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朱雀翎羽 · “崑崙墟回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朱雀翎羽 · “崑崙墟回憶”字體大小: A+
     

    風陌邶是伏羲風氏的小兒子。也是伏羲氏那一代最聰明的一個,風千洐隱有讓風陌邶未來繼承伏羲氏,對風陌邶也算是傾儘心血。

    也正是因為風千洐對風陌邶寄予厚望,在風陌邶小的時候,纔將風陌邶送去了崑崙墟。

    那是風陌邶最開心的一段日子。但卻是白珞覺得最惱人的一段日子。

    白珞十分討厭小孩。她在崑崙墟自己一個人住慣了,小孩這種生物真是比凶獸可怕千倍萬倍。也不知道風千洐那些人怎麼想的,自己小孩自己不管教,偏偏送到她的崑崙墟讓她管教。總是覺得嚴師能出高徒,也不想想崑崙墟裡有多危險。

    一起送到崑崙墟的除了風陌邶之外還有己君瀾和薑輕寒。雖然祝融氏與神農氏也都認可伏羲氏在崑崙做大,但也不想自己的孩子輸給風家。

    白珞還記得風陌邶、己君瀾和薑輕寒被送到崑崙墟的那一天。

    白珞因為很討厭小孩,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睡過了。風陌邶、己君瀾與薑輕寒在崑崙墟外的小竹林裡站了兩個時辰。

    當然還有他們身後站著的各自的父母。

    日上三竿白珞纔想起昨日風千洐還特地讓人送了信到崑崙墟來,說今日辰時會將少主送來崑崙墟。白珞看了看窗外的日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巳時了。

    白珞出得小竹林便見到了被稱為崑崙三少的三個人。彼時三個人都還隻是半大孩子。風陌邶比己君瀾與薑輕寒年齡稍大點。風陌邶雖不像薑輕寒那樣粉雕玉琢,但是五官深邃,小小年紀便能看出骨骼極好。

    白珞賞識地看了風陌邶一眼。畢竟筋骨好的孩子能抗揍,管教起來也要方便些。哪裡像薑輕寒那個小慫包,眼睛紅紅的顯是方纔哭過。

    也難怪薑輕寒要哭。小的時候薑輕寒作天作地,仗著自己長得像個粉糰子頗受人喜歡,就自己作到了崑崙墟來。

    白珞連問都冇問他是哪家小孩,就一腳將他踹進了崑崙墟的坑裡。想起當年薑輕寒滾下崑崙墟的鎮魔坑時,咕嚕嚕的像個小圓球,白珞還覺得頗為好玩。不過現在薑輕寒長大了,不像小時候那般蜷成一團就是個球狀。這一點白珞倒是頗為遺憾。

    不同於薑輕寒,風陌邶看著白珞時是有些傲氣的。畢竟身為伏羲少主,比之己君瀾與薑輕寒地位由高出一些。在崑崙他們伏羲、神農、祝融三大氏族是主,而白珞是將。論理,白珞應當向他們三個行禮纔對。

    當然,白珞從來冇有要對他們行禮的打算。

    自白珞走出小竹林,還是風千洐開了口:“還以為我們來早了。後來一想監武神君讓三個孩子等著,讓他們知道師徒尊卑,這是極好的。”

    白珞看著風千洐,心中默默吐出兩個字——“虛偽”。

    白珞冷臉看著風千洐:“不,我是睡過了。”

    風千洐一肚子話被壓了下去,好不憋屈!

    倒是己君瀾的母親薑南霜爽快:“監武神君,君瀾實是頑劣,我等也是冇有辦法了纔將君瀾送到崑崙墟。”薑南霜看了看己君瀾咬了咬嘴唇,又接著說道:“君瀾交給神君,無論出任何事都是君瀾自己的造化。”

    薑南霜是己君瀾的母親,也是薑輕寒的姑母。己君瀾不僅是祝融氏的少主,還是已經定下的風陌邶的未婚妻。

    己君瀾冇有風陌邶的傲氣,也不像薑輕寒那般膽小,一雙眼睛看著小竹林滴溜溜地亂轉。小竹林後偶爾傳來兩聲野獸的吼叫,她臉上頓時毫不掩飾地露出興奮的神色。

    白珞冷冷看了性格迥異的三個人一眼:“你們三個進來吧。住的屋子自己砍竹子搭,要是手腳慢了今夜可就隻能宿在竹林裡了。”

    “你!”風陌邶從小錦衣玉食的,哪裡受過這種怠慢?

    白珞懶得理他,轉身往小竹林裡走了回去:“對了,我每日都會睡到巳時,你們彆來煩我。”

    風陌邶氣不打一處來,倒是己君瀾當先跟進了小竹林。己君瀾回頭看了風陌邶一眼:“你該不會是自己不會建屋子吧?”

    風陌邶怒瞪了己君瀾一眼,也跟著走了進去。

    就隻有薑輕寒不肯跟著進小竹林。薑輕寒的父親薑濂道怎麼勸,薑輕寒也不聽。倒是薑南霜潑辣,拎著薑輕寒的胳膊硬把他扔進了小竹林。

    薑輕寒嘴巴一撇就想哭,看著己君瀾與風陌邶正看著他,他又生生憋了回去,委委屈屈地跟著白珞進了崑崙墟。

    小竹林在崑崙墟的邊緣,哪怕有一點風吹草動,小竹林裡的竹葉就會響個不停。所以無論小竹林裡有人進來或者有凶獸跑出了崑崙墟,白珞都能聽見。

    白珞住的小竹林半點不像神祗,一座孤零零的小吊腳樓,吊腳樓二層放著一桌一椅一榻,就這樣簡單。

    吊腳樓的一層放著幾罈子酒。白珞拿出一罈子酒將蓋子拍開,伸手輕輕一拂,頓時一股強風將一根竹子壓下。白珞拎著酒罈子就躺在彎曲的竹子上自顧自地飲起酒來。

    己君瀾笑靨嫣嫣地看著白珞:“神君,你這招好看,可否教我?”

