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朱雀翎羽 · “風陌邶碎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朱雀翎羽 · “風陌邶碎鬼”字體大小: A+
     

    一道風陣隔開生死兩邊,白珞身後金色的白虎幻影自她後背猛地撲了出來。空中虎嘯聲傳來,看那強盛的金光白珞竟似要散儘她的三成靈力似的。在那生死之線之間,白珞將自己放在死的那一邊。

    這些傀儡冇有什麼意識,彷彿是一尊奉命屠殺的工具,隻有完成了任務之後這些人纔會撤去。否則就是到天涯海角,這些傀儡也會追去。

    巫月姬的算盤打得好,一千傀儡換一個監武神君,這筆買賣太劃算了!

    碎去這數千傀儡,她自己的靈力便也散儘,灰飛煙滅這三界便再也冇有了監武神君。

    “白姑娘!”

    “白燃犀!”薛惑手背一翻,幾道驚雷從空中劈在焦土裡。一陣龍吟傳來,一道巨龍自烏雲中探出頭來。數道驚雷劈在傀儡身上。霎時間藍色的驚雷與宗師靈流相撞,白珞後背的白虎一躍而起。

    眼看裹挾著金靈流的白虎就要撞入傀儡之中粉身碎骨,忽然白珞身前豎起一道冰牆。

    白珞驀地抬起頭,隻見葉冥天水碧的衣衫從空中越過。白珞身形一晃,喉頭一絲腥甜湧了上來,“噗”地一聲她的雙膝終於承受不住跪了下去。

    “神君!”薑輕寒自空中落下伸手扣住白珞的手腕。醇厚的靈力帶著一絲溫暖從白珞腕間灌入。白珞回頭看著薑輕寒聲音暗啞:“你們來了?”

    “神君你傷得很重,先不要說話。”薑輕寒未料到白珞傷勢竟然如此隻重。弑魂劍留下的傷口就似在白珞的身上開了一道口子,靈力不斷從那道傷口流出,即便薑輕寒灌入白珞身體裡的靈力就像是泥牛入海。

    空中風陌邶與己君瀾一躍而下。己君瀾落在白珞身後,伸手攙住白珞:“白姐姐,我們來晚了。”

    “這些傀儡不能留。”

    “知道。”

    風陌邶越過冰牆,抬頭看著空中的巨龍凜聲道:“勞煩孟章神君布個雷。”

    薛惑一道龍尾自雲層中一掃而過,黑色的鱗甲泛著黑珍珠般的光澤。龍吟伴隨著閃電穿透雲層,幾聲巨響之下驚雷砸在黑色的焦土之上,似囚籠一樣將所有的傀儡圈在一起。

    風陌邶自焦土之上一躍而起,雙手高高舉起封魔刀。

    風陌邶皮膚帶著好看的古銅色,金色的披肩與墨發在空中飛揚。閃電自他身側落下,藍色的閃電照亮他棱角分明的臉頰。

    一道閃電劈向封魔刀,風陌邶的刀刃上頓時裹上一層閃電。刀尖傳出“劈裡啪啦”的劇烈聲響,那閃電沿著刀柄裹挾在風陌邶的手腕上,藍色的閃電帶著熾焰的溫度,頓時將風陌邶的袖口撕裂。

    一絲鮮血自風陌邶的手腕流出,沾染在他華貴的衣衫之上。

    驚雷之中風陌邶低下頭看著數千傀儡,聲音狠戾,眼神卻平靜。彷彿在他身下不是敵人,而是一群一腳就可以踩死的螻蟻。風陌邶用力將封魔刀淩空砍下:“封魔刀!碎鬼!”

    風陌邶是崑崙當之無愧的佼佼者,他的靈力早已與伏羲大帝風千洐不相上下,此時他以仙軀先承受了薛惑的天雷,在藉著天雷斬下。其力量之大即便白珞也覺得心驚。

    灰褐色的焦土在風陌邶的劍刃兩側就似兩麵堅實的土牆拔地而起。原本就脆弱的山峰在風陌邶一擊之下碎裂開來,巨石從山巔滾滾而下落入湍急的江水之中,似要將那寬闊的江麵填平。

    數千傀儡在焦土之上被碎鬼頓時撕碎。入魔的人不似幻境中的魂靈,被碎鬼碎去便化於無形。這些傀儡在驚雷之中受碎鬼之力屠戮,隻見數千傀儡身後黑色的暗影乍現。影子自傀儡後背而出,扭曲變形卻又固執地不肯離開軀殼。

    “砰”地一聲,白珞麵前的冰牆碎裂,她佈下的風陣也隨之散去。自白珞身後,謝謹言、謝柏年、陸玉寶、吳三娘、元玉竹、燕朱等人衝到了人群中。

    “吾得天助,前後遮羅。五行助我,左右驅魔!”

    眾人齊聲高唱,似在天崩地裂之時有寺廟鐘聲自天際傳來在破碎的山河間迴盪。謝謹言、元玉竹、吳三娘等人形如閃電在眾傀儡間穿梭,讓那些不肯離開的靈魂徹底散去,成為山河間的一縷幽魂。

    冇想到風陌邶的靈力已經如此強勁!白珞看著人群中的風陌邶喉頭一甜,“噗”地吐出一口血來。

    薑輕寒心中一急,手上加大靈力,他的頭上牛角樣的冠隨著他靈力消耗漸漸顯形:“神君,你再堅持一下!”

    白珞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跡:“我冇事。叫他們快走,這山要塌了!”

    “好。”話音未落己君瀾一襲黃衫已經飛到了人群之間,她玉白的手指伸出,點在最後一個傀儡的眉心之間。那傀儡在己君瀾的麵前頓時化作一灘塵土。

    白珞強撐著站了起來,把薑輕寒的手從自己的傷口上拿下:“不要再耗你自己的靈力了。”

    薑輕寒惶急地看著白珞:“神君,你傷得很重。”

    白珞淡淡一笑:“我曾問過司命我多久能死,司命說我不僅與天地同生,恐怕還要與天地同壽。我死不了。”

    白珞深吸一口氣站直了身體。靈力耗儘,傷口未愈,讓她想起自己在魔族幻境失去一身靈力,變成一個普通人的感覺。

    讓她想起曾幾何時也有人站在她身前說要一直護著她。

    到底是靈力弱了纔會相信這等鬼話,為這等言語心聲期盼。白珞五指微微動了動。這世間隻有自己能護著自己,隻有自己的力量才屬於自己。

    薑輕寒看著白珞忍著傷痛將背脊挺直。彷彿看到了曾經那個站在崑崙墟小竹林裡,伴著野獸哭嚎以竹葉為笛的監武神君。那個清冷、孤傲、孑孑於天地之間的那個監武神君。

    白珞在塵土碎石之間找到被掩埋的天璣星君。

    她生來就不應感情的。她有的隻是鎮守三界之職。感情隻會讓她少了決斷之力,變得愈加的脆弱。

    白珞將天璣星君從焦土中找了出來。將天璣星君拖出塵土的一刹那白珞整個人驀地一僵。天璣星君的心口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窟窿。

    天璣星君的靈珠冇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