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燃犀照魂55 · 休屠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燃犀照魂55 · 休屠澤字體大小: A+
     

    這世界變了,變得小了,那些修士在陸玉寶眼裡變得如同螻蟻一般大小。

    陸玉寶一揮手,一跺腳,那些修士的慘叫就像是從地底傳來!

    一群烏合之眾面對賀蘭重華那樣的人還可的抵禦,看到妖變的陸玉寶不由大驚!黃沙之中,似有巨獸席將要吞噬天地。

    幾個隱神被陸玉寶踩在腳底。眾修士已成合圍之勢。

    「賀蘭重華,去救人!陸玉寶應該只吃了十顆心臟,想辦法找到心臟位置所在,取掉一顆!」

    賀蘭重華沒有絲毫猶豫,從城樓一躍而下。他迅速地奔到陸玉寶身旁。此時的陸玉寶,身高九尺,手臂頎長,憑賀蘭重華的資歷也著實看不出來這陸玉寶是什麼物種妖化的。但看著陸玉寶還分得清敵我,那應該還有些意識。

    賀蘭重華提著劍衝過去,裹挾著煞氣擋下修士的一波靈流。他沖得太快剛剛擋下靈流身後陸玉寶一掌拍了下來。賀蘭重華心中一涼,這要被拍進了沙地里,光是爬都得爬一會兒才能出來,哪還能有時間找到陸玉寶吞噬的心臟在何處?

    那風聲壓在賀蘭重華頭頂侃侃停住了。賀蘭重華從指縫中看去,陸玉寶彷彿認出了自己。陸玉寶鼻子中噴出一口氣來的,十分嫌棄地用手指一撥,將賀蘭重華撥到了一旁去。

    賀蘭重華吁出一口氣來:「虧你還有點良心!」

    修士在陸玉寶手下倒了大半,已退了三里。這些修士倒不全是傻子,各個都是惜命的。他們將隱神推到陣前,自己則向後退去。

    隱神一旦被消滅,剩下的這些修士倒也不足為懼。

    賀蘭重華大喊道:「陸玉寶差不多了!我助你收手!」

    賀蘭重華方才喊出一句,忽然被陸玉寶大力推了開去。賀蘭重華驚恐地看著陸玉寶。陸玉寶神色不對!他的雙眸彷彿填滿了墨汁,身後暗紅色的怨氣已經繞滿了他全身!

    賀蘭重華心中一驚,只怕是殺戮太多陸玉寶也已經控制不住自己,快要失去意識了!

    那些怨氣層層疊疊纏在陸玉寶的身上,已成一座小山一般!賀蘭重華抬頭看著自己面前的龐然大物,努力尋找著陸玉寶身上的心臟。如知瓊,那些心臟被藏在腹部。如瑤月、瞻月,他們因為吃了太多的心臟,那些都化作了累累白骨,每一具白骨中便有一顆心臟。

    賀蘭重華急急地尋著,終於找到了陸玉寶藏著的十顆心臟!那十顆心臟竟然全都在他自己心臟位置!就好似他自己的心臟之上長出了十顆肉瘤!若要取掉他的心臟只怕要取掉他性命!

    賀蘭重華方才看清楚,陸玉寶大力一掌揮來用盡最後一絲理智將賀蘭重華推了出去!陸玉寶一轉頭,看著那些如同螻蟻一般的修士,身後的怨氣大盛,如同熊熊燃燒的烈火。他只有一個念頭,便是毀掉自己面前的所有生靈!唯有死亡,唯有怨氣能填滿他的欲壑!

    殺戮,是每一個失去理智的隱神唯一會做的事。

    修士見狀不好落荒而逃。但他們方才轉身逃去便被陸玉寶捉了回去,捏碎在手裡。

    賀蘭重華摔得七葷八素,眼見陸玉寶已經失去了控制,趕緊沖了上去。他才跑了數步便覺眼前一花。一白一黑兩個身影,落在自己面前。

    「聖尊!」賀蘭重華驚道。與鬱壘一同躍下城樓的還有白珞。

    鬱壘不咸不淡地說道:「做得不錯。」

    賀蘭重華:「……」雖然鬱壘如此說,但語氣聽起來可沒有一點讚揚的意思。

    白珞凌空落在陸玉寶面前。此時的陸玉寶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白珞在他眼中,也成了獵物。他伸出手向白珞揮了過去。

