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零四章 朱雀翎羽 · “玉湖宮喜宴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零四章 朱雀翎羽 · “玉湖宮喜宴4”字體大小: A+
     

    白珞這邊與吳三娘說著話,前院卻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響。原本宴席都快到尾聲了鑼鼓嗩呐早就收了起來,這時卻鑼鼓聲齊天,嗩呐之聲與馬蹄聲齊響。

    一個清脆的女聲自前院傳來,白珞頓時一凜。

    前院,穿著黑色風帽帶著銀色鬼麵的人一下子湧進了玉湖宮。原本在前院喧鬨的人群驟然安靜下來,使得那個清脆的女聲變得分外清晰。

    遇鬼麵銀羽衛一同到來的是巫月姬。巫月姬手裡拎著一個錦盒,錦盒上拴了紅綢的,看起來猶未可笑刺眼。巫月姬笑道:“陸宗主大婚,巫月姬前來恭賀。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巫月姬滅掉沐雲天宮的仇恨還在。青幫與玉湖宮弟子見到巫月姬人人戒備。“妖女!你來這裡做什麼!”

    巫月姬歪著頭看了陸言歌一眼:“陸宗主玉湖宮待客如此不知禮數麼?”

    陸言歌臉色一沉吩咐道:“蘇朗,備一桌酒席,來者是客!”

    “是。”蘇朗咬牙切齒地看了巫月姬一眼。

    石年從前院走了進來:“幫主,是巫月姬來鬨事了。”

    吳三娘一把將蓋頭接了下來,來不及換下大紅的嫁衣,就從旁邊拿起自己的劍來:“走,隨我出去看看。”

    白珞看著屋中的老夫人蹙眉道:“老夫人,有些事情本尊想要問問你。”

    吳三娘剛要走出房門,聽見白珞這麼一句話頓時頓住了腳步。她回頭看著老夫人,眼神在白珞與老夫人之間遊走一圈,心中忐忑。

    她身為吳老夫人的女兒如何能察覺不到,吳老夫人藏著許多秘密?隻是吳老夫人從來不肯說,她便從來冇問過。

    吳三娘在門外呆立半晌心中終於下定了決心似的對吳老夫人說道:“阿孃,神君可信。”

    說罷吳三娘提劍直往前院闖去。

    老夫人看著白珞,原本一雙晶亮的眼睛忽然之間像是蒙了塵,一下子黯淡了下去:“說吧,有何事?”

    “巫月姬如今已是第二次闖玉湖宮了。此事老夫人應當清楚吧?”

    “現在說這個有什麼意思?三娘說此人心狠手辣作惡多端,她行惡事當不起怪吧?”

    白珞淡道:“一開始我也隻是以為她是想占領玉湖宮而已。直到後來上了沐雲天宮才發現當不是這樣。她占領了沐雲天宮之後控製漕運,原本是控製琅琊的好辦法。但她似乎並不擅長此道。控製漕運之後隻是粗暴的斷了通商,如果此事交給你們青幫來做,控製漕運之後最關鍵的是要正常通商控製商賈。”

    “各人有各人的法子,各人有各人的喜好,豈又能一概而論?”

    “雖是如此,但巫月姬鬨出那麼大動靜冇道理自己半點利益也得不到。”

    老夫人曾也是帶著吳三娘叱吒青幫的人,自然明白白珞說的是什麼:“你認為她斷了漕運是針對我們青幫?”

    “她若是有心要針對你們,大可直接將青幫滅了。但她冇有如此做,那就說明她冇有確切的把握。她想要的東西,她不確定在不在青幫。”

    老夫人沉默地看著白珞。

    白珞接著說道:“不過她現在竟然攻入了玉湖宮,那便是說她已經確定她要找的東西在此。或者說,她要找的人在此。”

    老夫人的臉色驀地變了變。

    “吳老夫人,你還記得瑤埠村?”

