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朱雀翎羽 · “七星君之死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朱雀翎羽 · “七星君之死2”字體大小: A+
     

    “大哥說的地方難道就是這裡?以往不都是在酒樓的嗎?這是個什麼地方?”天璣星君在七星君裡排行老三,性子是最為活潑的,他一身郎中裝扮,穿著粗布衣衫看上去頗有些寒酸,玉白的手指上有著淡淡的草藥香氣。

    “三哥,你今日是不是又去山上采了藥了?”說話的是開陽星君,手裡拿著一根玉笛。

    白珞與灰袍天樞星君就站在通天塔的紅漆門後。灰袍天樞星君看見天璣星君與開陽星君,手掌微微發抖,他強行忍住了從門後走出去的想法,隻是透過門縫看著站在通天塔外的二人。

    天璣星君抬起衣袖看了看,果然衣袖上沾了些泥。“六弟你這十年又躲去哪個青樓裡當樂師了?”

    開陽星君彈了弾自己儒雅的紗衣:“我怎麼能叫躲?教人音律可是我的本職。教一眾美人習音律那可是個美差。嘖嘖嘖,那滋味三哥你不懂。現在啊就算讓我回崑崙我也不會回去!我可不像你,不教人岐黃之術了儘往林子鑽。半點不像個郎中。”

    “崑崙有神農氏,人界有玄月聖殿這樣的行醫世家,哪還用得著我?就那林子裡的熊啊,鹿啊受了傷的還需要個郎中。”天璣星君一把扯下開陽星君的玉佩掛在自己衣衫上:“你這個好看,又是哪個姑娘送你的?”

    開陽星君一把將玉佩搶了回來:“你還給我!你這身臟兮兮的粗布衣服還配什麼玉佩?也不嫌奇怪。”

    天璣星君:“六弟你怎麼還是這麼小氣?隻要是姑娘送給你的,你就不給。你看你身上這掛得,這腰帶,這香囊,這玉佩都是不同姑娘送的吧?”

    開陽星君:“彆人送我我要是不帶,那不是傷人心嗎?”

    “三弟、六弟。”一個漁夫打扮的人手裡拎著個竹簍走了過來。

    “二哥!”天璣星君與開陽星君同時叫到。

    這漁夫樣的人就是天璿星君。天璿星君最是逍遙,時常自己綁個木筏就出海去了,成年成年的見不到人,但每到七星君相聚的日子,天璿星君定不會遲到。

    天璿星君剛到,緊跟著玉衡星君也走了過來:“二哥,三哥,六弟。”玉衡星君不愛說話,與眾人見過麵之後便在一旁安安靜靜地站著。

    “讓開讓開,你這臭小子!”忽然一聲怒斥傳了來。

    天璣星君抬頭往長長的紅牆儘頭看去笑道:“定是四弟來了!”

    開陽星君笑道:“定是四哥老毛病又犯了。”

    正說著話,之間前方一個乞丐樣的人一溜煙跑了過來。他手裡還拿著一個破了個口子的陶碗和一根棒子。這便是天權星君。

    天權星君身後一個沐雲天宮的弟子緊追而來:“你這乞丐怎麼回事?粥棚在山下,你怎麼跑了進來了?”

    開陽星君嚷道:“四哥,你是不是又忘帶邀請函了?”

    天權星君一邊跑一邊說道:“冇忘冇忘。這個小娃娃細皮嫩肉的逗著好玩。”

    天權星君跑得快,那名沐雲天宮的弟子氣喘籲籲地追了過來。他見到這乞丐跑到了通天塔前本能地有些害怕。今日沐雲天宮宴請三大世家,巫月姬也有宴請。沐雲天宮上上下下都忙成了一團。這下子看見天權星君跑到了通天塔前,以為衝撞了貴客,駭得腿腳發軟。

    “你這個乞丐再不出去我可不客氣了!”

    天權星君嘿嘿一笑,拋了拋手裡的碗:“你們山下的粥清得跟水一樣,我吃不慣。我就想到這來吃飯,小娃娃,你能怎麼辦?”

    那沐雲天宮的弟子原本年紀就小,但也過了弱冠之年,如今被一個乞丐一口一個“小娃娃”地叫著,羞得一臉通紅:“你再如此放肆,莫怪我不客氣!”

    天權星君撩了撩自己蓬亂的頭髮:“小娃娃,那你試試。”

    那沐雲天宮的弟子手臂一振,立刻將劍拿在了手裡:“我就是請你出去!是你自己要逼我動手的!”說罷,那沐雲天宮弟子劍尖指向天權星君,一劍就要刺來。

    “啁”地一聲嘯叫,一隻歌鴝直撲向那名弟子。

    那沐雲天宮的弟子被歌鴝擊得倒退了數步,猛地摔在地上。

    歌鴝自通天塔中走了出來:“通天塔前也敢放肆!”

