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燃犀照魂51 · 休屠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燃犀照魂51 · 休屠澤字體大小: A+
     

    小小一間竹林吊腳樓里,陳設原本就簡單。鬱壘摔在桌上,那木桌一晃便聽得一陣「丁零噹啷」的聲響,什麼茶壺茶杯,煮酒用的小泥爐都摔在了地上。

    「白燃犀!」鬱壘啞聲道。

    此時的白珞不是那千年寒冰,卻似烙鐵一般灼得鬱壘想躲。但那酒氣卻又好似迷藥一般勾得人又不自覺地要靠近。

    鬱壘攬著白珞的腰,手撐在小木桌上,那小木桌几乎要承不住兩人的重量。鬱壘側了側頭躲過白珞那勾人的酒氣,眼底都泛起一抹紅:「白燃犀,你冷靜一點!」

    此時的鬱壘也不知他與白珞二人誰更難冷靜。鬱壘覺得自己若不是頭腦中還有一根弦綳著,自己早已潰不成軍。

    但白珞卻絲毫沒有打算放過他,伸手放在鬱壘的衣襟之上將鬱壘的衣襟拉開一條縫。一絲涼,一絲暖,霎時讓鬱壘渾身一個激靈。

    鬱壘一把抓住白珞的手,他看著白珞呼吸亂了一拍:「白燃犀,你在想什麼?」

    白珞貼近鬱壘的耳際:「我在想什麼?還是你在想什麼?」

    鬱壘心中一慌張,躲開白珞。這幻境之中還有莽骨神在虎視眈眈,若是白珞元神有半分損傷莽骨神都可能吞噬掉白珞。

    就算不談莽骨神,此時的白珞也是渾身是傷。手腕上的紗布還是他剛剛才綁上!這種時候他又如何能做出那些禽獸不如的事情?

    鬱壘強行摁住白珞:「白燃犀,你傷還沒好!」

    白珞一雙紺碧色的瞳孔瀲灧了波光,她半睜半閉地看著鬱壘:「又有何妨?」

    白珞微一用力,竟然一翻身將鬱壘壓在了身下。鬱壘呼吸一滯,腦中「嗡」地一響。他好似落入了白珞的網中,掙扎不得,只能心甘情願任人吃干抹凈。但這心甘情願中又帶了幾分羞恥抗拒。鬱壘被白珞壓住雙手的動彈不得。

    白珞俯身壓住鬱壘的手腕,鼻尖輕輕觸碰在鬱壘的鼻尖之上。她的手指劃過鬱壘的手腕。微涼的手指撫在鬱壘滾燙的手腕皮膚上的,驚得鬱壘下意識地要收回手腕,卻又被白珞猛地壓住。

    鬱壘看著白珞,眼尾泛起了一抹薄紅:「白燃犀!」

    白珞灼熱氣息拂過他脖頸,鬱壘的理智一寸寸土崩瓦解。白珞猶嫌不夠似的,手指搭在鬱壘的腕間輕聲道:「虎魄。」

    虎魄自白珞掌心蜿蜒而出,纏繞在鬱壘的手腕之上,將鬱壘的一雙手綁在了床上。鬱壘心中一顫,喉結一滾,他只覺喉頭乾澀,身上熱血翻湧急欲尋一個出口。他意亂情迷,像是中了情毒,而白珞就是他的解藥。

    白珞微微俯下身貼在鬱壘耳邊輕聲說道:「你還記得你在千佛石窟中對我做了什麼嗎?」

    鬱壘頭腦中一熱,胸膛起伏不定。他腦中混沌,渾身被灼得難受。他就像是在沙漠中將要渴死的人,看著眼前一滴欲落未落的甘露心急不已。

    #送888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號【書粉基地】,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白珞淡聲道:「你記不記得,你在千佛石窟中喂我吃了些曼陀羅華?」

    鬱壘心中一驚,頓時清醒了幾分。他動了動手腕,自己的雙手被虎魄緊緊綁住半分動彈不得。鬱壘驚道:「白燃犀!」

    白珞緩緩直起了身子,她似笑非笑地說道:「聖尊百毒不侵,就委屈聖尊待在這裡了。」

    鬱壘心中極怒,好似全身的熱血都衝上了喉頭讓他嘗到了血腥味:「白燃犀!你想做什麼?!」

    白珞拿起吊腳樓里一根竹棍,將竹棍兩頭都削尖:「等我收拾了莽骨神再送你出幻境。」

    「白燃犀!」鬱壘怒極。但虎魄這等神武哪裡是鬱壘能掙脫的?

