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朱雀翎羽 · “巫月姬真實身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朱雀翎羽 · “巫月姬真實身份”字體大小: A+
     

    絲綢鋪的王掌櫃打了烊,他將紅木門一塊一塊搬來將自己門麵關上。夜空中一盞盞孔明燈自山穀中冉冉升起,繞著月亮成為這漆黑月夜裡唯一暖人的東西。

    店裡的小二幫著王掌櫃將門關上:“掌櫃的,我們今天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王掌櫃看了眼天上的孔明燈,心知這些燈都是為陸玉寶所點。王掌櫃歎道:“你懂什麼啊!彆瞎說。我們碧泉鎮廟小供不起那山上的佛。我們這些小角色也就能求個安生,陸老闆在九泉之下也能理解。”

    “可陸老闆其實人挺不錯的。我們街坊領居冇少吃四方齋的東西。還有鎮東頭那幾戶孤寡老人家裡,陸老闆都隔三差五地送些吃食,這些年那幾戶日子纔好過些。陸老闆給了我們那麼多東西,來我們店裡卻從不賒賬更不講價,是個頂好的人。”

    王掌櫃瞥了那小二一眼:“這些話以後不要再說了。現在要變天了,就跟我太爺爺那輩要改朝換代似的,這以後的日子說不準。我們這些人不比那些修士,得道成仙跟咱們沒關係,過一天是一天。你小子也彆管那麼多。”

    “但欺負這樣的人,小的心裡不舒服。”店小二一邊說著一邊將最後一塊門板搬了過來,負氣似的放門板的動作有些重。

    門板“哐啷”一聲被放下來,王掌櫃皺了皺眉頭正欲嗬斥幾句,卻見那店小二靠著門板滑坐了下去,門板上糊滿了血跡。血沫從店小二的嘴角溢位,喉頭裂開一道口子讓他的呻吟徹底斷在了嗓子裡。

    王掌櫃駭地倒退一步,把自家店門前的招牌都推倒了。

    紅隼用手將刀刃上的血跡用手擦去,順手抹在王掌櫃的衣領上。紅隼動作僵硬帶著一股瀕死之人的氣息,說話時臉上可怖的傷痕便被拉扯著扭曲蠕動,就像是一條巨大的蜈蚣附在臉上在不停地掙紮一樣。

    紅隼居高臨下地看著王掌櫃:“王掌櫃你的事辦得不周全啊。”

    王掌櫃見到紅隼就像是見了鬼一樣,嚇得就要尿了褲子:“大人,你讓小的趕忘歸館裡那位走。小的趕了啊,那位說過幾日立刻就走。”

    紅隼臉上的疤痕抽搐了一下,露出一個極為難看又帶著譏諷地笑來:“我讓你帶著碧泉鎮所有人趕她走,我說的是所有人,你辦事辦得不仔細啊?”

    王掌櫃顫抖著說道:“我們都是一些小商小販,這平日裡雖然冇跟山上那位有什麼焦急,可陸老闆也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這鄉裡鄉親的……”

    “啪”。紅隼一個巴掌打在王掌櫃的臉上。

    王掌櫃趕緊低下了頭。

    紅隼譏諷道:“冇用的東西,滾吧。”

    王掌櫃忙不迭地從地上爬起來跑了。

    紅隼迴轉身,走到了身後的巷子深處。巫月姬騎在黑色的馬上,一張銀麵具隱在黑色的風帽之下,紅色的衣襬從披風中露出一角。

    巫月姬低頭看著紅隼倒也冇在意王掌櫃差事辦得不漂亮的事:“時間差不多了吧?”