    那小弟子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師兄,這個乞丐乘著人多溜進了沐雲天宮,小的……”

    歌鴝不耐煩地皺了皺眉:“愚蠢!天宮外有宗主和七公子,難道還能放錯了人進來?”

    那小弟子低著頭嚅囁道:“師兄教訓的是。”

    歌鴝不再理會那小弟子,轉身對天璣星君等人說道:“請諸位貴客裡麵就座。”

    天璣星君等人看著通天塔略微遲疑了一下,還是走了進去。

    通天塔一層放著鎏金的屏風,天璣星君等人剛剛走進通天塔,天樞星君就從屏風後走了出來。

    天璣星君:“大哥,你都到了?為何今日選在這個地方?”

    天樞星君微微一笑:“我們先上樓再說。”

    天璣星君:“大哥,七弟又在哪裡?”

    天樞星君的神色鎮定:“隻怕七弟又是看到哪裡的天象有趣,誤了時辰。各位先行就坐,一邊飲酒一邊等著便是。”

    “七弟就是如此,總是忘了日子,待他想起來說不定都到子時了。”天璣星君爽朗一笑倒是不疑有他。

    倒是話語甚少的玉衡星君有些疑惑:“大哥,今日為何選在這裡?”

    天樞星君漫不經心地說道:“今日沐雲天宮原本就有宴席,看上去熱鬨,但其實更利於隱匿我們兄弟幾人的行蹤。燈下黑的道理而已。何況在江湖隱匿了這麼些日子,為兄也在想,我們各自隱匿未必就是長久之計。今日四大世家齊聚,眾位兄弟不防看一看,若是能隱匿在這些修仙門派裡,也許是個好辦法。”

    天權星君第一個反對:“大哥,我自在慣了。要說人多,有哪個門派比我們乞丐多?若是入了那些修仙門派,那我豈不是要聽命於一個小娃娃?不妥不妥。”

    天樞星君也不與天權星君爭辯:“人各有誌,今日我們幾個兄弟吃好喝好纔是正經的。各位跟我樓上入座。”

    天樞星君說話時,言語輕鬆,絲毫不覺得他有何異樣。其他幾位星君更是冇了戒心。

    妘彤自樓上緩緩走了下來。紅色的紗裙曳地,銀色麵具掩住半張臉,再加上刻意改變了的聲音,半點看不出此人就是陵光神君。妘彤聲音嬌媚:“各位神君在下已經備好薄酒,還忘各位神君莫要嫌棄。”

    玉衡星君聽見妘彤道出他們的神君身份,臉上頓時一僵:“大哥,這人又是誰?”

    天樞星君笑了笑:“這便是沐雲天宮的巫月姬,是我的摯友。今日四大世家在前麵齊雲殿宴飲。這通天塔裡,便隻有我們兄弟幾人,倒是比那些酒樓樂坊安靜些。”

    玉衡星君不悅地皺了下眉頭,但其他幾位星君並冇有說什麼,他也不再言語。

    白珞躲在屏風後麵看著眾星君上了樓。白珞皺眉看了看四周。灰袍天樞星君早已不知了去向。這贖魂幻境對白珞多有牽製。她隻能看見被贖魂者的記憶導致在這幻境裡白珞行動受限,隻能跟在天樞星君的身側。但灰袍天樞星君不同,他原本就存於這個世界。方纔自五位星君到來時,他便不見了蹤影,白珞絲毫也攔不住。

    白珞心中暗自懊惱,這灰袍天樞星君若是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不僅事情真相看不到,隻怕整個幻境還要碎去。

    正是焦急之時,見一個穿著沐雲天宮最低階小廝服侍的人端著酒走了上來。

    那人身形佝僂,背脊彎曲。幸好沐雲天宮還沿襲著皇室的舊俗,小廝婢女們在佈菜的時候都不可抬頭,才讓那人將不自然的身姿掩蓋了去。

    白珞趕緊跟了上去:“你想乾什麼?”

    灰袍天樞星君頭埋得低低的,聲音細弱蚊蠅:“我隻是……我隻是想看看他們。”

    白珞冷道:“你就算現在將他們放出通天塔去,也救不了他們。這隻是幻境而已。他們早就死了。”

    灰袍天樞星君手微微顫了顫:“我知道。”

    在那些佈菜的小廝婢女身後,一個同樣做小廝打扮的人默默跟在隊伍末尾。在他走進通天塔的時候偷偷咬破手指,在通天塔的門上畫了一個符。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