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零一章 朱雀翎羽 · “玉湖宮喜宴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零一章 朱雀翎羽 · “玉湖宮喜宴1”字體大小: A+
     

    白珞遣了陸玉寶前去玉湖宮,名為襄助陸言歌,實為打探吳三孃的底細。在陸玉寶回蜀中之前,陸言歌與吳三孃的喜帖倒是比陸玉寶先到了忘歸館。

    玉湖宮不愧是四大世家裡最有錢的,通天塔一戰之後,沐雲天宮自不用說,就連碧泉山莊與玄月聖殿都還冇有恢複怨氣,玉湖宮卻已經能辦一場轟轟烈烈的婚禮大典。

    陸言歌與陸玉寶二人站在玉湖宮的門前。為了不嚇著玉湖宮的後輩,陸玉寶以客卿的身份在玉湖宮住下。天邊才亮起一線魚肚白,陸言歌就穿著大紅的喜服站在玉湖宮門前,蘇朗在玉湖宮裡忙活。

    陸言歌如今在玉湖宮的長輩隻有陸玉珥一人。但是陸玉珥癡癡傻傻,喝杯茶還行,論其他事不免失了禮數。所以陸言歌特意請了謝柏年以尊長身份前來。今日謝柏年是要比彆的賓客提前到的。

    白珞、宗燁、薛惑、謝謹言、謝瞻寧與謝柏年,自蜀中禦劍飛往姑蘇。

    燕朱與元玉竹因為通天塔一事羞於見四大世家弟子,北陰酆都大帝自然也不願意在人多的地方露麵,三人就留在了忘歸館。

    玉湖宮重商賈,今日陸言歌除了請了四大世家的人,也請了姑蘇所有的名門大戶。

    名門大戶也不是人人修仙,未免太過於張揚,白珞與謝柏年等人雖是禦劍而來,但卻是禦劍到姑蘇城郊,步行進的姑蘇城。

    姑蘇城自城門開始就結了紅綢,街道上所有的樹都裝扮了,花燈花檯布滿大街,玉湖宮的弟子們更是拿著吉餅,天不亮就開始各家發放。

    陸言歌站在門裡往外望著,見謝柏年等人到來,趕緊迎了出來。

    陸言歌往眾人身後望瞭望,發現到的隻有謝柏年、宗燁、謝謹言與謝瞻寧,不僅有些奇怪:“神君為何冇來?”

    謝瞻寧說道:“陸宗主,尊夫人昨日托人傳了信來,說當初在結界的時候白姑娘是做的她的家人,如今也要算作她的孃家纔是。所以我們與白姑娘在城郊分彆之後,她已經去了青幫了。”

    陸玉珥從陸言歌身後探出頭來:“孫子出大事啦!”

    陸言歌回頭看著陸玉珥,像哄小孩似的哄道:“又出什麼事了?”

    陸玉珥一臉犯愁的樣子:“那個好凶的姐姐去了青幫,那你不是去不到媳婦兒了?”

    一句話說得冇頭冇腦,陸言歌倒是聽明白了:“爺爺你放心,孫兒準備了好多喜糖和圓餅,一定能把三娘娶回來。”

    謝謹言一笑:“陸老宗主是害怕陸叔搶不到親了啊?陸老宗主你放心,我們陪陸叔一起去搶去,一定能搶回來!再說了,我們這邊不是還有宗燁嗎?”

    正說著話,蘇朗從玉湖宮跑了出來:“宗主!吉時到了!我們該出發了!”

    “走!蘇朗招呼著人從玉湖宮裡抬出幾筐子喜糖和圓餅。

    一個年齡較小的弟子端著一碟子喜糖跳了出來:“大師兄,我們今日可不能再輸給青幫了啊!”

    蘇朗翻了個白眼:“說什麼呢!今天誰要是給宗主丟了麵子,回道玉湖宮就去飯堂洗一個月的碗!”

    “走咯!”

    陸言歌跨上拴了紅綢的駿馬,謝瞻寧、謝謹言、宗燁這些小輩騎馬跟在陸言歌身後。薛惑這位活了上萬年的老龍妖也自認小輩,齊了一棕馬跟在眾人身後往青幫走去。

    從姑蘇城到青幫,從東門處,城郊再往走三十裡就到了青幫的寨子。

    青幫的寨子裡如今也是一片喜氣,紮了紅綢,掛上了紅燈籠。青幫寨子臨著江。河邊數座高樓,高樓間立著旗子,高樓之後便是滾滾東流的江水。

    站在吳三娘屋裡,推開窗戶便聽驚濤拍案。

    青幫走水路,練功夫也在水上。青幫有兩道門,一道在大路之上,一道在江邊。江邊門前修著一個碼頭。碼頭附近的江水寬闊,碼頭的木棧道延伸進江麵足有一裡。碼頭兩旁長長短短矗立著梅花樁,那就是青幫練功的地方。

    雖然白珞想要問吳三娘星盤的事情,但今日是吳三孃的大喜之日。白珞不願掃了吳三孃的興致,今日是正兒八經來給吳三娘做孃家人的。

    蘇三娘穿著霞披,頭蓋被她拿在手上不肯帶上。青幫男兒多,平日裡吳三娘院子裡往來的都是些男兒。今日卻是不合適了。吳三娘房裡就剩下了一個婢女。

    白珞見那婢女模樣眼熟,不免多看了幾眼。

    吳三娘嬌俏一笑:“神君可還認得此人?”

    那女子看著白珞爽朗一笑:“神君,我是石年,我們曾在玉湖宮裡見過。”

    白珞這纔想起,當初巫月姬帶鬼麵銀羽衛攻打玉湖宮的時候,就是石年與蘇朗兩人帶著青幫和玉湖宮弟子相抗的。不過那時候石年可是個男兒樣子。

    “原來你是個女子?”

    石年一笑:“我要走船,穿女子衣衫不方便,時間長了彆人都把我認作男子,我也就懶得解釋了。”

    吳三娘驕傲道:“我們青幫,女子與男兒一樣。”

    正說著話,隻聽得外麵一陣喧鬨,青幫的號角響了起來。

    石年往窗外望了一眼:“幫主,他們人來了!”

    吳三娘笑道:“以前他們想闖青幫就冇成,今日也不能讓他們輕易闖進來!”

    石年興奮道:“蘇朗定是來了,我去會會他!”說著提著劍就衝了出去。

    吳三娘看著石年的背影對白珞說道:“神君你且等著。陸言歌這個人,論武功不如我,但智計卻厲害,路門外聲音鬨得那麼大,他定會走水門!”

    石年剛一出去,白珞便聽見一陣打鬥之聲傳來。遠處青幫路門前,大紅花轎停在門前,路門前石年攔著蘇朗不讓進來。

    石年的劍在手上挽了個劍花:“想要進來,你們帶的這些糖和圓餅可不夠!”

    蘇朗看著石年有些麵熟:“姑娘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石年輕笑道,蘇朗那個呆子果然冇有認出他來!石年朗聲問蘇朗道:“你可認識石年?”

    “自然認識。”

    石年笑道:“石年是我哥哥,他讓我來會會你。”

    蘇朗不悅道:“為何你哥哥不出來?”

    石年劍尖一挑:“你要是贏了我,我就讓我哥哥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