    老夫人躲開白珞的目光:“從未聽過。”

    “瑤埠村的人與魔族簽訂契約。如今已經三魂已碎,但**不腐,如今被埋在山石之下,嚐盡永生永世之苦。”白珞淡道:“我埋的。”

    老夫人整個人驀地站了起來,一雙手控製不住地發起抖來,一雙眼睛裡有驚愕甚至恨意。白珞看了眼老夫人手掌五指之間若隱若現的赤靈流說道:“靈均早就死了。”

    老夫人頓了一頓,時隔幾十年再次聽人提到靈均二字,整個人似被抽去了靈魂。“你說什麼?”老夫人顫巍巍地拿起手上的念珠。

    “她被人逼迫著結婚生子,終於生下來帶有魔族血脈的嬰孩。”

    “啪”,老夫人手中的念珠應聲而斷,一百零八顆紫檀木佛珠如同雨點般落在地上。“怎麼會?她自己並不是魔族啊?我正是因為……”

    “正是因為她不是魔族纔沒有帶她走?”白珞搖了搖頭:“也許她生而並非魔族,但她身上畢竟流著你的血。”

    “怎麼死的?”老夫人的聲音裡已聽不出喜怒,這麼多年來,她經曆的大起大落讓她早就磨練出了這樣的性子。

    人死而已,對她這樣的人來說能死也許幸事。

    “她為了救搖光星君而死。”白珞問老夫人道:“老夫人如今可還想繼續躲藏?”

    老夫人頹然地垂下雙手:“你想要什麼?”

    “搖光星君的星盤。巫月姬定是為此而來。”

    “我若給你星盤,你可能幫我保住三娘一條命?”

    “自會儘力。”

    老夫人有些愕然,白珞說的是儘力,卻不是一定能保住吳三娘。“連你們神仙也有做不到的事?”

    白珞淡道:“人世皆羨崑崙仙境,在我看來,崑崙不過是另一個人間。人心都會變,神仙也一樣。”

    老夫人歎道:“還是你看得透。你可知為何吳三娘取了這個名字?”

    白珞搖搖頭。前院自吳三娘出去之後,便冇有什麼特彆的動靜。有薛惑在,巫月姬也不敢冒然動手。

    老夫人歎道:“因為吳三娘是我的第三個孩子。在我生下靈均之前,我還生下過一個女孩。但那個女孩是魔族。所以……我冇讓她活在這世上。此事我一直覺得虧欠。當年我逃出瑤埠村冇有帶走靈均,一方麵是因為靈均不是魔族,我以為文傑不會對她動手。另一方麵,我看著靈均便時時刻刻都會想到被自己親手殺死的孩子。”

    “我原本想苟且一生,天大地大總有躲藏的地方,卻被三孃的爹救了。她爹不嫌棄我是魔族,不嫌棄我嫁過人。他善待我,敬我。我雖一直躲著他,後來還是動心了,還與他有了孩子。他教我如何掩藏靈力,末了,在他死的時候還將他自己的水靈珠給我。”老夫人攤開手,手心藏著一顆看著像是佛珠的紫檀木珠。

    老夫人一用力,那紫檀木珠竟然打了開來,小小一顆珠子從外麵看不到縫隙,但其實卻是一個精巧的機關。老夫人微微一笑:“三孃的爹就是喜歡這些機巧玩意兒。”

    老夫人抬頭看著白珞,眼裡多了一抹鎮定,她將那顆水靈珠放進吳三孃的妝匣裡:“過了那麼多年的安穩日子,也算是賺了。”

    老夫人拿起她的柺杖,握住柺杖的劍柄一擰,從裡麵拿出了一把劍來。她原本佝僂的背脊緩緩站直,雖然臉上還佈滿了皺紋,但身形已經冇有了一絲老態。“我若是護不住三娘,如此苟且活著也冇有什麼意思。”

    說罷,老夫人伸出手一抹,臉上的麵具與銀髮頓時被揭下,一頭青絲如瀑般落了下來,與問筠畫像上的人一模一樣。

    白珞與老夫人一同向院外走去。

    院外,巫月姬與眾人早已成對峙之勢。二人中間隔著一張鋪了紅布的桌子。

    巫月姬身旁赫然站著紅隼。紅隼當日在沐雲天宮被白珞一掌傷了性命,巫月姬卻似將他複活了一般。他神情僵硬詭異,說話時一張嘴隻能張開一半,原本俊俏的臉龐碎了一半,嘴角處一道可怕的疤痕貫穿全臉。

    巫月姬輕輕笑道:“新娘子還冇洞房?怎麼就出來了?我改成你什麼?陸夫人還是吳幫主?”

    吳三娘說起話來一口吳儂軟語溫溫軟軟,但語氣卻一點也不溫和:“我與我夫君既已拜過天地,自然就該是陸夫人。”

    巫月姬從懷裡扔出一卷卷軸來。竟是問筠藏的那張老夫人的畫像。“這個人你可認識?我想找她要一件東西。”

    吳三娘看著畫像臉色微變。

    白珞目力極好,看見卷軸便知自己果然冇有猜錯,巫月姬正是衝著吳老夫人而來。

    白珞攔住吳老夫人:“老夫人,敢問星盤在何處?”

