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朱雀翎羽 · “七星君之死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朱雀翎羽 · “七星君之死6”字體大小: A+
     

    驟然從一旁衝出一人,不僅是“風陌邶”,就連妘彤也嚇了一跳。就在眾人被擾亂的瞬間,那截劍尖猛地紮進了“風陌邶”的胸膛。

    “風陌邶”雖然受傷,但也被這一劍擊得清醒了過來。

    “風陌邶”捂住自己胸前的傷口,那半截劍尖幾乎冇入了他的胸膛之中。“風陌邶”忍著痛一躍而起,向天璣星君和玉衡星君掠了過去。

    天璣星君與玉衡星君二人已經跑到了通天塔的一層。整座通天塔,七層被熊熊烈火燒得焦黑。火勢已經從七層蔓延到了三層。

    玉衡星君咬破手指,鮮血自指尖流出他在通天塔朱漆的木門前畫下一個符咒,隻見那帶血的符咒在朱漆的木門上如血滴入水裡一般緩緩散去。眼見那血魂印就要破去,忽然那符咒四周湧上一股煞氣,將那血色的符籙都融在了暗紅的煞氣之中。

    玉衡星君臉色驀地大變:“怎麼回事?怎麼回事?血魂印怎麼變成這樣了?!”

    玉衡星君下意識地上前一步,指尖剛剛觸碰到血魂印,卻被一股巨力掀得向後飛了出去。玉衡星君還未落在地上,後背便驀地一痛。

    天璣星君大驚:“五弟!”

    玉衡星君嘔出一口血來:“三哥……”

    “真是不好意思,進門的時候發現這大門有點不對勁,我特意加上了一道符。”“風陌邶”自三層一躍而下落在一層。他的手自玉衡星君後背紮入,他拽著玉衡星君的心臟一擰,一顆帶著鮮血的靈珠頓時落在他的手中。

    玉衡星君痛處地回頭,見“風陌邶”陰鷙地笑著,白森森的牙齒上沾了血,胸膛上仍然紮著那半截劍。他手裡拖著自己的靈珠,笑得宛如一隻惡鬼:“你會有報應的。”

    “風陌邶”嘴角微微抖了抖:“報應?報應難道不是你們給的嗎?”

    灰袍天樞、妘彤、神荼、天樞星君四人也緊接著從三層追了下來。

    灰袍天樞看見軟倒在地的玉衡星君,絕望地咆哮一聲,踩著滿地流淌的鮮血一步一步走向玉衡星君

    此時灰袍天樞的一張臉就似被風沙吹乾了的肉乾一般枯黃萎,聲音也沙啞難聽,看上去不人不鬼的樣子,比之“風陌邶”與神荼更加可怖。

    天璣星君戒備地看著灰袍天樞,將玉衡星君抱入懷中退到了通天塔紅漆的木門邊上:“你是誰!你彆過來!”

    灰袍天樞腳步一頓,嘴角向下沉了沉,終是忍住了不讓眼淚流出來。灰袍天樞轉過身,將玉衡星君與天璣星君二人護在身後。灰袍天樞眼神從“風陌邶”身上掃過,再看向妘彤、神荼,彷彿想將這兩人的樣貌刻在自己早已腐朽的骨血之中。

    最後,灰袍天樞的眼神落在了天樞的身上:“你不該。”

    天樞星君神色微動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灰袍天樞:“你是誰?”

    灰袍天樞將自己破敗的灰色外袍一下子拽了下來:“該死的人是你!也是我!”那灰色的外袍下是彎曲佝僂的脊背,是隻剩下一層暗黃色的皮的小臂,和如蠕蟲般存於皮膚之下盤旋在小臂上的血管。

    但無論這張臉如何枯萎,如何**,仍與天樞星君的原貌有幾分相似。彆人也許不認得,但頂著天樞星君的皮囊這個人卻認得出來。

    天樞星君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不可能!不可能的!你隻不過是我想象出的人而已!你不存在的!”

    灰袍天樞怒道:“是我想象出了你!不存在的是你!早該死的也是你!我是來殺你的!”

    見灰袍天樞與天樞星君二人相爭,“風陌邶”、妘彤、神荼三人都不敢輕舉妄動。不明白為何剛纔還在“風陌邶”胸膛紮了一刀的灰袍天樞會忽然調轉槍頭對準了天樞星君。

    神荼皺眉看著灰袍天樞:“真他孃的是個神經病,你到底要殺誰?”

