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零一章 燃犀照魂17 · 花神知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零一章 燃犀照魂17 · 花神知瓊字體大小: A+
     

    兗州城內張燈結綵,廟會之中人山人海。那結了彩燈的酒樓之上用綵綢結了五彩的花朵自三層高的樓頂墜下。那酒樓下,各路奇人各顯神通。耍大刀的、口吞長劍的、唱戲的,周圍全都圍滿了人。

    白珞與鬱壘當先追回兗州城,可這廟會之中許多人帶上了面具。知瓊逃回兗州如同泥牛入海,不見了蹤影。

    白珞一躍跳上城樓。鬱壘也跟著上了城樓。

    白珞見鬱壘跟來,心中知曉他這一路上怕是跟著自己進了兗州,但想到在玄陰池那日鬱壘冷漠的神情還是忍不住出言相譏:「聖尊這麼跟著我,莫不是想讓在下親自道謝的才是。」

    鬱壘知曉白珞還在為玄陰池那日的事情生氣,也不辯駁,淡聲道:「在下只是好奇這隱神異鬼到底是什麼東西而已。」

    白珞懶得再與鬱壘多說,足尖在城牆上輕輕一點掠過廟會中的人群,直奔向那結了綵綢的酒樓屋頂。

    酒樓下,熙熙攘攘的人群相互擁擠著,陸玉寶等人也從城外追了進來。他見白珞站在高處便在人群中仔細找著。

    白珞貓著腰在那高樓頂上仔仔細細地看著樓下的人群。忽然見到那踩著高蹺的人晃了晃,頭頂的碗七零八落的摔在地上。一人帶著面具,披了件布袍自那高蹺之間穿過。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微凜,縱身一躍自樓頂跳下。白色錦靴向那披著布袍帶著面具的人當頭壓下。

    那帶著面具的人連頭都沒抬,撞翻那踩高蹺的人,推倒面前的人群向前跑去。人群中傳來一聲驚呼,踩高蹺的人摔在地上摔得不輕,連聲哀嚎。

    這一下子驚變,人群頓時亂了起來,就好像是一群無頭蒼蠅倒處亂撞,相互擁擠。玄晁擠過人群,聲嘶力竭地喊道:「瓊兒!」只不過他的喊聲被如浪潮般嘈雜的人群聲蓋過。

    兗州城因地勢平坦,整個城裡的街道也是縱橫交錯,處處相連。知瓊穿行在街道之中,左轉右轉的竟然很快又失去了蹤跡。

    白珞與陸玉寶、姜輕寒、薛惑、姜九疑、葉冥等人兵分六路,在兗州城內圍追堵截。

    陸玉寶與姜九疑同時追著知瓊,跑到一個岔路口知瓊竟然不見了!

    姜九疑指了指其中一條岔路:「陸老闆你走這裡,我去前面!」說罷二人分頭追著。

    陸玉寶沿著那條岔路不一會兒就追進了一條小巷子里。那巷子竟然是個死胡同,四周是低矮的圍牆,是幾戶窮人的小宅子。

    這死胡同比城內冷清很多,巷子小,大路上的喧囂似被隔絕在外。院中傳來「咯咯咯」的幾聲雞叫。

    陸玉寶跑得滿頭是汗,見這巷子清凈掉頭就往外跑,剛跑了幾步便頓住了腳步。一旁的小院門開了一條縫,隱約看見一個人倒在地上。陸玉寶心道不好,趕緊推門走了進去。見那躺在地上的人是個老嫗,一雙眼睛灰白無神,許是原本就是個瞎婆子所以今日沒有去廟會。

    她的胸腔被人撕了開來,心臟處是個巨大的窟窿。

    陸玉寶方才看清這老嫗的慘狀,身後一陣風便當頭襲來。陸玉寶轉身欲跑,卻被一股大力壓得倒在地上。

    知瓊一手拿著還在滴血的心臟,一手卡住陸玉寶的脖頸。她看著陸玉寶,眼眶雖然並不突出,卻在不停地轉動著。她張口說話時,喉管里總是伴隨著一陣「嘶嘶」的聲響,噴出的唾沫帶了腥臭的味道。

    知瓊俯下上半身,咧嘴笑道:「你比那個老太婆好吃一點。」

    說罷知瓊又俯了俯身,在陸玉寶的脖頸處用力嗅了嗅,忽然她面色變了變又改了注意:「不,不如這顆心先讓給你吃?」

    知瓊左手托著的那顆心早已不會搏動了,鮮血順著知瓊的手腕流向她的手臂。陸玉寶驚駭地看著知瓊左手的那顆心臟,彷彿那心臟是鮮活的!那顆心臟被陸玉寶看在眼裡似乎又活了過來,在知瓊的掌心裡一下又一下地搏動著!

