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零二章 朱雀翎羽 · “玉湖宮喜宴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零二章 朱雀翎羽 · “玉湖宮喜宴2”字體大小: A+
     

    白珞與吳三娘站在樓裡,門外傳來路門那邊的打鬥。石年與蘇朗交手,蘇朗見石年是女子不肯使出全力自然是落了下風。薛惑便與寨子裡一個身形高大的大漢拚起酒來。謝謹言最好玩,端著兩盤喜糖和圓餅躲著一堆圍上來搶的孩子。

    吳三娘往窗外望瞭望對白珞一笑:“神君你看,這不就是來了?”

    白珞順著吳三孃的目光看了出去,江邊水門,宗燁手裡拎著兩個錦盒,踏著滾滾東流的江麵向水門而來。

    宗燁穿著慣常穿的黑衣,不知是誰覺得不吉利,愣是在宗燁手腕上紮了朵紅綢花。看那樣子,定是薛惑那廝做的事。

    吳三娘看了看宗燁手裡的兩個錦盒,錦盒沉甸甸的。吳三娘說道:“神君你看他手裡兩個錦盒,一盒喜糖,一盒圓餅,各有三百三十三顆,少了一顆他都進不來。”

    白珞輕輕一笑:“哪會讓他那麼容易進來?”

    說罷,白珞月白色的衣袍一拂,直接從小樓的窗戶中跳了出去。江麵風大,吹得白珞墨發在空中糾結,她從空中的穩穩落在江中梅花樁之上,負手而立。

    白珞似笑非笑地看著宗燁:“小徒兒,他們就讓你一個人走水門?”

    宗燁晃了晃手裡的錦盒:“師尊要不就放我過去?”

    “冇那麼容易。”說罷白珞生出手自江邊折了一枝楊柳,一楊柳作鞭向宗燁掃了過去。

    隻見白珞從江麵上一晃而過,在江麵上劃出一道水痕,楊柳劈開江麵翻滾的浪尖激起一陣水花洋洋灑灑從空中落下。

    宗燁從梅花樁上躍起,躲過掃向自己腳踝的楊柳,躍到另一根梅花樁上。兩個錦盒依然穩穩拿在他的手裡。

    白珞讚許地看了一眼:“小徒兒的確是長大了。”說著話白珞將楊柳枝在江麵上一劃,水珠頓時朝宗燁灑了過去。宗燁伸手擋住飛來的水珠,白珞從水麵上輕輕一躍便來搶他手裡的盒子。

    宗燁趕緊收回手來,身子立時向後仰倒。白珞竟然絲毫不肯放過宗燁,紺碧色的瞳孔微微一動,竟然伸手放上了宗燁的腰際。

    白珞看著宗燁,眼眸一彎就笑了起來。

    白珞的笑容就似江麵上的旋渦,將人不由分說往水裡捲去,四周似乎驟然安靜,人沉在水中掙紮不得,動彈不得,偏偏又一點不覺難受,如墜雲端身體輕飄飄的,甚至腦袋也有點暈。

    就在宗燁還未反應過來時,白珞揚起的嘴角已透出一抹狡黠,她五指在宗燁的腰際胡亂一撓。宗燁幾乎下意識地就把高舉的手收了回來。

    一股又酥又癢的感覺傳遍宗燁全身。白珞的手放在宗燁腰上,隔著衣物宗燁感覺似有一股熱流傳遍全身。那熱流流向四肢百骸,更向不可言說之處彙聚。若不是江邊上的水霧帶著冷意沾濕了宗燁的衣襟,宗燁恐怕腿腳一軟已經摔下了梅花樁去。

    宗燁收回手的一瞬間,白珞小手指一勾便把宗燁手中的一盒喜糖勾了過來。白珞抬著下巴,小拇指勾著錦盒晃了晃:“小徒兒看來你還是得再練練。”

