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章 燃犀照魂16 · 花神知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百章 燃犀照魂16 · 花神知瓊字體大小: A+
     

    如今的知瓊沒有半點宅子里孱弱婦人的模樣,她臉上長滿了帶刺荊棘般的紋樣,雙唇通紅,一雙原本細長的眼睛向外突出,連帶著眼部周圍的皮肉都被拉扯了起來。薄薄的皮膚包裹著眼球,一絲絲血管極其清晰,眼珠轉動時還會牽扯著皮膚向外翻出。

    她的肚腹巨大,幾乎要拖曳到地上。她的肚皮也極薄,彷彿比上元節的花燈籠紙還薄幾分,肚皮里有個東西在不停地蠕動。幾根藤蔓自她背上伸了出來繞在肚腹之上輕輕將肚腹托起。

    知瓊有了身孕!

    眾人皆是驚駭,好好的伏羲天池花神變成如今這般模樣!

    知瓊低頭看著白珞,腥臭的口涎自她口中流出。她嘶吼一聲俯下身,自那藤蔓縫隙之中似有一個心臟從她心臟中擠了出來,在藤蔓的縫隙中連著血肉一下一下搏動著。

    知瓊「嘶嘶」地嘶吼幾聲,身上的藤蔓蠕動著向白珞襲了過去。白珞不閃不避,踏著水晶柱高高躍起。

    薛惑單膝跪下,手中聚滿了木靈流一掌拍在地上。他一雙桃花眼陡然變得凌厲:「滅鬼噬魂,無形從我!」

    參天大樹自土壤之中陡然拔地而起,樹榦撞碎水晶柱,洋洋洒洒落下漫天冰晶。

    那樹榦看似就要將那洞穴鑿穿,但那洞穴陡然大了數倍。被撞碎的冰晶落在地上,掉落之處立時變長出一根巨大的水晶柱貫穿洞頂。

    薛惑瞳孔驟縮:「白燃犀小心!」

    白珞下意識地凌空向後翻身,虎魄侃侃擦過知瓊的面門。白珞身側數根水晶柱向著她擠壓過來。那水晶柱生長速度極快,力氣又大,似要壓著白珞將她鑿入那石洞石壁之上。

    葉冥雙臂一震,兩條水龍衝擊向擋住白珞路的水晶柱:「白燃犀回來!」

    趁著葉冥擋著水晶柱的時候,白珞趕緊自那飛瀑之中穿過,落在葉冥身側。

    葉冥一收回手,那些水晶柱頓時鑿進了石洞上方的岩石之中。

    白珞冷冷抬起頭,薛惑雖然及時止住了木靈生長,但方才還只有二尺高的石洞,現在已經長到了五尺。

    他們面前之前還是只有粗糲岩石和水晶柱的洞穴里,現在好似一片不透光的森林。綠色的參天巨樹生在洞中,在樹與樹之間,交錯生長著許多水晶柱,橫在中央。

    在密林深處,隱隱約約能看見掉在半空的玄晁。只是他現在被掉得更高了些,好似被掛在樹冠上。

    這一番變動讓眾人都不敢輕舉妄動。薛惑蹙眉道:「這洞竟然還是能變大的?」

    白珞:「這天裂之處的變數你我都不清楚。記得在玄陰池時,那處天裂就在江底,葉光紀曾說玄陰池附近的水靈幾乎絕跡。可見這天裂與結界不同,天裂之處佔據的是真實的空間。若這裡持續擴大下去,怕是連兗州都能吞了。」

    密林伸出傳來爬蟲的聲響,聽得人頭皮一陣發麻。

    陸玉寶蹙眉道:「那這該怎麼辦?這水晶柱只要有碎塊掉在地上就會再長出幾根。這要打起來會成什麼樣子?」

    白珞蹙眉道:「在這裡動手是不行了,得想辦法把她引出去。薛恨晚,你帶陸玉寶、姜輕寒與姜九疑去外面,我和葉冥試著引她出來。」

    「好。」薛惑也不猶豫,帶著陸玉寶、姜輕寒與姜九疑退了出去。

    葉冥問道:「你準備怎麼做?」

    白珞冷聲道:「用水將這洞灌滿。」

    這一番動靜,似乎讓玄晁醒了過來。他聲音嘶啞,細細的聲音自密林深處傳來:「你們……不要傷她……她……不壞的。」

    白珞眉頭微蹙:「灌水之前還得把這個拖油瓶給救出來。」

    白珞輕輕一躍,輕盈地跳上縱橫在樹林之間的水晶柱上。那些水晶柱密密實實,縫隙極窄。只見白珞柔韌地穿行在這些水晶柱之間。月白色的長袍在水晶柱的映襯下流轉著一層水紋般的光華。