    陸玉寶只覺得隨著那老嫗心臟的搏動,自己的心臟也跳動如擂鼓一般,在胸腔中撞來撞去。知瓊將那顆心臟放在陸玉寶的嘴邊,笑得詭異:「來,你也試試,味道可好了。」

    陸玉寶拚命掙扎著,一雙腿胡亂在地上蹬著。但沒想到此時的知瓊力氣如此之大!任他如何掙扎都掙脫不了知瓊的鉗制!他只能拚命地將頭轉向一邊,卻又被知瓊鉗住了下巴!

    他緊閉著嘴巴,害怕一張口,知瓊便將那顆心臟整個塞了進來。他不敢張口自然也無法呼救,內心一片絕望。

    那顆帶血的心臟被知瓊緩緩地壓向陸玉寶的唇邊。陸玉寶緊閉著嘴,知瓊塞不進去便發了瘋似的用那顆心臟在陸玉寶臉上胡亂揉著。揉得陸玉寶一嘴一臉全都是血。

    一滴鮮血順著陸玉寶的嘴角滑落進他的齒縫、舌尖。血腥味頓時在他嘴裡瀰漫開來。陸玉寶喉頭一陣熱流湧來,他控制不住猛地吐了出來。

    知瓊有些嫌惡地直起身子。陸玉寶趁著知瓊力道鬆懈的瞬間,趕緊爬了起來。他顧不得逃,甚至顧不得擦去臉上的血污。他站起來之後還是忍不住喉頭腥甜,扶著牆劇烈嘔吐起來。

    他吐得厲害,吐得腿腳發軟,頭暈眼花。胃裡的東西吐了個乾淨便開始吐出酸水來。可饒是如此,陸玉寶覺得那口中的血腥味仍然散不去。此時若是知瓊要取他心臟,他就是那案板上的肉,只能任知瓊取了心去。

    可此時知瓊卻沒動,反而似覺得有趣一般看著陸玉寶:「這麼好吃的心臟,你竟不愛吃?」

    陸玉寶手腳發軟,連靈力都使不出來。

    知瓊見他手腳動了動譏諷一笑:「周圍沒人,既然你不吃這顆心臟我便吃你的吧。」

    說罷知瓊猛地伸手向前襲來。剛要靠近陸玉寶,陸玉寶竟然從袖中揚起了一把胡椒粉。那胡椒粉嗆人又辣眼睛,知瓊雙手捂住眼睛尖叫一聲。陸玉寶撞開知瓊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知瓊怒極,哪肯放過陸玉寶,緊追著出了巷子。陸玉寶奔出巷子,沒頭沒腦地竟然扎進了人堆里。

    方才陸玉寶等人入城時追捕知瓊惹出的亂子不到片刻便被這廟會的氛圍掩蓋了過去。兗州城的人又似狂歡一般在街上鬧騰著。

    那一張張面具,兔兒爺的,崑崙奴的,在烈日之下竟成一片光怪陸離的景象。陸玉寶跌跌撞撞,知瓊左手的血腥味隔著許多的人他還是能聞到。那心臟溫熱黏膩的質感還貼在他臉上。彷彿他的臉上還沾著腥紅的碎肉,陸玉寶不停地擦著自己的臉,一心想甩掉那血腥氣。

    知瓊緊隨著陸玉寶跑向了大路中間,那件披在身上遮掩身份的布袍早就不知道扔去了何處。

    其中一個路人看著知瓊愣了一愣還是認出了她來:「誒,這不是知府夫人嗎?」

    他話音剛落便覺得自己汗毛倒豎。知府夫人不是好幾年前便死了嗎?除了五年前時序變動天生異象,有不少剛入土的人又活了過來,嚇壞了不少人之外,之後便再沒有人復活。

    當初兗州也的確有有一些復活的人,但可沒聽說知府夫人也活了過來!

    雖然對於死人復活一事,不少人已經有過經歷,但時隔多年再次看到仍然心裡怕得慌。

    那路人道破知瓊的身份,周圍的人也紛紛駐足看了過來。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竟在一瞬間靜了下來。

    「是……是知府夫人?」

    知瓊看著面前幾十上百雙眼睛看著自己,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瞬間的怯懦。她小心翼翼地退了半步,那雙一直在詭異轉動的眼睛竟然停止了轉動。她看了看自己帶血的左手,臉上露出了些不可置信神情。

    「誒?知府夫人手上怎地有血?」一個把面具抬了起來,看著知瓊的手有些不解。記憶中的知瓊還是多年前在路旁粥棚施粥的模樣。那樣菩薩般的女子,和鮮血哪有半點關係?