    宗燁漆黑的眼眸之中忽然之間含了笑意,足尖從翻滾的江麵上輕點而過,黑色錦衣裹挾這稅水汽,霸道淩厲地撲向白珞。

    白珞哪能那麼輕易讓宗燁將錦盒搶了回去?拿著錦盒的手高高舉起,足尖輕點梅花樁就向後躍去。

    誰知道宗燁撲倒白珞麵前並冇有去搶錦盒,反而在快到白珞麵前時,身子往下一壓,腳尖一勾就勾住了白珞的腳踝。宗燁足尖稍稍用力,白珞向後躍的姿勢忽然就變作向後倒去。

    眼見白珞就要倒進江水裡,忽然腰間一緊竟被宗燁抱住。宗燁一腳踩在梅花樁上,一手撐住另一根梅花樁。白珞被宗燁抱在懷裡,月白的衣襬掃過江水的浪尖。宗燁灼熱的呼吸近在咫尺,男子身體上的熱氣暖烘烘地裹著白珞微涼的身軀。

    白珞活了上萬年,大約是第一次感覺心跳加速,就像是要控製不住的身形將要變為獸形時那般快。

    白珞心中一慌,若是自己此時控製不住變成了獸形,隻怕青幫的水門就保不住了吧?白珞一掙紮身下頓時捲起一陣風,將自己從江麵上托了起來,穩穩落在梅花樁上。

    白珞心裡一陣癢,即便落在梅花樁上那心中的酥癢都還未淡去。等回過神來時自己手裡哪裡還有錦盒?

    白珞一回頭,見錦盒早已落回了宗燁手裡。想起方纔宗燁的熱氣拂過自己耳垂時的感覺,耳根子就燒得燙人。白珞楊柳枝一拂,羞惱地看著宗燁:“孽徒!”

    宗燁見白珞真著了惱轉身就跑,兩個人在江麵的梅花樁上你追我趕之時,謝謹言卻從吳三孃的房裡冒出個頭來:“宗燁!你可以上來啦!”

    白珞抬頭見謝謹言手裡拿著紅綢,手裡還拿著與宗燁一模一樣的兩個盒子。白珞此時才反應過來,自己與吳三娘二人都被人耍了。

    白珞將楊柳枝背在身後:“孽徒你好大的膽子,欺師滅祖的東西也敢做?”

    宗燁立刻說道:“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陸宗主的主意。他說隻要你不在樓裡,他總是能闖進來的。”

    白珞足尖一點又撲向宗燁。宗燁趕緊將手裡的喜糖和圓餅扔在江水裡,背對著小樓向後一跳,直往小樓的二層飛去。

    白珞羽玉眉輕輕一挑:“喜糖不要了?”

    “陸宗主說他喜糖準備得多。”宗燁自水門一躍而上,在小樓的牆上踩了一腳便從窗戶裡跳了進去。白珞也緊跟著進了屋。

    一屋子的人鬧鬨哄的,石年跟在蘇朗身後。吳三娘頭上蓋著喜帕坐在自己的閨床上,倒真多出了些女兒家的嬌羞姿態。陸言歌找到吳三孃的繡鞋為吳三娘穿上。一代宗主抬頭看著吳三娘,笑得倒是不太正經:“搶到了你可就是我的了。”

    屋裡鬨騰帶了暖意,宗燁心裡一熱,垂下的手第一次勇敢地往前伸了伸拽住了白珞纖細的手掌。

    白珞正專心致誌地看著陸言歌與吳三娘,也有些心猿意馬。她在崑崙上萬年,人間五十年,還是第一次見道嫁娶原來是這樣的。

    崑崙婚俗哪有人間這般熱鬨,崑崙有喜事多數為世家聯姻,排場雖大但卻覺得無趣。哪裡像現在這樣讓人心裡發熱?

    白珞任由宗燁牽住,隻覺得心中似有一竅悄然與宗燁掌心想通。白珞生平頭一次心中生出了膽怯,她不敢低下頭看宗燁牽住自己的手,也不敢回頭看宗燁。隻能裝作若無其事一般看著屋裡鬧鬨哄的人。

    宗燁手心有汗,手腕微微發著抖,嘴角卻不經意浮起了一絲笑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