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三十章 朱雀翎羽 · “七星君之死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三十章 朱雀翎羽 · “七星君之死5”字體大小: A+
     

    妘彤神色一凜:“歌鴝呢?”

    神荼譏諷一笑:“那隻鳥叫這個名字?嗬,與其找個與我有幾分相似的,倒不如直接來找我。你何必要自欺欺人?”

    妘彤緊咬下嘴唇,手中熾焰驟起:“你彆自作多情!”話音剛落,熾焰如蜿蜒長蛇朝被神荼卡著的人席捲了過去。

    被神荼製住的小廝原本還麵露驚慌,見妘彤的熾焰撲麵而來,驀地抬起雙手一道法陣如盾牌一樣將妘彤的熾焰擋在外麵。

    這小廝一出手,氣場忽然驟然強大。他一隻手對抗著妘彤的熾焰,另一隻手搭在神荼的手腕之上。

    神荼隻覺得自己腕間似有雷電傳來一般,整個手臂都被震得發麻。那小廝握著神荼的手腕重重將他的手甩開:“就憑你也想殺我?”

    那小廝一用力,將神荼與妘彤同時震了出去。那小廝一身沐雲天宮的弟子衣衫與一張人皮麵具也隨之被震碎,露出風陌邶棱角分明的臉。

    殺掉七星君的人真的是風陌邶?

    所以那天風陌邶去白狼夷就是為了取得天璣星君的靈珠?

    可白珞又心中生疑。當初在白狼夷那麼多人,妘彤煉製的傀儡並不好對付,風陌邶大可等到眾人元氣耗儘時再出現。至少等到白珞散去元神滅掉所有傀儡之後再出現纔是對他最有利的。

    風陌邶在這通天塔上殺掉開陽星君和天璿星君的時候可是半點猶豫也冇有。這樣的難道還會顧念什麼師徒之誼?

    此時的風陌邶與那日在白狼夷所見之時,雖然是同樣一張臉,但氣質卻截然不同。此時的風陌邶陰險毒辣,哪裡有以碎鬼一招絞殺上千傀儡的氣概?

    風陌邶陰惻惻地看著妘彤:“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妘彤的嘴角微微顫了顫,隨後恢複了平靜:“你未必見過我,可我卻見過你,伏羲少主。”

    風陌邶仍舊不肯放過妘彤:“我見你一招一式與陵光神君極為相似。你究竟是誰?”

    妘彤目光一凜,倏地衝上了前去:“取你狗命的人!”

    風陌邶一揮衣袖高高躍起:“憑你?”

    妘彤的熾焰與神荼的赤靈流一左一右向風陌邶席捲過去。天樞星君也很快加入戰局。隻是通天塔空間有限,三人圍攻一個施展不開,倒是屢屢讓風陌邶躲了過去。

    妘彤的熾焰自通天塔七層的穹頂燒過。風陌邶原本躲開神荼一劍,正好躍上半空。此時妘彤的熾焰又至避無可避。風陌邶大手一揮,侃侃擋住妘彤的熾焰。熾焰自他的臉頰上掠過,將他的墨發燒得起了火星子。

    風陌邶心中氣惱,手中靈力便越發強勁,將妘彤的熾焰壓了下去。妘彤到底是忌憚自己的身份被風陌邶發現,不敢用十成功力,也不敢化出朱雀真身。熾焰就被風陌邶這麼壓了下去。

    眼見風陌邶的靈力將妘彤完全壓製,忽然天璣星君從風陌邶身後跑了出來。一柄長劍眼看就要紮進風陌邶的後背,卻驀地被風陌邶抓住了。

    風陌邶竟然在壓製妘彤的時候還能有精力擋住天璣星君的一劍!

    風陌邶回頭看著天璣星君眼眸中幾欲噴出火來:“找死!”他握著天璣手中的劍,倒轉劍尖朝著天璣星君的胸口紮了下去。

    正是千鈞一髮之際,玉衡星君猛地跑了出來,將天璣星君撞了開去,那劍尖劃破了玉衡星君的臂膀卻冇有傷到要害。

    玉衡星君:“走!”

    天璣星君立時醒悟過來。現在他們兄弟隻剩下他與玉衡、天樞三人,如果全都被風陌邶取了靈珠去,那今日便是三界毀滅之時!

    兩人跌跌撞撞地朝通天塔下層跑去,隻要撤掉血魂印逃出通天塔,至少不會全都死在這裡!

    風陌邶見玉衡星君與天璣星君二人逃走,神色一凜就要衝過去,卻被神荼攔住了去路。風陌邶冷冷看著神荼:“讓開。”

    神荼手臂一震,弑魂劍頓時握在手裡:“我們之間的賬該算算了。”

    風陌邶冷道:“如果不是我,你能出得了魔界嗎?”

    白珞聽聞此言頓時渾身一震。魔界的結界破損難道不是因為妘彤嗎?

    隻聽神荼緊接著說道:“那口子太小,隻夠我一個人過,冇意思。”

    風陌邶冷笑道:“有的時候**太多不是什麼好事。”

    神荼挑起嘴角漫不經心地說道:“這句話,送給你自己吧!”

    神荼話說得隨意,手上的動作可一點都不慢。弑魂劍高舉在手,裹挾著赤靈流向風陌邶的頭頂砍了下去。風陌邶抬起手一擋,“鐺”地一聲一截閃著銀光的劍尖紮在白珞身前。

    白珞身旁灰袍天樞仍然蜷縮在地上。此時那劍尖就落在他身前。灰袍天樞好似從夢中驚醒似的。他緊緊盯著風陌邶,手不由自主地握在那截之上。他的雙手被劍尖鋒利的邊緣割破。可他就好像不知道疼似的,更加用力握緊那截劍尖,將那紮在地下的劍尖一下子拔了出來。

    灰袍天樞頭髮蓬亂,臉上掛著已經乾涸了的從頭皮上落下的鮮血。他緊緊看著風陌邶,一遍又一遍地念著風陌邶的名字。彷彿要將這名字刻進骨血裡,用它來澆灌恨意。驀地,灰袍天樞握著劍尖猛地朝風陌邶衝了去。

    這一次,白珞並未阻止。

    白珞隻是站在一旁皺眉看著那截還在灰袍天樞手裡顫抖的劍尖。

    風陌邶竟然用了一把極普通的劍對抗神荼的弑魂劍?!這樣品質的劍在人界可稱做上乘,但放在崑崙就是一柄普通散仙都能用的劍。就算風陌邶有再醇厚的靈力,配上這樣的劍也使不上力。

    更重要的是風陌邶所用的神武是封魔刀!但凡兵器,就算一時冇有可用的也會選自己趁手。用刀的人如何會選一柄普通的劍帶在身邊?!

    一直在白珞腦海中淩亂又模糊地線索忽然被白珞抓住了!拿不出封魔刀,鏡花水月隻能讓幻體一直是影狀,不敢讓幻體化形。這一切都指向一個答案:此人絕對不是風陌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