    白珞手臂一振毫不留情地用虎魄繞在陸玉寶的手上,將他的手反剪在身後。白珞一腳踩在陸玉寶的肩頭,一手拿著虎魄。

    陸玉寶身後的怨氣在白珞月白色的衣袍下熊熊燃燒。白珞心跳驟然加速。陸玉寶的隱神之力,讓白珞體內的莽骨神煞氣又蘇醒了過來。

    白珞緊咬牙關,壓制著莽骨神煞氣問鬱壘道:「我若取下他的心臟,你可否護住他的魂魄?」

    鬱壘沉吟了半晌,隨後重重點頭道:「可以一試。」

    「好。」白珞收回虎魄放開陸玉寶。陸玉寶似乎察覺到了危機頓時就地一滾站了起來。白珞站在陸玉寶身前挑眉一笑:「陸玉寶,可能有點痛。」

    說罷白珞一躍而起,她收起虎魄,整個人向陸玉寶撞了過去。只見白珞整個人暴力地撞碎了陸玉寶的胸膛,將陸玉寶的心一把摘了下來。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好似一個龐然大物倒在茫茫荒漠之中一瞬間碎成了砂礫,不見了蹤跡。天籟般的琴聲響起。鬱壘身後宗燁緩緩出現,宗燁雙手合十立於陸玉寶右側,鬱壘坐在陸玉寶左側撫琴。赤色的靈流將陸玉寶圍在中央。

    那赤色靈流逐漸在黃沙之中結成入魔陣。

    白珞落在陣中,看著倒在黃沙之中的陸玉寶。陸玉寶躺在黃沙中,身上傷重,幾乎每一個骨骼都在疼痛。在這麼一瞬間,陸玉寶忽然明白了為何人人嚮往生,而魔族之人卻嚮往渡化。若要長久又清晰地感受著每一寸痛,的確需要很大的勇氣。

    疼痛讓陸玉寶神志恢復了一些,他看著白珞苦笑道:「白燃犀,你有話快說,說完就快快把我渡去。千萬別啰嗦。」

    「啰嗦?」白珞挑了挑眉:「誰讓你自作聰明的?」

    陸玉寶心裡苦,想著自己都該歸西了竟然還要聽完訓斥,想來就算是極刑也不至於如此殘酷。陸玉寶乾巴巴地說道:「人固有一死,神也差不多。你……誒!」

    陸玉寶瞪大了眼睛,見自己四周忽然赤靈流大盛。鬱壘在九幽冼月上割破自己的雙手,鮮血自琴弦上滴落,落入陣中。一朵北陰火煞在陣中盛放。陸玉寶身體感覺越來越輕,雖也越來越痛但卻好似有了生命力,一種不生不死的可怕力量再他身上蔓延。

    那陣中的北陰火煞似乎烙印在了陸玉寶的脖頸之上。火燒似的疼痛讓陸玉寶大喊一聲。入魔結界頓時撤去。陸玉寶「咚」地摔在黃沙里。

    揚起的黃沙嗆了陸玉寶滿嘴的沙。陸玉寶吐出滿嘴沙,「嚯」地站了起來:「白燃犀,你下手的時候就不能輕點??」

    陸玉寶撫了撫自己的脖頸回頭對鬱壘說道:「我一神族,怎麼就墮入你魔族了?你倒是也不問問我意見地?」

    鬱壘不咸不淡地說道:「反正都是隱神與魔族也差不了多少。另外,你既然已經入魔,那麼應當尊稱我一聲聖尊才是。」

    陸玉寶聽得一陣心梗。忽然他撫了撫胸口,不對啊!他哪裡來的心?一顆心都被白珞摘了去。陸玉寶嘴角抽搐地看著白珞:「白燃犀,你有沒有覺得我少了點什麼??」

    白珞淡淡地看著陸玉寶認真答道:「腦子?」

    「……」陸玉寶一陣心塞,哦不,他沒有心,但是更覺得心塞了。陸玉寶戳了戳自己的衣服,哪裡凹陷了一個窟窿,還能覺得有些涼快。他再也不會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地樣子了,徹底的成了鬼:「心呢?白燃犀!你把我心放哪了?」

    「扔了。」白珞理所當然地答道:「反正你也用不著。」

    陸玉寶深吸一口氣:「這樣恐怕不怎麼好看吧?」那種冷風從身體穿過的感受陸玉寶還是無法接受。

    白珞嫌棄地看著陸玉寶。早知道陸玉寶這麼啰嗦,她就不救了。不救之前陸玉寶也不過就千歲壽數,他已經活過了五百年,大不了就再忍受他五百年的嘮叨。這下可好,他能嘮叨到天荒地老!