    白珞拿著竹棍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小吊腳樓周圍早已被她結下了風陣。這以她的元神做的幻境結界之中,只有她與莽骨神。這世界都似在一片混沌之中。出了這小竹林便是茫茫不見邊際的一片白色荒漠。

    莽骨神不受靈力法術所控,就連虎魄都傷不到它分毫。好在莽骨神還未完全長成,白珞還能與之一戰,若等到莽骨神長成,其力量只怕白珞也壓制不住。這莽骨神此時雖未完全長成,但卻詭計多端,難辨蹤跡。

    白珞拿著竹棍走在茫茫白漠里,側耳聽著風聲。這片白漠就像是休屠澤外的黃沙荒漠,烈日當頭晃得人睜不開眼。

    那白漠中的風忽而向北,忽而向西,讓人寸步難行。白珞將竹棍插入地里,伸手一拂一條白綾頓時覆在她的眼睛之上。莽骨神行動迅捷,又會像一團黑霧似的讓人辨不清蹤跡看不清動作。如此,用眼睛看倒不如聽聲辨位來得準確。

    白珞手握竹竿站在白漠之上好似入定一般。這白漠之中風沙太大,白珞要從呼嘯的風聲之中,辨別出那細微的聲響。

    風聲往西,有細微響聲自北方而來。白珞毫不猶豫地一揮竹棍的,自上而下重重向北方擊打下去。「嘩啦」一聲聲響,白沙被竹棍揚起,似漫天風霜。那風霜之中,有一聲極細微的「嘶」聲傳來。

    白珞挑起嘴角,手腕一轉,竹棍帶起白沙又卷向自己的右側。「嘶!」那聲音更響了。白珞毫不猶豫向後猛地轉身,一竹棍向前刺去。

    莽骨神「咯」地一聲叫喊,跌落白沙之中。

    這莽骨神似人非人,似獸非獸。它長著一張人臉,卻覆滿了黑紋,它的手腳四肢像人,卻又如野獸一般四肢撐在地上爬著。

    白珞側耳傾聽,莽骨神在她身側緩緩地繞著圈爬著。白珞拿著竹棍與莽骨神周旋,在白漠的沙地上留下一個圓形的印跡。

    忽然,莽骨神朝著白珞直撲而來。它好似沒了耐性,竟是直直撲向白珞的面門。

    白珞竹棍一挑,斜挑向上直刺向莽骨神。「噗嗤」一聲,那竹棍刺進了莽骨神的皮肉。白珞心中起疑,莽骨神怎會輕易被傷?

    疑惑剛冒出頭,莽骨神竟然自斷一臂,任由竹棍刺穿自己的右臂也要向白珞襲來!莽骨神尖利的指甲伸向白珞,白珞臉頰一涼,覆眼白綾混著血珠落在白漠之上。

    一股鑽心的疼痛傳來,白珞用手背逝去臉頰上的血。若不是自己躲得快,這莽骨神就要剜去了她的雙眼。

    白珞摔倒在白漠之中。那莽骨神行動迅捷,絲毫不給白珞喘息的機會。它不顧手上的傷又向白珞襲來。這幾日兩個元神纏鬥,莽骨神身上也早已布滿了細碎的傷口。

    莽骨神看著白珞如同見到不共戴天的仇人!只想將白珞撕碎在這茫茫白漠之中。

    白珞手指一拂,一股厲風托著她避開了莽骨神的一擊。白珞穩穩落在地上,手裡已沒有了趁手的兵器。方才那根竹竿落在了莽骨神後面。

    莽骨神一擊不中不肯罷休。急速向白珞跑了過來。白珞嘴角挑起一抹冷笑,她不閃不避也向莽骨神沖了過去。她與莽骨神近乎赤膊而戰,比的是速度,比的是力量,比的是狠!

    就在白珞要撞上莽骨神之時,她忽然之間足尖凌空一點,頓時躍起了數丈高。莽骨神看看從白珞腳下擦過。白珞一個翻身落在莽骨神身後,竹棍已經握在了她的手中。

    白珞沒有絲毫停頓,竹棍往前一遞,正好穿過了莽骨神的身軀!

    白珞冷冷一笑:「跟你一個雜碎搏命,不值得。」

    莽骨神傳來一聲尖利的慘叫。它的血是黑色,一滴一滴落在那白漠之中好似要將那一片白沙融化了去。莽骨神掙扎了半晌,尖利的慘叫逐漸小了下去。

    白珞將竹棍擲在白沙之中。莽骨神沒有那麼容易死,但她已經沒有力氣再繼續了。若能讓它重傷,歇息個一時半刻那也是好的。

    白珞撐著膝蓋喘息著。汗水從她的留海上滴落,混著血一滴一滴滴落在白沙之上。

    這莽骨神的元神還會復活。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與它廝殺,她必須要贏。若她輸一次,莽骨神就會吸掉她的一分元氣,從而長大一分。她只能咬牙守在這荒漠之中,無休無止地戰鬥。

    她雖然是神,也會受傷,也會累。這片刻的喘息也彌足珍貴。白珞伸手擋住那耀眼的日光。這茫茫白沙之中若不是莽骨神的埋骨之處,便是她的埋骨之處。

    忽然白珞心中「咯噔」一跳,方才那被她刺穿的莽骨神屍首竟然不見了!白沙之中竟然只有一根孤零零的竹棍。那竹棍上還染著黑色的莽骨神血液!