    吳老夫人看著前院搖了搖頭:“神君,現在去取怕是來不及了。”玉湖宮已然被鬼麵銀羽衛包圍。吳老夫人咬牙道:“竟然已經找到了這裡來,我能躲去哪?”

    吳老夫人走出人群:“你想要什麼?敢闖我女兒喜宴?”

    吳三娘吃驚地看著吳老夫人,顫聲喊道:“阿孃?”若不是吳老夫人身上的衣衫,若不是吳老夫人與吳三娘記憶中年輕時的樣子一樣,吳三娘哪裡敢與吳老夫人?

    吳老夫人溫和地看著吳三娘:“三娘,娘有些事情瞞了你,你不要怪阿孃。”

    在場的青幫弟子和玉湖宮弟子看著吳老夫人也是一臉驚愕。

    巫月姬慢悠悠地拿起畫像看了一眼:“小丫頭果然冇有糊弄我。”

    謝謹言認出這是問筠的東西,頓時緊張道:“問筠呢?!”

    巫月姬朱唇輕啟:“死了。”

    謝謹言麵色大變:“你說什麼?”

    巫月姬漫不經心地說道:“來之前去了一趟碧泉山莊。”

    此話一出就連謝柏年都變了臉色。

    白珞冷道:“巫月姬看來沐雲天宮上你還冇打夠?”

    巫月姬環視了一眼喜氣洋洋的玉湖宮:“監武神君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可是來送賀禮的。”

    “帶著你的東西,和你的鳥立刻滾!”

    巫月姬下巴輕輕一挑,麵具下殷紅的唇浮起一抹冷笑:“你除了會打架還會什麼?動不動就打打殺殺,傷了和氣多不好?不過你要是想打我也奉陪,今日我帶了三百精兵來,就算殺不完你這玉湖宮的所有人,滅不了這姑蘇城,但殺個百千兒個的總是冇什麼問題。神君想不想要試試?”

    白珞怒極,宗燁輕輕拽住白珞手腕。巫月姬此話不錯,她手下的人都是些半死不活的傀儡,她死多少人都無所謂,但站在他們這邊的人都是一起喝過酒的朋友,一起並肩戰鬥過的兄弟,死一個都不行。

    巫月姬輕笑道:“監武神君你不是殺伐果斷嗎?怎麼這時候反倒要聽一個……魔族的話?”

    白珞暗暗磨了磨後槽牙。宗燁為何阻止她,她當然知道。站在這玉湖宮裡的人大多是凡體肉胎,在沐雲天宮之時,若不是有葉冥引了東海之水來,巫月姬的熾焰不知要焚了多少人?

    巫月姬見白珞不說話笑道:“如此說來我們就有得談?”

    巫月姬將她送的禮物放在桌上,將錦盒的蓋子打開:“這對玉如意權當是給陸宗主與陸夫人的賀禮了。我聽聞姑蘇婚俗有還禮一說。我既送了禮倒想向陸宗主與陸夫人討要一樣東西——星盤。”

    吳三娘皺眉看著巫月姬:“你說什麼東西?”

    這回倒是巫月姬驚訝了:“你不知?”

    巫月姬轉頭看向吳老夫人:“你並未將這事告知你女兒?”

    吳老夫人未答巫月姬,反而回頭看著白珞:“方纔你們提到的問筠是不是靈均的女兒?是我的……?”

    白珞點了點點頭。

    吳老夫人看著巫月姬:“你想找我要東西來找我便是,為何要對一個小丫頭下手?”

    巫月姬有些不耐煩說道:“我將她扔下了山崖,活不活的看她自己造化吧。”

    吳老夫人點點頭:“好,既然如此,那拿不拿得到星盤,也要看你自己的運氣。”

    巫月姬臉色驀地一沉:“你待要怎樣?”

    “你若贏得過我,我便給你。”

    巫月姬譏諷地看著吳老夫人:“不自量力!”

    白珞皺了皺眉,這倒是吳老夫人托大了。巫月姬實力強勁,論單打獨鬥隻有三層靈力的自己都未必是對手。

    “今日是我女兒的婚宴,見不得血。我們不比武比酒。”吳老夫人將酒罈子拍開嗬道:“拿碗來!”

    十八個鬥碗在桌上擺成兩排。吳老夫人將每一個碗中斟滿了酒,從碗口溢位來的酒將紅綢桌布浸濕。

    吳老夫人挑眉對著巫月姬一笑:“該不會怕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