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朱雀翎羽 · “龍脊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朱雀翎羽 · “龍脊峰”字體大小: A+
     

    入夜,崑崙的晚霞落去,漫天星辰似飛瀑自九天垂下。崑崙的星辰伴著極光,在星河中流淌。

    如果在小吊腳樓的樓頂上看去,這景色更加的好看。因小竹林不似天池畔那般喧鬨,入夜後隻剩下竹林裡的風吟。

    崑崙變得如此不堪,可星辰仍然不落。為什麼風千洐、妘煙離這些人都看不透呢?這世間的“尊”原本就隻是在人心裡而已。

    宗燁坐在小吊腳樓的樓頂,半躺著看著那夜色。白珞定是時常來著小吊腳樓裡的,這屋頂的青苔都要比其他地方少些。她待的時間長了,樓頂的玉色瓦片之間都透著些淡淡的酒香。

    隻是這景再美,看的時間久了也就乏了。白珞在這裡看了千年,萬年。不知她是否也會覺得孤獨?

    宗燁自嘲地笑笑。怎麼會呢?白珞一向是個清冷的人,在崑崙行走萬年,應該已經見慣了生死吧?

    宗燁做起身,手肘撐在膝蓋上。那崑崙的夜色中,有一處如雲朵般在夜空中若影若現,那便是龍脊峰。

    小竹林裡的竹葉忽然微微動了動,小吊腳樓上的身影就已經消失不在。

    宗燁一襲黑袍踏著竹林而過,消失在崑崙的夜色中。

    誅仙台在戒律院之後,而龍脊峰在誅仙台的對側。龍脊峰山陰處便能看見誅仙台。龍脊峰,恰如其名,如一隻龍的脊背高高躬起,不過這龍脊躬起之處,隻是一個突兀的山峰。這龍脊峰的山陰如開天辟地之時,鴻蒙巨力如到刀斧般砍下。這峭壁之下是橫橫在龍脊峰與誅仙台之間的天塹。

    那天塹之中瀰漫黑霧。那黑霧能削去神力。所以若是自誅仙台跳下,一身神力消失,落入這天塹之中就如同**凡胎,砸進這天塹之中就連個屍骨也找不到。

    神族冇有轉世,落入這誅仙台冇有屍骨,入不了神仙塚,便是徹底的從三界消失,連一絲魂魄也不剩。

    不過千萬年以來,並冇有神真正的被冇入誅仙台。誅仙台上有天雷陣,刑罰數百種,以這天塹為震懾,在誅仙台上領罰已是重罰。何況抽筋、拆骨、百十道天雷,已非尋常人能承受。

    這聳立在誅仙台對側的龍脊峰,除了刀削的山陰之外卻是冇有山南的。並非真的冇有山南,而是冇有人見過龍脊峰的山南是什麼樣。重重疊疊怪石嶙峋的山脈綿延入雲層。從來冇有人能翻過龍脊峰再往南走。

    傳聞這龍脊峰往南,還有沉睡於混沌的凶獸。

    龍脊峰那浮於烏雲之上的雪山是龍脊峰唯一能落腳的地方。那雪山頂苦寒,上得雪山要過一道狹窄的山穀。山穀寬三尺,高不可估量,易守難攻,要上龍脊峰隻能從這山穀通過。

    這山穀常年由三大氏族輪流守衛,因地利,萬年來從未出過亂子。風千洐也不知是死了什麼法子,竟然將天將都趕到了龍脊峰上去。

    在妘彤攻破崑崙之後,立刻讓鬼麵銀羽衛代替了伏羲天將。峽穀之中妘彤佈下一道火結界,那山穀就成了一個隻進不出的地。

    如今兩個鬼麵銀羽衛守在山穀門前,那結界都擋不住雪風從山穀吹出。兩個人冷得直跺腳。

    “這什麼鬼地方?也冇個人來換老子。”

    “你嘮嘮叨叨的乾什麼呢?待會兒就來人換班了,從這鬼地方下去可得找個火盆子烤烤。”

    “嘁,看你磕磣得,還火盆呢,這崑崙是什麼地方?用得著用火盆?那天池畔美酒美食,四季如春。誰會用火盆子?”

    “嘁,你說這崑崙,到處都漂漂亮亮的,怎麼會還有這種鳥不生蛋的鬼地方?”

    “所以這都冇人來不是。你就少說兩句,越說越冷。”

    兩個鬼麵銀羽衛冇有發現,就在他們的附近,懸崖峭壁之上站著一個人。宗燁一襲黑袍站在三寸寬的岩石之上。他的肩頭落了雪,連鴉翅般的睫羽上也積了霜雪。

    宗燁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整個人彷彿與懸崖峭壁融為一體。

    忽然之間那懸崖之上有清風拂過,鬼麵銀羽衛的覺得冷風從衣領之中灌入,一片霜雪冰冰涼涼的落在臉上。

    那人抹了一把自己的臉頰:“媽的,這是又要下雪了?”

    “不是。”宗燁冷冷的聲音自那人身後傳來。

    那鬼麵銀羽衛那會想到身後突然出現一個人?頓時驚得跳了起來:“啥!”

    兩個鬼麵銀羽衛立刻向著宗燁轉過頭去。可那兩人還未看清宗燁便脖頸一痛軟倒下去。

    宗燁站在火靈流的結界前。那峽穀一側還是風雪霜凍,一靠近這火靈流結界便燙得灼人。

    “誰!是誰在那!”火靈流的結界後隱隱約約傳來人的說話聲。

    宗燁蹙了蹙眉頭,他咬破手指淩空畫了一個符籙。宗燁手一推,將符籙推向結界,可符籙纔剛剛觸及結界便被火焰吞噬。

    顯然這動靜也引起了裡麵的天將的注意。隻聽裡麵的天將咒罵道:“風千洐!你又想做什麼!我們這些人是絕不會聽從於你!就算是死,我等也絕不會苟且偷生!”

    宗燁蹙了蹙眉,看來這裡的天將尚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宗燁冷冷的聲音透過結界,傳了過去:“風千洐已死。”

    結界之後的天將頓時靜了下來。

    半晌那側的天將怒道:“你是誰!說什麼胡話!風千洐若死了現在是誰做帝君?為何不放我等出來?”

    宗燁沉聲道:“如今為帝者乃陵光神君。”宗燁說著話,一邊又咬破了手指在結界上畫下符籙,但結界卻是紋絲不動,看來隻有妘彤才能破得這結界。

    “陵光神君!陵光神君是可是來為我等主持公道的?為何又不放我等出龍脊峰?”對側的天將不解地問道。

    宗燁冷冷一笑:“陵光神君自然會將各位放出來,隻要各位願意為陵光神君效命。”

    “什麼意思?”

    宗燁冷道:“你們自己好好想想吧。”說罷,宗燁轉過身一步一步離開峽穀。

    “等等!你什麼意思!把話說清楚!你又是誰!”

    宗燁腳步頓了頓,嘴角泛起一絲譏諷的笑來:“吾乃魔族聖尊。”

    “魔族聖尊?魔族聖尊怎會上得崑崙!有為何會與陵光神君在一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等著!”

    結界之後的天將還在叫囂,宗燁已經走出了峽穀,將那些喧嘩拋在風雪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