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燃犀照魂30 · 瑤月瞻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燃犀照魂30 · 瑤月瞻月字體大小: A+
     

    瑤月想了想,一下子咬破自己的手指,用鮮血在地上畫上了結界,將月桂院里十幾個姑娘一同圈在裡面:「監武神君只要肯救下瞻月,不要讓她這個樣子離去。我願散去三魂。你的朋友困在瞻月的幻境之中,現在瞻月沒有意識,若要重開結界也只有瞻月可以!」

    青兒低聲道:「瑤月姑娘說得沒錯。我們是有罪之人。但不論有罪無罪,這撿來的幾年過得也算快活。若能好好離去,便也不怨了。」

    白珞皺眉低頭看著那三層樓高的骷髏。現在瞻月被她用虎魄捆了個結實,她若收緊虎魄,瞻月立時就會碎去。剩下一堆骨頭,也不難處置。

    可若要瞻月變回原來的樣子,白珞倒不知該如何是好。

    白珞拽著虎魄自瞻月肩頭跳下,落在瞻月的肋骨懸挂在半空。瞻月整個人都是由百具枯骨組成,那一具具枯骨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箍在了一起。白珞雖是在瞻月的肋骨位置,實則面前也是三四具骷髏。

    白珞懸在肋骨之前,有過骷髏的縫隙看見心臟位置那團縈繞的黑氣。這黑氣煞氣極重,似有一雙眼睛包裹在煞氣之中。那黑氣前的胸膛位置,骷髏相互擠壓,一顆頭骨「咯咯咯」地轉動著,擠過擋在面前的枯骨竟向白珞一口咬了過來。

    白珞皺眉看著那頭骨。那顆頭骨之上牙齒有些黃,它的頜關節一張一合,磨得參差不齊的牙齒髮出例如鈍器摩擦過鐵器的令人牙酸的聲響。

    白珞微微偏過頭,伸出手一拳將那頭骨的牙齒打落。她頗有些嫌惡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似乎嫌臟但又沒地方擦手,只有忍了噁心,順手又擰下一顆找不到方向胡亂往外擠的骷髏頭骨來扔在地上。

    白珞離得近了才發現這黑色的煞氣有幾分異樣。尋常凶獸精怪,無論是由什麼化成煞氣定是護著自身靈珠的。但這煞氣相反的,不僅沒有護著靈珠,反而在吞噬著靈珠。那煞氣並不強,只是細細密密地纏繞在靈珠之上,水磨似的蠶食著靈珠。

    白珞目光一凜咬破手指,凌空畫下一道符籙,將符籙往那黑氣上壓去:「滅鬼噬魂,五行從我!」

    那符籙上金光乍現,混著白珞的鮮血向那黑色的煞氣襲去。

    只聽一聲尖叫,瞻月的身影在靈珠之上若影若現,掙扎著要從枯骨之間爬出來。可她的下半身卻被那黑色煞氣鎖住,沒在煞氣中的雙腳血肉模糊,隱約可見白骨。除此之外,那黑色的煞氣還繞著百具男子軀體,那些人被食得只剩下半具屍骸。

