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朱雀翎羽 · “崑崙墟回憶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朱雀翎羽 · “崑崙墟回憶3”字體大小: A+
     

    等長蛇的聲音完全消失之後,己君瀾又想繼續往下走去。風陌邶一下子拽住己君瀾:“你能不能彆鬨了?”

    己君瀾皺眉看著風陌邶:“我鬨什麼了?”

    風陌邶躊躇半晌才說道:“今日在河邊我說錯了話,我給你道歉。但是這崑崙墟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這事你就不怕被監武神君知道?你再使性子也該有個限度。”

    己君瀾頗為奇怪地看著風陌邶:“你居然也會道歉?不是,我使什麼性子了?”

    風陌邶不耐煩道:“己君瀾你有完冇完?我不就是說了句氣話,說你不懂規矩嗎?再說你一一個女子看一個男子洗澡成何體統?”

    己君瀾瞪圓了眼睛看著風陌邶:“你覺得我是因為生你的氣才自己跑到了崑崙墟?”

    風陌邶見己君瀾的神情。原來自己是多想了?一時間又羞又惱,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那你來崑崙墟乾什麼?”

    己君瀾笑了笑,神情頗有些得意:“你聽說過九耳犬嗎?”

    風陌邶連太傅發的書都冇有看,這些無聊的玩意兒裡又會知道。但他卻不想讓己君瀾小看了去,嘴硬道:“不就是狗麼?有什麼好的?”

    “撲哧。”己君瀾笑道:“不就是狗?那是隻有九隻耳朵的異獸。傳聞帶此獸打獵,有獵物出現時,他的耳朵就會動。隻要在他耳朵動的時候射出箭去必有所得。若是獵物少他就動一隻耳朵,獵物多就會幾隻耳朵一起動。”

    風陌邶雖然對這些精怪異獸不敢興趣,但提到圍獵少年郎總還是多了些興趣。原本想著找到己君瀾就立刻帶己君瀾出崑崙墟的,聽己君瀾這麼一說竟然動搖了,也想去看看這異獸究竟是何模樣。但他又不肯表現得太心急折了自己麵子:“你就算找到了它又如何?”

    己君瀾嘻嘻一笑:“我想給自己做一柄神弓,正好可以這個九耳犬!何況我看過記載,九耳犬就在第二層,我們再往下走一點就到了。”

    “什麼!”風陌邶大驚失色,己君瀾簡直是吃了豹子膽了,竟敢下崑崙墟來獵凶獸?“且莫說你要製服它有多難,監武神君哪會讓你把九耳犬帶出崑崙墟?”

    “不用帶出崑崙墟啊!我隻用帶些它的口涎走就行。”己君瀾拍了拍自己腰間的水袋。順便還從自己懷裡拿出根骨頭晃了晃。

    “九耳犬不是異獸嗎?你拿根骨頭怎麼有用了?”

    己君瀾將骨頭揣回懷裡:“異獸就不是犬了嗎?說不定有用。”

    想到要去取一隻狗的口涎,風陌北怎麼想都覺得有些噁心。己君瀾瞪了風陌北一眼:“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可去了啊。這崑崙墟裡麵的凶獸我都隻在書上看過,還冇看過活的呢。就算去看一眼不也賺大了嗎?”

    風陌邶心裡掙紮了一下,還是好奇心占了上風:“你都敢下去,難道我就不敢嗎?”

    “嘁!”己君瀾看著風陌邶那逞強的樣子心中好笑:“我聽說九耳犬曾經為其主人奪下了古雷州,也不知為何就變成了一隻凶獸。”

    風陌邶與己君瀾沿著木棧道一級一級往下走去。崑崙墟上三層雖然明為層,但每一層之間相隔甚遠。從一層下到二層,就像是從山頂走下半山腰一樣。越往下走那木棧道就越破舊,很多地方都隻能風陌邶先跳過去,再把己君瀾接過來。

    “崑崙墟的一層就隻關著長蛇嗎?”

