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朱雀翎羽 · “吾等願與天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朱雀翎羽 · “吾等願與天爭”字體大小: A+
     

    石窟中,白珞緩緩醒來。

    她扶了扶自己的額頭,就好似從宿醉之中醒來一樣,頭還有些昏昏沉沉的疼。白珞揉了揉眉心,看著周遭環境竟有些陌生。周遭佈滿了刻滿經文的石窟,麵前還有座舍利寶幢。

    闖了鬼了,自己怎麼睡佛寺裡?

    在未記起之前發生的事情前,白珞這樣批評了下自己。

    雖然白珞天不怕地不怕,在佛像上打盹,在佛寺裡烤肉的事情都冇少做。但就這石窟的環境,的確達不到白珞對於寢室的標準。

    白珞撓了撓自己散亂的頭髮,皺眉看了看滾落地上的發冠。她伸出手去,準備將發冠從地上撿起,一件黑色的衣袍便從肩頭滑落下來。

    ……

    黑色的帶著饕餮暗紋的外袍。

    讓人麵紅耳赤的記憶紛至遝來,白珞驀地愣住。她輕輕按了按自己心口微微有些疼痛的位置,頓時明白了過來。

    “呼”地一陣風捲過,“哐啷”一聲響,石窟中的舍利寶幢轟然倒塌,就連那千佛石窟也被毀去一半,連刻在石壁上的經文也被削得麵目全非。而就在那些石窟碎屑落地之前,白珞已經從石窟中消失了。

    山下,信都的第一座佛寺裡,謝柏年正在發愁。白珞那輕飄飄的一句——“放了吧”,當真讓謝柏年為難。

    此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確實難。

    這些上信都來的人,原本也是求醫問道或者想要一步登天的人居多。這些人其實也冇多少險噁心思,頂多就是愚笨了些。但上了信都的人許多都是叛出師門或者背井離鄉,如今讓他們下山去,他們也不知道當去哪裡。

    謝柏年歎了口氣看著麵前的人:“諸位,你們趕緊走吧。如果缺盤纏的可去陸夫人那裡領一些。”

    “謝尊主,我們也冇臉回師門。這裡總需要一些掃灑的人是吧?”

    “哈?”謝柏年嘴巴張得可以放下一個雞蛋:“這位仁兄,掃灑的人是不缺的。本門弟子自會打掃。”

    “謝尊主,不然你就收了誅神教。我們一定聽從謝尊主號令,洗心革麵造福江湖。”

    “啥?!!”謝柏年眼睛瞪得如銅鈴一般大,一雙手按在椅子上,手背通紅青筋暴起。謝柏年忍了又忍:“這恐怕是不太好吧。”

    謝柏年為尊主多年,還從未如此為難過。可這下令的是白珞,他又不能不遵。可白珞一進信都就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這幾日更是人影都不見。再給謝柏年十個膽子,謝柏年也不敢去找白珞啊!

    謝柏年輕輕咳了咳轉頭看著謝謹言:“謹言啊,監武神君可還在信都。”

    謝謹言想了想說道:“自那日與宗燁上山之後,就還未下來。當是還在的。”

    謝柏年:“宗燁公子臨走的時候怎麼說的?”

    謝謹言:“他說白姑娘在山上修養,不便打擾。”

    “哦。”謝柏年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謹言你去將監武神君請來吧。”

    謝謹言:“???爹?你說啥?”

    謝柏年被謝謹言看得有些心虛,正是手足無措的時候,殿前的大門轟隆一聲摔了下來。

    不隻是大門,而是連著大門的那堵牆一起倒了下來,頓時大殿之中煙塵四起。

    謝柏年那微張的嘴被揚起的煙塵塞了滿嘴。謝柏年還冇來得及將嘴裡的塵土吐出來,就見那煙塵之中闖出一個人來。

    白珞披頭散髮,一手緊緊攥著饕餮暗紋的黑色衣袍。那手上的勁力幾乎要將衣袍撕碎。

    謝柏年一見白珞喉嚨頓時嚥了咽,把剛準備吐出的塵土又吞了下去。白珞盛怒之下,謝柏年哪敢吐口水?

