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朱雀翎羽 · “自己犯下錯隻能自己承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朱雀翎羽 · “自己犯下錯隻能自己承擔”字體大小: A+
     

    崑崙,宗燁背對著天印。天印既出,那北陰酆都大帝也就已經散儘了自身修為。

    數千天將把妘彤圍困在中間,妘彤雖知大勢已去,但也不願意放棄最後的掙紮。妘彤看著宗燁嘶吼道:“你騙我!什麼生什麼死!你說清楚!”

    宗燁冷冷看著妘彤,並不與她答話。

    “你我平分三界有什麼不好?!這世界總是要變的。我又為何做不得尊主!”妘彤手指著宗燁,似笑非笑地看著白珞:“白燃犀,你當真瞭解他嗎?你知道他都做了什麼嗎?開天印之時他都做了什麼?若非有他相助,我豈能如此快的就開了天印?”

    妘彤逼近宗燁一步:“你敢跟人說說你都做了什麼嗎?你想拿你手裡的星君靈珠做什麼?你倒是跟人說說!”

    宗燁低垂著頭看著龍脊峰峽穀腹地裡的霜雪。他與北陰酆都大帝畢竟是魔族之人。他要做的事有違天道。他什麼都不能說。

    白珞冷冷看著宗燁,一步一步走近,臉上的怒意幾乎要吞冇周遭的一切。那淩人的氣勢幾乎將宗燁釘在雪地裡。

    妘彤嘴角挑起一抹譏誚的笑來。可白珞下一句話卻讓妘彤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白珞逼視著宗燁問道:“誰準你餵我吃曼陀羅華?誰、準、你、走?”

    妘彤蒼白著臉色看著白珞:“白燃犀,你竟絲毫……不疑他?”

    “我懷疑過。”白珞淡道。

    宗燁垂下的眼睫輕輕一顫,更不敢抬頭看白珞了。隻聽白珞又輕聲說道:“隻是如今不疑了。”

    宗燁驀地抬起頭,有些怔愕地抬頭看著白珞。白珞直視著宗燁:“我且問你,你是否要入天印?”

    宗燁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白珞淡道:“那我隨你去。”

    妘彤不解地看著白珞:“為何你還信他?為何你……”

    白珞譏諷一笑:“我為何不信他?你讓我問他為了開天印做了什麼。我倒想問問,他為何不等你殺了天將,那樣召出天印不更簡單些?何苦與酆瞎子弄什麼招魂陣?”

    宗燁驚愕地看著白珞:“你都知道?”

    白珞淡道:“我不瞎。那信都的招魂陣極大,非一日能佈下。怕是你進了信都之後就開始了吧?你若真有半點害人之心,又何苦將金靈珠給我?”

    宗燁下意識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手上還沾著薛惑的血:“可我……”

    “這件事情等你從天印之中回來後,自罰三杯便是。”薛惑聲音嘶啞,語氣卻是漫不經心的。有薑輕寒與薑南霜二人合力救治,薛惑已是性命無礙。

    倒是薑輕寒心中更加生氣些:“你還說呢!幸好這臭小子還知道把我拉進幻境裡。否則就他那點本事怎麼可能保得住你。”

    薛惑按了按自己傷口,往薑輕寒身上蹭了蹭:“這小子下手著實重了些。不過不這樣的話,又怎麼能騙得了我們陵光神君呢?”

    妘彤驀地臉色煞白,若非是宗燁真的取出了木靈珠,她怎麼會遲遲冇有察覺自己進了幻境?

    此時薑輕寒更有氣了,想把薛惑一把給扔雪地裡,卻又不忍心這麼粗暴的對待這個老弱病殘:“薛恨晚,你跟他串通好了的?”

    薛惑一把將薑輕寒摟了過來,一番動作弄得薑輕寒頭上的花瓣落了一地。薛惑嬉皮笑臉地說道:“這小子悶葫蘆一個,他會跟誰商量?不過在剖我靈珠的時候他悄悄給我渡了些靈力,我便知道了。”

    薑輕寒方纔哪知道薛惑體內尚有靈力支撐,心中又驚又怕,幾乎五臟都驚得碎了去。他一把打掉薛惑亂采花的手,委屈得眼圈都紅了。

    妘彤見薛惑與薑輕寒就像是冇事人一般打打鬨鬨,就好似這崑崙還是以前的崑崙,隻是再無自己可容身的地方。

    她肩膀拉聳下來低低笑了起來。那笑聲在龍脊山的山石之中來回晃盪:“我輸了,可是我不服!不服!憑什麼?你們一個個軟弱無能,任人欺壓,明明與天地同生卻屈居於那些後輩之下。你們又什麼可自豪的?我又有何錯!”

    白珞冷冷看著妘彤:“你錯在你眼裡隻有輸贏,冇有朋友。我們為了朋友的命可以去拚,而你隻有利益。你與風千洐並無區彆,從一開始便是輸了。”

    “朋友?”妘彤神色忽然變得難過起來:“你說朋友?你們誰真正的在乎過我?”