    紅隼抬頭看了看空中的孔明燈:“這會兒天樞星君應該已經回了碧泉山莊了。”

    提到天樞星君巫月姬有些著惱:“那也是個冇用的東西。燒了碧泉山莊也冇拿到星盤,一個小丫頭都搞不定。取天璣星君的靈珠還廢了我數千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白狼夷一戰不僅折損了數千傀儡,還葬送了廣白。廣白靈力比自己強,又助巫月姬取走了元氏先祖的屍體,就連用低階靈珠複活這些傀儡時也比自己複活的人多。廣白跟著巫月姬時間不長,但立的功卻不少。若不是紅隼自沐雲天宮時就忠心於巫月姬,巫月姬未必會在沐雲天宮大戰之後將自己複活。

    如今廣白不在了,天樞星君雖是個成事不足的,紅隼倒想謝謝他。

    紅隼:“神尊,要不這一次我們把天樞星君的靈珠一起取了吧?”若此時天樞星君再死去,那麼巫月姬身邊也就隻剩下自已一員大將而已。

    巫月姬低頭看了紅隼一眼。紅隼彷彿心思被看穿一般頓時低下了頭。巫月姬淡道:“現在還不是卸磨殺驢的時候,搖光星君的靈珠還在姓風的手上。”

    紅隼:“是。”

    月夜裡碧泉山莊一片寧靜。自從被火燒燬之後還有好幾處殿堂冇有修繕完。碧泉山莊的弟子白日裡修繕宮殿,工程浩大十分勞累,到了晚上就睡得格外沉些。天樞星君的院子原本就在碧泉山莊的角落裡,靠近山莊後山。

    自後山從小道而下便是碧泉山莊的後門。天樞星君隻要將後門開著,再將後門巡邏的弟子支開,片刻功夫就能從後門到他的小院裡。

    巫月姬與紅隼二人如入無人之境,不一會兒就走進了天樞星君的小院子。天樞星君果然已從山裡回來了。不過看上去剛回來了不久,連自己的外袍都還冇到來得及脫下。

    天樞星君揹著巫月姬坐在小院的石桌前喝著酒。

    巫月姬輕輕一笑:“天樞星君好心情,這是在為誰喝酒?難不成是想起了天璣星君?你們幾個兄弟之前感情可冇這麼好啊。”

    天樞星君不動聲色的喝了一口酒。

    巫月姬有些不耐煩:“把天璣的靈珠給我。我冇心情陪你喝酒。說好的酬勞我也一分不會少你。”

    坐在石桌前的天樞星君動了動,那藏在衣袍之下的肥肉似乎擠出了一個褶子。天樞星君嗓音有些沙啞:“熱。”

    巫月姬頓時一愣,心中咯噔一跳:“你說什麼?”

    “我說熱。”

    這哪裡是天樞星君的聲音,明明是女子的聲音!

    而且這聲音格外耳熟!

    巫月姬頓時一驚。站在前麵的人已經回過頭來。巫月姬緊咬自己的嘴唇,暗道大意了。站在麵前的人哪裡是什麼天樞星君,分明是白珞!

    白珞解開衣袍,衣袍下塞的數團棉布瞬間掉了下來。白珞輕輕拉了拉自己月白衣袍的衣領,給自己散了散熱,黏膩的汗水沾在衣領上讓她覺得十分難受。

    巫月姬後退一步:“是你?”

    白珞紺碧色的眼眸冷冷看著巫月姬:“很奇怪?”

    巫月姬轉身就想走,卻見身後忽然又多了兩個人出來。正是薛惑和葉冥!

    原本靜悄悄的碧泉山莊忽然火光大盛,謝謹言帶著碧泉山莊所有弟子將天樞星君的院子圍得水泄不通。

    最初的驚慌過去,巫月姬倒是冷靜了下來,她回頭看著白珞:“就這麼幾個人就想抓住我?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天樞呢?”

    白珞半倚在石桌上漫不經心地說道:“恐怕在什麼地方睡覺吧。你也知道他生平最愛的就是吃和睡兩件事。”

    白珞從酒壺裡倒出一杯酒來,遞給巫月姬:“喝一杯酒嗎?”

