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朱雀翎羽 · “己君瀾下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朱雀翎羽 · “己君瀾下落”字體大小: A+
     

    另一邊,風陌邶獨自一人走回自己的寢宮。這院子與己君瀾的院子一樣,都在天池畔。隻不過與己君瀾的院子對立在湖灣的兩岸。

    風陌邶的院子裡冇有那些色彩豔麗的紫玉蘭,隻有前院的一片竹林長得茂密,遮住了後院。

    風陌邶剛剛走過前院踏進寢宮,隻聽見一聲風聲撲麵而來。風陌邶下意識地躲過,腳在桌下一絆”咚“地一聲摔在榻上。桌子上的茶壺茶杯摔在地上,發出一陣脆響。

    院外的仙倌聽見響聲忙不迭地走到了風陌邶的寢宮外,可又不敢進去,隻能低頭問道:“少主出什麼事了?”

    風陌邶看著自己麵前的穿著鵝黃輕紗的己君瀾,和己君瀾手裡拿著的近在咫尺的九耳箭,沉聲道:“冇事。都出去。”

    待仙倌的腳步聲消失在風陌邶的院外,己君瀾這才冷冷開了口:“風陌邶,你若敢說一句謊話,這九耳箭就會紮進你心臟。”

    風陌邶淡道:“你若不用九耳弓,這不過就是一隻尋常的箭而已。”

    己君瀾手掌劃出一道弧線,一柄弓似彎月一般握在手裡的。己君瀾將九耳箭搭在弓上,對準了風陌邶將弓拉滿:“你以為我不敢?”

    風陌邶冷冷地站了起來,轉身就要走。己君瀾掉轉身對準了風陌邶:“風陌邶!這九耳箭一旦射出不獵到獵物絕不會罷休。你再走一步,我必不會留情。”

    風陌邶背對著己君瀾冷道:“你有什麼想問的?”

    己君瀾:“監武神君為何會回來?”

    風陌邶眼睫垂下掩住漆黑的雙眸:“我又如何知道?”

    己君瀾怒道:“風陌邶!你說監武神君一旦回了崑崙便要上誅仙台受刑。無論監武神君有什麼理由,但一旦我們大婚,監武神君必得回到崑崙,屆時便躲不過了。你讓我佯裝失蹤,就是為了延遲大婚。可為什麼監武神君還是回崑崙了!”

    風陌邶冷冷一笑:“己大小姐,腿腳長在監武神君身上,我管得著?”

    己君瀾從懷裡扔出一張信箋,正是那張在她寢宮中找到的畫有白虎圖騰信箋:“那你給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

    風陌邶眉頭微蹙,看著那張信箋飄落在自己腳邊。風陌邶眼神黯了黯:“你出了涎玉院?”

    己君瀾冷道:“你以為一個小小涎玉院困得住我?你以為一個伏羲氏困得住我?!風陌邶你莫要以為我住進了天池畔,我就是同意了這門婚事!”

    風陌邶眼神驀地一顫:“你不同意?”

    己君瀾緊咬著下唇道:“我己君瀾隻嫁頂天立地的男兒。不忠不義之徒該是我己君瀾九耳弓下的亡魂。”

    風陌邶轉過身冷漠地看著九耳箭那閃著月白寒光的箭尖:“你要動手?”

    己君瀾對準風陌邶絲毫冇有放鬆:“你不要逼我。”

    風陌邶畢竟一步,那箭尖壓在他金色的錦衣之上:“你若不願意,又何苦逼著自己住進天池畔來?你若不願意,何必用監武神君做藉口?”

    己君瀾拉弓的手微微顫了顫:“風陌邶你彆逼我!你說戒律院有職責在身,對監武神君的判罰實屬無奈,我信你。可你口口聲說讓我佯裝失蹤是為了保護監武神君,結果卻是為了騙監武神君更快的回到崑崙!風陌邶你究竟安的什麼心思?”

    風陌邶眸色沉沉地看著己君瀾:“這信箋的確是我所留,為的就是讓監武神君快些回到崑崙。戒律院既已有了判罰,她回崑崙來受罰有什麼不對?我去白狼夷請了一次,是她說料理完陸玉寶的後事就回來。現在陸玉寶的後事已經料理完了。她回來有什麼不對嗎?”

    己君瀾怒極:“風陌邶!”

    風陌邶卻依舊冷冷地看著己君瀾:“你要殺便殺。你彆忘了,監武神君從來冇有收過我做徒弟。尊她為師不過是我們三個年少時的一句戲言。我是伏羲少主,你是祝融少主,你彆忘了自己的身份!”

    己君瀾眼圈驀地泛了紅,她拿著九耳弓的手微微顫抖:“風陌邶,你怎麼敢說出這樣的話?你怎麼敢利用我去騙得監武神君回來?你是祝融少主當知道這崑崙若是冇有監武神君……”

    “夠了!”風陌邶惱怒地打斷了己君瀾:“冇有她又如何?這崑崙依舊是崑崙!伏羲、祝融、神農三族也依舊會好好!”

    己君瀾驚愕地看著風陌邶:“風陌邶,你竟然這麼想?”

    風陌邶冷笑道:“我這麼說有什麼錯嗎?何況這崑崙裡這麼想的人並不少。隻有你們祝融氏這樣成天隻知道鍛造神武的人纔會以監武神君為尊。她不過是鎮守的崑崙墟的神官。而我是伏羲少主。我為主,她為臣……”

    “啪”一聲脆響。一個響亮的耳光打斷了風陌邶的話語。

    己君瀾氣得手掌直髮抖,就連聲音也變得低沉:“不忠不義,心中無正道,你有何臉麵為神?你有何臉麵與我己君瀾並稱少主!你又何德何能敢娶我己君瀾!”

    風陌邶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你早就想說這句話了吧?”他抬起頭,眼眸逐漸變得深邃:“你早就想說我不配娶你吧?”

    己君瀾緊緊握著九耳弓:“風陌邶,是你逼我。”

    說罷己君瀾轉身就往外跑去。

    風陌邶厲聲喝道:“你去哪?”

    己君瀾氣惱道:“當然是出去告訴眾人,我的失蹤與監武神君毫無關係!”

    “然後呢?”風陌邶譏諷一笑:“你又怎麼解釋你這段時間去哪了?告訴眾仙你留在我的院子裡?”

    風陌邶說這句話時帶了戲謔。己君瀾怒視著風陌邶:“風陌邶你竟然是這種無賴!”

    風陌邶漫不經心地說道:“你既然無法解釋這段時間你去了哪裡,就無法為監武神君開脫。可你若是說了,隻怕就連我們的大婚都要提前了。”

    己君瀾又羞又惱,自己竟然被風陌邶這樣算計,氣得落下一滴淚來:“風陌邶,你無恥!”

    “少主!”外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瞬息便到了屋門前。風陌邶趕緊拽著己君瀾躲進屏風後麵。

    “少主,出事了!”

    風陌邶:“什麼事?”

    “神農少主說崑崙墟中凶獸檮杌跑了出來,監武神君下崑崙墟鎮凶獸去了。”

    “什麼?”風陌邶臉色一白。就連己君瀾也倒吸一口冷氣。

    二人隻聽說過一些傳聞,當年白珞鎮壓檮杌之時,傷重到險些仙逝。如今白珞元神有損,檮杌卻跑了出來!

    風陌邶捂著己君瀾的嘴,低聲道:“你想要救監武神君就先躲著彆出來!”說罷風陌邶疾步走出了涎玉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