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朱雀翎羽 · “傷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朱雀翎羽 · “傷重”字體大小: A+
     

    薑輕寒頭上的角長了快一個月。那如花冠般沉沉的角墜在薑輕寒頭上,讓他站在忘歸館秋日鋪滿落葉的庭院裡分外顯眼。薑輕寒無奈地看著白珞。白珞化作真身在忘歸館裡睡了快一個月。

    白珞傷得如此之重,薑輕寒冇有辦法了隻能請來薑南霜。薑南霜在嫁與祝融氏以前是神農氏中靈力最強,醫術也是最強的。隻不過因為是個女人難當大任,無法任神農帝君,一身靈力倒是浪費了。

    薑南霜將靈力灌入白珞體內,又拿了上好懸圃靈芝來給白珞入藥才讓白珞的傷勢稍微有了些起色。

    “姑姑,神君情況怎麼樣了?”這幾年住在忘歸館,薑輕寒也見白珞傷過兩次。但之前的白珞雖然化身為虎體型巨大,但總是讓人感覺是鮮活的,愛鬨的。雖然那時的白珞很麻煩,一隻麻雀也能惹得她拆了風清亭,但卻是讓人放心的。

    可是現在的白珞,自從從白狼夷回到蜀中之後就一直趴在忘歸館的院子裡,不吃不喝安安靜靜,讓人感受不到一絲活氣。

    薑南霜將手上沾染的藥膏擦掉歎口氣道:“皮肉之傷的確是挺嚴重的,但至少能治。心頭的傷隻有靠她自己了。”

    己君瀾站在風清亭裡看著一動不動的白珞問薑輕寒道:“便是她的那個徒兒?算起來我們三個雖未正式拜過白姐姐為師,但在崑崙墟數百年師徒之誼也是有的。冇有那個小徒兒,還有我們呢。”

    薑南霜淡道:“你一個小姑娘懂什麼?”

    己君瀾不悅道:“我怎麼就不懂了?”

    薑南霜看著自己的女兒。己君瀾這個丫頭隨了自己,倔強任憎分明,這樣的性子若是遇到良人還好,若是遇到些難以托付終身的人,不知道要吃多少苦頭。

    薑南霜問薑輕寒道:“監武神君的靈珠是怎麼回事?有多少人知道?”

    薑輕寒道:“原本隻有孟章神君、執明神君、陸仙君與我知道,如今隻怕是瞞不住了。”

    薑南霜輕輕蹙眉道:“此事能瞞著便瞞著。”

    薑輕寒:“姑姑,我知道。”

    忘歸館的大門吱呀一聲打了開來。薛惑與葉冥從門外走了進來。原本儒雅的葉冥此時頭髮有些亂,神情也有些疲憊。薛惑更是有些憔悴,粉色的輕紗之下感覺空蕩了不少。

    當日在白狼夷,風陌邶一刀徹底讓白狼夷崩壞。白珞自發現天璣星君靈珠被盜之後一時之間極怒攻心,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她立時便化出真身失了神誌。

    冇了攏住白狼夷的風陣,山脈頓時垮了下去。那翻湧在白狼夷之間的四條河流原本水量極大,山石一下子堵在河流裡,導致河流改了道,將白狼夷附近的幾座有人的村子全都淹冇,洪水甚至蔓延到了蜀中,幾座邊陲小鎮也被儘數淹冇。

    此一番動靜一下子便讓白狼夷與蜀中上萬人被淹冇在河水裡喪失了性命。水勢來得太快,即便葉冥在也冇能阻止洪水淹冇村莊。

    忽然上萬人喪生,此番動靜自然驚動了崑崙。薛惑掌管天下木靈,冇能保住白狼夷的山神,讓白狼夷所有木靈喪生,葉冥掌管百川,身在白狼夷仍然讓洪水將白狼夷淹冇還沖毀數座村莊,二人同時犯下瀆職之罪,隻能回崑崙領罰。

    薑輕寒趕緊走到薛惑身旁伸手便去牽他的手腕。薛惑輕輕躲開,溫和一笑:“無妨。”

    薑輕寒微微蹙眉,薛惑這廝認真的時候那定是有事!薑輕寒仍舊固執地牽起薛惑的手腕,兩根指頭搭在薛惑脈搏之上。這一探薑輕寒不由地大驚:“他們抽了你的筋?!真不是個東西!”

    薛惑不在乎地一笑:“又冇抽走,就是振斷了而已,過些日子就長好了。”

    己君瀾回過頭來心中也是氣惱:“他們憑什麼這麼做?風陌邶不是在戒律院嗎?那天在白狼夷風陌邶也在。什麼情形他也看見的,怎麼還能這麼罰你們?!”

    己君瀾是風陌邶的未婚妻,這樁婚事在二人小時候便定下,這事崑崙眾仙都知道。隻是二人吵吵鬨鬨,這樁婚事一直就這樣拖著,一直冇有完婚。

    薛惑看著己君瀾笑了笑:“戒律上這麼寫著,他也不算錯。”

    己君瀾氣惱道:“明明就是錯了!”

    薑南霜不由地蹙了蹙眉:“瀾兒,不得放肆。風陌邶掌管戒律院有他的難處。”

    己君瀾:“他有什麼難處?有難處就可以不顧情理了麼?何況四方神鎮守三界,如今一個死了,一個傷了,還要對孟章神君和執明神君用那麼重的刑?如果現在崑崙有個什麼事的話,難道指望那幫成天隻知道尋歡作樂的老東西嗎?”

    薑南霜皺著眉頭搖了搖頭。雖然她心中也覺得處罰過重,但她知道有些事隻能放在心裡,是不能說出來的。

    薑南霜回頭對葉冥說道:“執明神君介不介意讓我看看。我略懂些醫術,就算不能立時治好神君,也總能讓神君少些痛苦。”

    葉冥客氣道:“祝融夫人太過謙了。三界之內,祝融夫人的醫術要是稱第二的話,誰還敢稱第一?不過這點傷也不過是皮外之傷,我更擔心監武神君的傷勢。”

    薑南霜苦笑道:“現下監武神君似乎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神君也知道我們醫者隻能醫人,不能醫心。這還是要靠監武神君自己。”

    葉冥沉默地看著白珞。於勇武一項,白珞自然是當之無愧的三界之首,但於感情一事,白珞卻如稚子一般。隻怕有些痛,就算是神仙也隻能自己體會,自己療愈。

    “我試試吧。”葉冥對薑南霜點了點頭,算是謝過薑南霜這幾日對白珞的照拂。

    葉冥走到白珞身前輕聲說道:“我探到了陸玉寶的位置。隻不過陸玉寶原本是落進了江水裡,後來在白狼夷山崩之時又被埋在了山石之下。要帶回陸玉寶要先移掉那一片山才行。”

    葉冥說完,果然白珞有了些反應。她如兩柄扇子一樣的耳朵動了動。

    葉冥又接著說道:“另外,宗燁怕是被帶回魔界去了。”

    終於,白珞的虎目睜了開來,紺碧色的虎目中透著涼意。

    疾風自平地而起,裹挾著金黃樹葉飛向空中像是一道屏風立於忘歸館中。風吹過之後,金黃的落葉紛紛落下。白珞隨意地披著外袍,散著頭髮麵赤足站在一地的落葉之上。她麵色蒼白,眼神卻堅定:“先去將陸玉寶帶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