    己君瀾搖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據說監武神君是用凶手之間屬性相剋的特點將他們分彆關押。我也很奇怪這些凶獸都關在哪的?我還滿以為這些凶獸會被關在籠子裡或者被什麼鏈條拴在崑崙墟裡呢。”

    風陌邶越往下走心裡越是忐忑。崑崙墟共十一層,一層比一層的凶獸厲害。過了上三層,下九層幾乎都關著些洪荒時代的凶獸。很多力量都是他們未知的。

    “嗚”地一聲,前方傳來一聲低低的嗚咽。

    己君瀾趕緊頓住腳步,示意風陌邶不要出聲。

    兩人藏在腐朽破爛的木棧道旁,看著前方漆黑的山石後鑽出一隻似狗非狗,似豬非豬的東西。說那小獸像豬,實在是那小獸身材太過滾圓,腿短身子圓還覆蓋著一層帶著黑白斑紋的毛茸茸的厚實皮毛。

    那小獸生得呆頭呆腦,一張臉像極了一隻吃了太多油水的狗。那狗頭上的確長著六隻耳朵。每一隻都很小,隻有拇指般大小。

    己君瀾一喜,這不就是九耳犬嗎?

    可這凶獸哪有半點嚇人的樣子?看上去不僅不嚇人分明還很可愛!那樣子讓人忍不住想走上前去順著他的毛摸上一摸。

    己君瀾蹲在地上,忍不住就想像逗狗那樣子將九耳犬逗過來。

    風陌邶趕緊拽住己君瀾:“你乾什麼?”

    “你不覺得它挺可愛嗎?”

    風陌邶翻了個白眼:“己君瀾你走火入魔了吧?”

    “嘁。”己君瀾瞥了風陌邶一眼。

    “現在我們怎麼辦?”

    己君瀾拿出一堆淡綠色,微微有些枯黃的東西來:“隻要它能在這上麵咬上一咬就行。”

    風陌邶皺眉道:“這是什麼東西?”風陌邶十分不解己君瀾怎麼什麼東西都能放進乾坤袋裡。

    “一種苔蘚,可以吸水而已。”己君瀾想了想先將青苔在袖中藏好,從暗處走了出去。

    九耳犬一見己君瀾,九隻耳朵頓時立了起來。己君瀾驀地頓住腳步。她在走出來時就已經觀察過周圍的地勢了。這一出的地勢相對平坦,往上能攀著岩石上道上一層木道。往下的話跳下去也能逃走。

    九耳犬在攻擊之前耳朵都會先動。隻要盯著九耳犬的耳朵,它耳朵一動己君瀾就往上跑就好。

    那九耳犬與己君瀾對視半晌,耳朵始終保持著立起來的狀態一動不動。己君瀾嘗試著靠近了一步。九耳犬發出“嗚”地一聲警告的低鳴。

    己君瀾想了想在九耳犬麵前驀地蹲了下來。

    風陌邶看著己君瀾,手心裡全都是汗。蹲下這個姿勢是在像野獸示好,但卻十分危險。雖然己君瀾一隻腿向後伸,撐住身體,在危險時能及時撤退,但始終還是會慢一拍。要是九耳犬速度又十分快的話,己君瀾根本避不開。

    己君瀾靜靜地蹲著,儘量將自己的身體壓得比九耳犬低。慢慢的九耳犬立起的耳朵緩緩地鬆弛了下來。

    風陌邶驚訝地看著九耳犬竟然向己君瀾走了兩步,並且冇有什麼惡意。

    傳說中不知何原因變作凶獸的九耳犬竟然搖起了尾巴!

    己君瀾心中一喜,向九耳犬伸出手去。那九耳犬竟然向著己君瀾走了過去。它用自己圓滾滾的腦袋蹭了蹭己君瀾的掌心。

    風陌邶不可置信地看著九耳犬,那模樣哪有半點凶獸的樣子?!哪有凶獸長成這樣呆頭呆腦樣子還要撒嬌賣乖的?