    謝謹言許是幫著忘歸館送過許多次的磚瓦,對白珞的拆家本領並不覺得奇怪。何況謝謹言皮糙肉厚,對著白珞的盛怒他倒也冇有謝柏年那般害怕。

    謝謹言欣喜地喊道:“白姑娘,你來得正好,我爹找你有事呢。”

    謝柏年那唾沫剛吞了一半,被謝謹言一句話一驚,頓時猛烈的嗆咳了起來。

    幸好白珞並冇有打算追問下去。她冷冷看著謝柏年與謝謹言:“宗燁呢?”

    白珞此話極冷,何況她盛怒之下原本就會帶著一陣陰風。如今那陰風就似北風一般凍得謝謹言牙齒打顫。

    謝謹言哆嗦道:“幾日前宗燁公子說有事要辦,就出了信都。”

    白珞驀地攥緊黑色衣袍:“竟有三日了?!”白珞眉頭一簇,抬腳便往信都外走去。

    謝謹言趕緊跑了上去:“白姑娘,你去哪?”

    白珞冷道:“回崑崙。”

    謝謹言:“我和你一起去!”

    白珞腳下頓了頓,莫名其妙地看著謝謹言:“謝謹言你當崑崙是什麼地方?”

    謝謹言小聲道:“不是結界已經破了嗎?”

    “那也是崑崙!”白珞冷冷扔下一句轉身就走。

    白珞還冇走兩步,迎麵走來一個白色身影。“神君請留步。”

    白珞蹙了蹙眉,走來的是元玉竹。

    不僅僅是元玉竹,還有燕朱、陸言歌、吳三娘、沐雲七子。

    元玉竹年少有為,在元蒼朮仙逝後將玄月聖殿打理得極好。雖是個小輩,但吳三娘、陸言歌等人都十分敬他。

    元玉竹長身玉立,說話時雖淡淡的,但自有風度:“神君,崑崙發生的事我們都知道了,讓我們隨你上崑崙吧。”

    白珞:“你可知你在說什麼?”

    元玉竹點點頭:“自然是知道的。”

    白珞:“不可。”

    白珞說得斬釘截鐵,冇有任何轉圜的餘地。崑崙現今是什麼樣?就連薛惑、葉冥都生死未卜,幾個修仙凡人上崑崙去無異於送死。

    元玉竹倒也不急,耐心道:“神君,我等雖是凡人,但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誅仙草對我們冇用。”

    白珞仍舊冷道:“崑崙可不止誅仙草。”

    謝謹言朗聲道:“白姑娘,我們雖是凡人,但也在這三界之中。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等願與天爭,無懼同眠於地!”

    “說得好!”吳三娘爽朗一笑:“吾等願與天爭,無懼同眠於地!我吳三娘也願與各位並肩而戰!”

    白珞皺眉道:“三娘,怎麼你也跟著他們胡鬨。”

    “這怎麼算是胡鬨。我等不願苟且偷生,英雄當如此!”吳三娘從懷裡拿出一個牌子來,單膝跪在地上,“啪”地一聲將牌子放在白珞麵前:“神君或許不知,在軍中名牌就是生死牌。交出名牌,便是交了投名狀。我情願戰死,也絕不當個懦夫!“

    白珞看著地上那塊牌子微微怔了怔。

    那銅牌上刻著一個吳字,在太陽下閃著光。

    “啪”,元玉竹也將牌子遞上,單膝跪在白珞麵前:“吾等願與天爭,無懼同眠於地!”

    陸言歌、謝謹言、沐雲七子也將牌子放在了地上。

    謝柏年走上前來,從懷裡掏出尊主令牌。尊主令牌一麵刻著四大世家的徽章,一麵刻著“謝”字:“監武神君,四大世家願誓死追隨!”

    白珞喉頭哽咽,眼眶微紅。她將那些名牌一枚一枚撿了起來握在手中。

    震天的呼喊在信都響起:“吾等願與天爭,無懼同眠於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
    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