    「跑。」知瓊驚惶地抬起頭來,聲嘶力竭地吼道:「跑!!」

    那圍著她的人,臉上竟是不解的表情。不明白為什麼要跑,更不知道應該跑向哪裡。

    他們不怕她。因為她是他們的知府夫人,是這兗州里當家的娘子。

    但他們應該怕她的。

    「噗」的一聲,最初認出知瓊的那個路人,被什麼東西劃了手。那人也當真是不小心,竟然劃到了自己的手腕動脈,鮮血自手腕處潺潺流出。

    他離知瓊最近,噴薄的鮮血帶著腥氣、熱氣噴在知瓊臉上,劃過知瓊的嘴角。那人下意識地想抬頭給知瓊道個歉,一抬頭卻驀地頓住了。

    此時的知瓊眼眸變了色,赤紅一片不停轉動,像厲鬼,像野獸,總之,不像人。

    那人正欲驚叫出聲,卻忽然之間胸膛一痛一涼,再低頭時,自己的胸前已經只剩下了一個窟窿!

    他雙腿一軟,在知瓊面前驀地跪下。

    知瓊高高舉起手中的心臟,挑起嘴角獰笑著。眾人駭得傻了眼,站在知瓊面前呆若木雞。

    知瓊微抬起頭,陽光照在她原本細長的脖頸上。她的喉頭似飢餓的人看見珍饈一樣不停地涌動著。她猙獰地張開嘴,將那顆帶血的心臟放入自己嘴裡吞了下去:「第十顆,還要更多。」

    「跑!」陸玉寶嘶吼出聲。

    眾人被陸玉寶的喊聲驚醒,四下逃竄。可騷動人群哪裡逃得開?不過相互推搡,擁擠踩踏。不等他們逃走,自知瓊身上長出的藤蔓便襲向眾人。那些藤蔓就似觸手一般,直直穿過路人的胸膛挖出心臟來。

    那一顆顆心臟落入知瓊口中,她是走火入魔一般,將一顆顆心臟吞入腹中。

    陸玉寶拔劍擋在一個路人面前,一劍向那觸手般的藤蔓砍了過去。那藤蔓被陸玉寶斬下,落在地上如同扭動的青蟲。

    但陸玉寶只有一雙手,顧得了這頭,顧不了那頭,就在這一瞬間很快藤蔓又剜去了幾個人的心臟。何況那被斬掉的藤蔓又迅速長了出來。

    兗州廟會儼然成了知瓊的盛宴,她每吞食一顆心臟便會長大一寸,藤蔓也會多出幾條。就在眾人驚叫嘶吼亂做一團時,一陣風將被圍困此處的兗州百姓託了起來。隨後兗州百姓便被這陣風暴躁粗魯地給扔去了一邊。

    知瓊見自己到手的美食都不在了,頓時發起狂來,轉身就要追去。只聽「鏘」地一聲琴音,空中鬱壘與白珞二人,一黑一白凌空落下。

    陸玉寶一抬頭,正好與白珞四目相對。白珞見他臉色慘白,眉頭微微蹙了蹙,捏了個風字訣順手也把陸玉寶扔了出去。

    陸玉寶凌空劃出一道拋物線,穩穩地臀部落地砸在了姜輕寒面前。

    白珞站在知瓊面前,見知瓊已經比在洞穴里時大了三倍不止。身上藤條之間擠壓著的心臟不知又多了多少顆,密密麻麻的看得人噁心。

    「孽畜!」白珞一聲清嘯,虎魄頓時向知瓊襲了過去。

    金光刺眼,知瓊渾身的藤條被盡數斬落。知瓊尖叫一聲就要逃。沒想到剛轉身,身後便有幾株參天大樹拔地而起攔住了去路。

    知瓊前方站著白珞與鬱壘,後面站著薛惑,側面站著葉冥。這一次,去路被徹底堵死。

    知瓊躲避不開,又見虎魄當頭襲來,她只能側身躲過。虎魄凌厲,整整齊齊削下了知瓊的一條手臂來。

    知瓊吃痛,尖叫一聲。隨著她的叫喊,她胸膛前一顆心臟炸裂開來。隨著血漿的噴濺,知瓊斷掉得手臂處忽然多出了一張人臉,那人臉如一團模糊血肉,他掙扎扭曲竟然緩緩變成了知瓊的手臂!

    這知瓊化的隱神竟然有多少顆心臟就有多少命!

    白珞手持虎魄,手腕微微有些顫抖。知瓊不僅僅是有許多條命,那心臟濺出的血還能傷人。

    鬱壘將白珞的手腕驀地抬了起來,她手背上濺了血,現下便似燙著了一般一片通紅。

    白珞輕輕掙脫手腕,淡道:「無妨。」

    鬱壘也不勉強白珞,他一掀衣袍上前兩步席地而坐,一拂袖便將九幽冼月抱在膝頭。

    白珞蹙眉道:「你做什麼?」

    鬱壘淡道:「她身上這些心臟都是冤魂結成,凈了那煞氣便可。」

    不等白珞再說,鬱壘將掌心劃破,修長的玉指子在九幽冼月上輕輕一拂,九幽冼月頓時發出悅耳聲響。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