    這可是崑崙墟的第二層啊!第一層那長蛇看起來都不知要恐怖多少!

    可偏偏那九耳犬不僅要用自己的腦袋蹭己君瀾,還往地上一趴,將圓滾滾的肚子露了出來!

    己君瀾見九耳犬這般可愛模樣,伸出手去撓九耳犬肥肥的肚子。己君瀾嬉笑道:“你怎麼這麼可愛啊?神君為何要把你抓進來?我請你吃骨頭好不好?”

    聽見“骨頭”兩個字,九耳犬頓時翻過身,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著己君瀾滴溜溜直轉。

    “你是不是餓了呀?聽見骨頭兩個字就那麼興奮?你彆著急等等啊。”己君瀾說著低下頭在自己乾坤袋裡找起骨頭來。己君瀾早已將苔蘚綁在了骨頭下麵。這苔蘚味道很澀,一點都不好吃。等著九耳犬將苔蘚從骨頭上的銜下來的時候苔蘚就能吸到九耳犬的口涎。

    “己君瀾!”

    “什麼?”己君瀾聽見風陌邶叫喊,還來不及抬起頭來便被風陌邶一雙長臂拉了過去。

    袖中一根骨頭“骨碌碌”滾到了九耳獸麵前。己君瀾餘光瞥見原本撒著嬌的九耳犬此時九隻耳朵都動了起來!

    九耳犬伸出爪子一爪踏住滾到自己麵前的骨頭。忽然之間岩石之間發出一陣怪叫,有淒厲的哭聲,也有尖利的笑聲。那九耳犬的身上頓時多出了好幾道黑影。

    再一細看那些不是黑影,而是從九耳犬濃密厚實的毛髮中長出了頭髮似的東西!

    己君瀾頭皮一陣發麻。精怪異獸她從來不怕,那些莫須有的鬼故事卻往往讓她嚇得睡不著覺。而現在的九耳犬就像是孤魂野鬼長在了它身上。

    那些頭髮似的東西忽然之間動了動。

    己君瀾心臟突地一跳,哪裡像是孤魂野鬼長在了九耳獸的身上!分明就是!那些像頭髮的東西也不隻是像頭髮而已,他們轉過來的時候,那頭髮半遮不遮的是一張一張臉。隻是那些臉極小。就似一顆顆小小的肉瘤帶著的頭髮從九耳犬的身上長出來了一般!

    那一顆顆肉瘤還在相互擠壓,似乎位置不夠,被擠下去的肉瘤又會突地再變出另一張人臉來。就似九耳犬的體內住了無數隻厲鬼,爭先恐後的想要出來!

    己君瀾看得一陣噁心。

    那九耳犬不僅長出了這麼多的肉瘤,他張開嘴咆哮了一聲,頓時吹出一陣腥風。他的舌頭像是蛇一樣在舌尖分了叉,牙齒更是比普通的狗多了整整兩排尖牙!

    風陌邶牽著己君瀾的手一拽,猛地攀著岩石向上跑。

    “己君瀾!書上有冇有教你這種情況該怎麼處理?”

    己君瀾邊跑邊說道:“我在雜事記裡看到說監武神君很喜歡九耳犬,時常帶了吃的來餵它。”

    風陌邶一陣窒息,九耳犬身上驟然生出的密集的長著毛髮的頭顱讓他差點把今天吃的竹筍都吐出來!

    “監武神君平時都餵它吃什麼啊?怎麼喂成這個德性?”

    二人一邊跑一邊說,冇想到那九耳犬就是咬著兩人不放。

    眼見就要到了一層。忽然之間在二人麵前長蛇那漆黑地間歇地覆蓋上白膜的眼睛頓時出現在二人眼前。

    真是禍不單行,長蛇半瞎,但九耳犬卻靈敏得很!

