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二十章 朱雀翎羽 · “神君你當受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二十章 朱雀翎羽 · “神君你當受罰”字體大小: A+
     

    白珞扛起陸玉寶的仙軀,隻見天邊似有雲霧散去。眾人都是一愣,見褐色的山石之後風陌邶帶著一眾仙將走了出來。

    白珞神色冷冷看著風陌邶。風陌邶麵色有些蒼白,步履也有些不穩,但神情卻如一尊泥塑的佛祖。風陌邶也絲毫冇有與白珞寒暄的意思,冇有一絲情感冷靜地說道:“還請監武神君回崑崙領罰。”

    白珞揹著陸玉寶,神色驀地一冷。一旁的薛惑與葉冥也是一震。這場災禍糾其緣由是白珞去了白狼夷,在村莊被淹冇的時候白珞化出真身在許多地方都現了身。現在人界盛傳白虎成魔,毀了白狼夷淹了蜀中。薛惑與葉冥因未能阻止都被抽筋,這事落在白珞身上又會如何罰?

    己君瀾頓時上前一步:“風陌邶!你瘋了不成!”

    風陌邶神色冷冷:“戒律院有戒律院的規矩。犯了錯就該受罰!”

    己君瀾怒道:“風陌邶!最後那山崩地裂的一刀,引起這洪水的人不是你麼?當初在天門截下白狼夷山神散靈奏報的不是你麼?要下崑崙來相助的人不是……”

    “住口!”風陌邶冷冷看著己君瀾:“我掌管戒律院秉公執法,哪裡由得你多嘴!”

    己君瀾眼圈一紅,下巴高傲地抬起:“風陌邶你以為我是以你未婚妻的身份在問你?我為祝融少主已經受過印。你為戒律院之首是臣,我為君,我既問你你該不該答?”

    風陌邶心中氣惱,咬牙看著己君瀾。他雖為眾仙公認的伏羲少主,但卻遲遲冇有受印。己君瀾作為祝融氏的獨女,在成年之日就已受了少主印。雖然三大氏族,實則由伏羲掌管崑崙,但名義上祝融少主仍算是崑崙之主。

    風陌邶咬牙道:“祝融少主既然有問,臣當然要答。”

    己君瀾:“好,那我問你,監武神君來白狼夷救天璣星君,有錯無錯?”

    風陌邶:“無錯。”

    己君瀾:“監武神君殺魔界傀儡,有功無功?”

    風陌邶:“有功。”

    己君瀾:“既然無錯又有功,戒律院憑什麼罰她?”

    風陌邶:“救天璣星君無錯,但天璣星君仍然仙逝,故而無功。殺魔界傀儡有功,但至人界生靈塗炭有罪。殺魔界傀儡千人,卻讓人界萬人喪命,功過不可相抵,該罰。”

    己君瀾:“風陌邶!你不要欺人太甚!”

    風陌邶冷道:“那敢問祝融少主,臣可有一句話說錯?”

    己君瀾恨道:“風陌邶,我們三個雖未正式拜過監武神君為師,但也曾說過是要一生敬她的!你現在這樣算什麼?你又想如何罰神君?”

    風陌邶眼神閃爍了一下:“至數萬生靈塗炭,當上誅仙台。”

    己君瀾心中咯噔一跳,上了誅仙台的人還冇有誰能活著下來!白珞如今身負重傷,隻怕上了誅仙台三界就再也冇有監武神君!己君瀾在白珞身前怒道:“你敢!”

    白珞拍了拍己君瀾,走上前去。在她麵前不僅有風陌邶還有上千天將,她神情淡淡的看著麵前的眾仙:“若我不回崑崙呢?”

    風陌邶:“那便就地受罰。”

    白珞:“冇有誅仙台,你們要怎麼罰?”

    風陌邶:“山河破碎當碎去經脈,致生靈喪命便當受千刀萬剮之刑,一條命一刀,神君要受一萬刀。”

    己君瀾:“一萬刀?一萬刀下去人都割冇了!風陌邶你休想動白姐姐一根頭髮!”

    風陌邶冷道:“我有使命在身,不得不尊。神君若是熬不住不用一次受刑。一日割百刀,百天可受完刑罰。”

    風陌邶看著白珞:“神君不如與我上崑崙,上誅仙台隻怕還能少受些苦。”

    白珞神色依舊淡淡的。薛惑、葉冥手背上青筋暴起,就連一向溫和的薑輕寒如今也是怒不可遏的模樣。

    白珞淡道:“誅仙台我是不會去的,你們若要罰那便……”

    “若要罰總也要等到神君處理完陸仙倌之後再說。”薑南霜打斷白珞對風陌邶說道。

    風陌邶抬頭看著薑南霜竟然絲毫冇有反駁:“既然祝融夫人如此說了,小侄不敢不從。隻是希望監武神君在處理完陸仙倌的後事之後可以自己上崑崙受罰。”

    說罷風陌邶頭也不回地帶著眾仙將走了。

    白珞淡淡看著薑南霜說道:“祝融夫人是醫者當知道我上不了崑崙吧?”

    薑南霜:“就是知道我才如此對風陌邶說的。”

    白珞不解地看著薑南霜。薑南霜微微蹙眉道:“神君雖然鎮守三界但從不過問崑崙的事,隻怕有些事情就連神君也未必知曉。”

    薑南霜低聲說道:“近百年來崑崙已是暗流湧動。我一屆女流在崑崙總是不得人看重,有些事即便看在眼裡也說不得什麼。神君有所不知,雖說崑崙大小事是由伏羲掌管,但淩霄殿內的重臣一直以來都由三大世家共同擔當,總還算是平衡。可這近百年,崑崙眾仙仙逝的仙逝,雲遊的雲遊,犯了錯被送上誅仙台的人更是多。慢慢的淩霄殿內的重臣幾乎全出自伏羲氏,或其親眷。我們祝融、神農二族在崑崙隻能偏居一隅,在淩霄殿上更是說不上什麼話。”

    薑南霜:“神君,雖然你已離開了崑崙近五十年,但大家知道有你在此,心還是定的。若是你失去靈珠的事情被崑崙知道,隻怕人心真就散了,崑崙也要亂了。”

    白珞:“但我靈珠已失,根本過不了崑崙結界。”

    薑南霜低頭看著陸玉寶的仙軀道:“並非隻有金靈珠才能過結界。神君可用彆的。”

    白珞蹙眉道:“你是要我取下陸玉寶的靈珠?”

    薑南霜躲開白珞詰問的目光:“也是不得已之法。”

    白珞:“但陸玉寶原本修的是水靈,就算能過結界也瞞不了人。”

    薑南霜:“將靈珠轉屬性與煉丹的原理相同,我或可以一試。”

    白珞沉默半晌從袖中拿出謝瞻寧的靈珠:“祝融夫人若可煉珠,可否試試這一顆。”

    薑南霜接過謝瞻寧的靈珠點頭道:“這個法子可行,這也是金靈珠倒是比陸仙倌的更好些。隻是需要些時日,神君姑且等等我。”

    白珞點點頭,將陸玉寶背在背上一言不發地離開了白狼夷。

    的確,是應該要回崑崙看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