    白珞暗叫不好,下意識地跳開。但就在她身後一隻黑色的手掌從白沙之中驀地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她的腳踝!

    白珞「嘭」地一聲重重摔在白沙里。莽骨神從白沙之中躍出。那漫天的白沙中莽骨神黑色的怨毒的眼神尤其分明!莽骨神伸出手對準了白珞的心臟,這一擊便要將白珞掏心挖肺,以解心頭之恨!

    白珞頭暈眼花,只覺天地道懸,此時再想掙扎躲過已然是不能!忽然之間一聲大刀的破空聲響起,白刃金柄自白珞眼前一閃而過!

    與白刃金柄一同晃過白珞眼前的,還有那白刃上的朵朵蓮花,與一襲黑衣目如點漆似的少年!

    「轟隆」一聲,紅蓮殘月刀對著莽骨神攔腰砍過。莽骨神還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便在空中消散。宗燁自漫天風霜中落下,一隻饕餮巨獸在他身後如影隨行。

    宗燁回過頭看著白珞,輕聲道:「師尊,我來晚了。」

    白珞驚愕地看著宗燁。宗燁怎會在這裡?白珞啞聲道:「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宗燁不言,將白珞一把背在背上:「師尊,你受傷了。」

    白珞恍然,這幻境既是用她的元神凝出,自然宗燁的元神也能凝出人形。白珞低聲道:「所以是鬱壘放出了你?」

    「嗯。」宗燁聲音悶悶的,似乎並不願意提到鬱壘。「師尊,你受傷了。」

    白珞搖搖頭:「無妨。」

    宗燁背著白珞一路走回小竹林。他一腳踹開小吊腳樓的門,白珞錯愕地看著她那簡陋得不能再簡陋的卧床。

    那床上鬱壘還被虎魄綁在床上。他側過頭看著宗燁和白珞,那眼神中含著怒意、不甘,似乎還有些……委屈?

    另外白珞還奇怪地發現,鬱壘與宗燁之間的氣氛似乎有那麼一些不融洽。

    宗燁將白珞放下。鬱壘動了動自己的手腕,聲音冷如千年玄冰:「白燃犀放開我。」

    宗燁驀地抬頭看著鬱壘的眼神帶了些責備:「你該叫師尊。」

    鬱壘不咸不淡地看了宗燁一眼:「那是你拜的師,不是我拜的。」

    白珞:「……」

    白珞大約是從未遇到過這麼曲折離奇有令人頭疼的事情,但她心中仍有一些不好的預感。她輕輕咳了咳試探性地問道:「你們……不是一個人嗎?」

    鬱壘:「不是!」

    宗燁:「不是!」

    白珞:「……」

    這事情超出了白珞作為虎,哦不對,作為神的理解範圍。她本能的有些心虛尷尬,就想溜走。可她還沒退開半步,手腕就被鬱壘一把鉗住。鬱壘眉宇間戾氣極重,不咸不淡地說道:「你又想跑?」

    白珞乾巴巴地笑道:「也不是要跑,就是想去拿一壇酒。那個你們喝嗎?」

    鬱壘冷道:「你受傷了不宜飲酒。」

    宗燁立刻說道:「師尊,我去給你拿酒。」

    鬱壘驀地抬頭看著宗燁,那目光就像要把宗燁生吞活剝了一般。

    白珞下意識地一縮手,又被鬱壘給拽了回去。看鬱壘這架勢,竟是想要拽著不放了!鬱壘拿出乾淨的紗布將白珞臉上的血跡給擦乾淨。宗燁已從樓下拿了一罈子酒上來。

    白珞著實覺得這輩子腦殼都沒那麼疼過。比起在這小吊腳樓里,她更願意去竹林外的白漠中跟十個八個莽骨神再打一架。

    白珞順手拿過宗燁倒好的酒。鬱壘伸出手一根纖纖玉指將酒杯壓了下去:「先治傷。」

    宗燁怒視著鬱壘:「鬱壘你別太過分了。」

    鬱壘挑起一抹冷笑:「我過分?你過分的事情可沒少做。」

    鬱壘似乎戳到了宗燁的痛處,宗燁咬牙切齒的看著鬱壘,心中似有一簇怒火:「鬱壘你不要欺人太甚!」

    鬱壘不咸不淡地看著宗燁:「我偏要欺你,又如何?」

    小小的吊腳樓里,頓時瀰漫著一股硝煙味,似要一觸即燃。白珞頭疼扶額,終於忍無可忍地問道:「你們兩個是不是從來沒有照過鏡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
    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