    「孽障!」白珞瞳孔驟縮,頓時手腕一抖,虎魄一瞬間收緊將那三層樓高的骷髏盡數碎去。

    「瞻月!」瑤月見白骨自空中零零散散落下,心中大駭。

    白珞翩然落在瑤月面前,指著那團黑氣說道:「只怕你說的那個無天神尊是在拿你們養蠱呢。你好好看看,不僅是瞻月,你們殺掉的那些男子都成了它的餌飼。」

    瑤月雙目通紅:「瞻月!我來救你!」

    瑤月跑向瞻月,竟想把瞻月從那團黑氣中給拖出來。但此時的瞻月不過是一縷孤魂,瑤月的手掌穿過瞻月的手掌,「撲通」一聲摔在地上。

    瑤月看著那黑氣似乎想到了什麼,惶急地看著白珞:「監武神君,是那小娃娃……那小娃娃就像……」

    瑤月話還未說完,只聽一陣鈴鐺聲音傳入瑤月耳中。瑤月忽然瞳孔驟縮,那後半句話也卡在了喉嚨里。

    青兒、小蝶、凝香,幾十個姑娘見瑤月異樣紛紛跑了上去。可才剛剛接近瑤月,便被瑤月一把大力推了開去。

    誰也沒有想到瑤月的力氣竟然忽然之間變得如此之大。幾十個姑娘也是異鬼,被瑤月一掌推去險些將月桂院的樑柱撞塌。

    瑤月自己卡住自己的脖頸,那團原本纏繞著瞻月的煞氣不知何時就爬到了瑤月的身上。瑤月卡住自己脖頸,面色痛苦地看著青兒等異鬼:「走!快走!」

    瑤月的聲音嘶啞,早已不是她往日那清脆的聲音。那聲音彷彿從地底傳來的咆哮。

    青兒忍著痛從地上爬起來:「瑤月你怎麼了?」

    青兒哪肯扔下瑤月一人,掙扎著又要跑去。

    白珞手臂一振,一道風陣自平地而起,將異鬼擋在風陣之外。

    瑤月跪伏在白珞身前,她看著白珞滿臉哀戚,但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她嘴巴一張一合地想要說什麼,但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瑤月心裡急,那喉頭似堵了棉絮,又似被人扼住喉管只能發出「咿咿呀呀」學語般的聲響。瑤月心頭一急將自己的舌尖一口咬下,「噗」地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那孩子還沒長大!」瑤月少了舌尖,說話時也是含混不清,但還是將話說了出來。

    白珞心中一凜。孩子?

    白珞一把拽住瑤月的肩膀:「那孩子是不是樣貌奇怪,脖頸極細,身上有斑紋?」

    瑤月艱難地點了點頭。

    是莽骨神!

    纏繞在瑤月身後的煞氣躥進了瑤月的身軀。瑤月的脖頸忽然像著側面詭異地扭曲過去,自她脖頸一側,一隻白骨手臂頓時從她的脖頸側面伸了出來。瑤月痛得一聲尖叫。只聽「噗嗤」幾聲,她的身上無數白骨手臂刺破身軀自她身上穿透出來。

    一時間血肉橫飛,瑤月嬌小的身軀就好似刺蝟一般長出了百十根刺。她的頭顱被伸出的白骨擠壓得轉向另一邊。身上那些白骨爭相撕咬著瑤月。

    就像是一塊腐敗不堪的肉,從內而外的腐敗了,生出了蛆蟲噬咬腐敗的骨血。都是一樣的腐敗臟污之物,一樣墮落於陰暗之中。他們撕扯著瑤月,將隱神之軀蠶食。

    那些白骨帶著恨,帶著怨,與瑤月糾纏在一起。那些白骨被挖去了心,便要在瑤月身上撕下一塊同樣重量的肉來。

    是非黑白相互糾纏,分不清的對錯相互噬咬,就只剩下怨恨下的枯骨玉石俱焚,成灰成燼。

    百十具白骨食盡瑤月的骨血仍未止渴。只見百十具白骨相互撕咬、堆疊,一層一層的白骨堆疊上去,如堆疊的九層巨塔般重重疊疊堆了上去。那些白骨相互攀附,漸漸堆出了腿骨、脊柱、脖頸、雙肩。

    白珞立於風陣陣眼,那風陣捲起了四周的木板碎屑,講瞻月、瑤月兩具巨大骷髏圍困在中央。

    瞻月、瑤月兩巨骸骨一左一右站在白珞身旁。那些骷髏啃食完瑤月的軀殼便又向白珞撲了過去。瞻月瑤月的胸腔中各有一團黑色煞氣。

    那黑色煞氣由莽骨神所化,白珞奈何不得。就算焚燼兩具巨大的骷髏也不過是傷了這些枯骨而已。何況還有瞻月結界在此。燕朱雖然進了結界,但也只他一人能進出結界。結界若不開,即便是燕朱找到鬱壘,也未必能從結界之中出來。

    白珞只能在狹小的風陣之中左閃右避。

    那兩具如山高的骸骨凌空砸下來,白珞只能高高躍起,自一片碎屑之中穿過躲避。

    瑤月的身軀被食盡,靈珠被莽骨神的煞氣蠶食,眼看已經碎去了一半。而瞻月的靈珠更是被蠶食得只剩下了一小塊。若等莽骨神的煞氣將她們全部吃光,只怕鬱壘再也出不了結界了。

    白珞一咬牙收起虎魄,竟然伸出雙手,一左一右穿透瞻月與瑤月肋骨位置,徒手抓住了兩顆靈珠。

    莽骨神的煞氣頓時繞上白珞的雙手。那煞氣好生厲害,饒是白珞有金靈珠護體也被那煞氣剝去一塊皮。

    那肋骨位置的骷髏見白珞的手臂伸了過來,就似野狗看見了肥肉,一口咬下。只一瞬間白珞的雙臂之上便被骷髏頭密密麻麻地咬住。

    白珞冷眼看著那些骷髏怒道:「想吃本尊的肉?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說罷白珞雙腳蹬在骷髏之上,狠狠一蹬借力凌空后翻,竟然活生生地將兩顆靈珠扯了出來!

    一瞬間,兩具巨大的枯骨頓時散作數塊自空中砸了下來。

    白珞左右手各執一顆靈珠,莽骨神的煞氣便繞在她的手背之上,任她如何甩都甩不掉。

    那滿地的骷髏頓時沒了主心骨,他們紛紛朝著白珞奔了過來,伸出白骨手掌要從白珞手裡將兩靈珠搶回去!