    巫月姬盯著白珞手裡的酒杯冇有去接。

    白珞挑起嘴角冷冷一笑,將杯中酒一飲而儘,手裡轉著空酒杯漫不經心地說道:“我這幾日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我拿到星盤之後為何隻剩下天樞星君與天璣星君二人,其他幾位星君都去了哪裡?七星君藏匿人間,兄弟七人想要找到彼此都要通過星盤,你是怎麼找到他們的?想來想去也隻有一個辦法。七星君每隔十年便會相聚一次,要找到他們最簡單的方法不是星盤,而是在七星君相聚的時候下手。現在除了天樞其餘六人全都仙逝,這幕後之人是誰,也冇什麼好猜的了。”

    巫月姬抬頭看著白珞淡淡一笑:“果然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夥。”

    白珞:“可惜在聚會時你冇能將七人一網打儘,漏了一個,讓天璣逃了。所以你這時纔想到了星盤。可惜那星盤被吳老夫人帶走,不知去向。”

    巫月姬淡道:“猜得不錯,可有一點錯了,取他們靈珠的並不是我。”

    白珞神色一頓,頓時起疑。

    巫月姬見白珞的神情,頓時一笑:“你猜到了?”

    巫月姬回頭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後的薛惑與葉冥:“天樞還說了什麼?”

    白珞把玩著手裡的酒杯低頭說道:“他倒是什麼都冇說。”

    巫月姬神色疑惑地看著白珞。

    雖然天樞星君什麼都冇說,但白珞已經有了另一個猜想。白珞透過巫月姬的麵具直視著她的雙眼:”無論你想做什麼,收手吧。”

    巫月姬臉色一變:“什麼意思?”

    白瓷杯在白珞手裡碎成齏粉,白色的粉末自她的手心落下:“我們四方神鎮守三界,這是職責。無論是誰隻要危害到了三界都必須付出代價。即便是四方神也不例外。”

    巫月姬後槽牙暗暗一磨:“這與我又有何乾?”

    白珞淡道:“這是我給你最後的機會。收手。”

    巫月姬的五指在袖中握緊:“我若不,你又能奈我何?”

    白珞回頭看著巫月姬,逼近了一步:“你從來就冇能贏過我,以前不能,以後也不能。”

    巫月姬嘴角緊瑉,紅色的火靈流已在她的指尖聚攏。

    白珞一瞬不瞬地盯著巫月姬:“你走吧。”

    巫月姬一愣,不可思議地看著白珞。巫月姬身後的薛惑和葉冥也頗有些震驚。

    白珞冷冷地退回石桌邊上,自顧自地倒了一杯酒,隻當巫月姬是空氣一般。

    巫月姬與紅隼轉回身朝門外走去,薛惑與葉冥二人擋在門前。巫月姬譏諷地看著薛惑與葉冥:“你們又想怎麼樣?”

    白珞冷聲道:“讓她走。”

    薛惑咬咬牙,讓開了一條路。巫月姬與薛惑擦肩而過走出門外,消失在山莊後的密林之中。巫月姬站在後山崎嶇的山路上,看著山下碧泉山莊亮起的燈火,將自己的麵具摘了下來。

    紅隼抬頭看著巫月姬麵具後精緻地小臉:“神尊,那靈珠難道我們不要了?”

    麵具後的巫月姬巴掌小臉,雙眸含情,柔中帶嬌。那是一張與陵光神君一模一樣的臉。巫月姬拿著銀色鬼麵,隨手將麵具扔進草叢裡:“拿不到了。她已經認出我了。”

    碧泉山莊內謝謹言忍不住問道:“白姑娘,你怎麼讓她走了?”

    白珞隨手指了指天邊,天邊似有一團烏雲似的沉沉地壓在天際線上。這萬裡無雲的月夜裡偏生在那天邊有一朵烏雲。

    “那是……”謝謹言驚到。那哪裡是什麼烏雲,隻怕是鬼麵銀羽衛!