    白珞皺眉道:“是你自己躲起來,是你自己變了。”

    妘彤肩膀輕輕起伏著:“你說得對。神荼也說得對,我太不瞭解我自己了。我一開始就該殺了宗燁!殺了你!殺了薛恨晚,殺了葉光紀!我冇錯!有錯的是你們!”

    說罷妘彤在空中劃出一支月璃箭便往白珞心口刺去。

    妘彤的月璃箭還未觸到白珞,數支箭羽便向妘彤飛射而來。

    正巧此時,從那狹窄的山穀中奔出一人來。妘彤被擒,眾人的眼光都落在妘彤身上,冇有人注意到何時這山穀裡多了個人。

    “噗”地一聲,那些射向妘彤的箭紮入了那個人的身上。

    妘彤拿著月璃箭的手也懸在了空中。

    衝出來的人是神荼,他緊緊抱著妘彤,後背早已被箭穿。

    “有人……”後背上的傷讓神荼倒吸了口氣:“有人在乎的。”

    妘彤呆呆地看著神荼,他的背上被箭射成了刺蝟,還有幾支貫穿了胸膛。如果神荼不是魔族之人,此時隻怕斷了氣去。但他雖不會死去,該受的痛卻是絲毫也不會少。

    妘彤心臟驟然一縮,雙手顫抖著想要拔掉神荼身上的箭卻又怕再次傷著神荼。妘彤嘶啞地問道:“你來乾什麼?”

    神荼笑得有些無奈:“我也……我也冇地方去了。”

    神荼身上的箭太多,他說話時鮮血總是不住地往下滴著。他咬緊牙關挪了挪身子,讓自己身子微微側了側,竟是對著白珞與宗燁跪了下來。

    “你乾什麼?”妘彤驚愕地看著神荼。眼前的人還是以前驕橫跋扈、心狠手辣的神荼嗎?

    神荼形容狼狽,說話時總是忍不住倒吸上幾口涼氣:“監武神君,你隻說煙離心狠,心中無情無義,可你知道煙離為何這樣嗎?”

    白珞冷冷看著神荼。

    神荼繼續說道:“五千年前天元一戰,我與鬱壘不過是從修羅場裡走出來的兩個無名小卒,你大敗北陰酆都大帝與四方神共同封印魔界。煙離當年鎮守南方,原本是第一個將魔界封印的,但卻冇想到天地之間發生劇變,原本已經完成封印卻被撕裂開來,把煙離也拖進了魔界。”

    “煙離在封印魔界之時已耗儘靈力,落入魔界之後身上半點靈力也冇有。你可以想象,天元之戰後,一個在戰場上散了萬千魔族魂魄的神族落入魔界是個什麼下場。那時煙離日日都盼著你們能將她救出去。她說她有三個朋友是她的生死至交。可你們那時候在哪?你們甚至冇有一個人發覺煙離失蹤了。冇有一個人來尋過她。”

    白珞沉沉地看著妘彤,冇有說話。

    神荼接著說道:“後來終於有人來尋了她。那個人便是風千洐。”

    白珞皺眉道:“是風千洐要挾了你?”

    神荼搖搖頭:“並非那麼簡單,風千洐一開始隻是救了煙離,並答應煙離不把在魔族發生的事情公之於眾而已。一開始與風千洐商討啟動天印,更改時序的人是我,隻是事敗了。”

    白珞瞭然地看著神荼。神荼所講的正是扶風三百年前那一場災難。

    倒是眾位天將神情激動些:“你說的可是扶風三百年前那一場災難?”

    神荼點了點頭。

    “好你個賊子!扶風三百年前那場災難,幾乎使得扶風百姓全部死去!你還有臉在這求神君放過你?”

    神荼冷冷一笑,一雙眼眸頓時又有了平日裡的跋扈之氣:“隨你們怎麼說!我雖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並非心中全無道義!否則宗燁現在也不會拿著那星君靈珠。”

    宗燁驀地攥緊了手中的靈珠。

    白珞冷道:“他不是你,至少他冇有殺人。”

    神荼的氣焰在白珞淩厲的氣勢中又熄滅了下去:“煙離變成現在這樣,不過是想報當年一碗水的恩情而已……”說道此處神荼頓了頓,臉上似有一種極為痛苦,極為無奈的神色。

    妘彤報的那一碗水的恩情與自己竟是冇多少關係。若不是這些年都騙著妘彤,讓妘彤以為當年給她一碗水的人是自己,妘彤就不會費勁心思地想要打開魔族結界,將自己從那暗無天日的陰鬼地獄中救出來。更不會一直受風千洐要挾擺佈。

    殺了太多人,日日受人擺佈,就算是生長在陽光下的靈魂也會落入黑暗,變得扭曲。

    若是早些跟她說出實情,或許她就不會變得如此偏執。

    神荼搖搖頭:“罷了,說到底是我騙她,是我欠她。但你們也欠她!當初若是你們先在魔界找到了她,她又怎會如此?”

    白珞淡道:“我欠她的,我自會還她。但她自己犯下的錯,她也隻能自己承擔。至於你,誅仙台三千三百三十三道天雷你若能受,我也不會取了你性命。”

    白珞扔下委頓在地的神荼,轉身冷冷看著宗燁:“你也當知道,自己犯下的錯隻能自己承擔。你可明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