    灰袍天樞睚眥欲裂咆哮道:“你們都該死。”

    灰袍天樞的咆哮震得人耳膜生疼。那聲咆哮似乎想將這通天塔震塌。熾焰仍在熊熊燃燒,從眾人的頭頂席捲而過,橫梁裹挾著烈焰落在一層,但站在一層的幾個人冇有一個人敢動。

    一粒砂礫自火光中落下,落在熊熊燃燒的梁柱之上,似飛蛾撲進熾焰中,又似霜雪落在火堆裡。妘彤皺眉道:“這是什麼東西?”

    話音剛落,更多的砂礫從空中簌簌落下,就像潔白的鹽粒堆積在燒焦的木炭上一般。頭頂仍然是燃燒的烈火,這烈火中的砂礫就像是雪與火同時從空中傾倒而下。

    這砂礫是灰袍天樞所在的那個結界中的砂礫,因為灰袍天樞的出現改變了記憶的軌跡,兩個結界都開始傾塌。

    “轟隆”一聲巨響。通天塔的大門應聲而破。

    這一聲巨響讓妘彤和“風陌邶”同時一驚。

    “跑!”天璣星君驚駭地看著懷裡的玉衡星君。

    玉衡星君竟然拖著最後一口氣,用沾了“風陌邶”的血的手指在紅漆大門的一角畫下了一個極小的符籙,強行破開了通天塔的大門!

    玉衡星君歪倒在血泊中,手指還指向門外:“跑……”

    天璣星君頓時從地上爬了起來,往外衝了出去。

    “風陌邶”見天璣星君要逃,身形一閃就要追去。忽然“風陌邶”麵前一道火牆沖天而起。妘彤紅衣一閃擋在“風陌邶”麵前:“想走冇那麼容易!”

    天樞星君心念一動,趕緊朝天璣星君追了過去。白珞想看清“風陌邶”真麵目,卻又被贖魂捆綁,與天樞星君一同追著天璣星君跑去。

    通天塔的琉璃瓦,朱漆牆都被白色的砂礫覆蓋。朱漆牆的一半都被掩埋在了白色的砂礫之中。天璣星君不熟悉路,隻能在沐雲天宮之中亂跑。

    通天塔四周的人早被妘彤遣了個乾淨,宴飲又設置在沐雲天宮最前麵的大殿中,這沐雲天宮深處幾乎冇什麼人。有那麼一兩個路過的小廝和弟子,都被天樞星君順手取了性命。因為血魂印的原因,竟然偌大的沐雲天宮之中冇有一人發覺通天塔的異樣。

    天璣星君冇頭冇腦地在宮中亂跑,連一個救兵也找不到,一路狂奔到了主峰與淩雲峰相連的那一座吊橋之上。天璣星君站在吊橋之上身子晃了一晃,他回過頭怨毒地看著天樞星君。天璣星君後槽牙暗暗一磨,握著吊橋鐵索的手背上青筋暴起。驀地,天璣星君一用力整個人從吊橋上跳了下去,落入深不見底的懸崖之中。

    晚到一步的天樞星君懊惱地看著漆黑的崖底,他正欲轉身走回通天塔,卻見灰袍天樞站在了自己身後。

    灰袍天樞目睹了天璣星君跳下懸崖的全過程,那怨毒的,浸著恨意的眼神,彷彿不是在看著天樞星君,而是在看著他!

    灰袍天樞步履踉蹌,啞聲道:“一切都結束了。”

    天樞星君回頭看著灰袍天樞嘴角抽搐:“你看見的,風陌邶已經拿走了其他幾個人的靈珠!如果我不拿到天璣的,那我就必死無疑!隻要手握一顆靈珠,我還有討價還價的餘地!我是在救你!救你這個窩囊廢!”

    灰袍天樞啞聲道:“你說得對,我是窩囊廢。”灰袍天樞看著漆黑的崖底,不停地扯著自己頭髮。這樣高的懸崖,天璣星君當年這樣跳下去不知受了多重的傷。他還要拖著殘軀一路從琅琊走去白狼夷躲起來。那又經曆過怎樣的凶險已經無人可知。

    可即便這樣,他還是被天樞星君找到取走了靈珠。

    頭皮上還未癒合的傷口又被灰袍天樞扯得裂了開來,鮮血覆蓋了灰袍天樞滿臉,和他身上的“風陌邶”和玉衡星君的鮮血混在一起。

    吊橋劇烈的晃盪起來,厲風夾雜著白色砂礫將整座吊橋吹得劇烈晃盪起來,似乎隨時都會傾覆,將站在吊橋上的人抖落進深不見底的懸崖。

    天樞星君微胖的臉忽然一抖,看向原本站在灰袍天樞身後的白珞說道:“你是誰?”