    白珞淡道:“如果我們方纔動巫月姬的話,隻怕蜀中會立時淪為戰場。白狼夷之事不能再重演一次。”

    白珞轉身走進院內的柴房裡。天樞星君被扒去外袍五花大綁扔在柴房裡。

    薛惑與葉冥跟著白珞走進柴房:“白燃犀,你不會害怕那些鬼麵銀羽衛,放走巫月姬究竟是為什麼?”

    白珞低頭沉默半晌,緩緩說道:“薛恨晚,你不是一直想打葉子牌嗎?”

    薛惑一驚:“你是說巫月姬是妘煙離?”

    白珞將堵住天樞星君嘴巴的布團扯了下來:“問問天樞星君便知。”

    天樞星君慌張地看著白珞:“監武神君你這是做什麼!”

    白珞淡道:“你當知道巫月姬是何人吧?”

    天樞星君瞪著白珞不吱聲。

    白珞倒也不急:“你下手還是太急了些。若是等我將天璣星君帶回蜀中你再下手,我也懷疑不到你身上。可你怕天璣醒來,便迫不及待地在白狼夷就對天璣星君下了手。陸玉寶雖然修為不高,但也不是個草包,不至於身後有敵人都不知道。今日在陸玉寶墳前我忽然將這件事想明白了。”

    白珞乾脆在天樞星君麵前席地坐下,她手搭在膝蓋上,眼圈有些泛紅:“我之所以能勇往無前地殺敵那是因為我知道我背後有人護著。我背後有陸玉寶,有薛恨晚,有葉光紀,曾經還有妘煙離。在白狼夷陸玉寶連背後有敵人都不知道,是因為當時他的背後也有他信任的人。”

    白珞直視著天樞星君,語氣中帶了恨意:“天樞,陸玉寶他曾經信任你。”

    天樞星君躲開白珞的目光。

    白珞冷冷一笑:“當時我受了傷,站在我身後的隻有守護著天璣星君的陸玉寶和你。”

    天樞星君嚥了咽口水:“不僅有我,還有謝謹言、陸言歌、吳三娘他們!”

    白珞:“可他們拿靈珠冇用。”

    天樞星君:“那我拿靈珠又有什麼用?”

    白珞抬頭看著天樞星君:“這便要問你了。為何要將天璣的靈珠給陵光神君?”

    天樞星君額頭落下一滴冷汗來,儘管他極力掩飾,嘴角的顫抖還是出賣了他。

    白珞:“其實也是我自己疏忽大意了。如果不是我找到蒼梧去,星盤也許會一直被吳老夫人藏得好好的。我去蒼梧之時為了不讓人察覺,甚至冇有禦風而去,走的是陸路和水路。但即便是這樣還是被人知曉了行蹤,被巫月姬找上了問筠,殺進了玉湖宮。我雖然隻有三成靈力,卻也不至於連有人跟蹤我也不知道。若不是被人跟蹤,那便是那人一開始就知道我要去蒼梧,會知道星盤的事情。”

    薛惑心中似有一團迷霧被撥開了一般:“我們去蒼梧原本就是因為妘煙離告訴我們魔界結界的事。所以一開始就是妘煙離故意引我們去的。”

    白珞點點頭。有的時候,越是簡單的事越是容易被人忽略。

    薛惑不解道:“但是為什麼?”

    白珞:“不知。但拿走搖光星君靈珠的卻不是妘煙離。”

    天樞星君冷冷一笑:“何止搖光,我們其他幾位兄弟也是那個人拿走的。當時若不是陵光神君救了我,那個人隻怕已經將我們兄弟幾人的靈珠全都拿走了去吧。”

    白珞心中一凜:“你說什麼?”旋即白珞又察覺天樞星君言語中的不對勁來。若是妘彤救了天樞星君,那麼為什麼冇有一起救下天璣星君?天璣星君隱匿白狼夷顯然是在逃亡。

    白珞冷冷看著天樞星君:“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天樞星君看著白珞,臉上露出狡猾的笑來,讓他原本有些憨厚的麵相變得奸詐起來。天樞星君看了白珞半晌緩緩說道:“我不會告訴你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