的都給你。如今你想要我的命便也拿去吧。」己伯毅憐愛的撫摸著己君瀾的臉頰:「幸好神族沒有轉世,君瀾不用再做你的女兒,我也不會再遇見你。」

    己伯毅抬起手指好不猶豫地點在自己眉心,他清嘯一聲:「散!」

    他身後頓時就像是騰起了一團火來,將整個龍脊峰都籠罩在了火光之中。

    姜南霜驚駭地看著己伯毅散盡三魂,心中驀地感到一絲鈍痛。己伯毅待她不薄,只是擋住了她的宏圖霸業之路。

    姜九疑見己伯毅仙逝,心中快意,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他愉悅地看著姜南霜:「姑姑,看來我們計劃要提前了啊。」

    姜南霜將自己眼角的淚水擦去,怨毒地看著白珞:「開始吧。」

    姜九疑將笛子拿了出來放在唇邊輕輕吹響。只見白珞身上的冰霜逐漸消融。她的身後白虎元神與莽骨神元神糾纏在一起。

    兩個元神纏鬥在一起不分勝負,但在姜九疑的笛聲之下,莽骨神的元神逐漸佔了上風。

    白珞嘶吼一聲,從雪地里醒了過來。她驀地睜開眼,贗本紺碧色的雙眸被煞氣沾滿,眼珠漆黑無一絲眼白!

    姜九疑得意地看著姜南霜:「姑姑,她好看嗎?」

    姜南霜怨毒地看著白珞答道:「不錯。讓她下山吧。」

    姜九疑吹著笛子一步一步往山下走去。白珞便僵硬地跟在他身後,如同一具傀儡。姜九疑從龍脊峰走下,直往五城十二樓走去。姜九疑居高臨下地看著五城十二樓。當年開天印之時,五城十二樓被毀了三座玉樓。後來那些玉樓在原址一旁重建了,但三座玉樓的殘垣還剩在那裡。

    可是這有什麼意思呢?姜九疑心裡想道。這樣的重建掩蓋不了舊日的傷疤,不如將五城十二樓全都毀去!不如讓新的生命,新的力量重現在這片大地上!

    姜九疑輕輕附在白珞耳邊說道:「殺。」

    白珞如同一個聽話的傀儡沖入了五城十二樓的人群中。

    五城十二樓中不過是一些散仙,初時見到白珞臉上還掛著笑臉,待看清白珞的不對勁時駭得四散而逃亂做一團。

    「逃。」白珞含混不清地低吼道。

    但那吼聲如同野獸的低鳴一般,不僅讓人聽不清反而覺得白珞愈加的可怕!

    「逃!」白珞低吼道。

    她艱難地控制著自己,但被莽骨神控制的身軀此時只有一個渴望,那便是殺戮!想要鮮血的味道安撫躁動的靈魂,想看到分離的四肢散落大地,想看見渺小的靈魂零落成泥!

    姜九疑不滿地看了看白珞,竟然在這個時候白珞還能控制自己!他將笛子放在唇邊,再一次吹響。白珞驟然就像是被血腥吸引的猛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內心殺戮的慾望!

    「咔」的一聲響,姜九疑的後背傳來一陣劇痛。他還來不及低頭看,只聽見又一聲「咔」的聲響。劇痛沿著脊柱灌入姜九疑的大腦,他驀地反應過來竟是有人自他身後折斷了他的肋骨!