    白珞心中一驚,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原本贖魂幻境中白珞作為贖魂者隻不過是一道虛影,此時竟然漸漸顯出了實體。結界竟然因為兩個天樞星君的衝突而發生了異變!

    天樞星君皺眉道:“監武神君?”

    白珞無奈地一笑:“看來還得殺你一次了。”

    白珞還未動,灰袍天樞驟然跳了起來。他顧不得那晃得隨時都能把人拋出去的吊橋向著天樞星君撲了過去。

    忽然,天樞星君手中銀光一閃。一柄匕首已經握在了他的手中,在灰袍天樞衝過來的一瞬間,他將匕首紮進了灰袍天樞的腹部。

    天樞星君陰冷一笑:“還不一定是誰殺誰!”

    灰袍天樞抬頭看著天樞星君,往前一撲竟然像隻野獸一般向天樞星君的脖頸咬去。二人受了重傷,整個結界也開始動盪。沐雲天宮的琉璃瓦,朱漆牆紛紛碎成數塊朝空中飛去,而空中的白色砂礫如同暴雪一般落了下來。

    天地就像倒懸翻轉,地為天,天為地。兩個完全不同的結界相互傾軋,又在巨力之中撕裂。白珞隻覺得一股巨力在向著左右兩邊拉扯著自己的身體,耳中嗡鳴作響,劇痛自四肢百骸傳來。

    忽然兩聲響動自白珞身後傳來。白珞回過頭去,見妘彤和神荼也追到了吊橋上來。看兩人的樣子,“風陌邶”已經逃了。

    妘彤一襲紅衣在白珞眼前變得恍惚。白珞強忍著身上傳來的劇痛,看著妘彤冷冷一笑:“好好的神尊不做,偏來這鳥窩裡做賊。妘煙離你太讓我失望了。”

    妘彤臉色一變:“你在說什麼?”

    白珞咬牙站直了身體,雙手緊緊握住鐵索,在隨風晃盪的吊橋之上站穩。她戲謔地看了看神荼轉過頭對妘彤說道:“你找的姘頭好像也不怎麼樣。”

    神荼神色一變,手臂一振,弑魂劍頓時握在手中。神荼身形一晃便要上前,卻被妘彤驀地拽住了手臂。神荼怒意未消:“一個靈珠都冇有了的女人,還怕她作甚?!”

    妘彤嘴角輕輕挑起一個笑來:“白燃犀,你以為你惹怒了我我便看不出這裡的異樣了嗎?”妘彤伸出手將自己的麵具摘了下來,從吊橋上扔了下去:“白燃犀,你彆忘了,幻境是我擅長的。這是幻境對不對?”

    白珞神色一凜,將方纔的戲謔之色收了起來。

    妘彤輕聲笑道:“所以,這裡所有人,隻有你是活的。我不過是幻境中的一個影子而已。”

    吊橋越蕩幅度越大,眾人在這吊橋上隻能緊緊抓住身旁的鐵索。

    妘彤的紅衣在這吊橋上飛舞,在他們的身後,沐雲天宮已然被白色的砂礫覆蓋。這個結界即將被灰袍天樞的結界完全吞噬。妘彤愉悅地看著白珞,聲音裡竟然帶了一絲嬌媚:“你想借我們的力量將這結界徹底撕碎。我怎麼能如你願呢?”

    白珞冷冷地看著妘彤。妘彤說的冇錯,兩個結界互相傾軋,在結界徹底崩塌之前如果找不到出路,白珞會永遠被困在天樞星君的身軀裡。何況這是贖魂幻境,想要出這幻境彆人幫不了忙。白珞冇法像在不相鏡幻境中召喚薛惑那樣再次找薛惑來幫忙。

    在不相鏡幻境中,薛惑一道雷劈碎的是鏡子。贖魂幻境中要是損傷了被贖魂者的身體,她也出不去

    妘彤意猶未儘地說道:“真是可惜了,還想與你好好打一架。不過現在看來是不能了。我要將你留在這結界裡,看著你被這白沙掩埋。”

    白珞漫不經心地一笑:“妘煙離,你還是這麼冇誌氣。你從小什麼時候贏過我?到現在也隻敢和隻剩下三成靈力的我比較。果然你是四方神中最冇用的。”

    “住口!”妘彤惱怒地看著白珞:“你以為你是誰?你隻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你憑什麼瞧不起我!”

    白珞挑起嘴角輕輕一笑:“我以前從未瞧不起你,可現在你卻不配與我齊名!”白珞手臂一震,虎魄雖然隻有三成靈力,氣勢卻仍然能震懾他人。白珞冷冷看著妘彤:“你做惡多端不配為神!論罪,當、誅!”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