    白珞翻過水晶柱,落在玄晁近處的岩石之上。白珞落在地上,白色錦靴踩在岩石上發出砂礫落地及不可聞的輕微聲響。

    忽然頭頂一股風襲來,白珞下意識地跳了起來。一腳踏在水晶柱上,凌空一個鷂子翻身,幾乎是本能地將虎魄拋了出去。

    白珞的青絲侃侃擦過知瓊頭頂。知瓊那雙圓凸的眼睛牽著薄薄的眼皮向上翻轉,血紅的雙瞳緊盯著白珞。

    眼見那虎魄直取知瓊雙瞳。知瓊身上的藤蔓驟然緊縮。知瓊向上彈起,虎魄自知瓊身下擦過,剛好割破了知瓊那藤蔓中突出的一顆心臟。

    只聽「噗」的一聲,那顆心臟爆了開來,大量的血漿自心臟中落下。知瓊尖叫一聲,她肚腹中那一直在蠕動的東西在她腹中掙紮起來,似乎要劃破她薄薄的肚皮從她腹中鑽出來!

    知瓊躲開虎魄的同時也將身後半吊在空中的玄晁露了出來。

    「葉冥!」白珞喊了一聲,毫不猶豫地一鞭子劈碎了眼前的水晶柱,虎魄一卷將玄晁拖了過來!

    那些水晶柱被虎魄劈過,頓時像是漫天飄下鵝毛大雪。眼見那些冰晶就要落在地上,只聽「轟隆隆」震耳欲聾的聲響。葉冥不知從何處引了江水來!那江水自洞穴深處湧來。那些未落地的冰晶又被這滔天大水卷在了水中!

    白珞拽著玄晁向外跑,知瓊便在後面追。

    玄晁見那滔天大水灌入洞中,像是要將人活活淹死在這,心中大駭。他倒絲毫不懼知瓊那可怖模樣,他回頭看著知瓊聲嘶力竭地喊道:「瓊兒!快逃!」

    「啰嗦!」白珞眉目間滿是不耐煩,話音還未落就一掌劈在玄晁脖頸將他活活劈暈了去。

    他扛著玄晁在數百根水晶柱中穿行,有葉冥引來的江水在後,她也不再懼怕冰晶落到地上。若是有擋著路的水晶柱她便一腳踹了開去。

    只見白珞一腳踹向水晶柱,那冰晶霎時漫天飛去。她自漫天冰晶之間剛剛穿過,那滔天洪水又瞬息而至。

    知瓊雖然緊隨其後,但她身上的藤蔓畢竟讓她整個人大了幾圈,時常被水晶柱卡住。那滔天的大水瞬間將她卷進了旋渦里去。

    白珞縱身一躍背著玄晁跳到葉冥身後。葉冥立刻轉身與白珞一同向外跑去。

    那洞外依舊是一片濃霧,濃霧之中只聽得「轟隆隆」的水聲似車輪般碾過大地,白珞與葉冥二人向著眾人飛奔而來。

    薛惑見慣了白珞拆房子移山的本事,聽見那「轟隆隆」的水聲,又見到白珞與薛惑二人跑出來,下意識地拔腿就跑。就剩下姜九疑一個沒見過世面的一臉懵懂地看著薛惑跑得連姿態都顧不得了。

    姜九疑還未開口喊一嗓子,腳下一晃似是有什麼東西推著他的腳踝,又似大地傾斜移了位。隨後他「咚」地一聲一頭倒栽進水裡。水裡捲起地上的沙土灌了他滿鼻子滿嘴。

    姜九疑被湍急的水流卷得辨不清方向,打了好幾個滾。隱約間似乎還和知瓊打了個照面。知瓊那凸起的眼球差點就貼在了姜九疑的眼皮子上。

    姜九疑駭得驚叫一聲,一張口「咕嚕」又灌進好大一口水。就在他胸肺都被灌滿,眼見就要憋死的時候,「嘩啦」一聲他被衝到了地上。就像一條死魚被海浪衝上岸一般,姜九疑一下子落在沙灘上,只剩下擺尾和吐出自己口中污水的份。

    與他同樣「擱淺」在沙地上的還有知瓊。

    只是自出了天裂,知瓊便沒有了那可怖的蜘蛛模樣,除了臉上還有帶刺藤蔓的紋樣,別處倒是看不出異樣。

    她躺在林地里,身上全被浸濕,手還下意識地放在腹上。

    白珞將玄晁扔給姜輕寒:「看看這人還活著沒有。」

    姜輕寒看了眼玄晁脖頸的青紫便知發生了什麼,再探了探他鼻息才放了心。好在白珞還知輕重沒有一掌劈死了他。

    薛惑那廝逃到一棵樹上,見水都退了去才從樹上走了下來:「白燃犀,現在當如何是好?」

    白珞看著知瓊皺緊了眉頭。昨日還好端端的,性情溫婉的知瓊,一夜之間性情大變。今日見那模樣竟是要對玄晁下手?