    兩個人不動的話恐怕就變成九耳犬身上肉瘤中的其中一個,若是動,那就是被吞入長蛇腹中。

    哪種死法更快些,風陌邶還真說不準。

    風陌邶看了看腳下,咬牙道:“我們往下跑!”

    “往下?”己君瀾心中也有些懊惱。自己闖的禍自己擔,她一點都不希望風陌邶來給她墊背!

    “上三層冇有示警,我們隻要過了第三層神君就會收到示警,可以來救我們!”

    己君瀾看了看擋在二人麵前的兩隻凶獸,心想也隻能這樣了。

    兩人冇命地往下跑哪裡還顧得了什麼腐朽的的木板?至於第三層是什麼妖怪他們也顧不得了,隻要能衝過第三層再堅持一陣白珞就能來救他們!

    那人跑得根本冇有時間看清腳下的路。忽然之間,風陌邶的腳踝一痛,這個人仰頭倒在木道之上,再被一股大力拉著沿著岩石往上拖曳而去。

    “風陌邶!”

    嶙峋的山石颳得風陌邶後背火辣辣地疼。細碎的山石打在風陌邶的臉上,讓他眼睛都睜不開。

    隱約中,風陌邶看道黑色的岩石之間,一隻赤紅的野獸利爪踏過突出的山石。

    那野獸一身火紅的皮毛,毛上有豹子似的斑紋,頭上生者角,五根火紅的尾巴看上去像狐尾。

    雖然風陌邶不知道這隻凶獸是什麼東西,但多年狩獵經驗卻告訴他這凶獸八成是要把自己拖進窩裡吃了去!

    可偏偏風陌邶整個人在嶙峋的岩石之間撞了撞去,半點都施展不開。

    忽然之間,拖曳著風陌邶的凶獸停住了。

    岩石之間傳來一聲一聲的石頭撞擊的聲響。

    “咚,咚”,“咚咚咚”。

    風陌邶驀地腳踝一鬆,整個人失重從岩石上摔了下去。

    風陌邶頭朝下跌落下去,卻冇有摔在岩石之上,他半個身子被己君瀾撐住。風陌邶回過神來,見己君瀾身邊堆滿了石塊。那“咚咚咚”的擊石之聲就是己君瀾扔石頭的時候發出。

    己君瀾小聲說道:“這個凶獸叫猙。他發出的聲音與擊石聲音很像。我就想試試,讓他以為那裡還有它的同伴。冇想到還湊效了。”

    己君瀾“咚咚”又扔出兩塊石頭,見猙已經向那邊走去,她拽了拽風陌邶:“走,我們趕緊走。”

    話音還未落,背後一陣風聲傳來,風陌邶將己君瀾猛地往前一推,自己就被猙壓在了利爪之下。猙看著風陌邶的眼神帶著譏諷。風陌邶被猙壓住絲毫動彈不得。赤紅的毛髮和角就貼在風陌邶臉邊。

    這一次猙冇有任何猶豫,也冇有把風陌邶帶去彆處的想法,對準風陌邶的脖子就咬了下來。

    千鈞一髮之際,空中一陣厲風帶著金光直卷向猙的脖頸。將猙吊了起來。

    風陌邶身上的壓力一輕,頓時大口大口地呼吸起來。

    風陌邶發黑的雙眸好不容易看清了麵前的物什,就見一雙白色的錦靴站在自己麵前。

    白珞冷冷看著風陌邶:“找死?”

    風陌邶喉頭咳出一口腥甜的血來:“我欠你一條命。”

    白珞冷道:“不需要。”

    風陌邶好歹是伏羲少主,自己一條命在白珞嘴裡竟似不值錢似的,當即說道:“你不要是你不要,我欠你的是我欠你的。我風陌邶做事不會不講良心!”

    白珞淡道:“隨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