    賀蘭重華牽了幾匹馬來,手上拿著一堆破布。他將那破布遞給陸玉寶:「你要不先拿點布塞著?做魔族就是這樣的。前幾天我被活埋的時候也不好受,你習慣習慣。」

    陸玉寶沒好氣地從賀蘭重華手中拽過破布,胡亂往自己胸口一塞地:「我習慣個屁!」

    賀蘭重華十分瞭然地拍了拍陸玉寶的肩膀:「我當初最開始入魔的時候,脾氣也不太好,過一陣就好了。」

    白珞輕輕挑起嘴角,轉過頭笑了。

    幸好自己及時醒來,幸好保住了陸玉寶,幸好沒有再失去一人。

    鬱壘牽過馬來:「走吧,想來你也是想回中原去看看了。這麼多修士都殺到了休屠澤來,中原想必已經出事了。我們騎馬去動靜小一點。只是你的元神……」

    「無妨,莽骨神我尚還能壓制。」白珞利落地翻身騎上馬背。她的確擔心中原。自雁門關與蕭孤蓬一別後中原就再沒了消息。薛惑與姜輕寒回了崑崙,但中原還有吳三娘、謝謹言、元玉竹與沐雲七子等人。這麼多修士圍攻休屠澤,他們不會一點消息都沒有,但卻沒有一人出現,想必中原情況也不容樂觀。

    四匹馬踏著黃沙一路向中原疾馳而去。

    回到中原最快的路程同樣要經過雁門關,不過沒有受傷的陸玉寶,也沒有昏迷的白珞,四人腳程快了很多。不一會兒就到了離雁門關最近的胡楊林。

    胡楊林的葉子黃了一片,四匹馬衝進胡楊林中,馬蹄揚起落葉漫天飛舞。

    忽然一聲悠揚的笛聲自胡楊林中傳來。白珞騎在馬聽見那笛聲,心臟就似被重重一錘。白珞座下的駿馬速度未減,白珞一時失神竟然從馬上跌落下來。

    「白燃犀!」鬱壘跳下馬向白珞跑了過來。

    白珞整個人就像是浸在水中,鬱壘的聲音好似在水面之上極不真切,但是那笛聲卻無比清晰!

    白珞心跳得極快,那笛聲似一道催命符讓她很快就連自己的手腳都無法控制。她雙膝一軟摔倒在胡楊林里。

    鬱壘見白珞右側忽然煞氣暴起,黑色的煞氣直湧入白珞的右眼之中。莽骨神的元神竟然在佔據白珞的身體!

    鬱壘心中一顫胡亂割破自己的手掌將鮮血喂進白珞嘴裡,想憑著魔尊之血壓制莽骨神元神。誰知白珞驀地抬頭一掌將鬱壘推了出去。白珞意識不清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鬱壘「嘭」地一聲摔在胡楊樹上,聽得「咔咔」兩聲,怕是肋骨都斷了去。

    鬱壘捂住自己的胸口急道:「白燃犀!你看看我!」

    胡楊林中傳來幾聲冷笑:「沒用的。」

    鬱壘震驚地抬頭,見胡楊林中姜九疑披著黑袍手裡拿著笛子走了出來。鬱壘眼眸中閃過一絲殺意,猛地沖了上去一把卡住姜九疑的喉嚨:「你怎麼會在這裡?」

    姜九疑被鬱壘扼得呼吸不暢,但他仍舊偏了偏頭看著鬱壘譏諷道:「可還記得我說過,莽骨神身上用了刻木牽絲之術?你想殺我那便殺吧?只是我死了她可也死了?我倒是一點都不介意的。」

    鬱壘一拳打在姜九疑臉上。姜九疑眼前一黑,嘴裡忽然灌了血似的。他「噗」地一聲吐出一顆銀牙來。

    鬱壘陰鷙地看著姜九疑:「不用殺了你,我有的是辦法不讓你死。」

    姜九疑一把抬起手中的笛子:「我也有的是辦法讓白燃犀生不如死!」

    鬱壘五指在袖中驀地收緊:「你到底想要什麼?」

    姜九疑笑道:「那都是白燃犀自找的。若不是她硬要探個究竟,莽骨神已經在陸玉寶體內長大了!我何至於像現在這樣。數年的心血,結果為人做了嫁衣。」

    「什麼意思?」鬱壘目光一凜。為人做嫁衣?為的是誰?

    姜九疑好笑道:「我怎會告訴你?我要的是有罪之人伏誅!我要的是白燃犀認罪!她放出你們這些魔族雜碎,還害死了那麼多天將,憑什麼還要被人奉為神尊?我要讓她也嘗嘗被人背叛的滋味!讓她成為邪神,讓她被三界唾棄,讓神走上正道,讓魔永歸地底!」

    「休想!」鬱壘五指一拂,九幽冼月的琴音頓時襲向姜九疑。但他投鼠忌器,又怕真的傷著姜九疑,並未將煞氣用到實處。姜九疑輕輕鬆鬆就躲過了鬱壘一擊。

    姜九疑大笑著將笛子放在唇邊:「聖尊殿下,再會了。」

    說罷笛音一響。姜九疑身側驟然蔓延開一陣黑霧。

    待得黑霧散去,姜九疑與白珞已經消失在了胡楊林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