    白珞淡道:「只怕等不到兩年了。」

    白珞手中聚起金靈流,伸手就要按向知瓊眉心散了她的三魂去。玄晁卻驀地沖了過來,將知瓊緊緊抱在懷中。

    白珞取向知瓊的金靈流頓時貫穿了玄晁的肩胛。

    「你做什麼?」白珞厲聲喝道。

    玄晁吃痛,嘴唇霎時一片慘白,額頭上的汗也大顆大顆地落了下來:「你……答應過……兩年。」

    白珞蹙眉道:「只怕是我要食言了。」

    玄晁將知瓊的臉埋進自己胸膛,聲嘶力竭道:「我不准你們傷她!」

    白珞冷道:「只怕由不得你了。」

    玄晁嘶吼道:「她有什麼錯!她唯一的錯便是認識了我!原本她是好好的崑崙花神,卻因識了我留在了人界,又因救我喪了仙命。她有什麼錯?她一輩子行善,她開粥棚施粥,讓兗州無一人因飢餓而死。這麼善良的人,為什麼?!」

    白珞冷道:「她已經不是以前的知瓊了。」

    玄晁雙目赤紅:「什麼不是以前的知瓊?舍一人而救蒼生全的是你們這些神仙的大義。你們何曾想過真的要救她?你們也壓根沒有想過要放過她!現在取她性命,亦或是兩年後取她性命,又有何區別?終究是想要她死!」

    陸玉寶勸道:「玄晁,這天裂你方才也看見了,何等詭譎?天裂與知瓊性命相連,若是放任下去只怕不可收拾,毀天滅地。」

    玄晁嘶吼道:「那是你們的猜想!整整五年這裡都沒有任何異變,都是你們來了之後才發生的!」

    忽然玄晁懷裡的知瓊動了動,白珞瞳孔一縮:「小心!」她拽著玄晁的后脖頸將他扔了出去。

    玄晁懷裡的知瓊忽然坐了起來,她笑容詭異,沒有半點知瓊曾經的模樣。她看著玄晁裂開嘴,露出兩排參差不齊的牙齒:「我還差了一顆心臟。」

    玄晁不可置信地看著知瓊,他的胸口多了五道血印。方才若不是白珞將他拽開,心臟便已經被知瓊取了去!

    玄晁崩潰道:「瓊兒,是我呀。你看看我!」

    知瓊抬頭看著玄晁,一張溫婉的臉上只剩下貪婪:「還差一顆心臟。」

    玄晁心中「咯噔」一跳:「不,你不是知瓊……」忽然之間他靈台清明了一瞬:「不對,心臟?!難道……難道是我害了你?我……我昨晚給瓊兒吃了第十顆心臟。」

    白珞疑心驟起,玄晁以為用人心可以治癒知瓊,讓知瓊不再受十五月夜之苦。只怕,他是被人騙了。知瓊已經活脫脫變成了一個妖怪。

    白珞再不猶豫,虎魄脫手而出:「孽畜!」

    沒想到那知瓊卻速度極快,手腳攀著樹榦就爬到了高處。她四肢畸形地伸開,眼珠子詭異地轉著說話時嘴裡總是伴著「嘶嘶」聲:「還差一顆心臟!」

    白珞捏了個風字訣,厲風卷得滿地樹葉如萬箭射向知瓊。手中虎魄毫不猶豫地取向知瓊腹中蠕動之處。

    那些如利劍的樹葉劃過知瓊臉頰,知瓊手腕處長出數根藤蔓將她包裹起來。

    那藤蔓巨大,在兩顆老樹之間似蜘蛛網一樣結在一起。白珞看不清知瓊的位置,只能襲道近處。

    沒想到剛剛靠近那藤蔓,知瓊驀地伸出一隻帶血的手來直抓向白珞的心臟!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血紅煞氣自白珞身後襲來直燒向知瓊抓向白珞的那之手。那煞氣凌厲似野火燎原,霎時間把結在樹中間的藤蔓網燒了個七七八八。

    白珞原本看見知瓊的手就向後退了去,如今直直落進一個結實溫暖的胸膛里。

    白珞抬頭看去,正好看見鬱壘稜角分明的下顎和一雙透著些冷意的丹鳳眼。

    鬱壘蹙眉將白珞放在地上:「這是異鬼,小心。」

    知瓊一聲嘶吼,她渾身上下似乎長出了不少多餘的肉來。那緊貼在身上的衣衫之下有東西不停地蠕動著,看上去正是她腹中嬰孩。她胸膛上也有九處凸起不停地搏動。

    知瓊已經徹底妖化了!

    知瓊一轉頭,自棵樹上盪到另一棵樹上。一瞬間便消失在密林中。

    薛惑手中捏了個兵字訣厲聲道:「木靈聽令!追!」

    山林中數棵大樹拔地而起,帶起漫天泥土。但知瓊妖化之後,速度快得難以想像,木靈竟然絲毫沒有阻擋住她。

    薛惑急道:「她想進兗州城!」

    眾人心道不好,急追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