    一個鬼魅的聲音在姜九疑耳邊響起:「我說過,我有一千種方法讓你活著不死!」

    姜九疑駭然回頭,見到了鬱壘那雙滿是戾氣的雙眼。他裂開嘴笑了,露出一口沾了血的牙齒:「可是來不及了。你不想讓她痛苦的話,你要不要殺了我?這樣她就一起死了!」

    鬱壘盛怒地看著跌坐在地上的姜九疑。他一腳踩上姜九疑的手指,將笛子與姜九疑的指骨一併碾碎在地上。

    姜九疑疼得一聲尖叫。鬱壘陰鷙地看著姜九疑:「讓你死了不是太便宜你了嗎?」

    「來人!一介魔族竟敢擅闖我崑崙!」姜南霜適時地趕了過來。她見到鬱壘身旁的陸玉寶和風陌邶不由地震怒。

    風陌邶冷聲道:「你們去救監武神君,我去攔住姜南霜!」

    話音剛落風陌邶已經手持封魔刀躍到了姜南霜的面前。風陌邶冷聲道:「是時候結束了。」

    「結束?」姜南霜譏諷一笑:「監武神君殺了瀾兒,你現在竟然要幫著仇人!」

    風陌邶心臟驀地被攥緊:「你說什麼?!」

    姜南霜譏諷道:「我的話不夠清楚嗎?監武神君殺了己君瀾,殺了祝融帝君!本尊要讓監武神君血債血償!」

    「不可能!」風陌邶嘶吼道:「君瀾不可能有事!」

    姜南霜哀怨地看著風陌邶:「你不信?你不信就去龍脊峰看看。君瀾的屍骨還在龍脊峰上!」

    風陌邶顫抖著手,雙目通紅地看著姜南霜:「龍脊峰?!」說罷風陌邶氣勢凌厲地向著姜南霜一刀劈了下去:「我的確要為君瀾報仇,但卻不是找監武神君報仇!」

    姜南霜急速躲開風陌邶一刀:「無藥可救!」

    另一邊,五城十二樓中,鬱壘已經趕到了白珞的面前。鬱壘看著白珞心中一痛:「白燃犀,是我!我來晚了。」

    白珞身後那駭人的煞氣已經將半邊天際都染成了黑色。白珞哪裡還能分辨得出鬱壘的聲音?她只是想殺戮而已!白珞朝著鬱壘沖了過去。只聽「噗」的一聲,鬱壘的手臂上頓時濺起鮮血。

    陸玉寶衝上來一把將鬱壘拽了開:「鬱壘,白燃犀已經瘋了!」

    鬱壘怒氣沖沖地拋開陸玉寶,又向白珞跑去:「她還有救!」

    陸玉寶把鬱壘攔下:「我沒說不救!你聽我把話說完!如果我吸引她的注意力,你能不能制住她?」

    鬱壘點點頭道:「能,可你怎麼吸引她的注意力?她現在連話都聽不進去!」

    陸玉寶拿著刀在自己手上比劃了一下:「你忘了?我是隱神!」說罷,陸玉寶在自己手上重重劃了一刀,鮮血頓時涌了出來。

    陸玉寶對著白珞揮著手,就像是見到多年不見的老友似的:「白燃犀!你看我好不好吃!」

    白珞果然回過了頭。陸玉寶本能地一哆嗦拔腿就跑。白珞如同一道閃電一樣朝陸玉寶沖了過去。

    「啊!!!」陸玉寶一聲尖叫,腳下一絆「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白珞就像是餓極了的猛獸看著喉管滴血的獵物,她猛地就撲了上去。

    陸玉寶心底一涼,這入了魔之後時間都彷彿被延長了。每一寸感覺都像是被延長了一般,想必被白珞咬上一口那滋味也是會被無限延長的。那種痛楚光是讓人想想就頭皮發麻,不敢睜開雙眼。

    半晌,陸玉寶竟然都沒感覺到痛,他奇怪地睜開了眼睛。

    只見鬱壘從背後抱住了白珞,他將自己的手臂放在白珞的口中,任由白珞咬著。鮮血從鬱壘的手臂上流出,滴入白珞口中。

    白珞身後的煞氣如同火燒一般燎著鬱壘的肌膚。鬱壘整個人都被裹挾在了莽骨神的煞氣之中。他緊緊抱著白珞,將白珞嵌進他的懷中。

    他越是靠近白珞,那煞氣就越是灼人。他如同站在熊熊燃燒的烈火之中。但烈火焚身之痛他沒感覺道,手臂被白珞咬破的痛處他也沒感受道。他只是緊緊地抱著白珞,感覺道懷中人兒輕微的顫抖。

    鬱壘將下巴抵在白珞的額頭,輕吻著白珞的羽玉眉:「珞珞,我來晚了。」

    白珞咬住鬱壘手臂的嘴鬆了松,她眼中的黑霧淡去了一些,莽骨神煞氣也在尖利的嘶吼中被壓制了下去。

    白珞抬起頭,眼裡驀地流出淚水來:「鬱壘……你來了。」

    鬱壘心中一痛,將白珞臉頰的淚水吻去:「珞珞,我帶你回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
    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