    白珞眸色一寒。沒了瞻月瑤月的靈珠這些枯骨就只是尋常精怪而已。

    白珞冷聲道:「虎魄!風刃!」

    虎魄金光自白珞衣袖中閃現了一下,卻又消失了!

    白珞疑惑地看了看自己掌心,她掌心被莽骨神煞氣纏繞,這玩意兒竟然不僅不會被法術靈流所傷,還能壓制靈流!

    白珞后槽牙暗暗一磨,白色的錦靴一抬將撲向自己面前的骷髏給踹了出去:「莫以為本尊沒有靈流就奈何不了你們這些雜碎!」

    那骷髏「砰」地一聲摔了出去的,砸向另外幾具枯骨。只聽一陣「乒鈴乓啷」的亂響,又不知那些骨頭碎成了多少塊。

    白珞召喚不出虎魄,也沒有趁手的武器,她倒也不計較從地上撿起一截腿骨就這麼衝進那骷髏陣中打了起來。

    青兒等異鬼原本在風陣之外,雖然入不了風陣卻將風陣里發生的這些事看得一清二楚。青兒重重往地上啐了一口:「我呸!那些骨頭再是沒了皮也是那些下作男人的屍骨,想將二位姑娘的靈珠再搶回去,當我們異鬼都死絕了呢!老娘讓他死得了一次,還能讓他死第二回!」

    說罷,青兒竟一腳踩在了一具骷髏上,將它當胸踩碎了去。

    小蝶,凝香也不肯示弱,三四十個姑娘撲了上去,將那些骷髏一具一具踹了開去。

    青兒那些異鬼原本也是白骨成的精,和這些撲在地上的枯骨相比,誰也沒有比誰多了二兩肉,打得甚至比白珞還要順手些。

    只是白珞手中那兩團莽骨神的煞氣惱人得很,若是這麼下去,非得被它吃出白骨來!

    白珞掌心中的靈珠輕輕動了動。一個輕柔的聲音在白珞耳際響起:「監武神君請講手交給我。」

    白珞一聽那聲音,竟是瞻月的聲音。瞻月聲音極輕,附在靈珠上的魂魄也極淡。若是不仔細聽,不仔細看,壓根不會注意道。

    瞻月輕聲說道:「監武神君只需將右手給我,還得小心那些骨頭雜碎。」

    白珞垂下右手,只用左手撥開那些撲過來的骷髏,腳下左躲右閃。瞻月輕輕附在白珞後背,纖纖玉手搭在白珞手臂之上輕輕將白珞的手抬了起來。

    瞻月輕聲道:「借神君一滴血。」

    白珞指尖驀地傳來一點刺痛,她的手臂被瞻月抬了起來,凌空畫下一道符篆。

    瞻月聲音極弱:「神君,我等蠢笨只怕為人所用了。萬望神君珍重。」

    瞻月話音剛落,白珞掌心的靈珠就好似一瞬間化作了沙粒自她指縫中落了去。沒了靈珠,那兩團莽骨神煞氣凝成一股竟然向白珞襲去。

    那些煞氣甩不掉,躲不開就像是黏在了白珞身上。

    「白燃犀!」白珞身後穿來一聲門框砸地的聲響,陸玉寶自門外闖了進來。陸玉寶一見白珞的雙手頓時驚道:「白燃犀你是招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了!」

    白珞眉頭一蹙:「你別過來!」

    可此時陸玉寶已經跑到了近處。冷不防那地上還有具能動的骷髏,一伸手將陸玉寶的腳踝給劃了一道口子。

    陸玉寶吃痛倒抽一口涼氣,腳踝立時滲出血來。

    莽骨神的煞氣竟然掉頭朝陸玉寶襲了過來。陸玉寶駭得竟然忘了動。眼看那莽骨神煞氣就要鑽入陸玉寶眉心,陸玉寶腳踝一緊被白珞用虎魄拽住給拋了出去。

    陸玉寶「嘭」地一聲摔在白珞身後,頭朝下摔得七葷八素險些沒暈過去。

    到嘴的肥肉沒了,莽骨神哪肯罷休掉頭朝陸玉寶襲了過來。白珞站在陸玉寶身前將陸玉寶護在身後半步也不肯讓。

    眼見那股煞氣就要透胸而過,空中一聲琴音傳來。那瞻月用白珞的鮮血畫下的結界之中,鬱壘站在朱厭獸上從天而降。

    鬱壘眉宇之間滿是戾氣,伸出手向莽骨神抓了過去。朱厭獸也嘯叫一聲,腥紅地手掌往莽骨神煞氣上按了過去。

    忽然之間一聲鈴聲傳來,莽骨神黑色的煞氣一頓,霎時從朱厭獸腥紅的手掌之下游過,沖向窗外。

    朱厭緊跟著就要追去。白珞制止道:「別追。」

    白珞皺眉道:「一股煞氣說散就散了,追出去也無用。」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