    白珞冷冷掃了己君瀾一眼。這丫頭模樣長得好看,模樣隨了她的母親。祝融氏普遍的生得蠻壯,闊口大臉。若是個男子還好,可若是女子生成那般模樣的確不怎麼好看。幸好己君瀾冇有隨了她的父親。

    白珞淡道:“你想學?”

    己君瀾一臉期盼地點了點頭。白珞垂下頭來掃了己君瀾一眼:“小丫頭你再不趕緊建房子,今晚你可隻能睡在竹林裡了。”

    己君瀾驕傲地看著白珞:“那我們打個賭好不好?”

    “打個賭?”白珞紺碧色的眼眸閃了閃,這麼多年要跟她打賭的己君瀾還是第一個。“你賭什麼?”

    己君瀾看了看日頭:“我若是在日落之前造好了自己的小屋,你是不是就可以教我這門武功?”

    “好。”白珞淡淡地算是應了。祝融氏鍛造天下神兵,修建一個小小的竹屋自然不在話下。不過日落之前時間卻是緊了些。

    己君瀾見白珞答應,轉身就往竹林裡走去。風陌邶站在一旁看著己君瀾與白珞說話,臉上分明是豔羨的神色,但卻不敢跟白珞講話。

    己君瀾看著風陌邶狡黠地說道:“我學的時候你可不準偷看!”

    風陌邶冷冷看著己君瀾,一言不發地走了。

    己君瀾看著風陌邶的臭臉頓時生起氣來:“薑輕寒,我們走,我幫你砍竹子。”

    白珞看著三個少年少女,品了一口酒。自己像他們這麼大的時候是什麼時候,是什麼樣子,自己竟然一點也不記得了。

    白珞躺在竹子上閉著雙眸,耳中卻聽著竹林裡的動靜。

    竹子極韌,看著纖細,實則難以砍下。若不是掌握了一定技巧,到天黑時砍下的竹子也隻夠做一個竹筏的,遑論搭一間屋子。

    竹林裡起初一片砍竹子的雜亂之聲。漸漸地那些聲音多了一種規律的聲響。白珞勾起嘴角輕輕一笑,這幫小孩也不像是初次見時那般愚笨。

    己君瀾不愧是祝融氏的女兒,很快便學會瞭如何快速又省力地將竹子砍下來。何況己君瀾與薑輕寒是兩人合作,很快就將兩人搭建小屋要用的竹子都砍夠了。

    反觀風陌邶那邊,知曉自己不得門道但又不肯向己君瀾請教,光憑一身蠻力砍著竹子,等到日頭快要西斜的時候也冇夠修建屋子的材料。

    己君瀾不僅很快掌握了砍竹子的訣竅,還在日落之前建好了小竹屋。與白珞的小竹屋一樣是個小吊腳樓,甚至比白珞的更精緻,窗戶還彆有用心的用較細的竹子做了蘭花的圖案。

    己君瀾嬌俏地跑到白珞身旁:“神君,你看我搭的好不好?”

    白珞讚道:“不錯。”

    “那你可要教我那門工夫,你是怎麼睡在那竹子上的?”

    “好,今日晚了,明日便教你。”

    “好!”己君瀾又美滋滋地去幫薑輕寒搭他的小竹屋去了。

    另一邊風陌邶砍來的竹子長短不一,眼見著日頭已經落了下去,他還是冇有搭好。

    己君瀾忍不住說道:“我來幫你吧。”

    風陌邶累得已是一身的汗,天蠶絲織的衣衫被汗水浸濕,還染上了汙泥。風陌邶賭氣似地說道:“不用!”

    己君瀾恨道:“誰還想求著幫你嗎?”

    白珞看著風陌邶的背影淡淡一笑:“今夜可有大雨。”

    風陌邶就像是冇聽見似的,又走進了小竹林裡。

    到得夜裡,風陌邶總算是搭了一間簡陋的小竹屋,不是己君瀾搭建的那種吊腳樓,隻是四根柱子,一個屋頂,周圍用稀疏的竹子圍住,算是能擋個風雨。

    可他低估了崑崙墟的風雨。

    崑崙墟一旦落雨就像天空中破了個洞,大雨如瀑布般傾盆而下,砸得小竹屋擂鼓似的響,那風聲像是猛獸穿過山間呼嘯而來,又像是崑崙墟的猛獸齊齊從崑崙墟中逃了出來。

    那雨砸得小竹屋響得煩人,那風也似要將小竹屋生吞活剝了一般。這種天氣白珞不喜呆在小竹屋裡,一個人從小竹屋躍了出去,站在竹林的竹尖上。任那風吹得竹子如何左搖右晃,她卻渾然不覺似地,穩穩站在竹葉之上。

    那三個初到崑崙墟的小孩哪見過這樣的風雨?無論是天池還是崑崙懸圃、五城十二樓或者炎火之山,若是遇到這樣的風雨,定會將薛惑請了去驅風散雨。

    但白珞覺得,這世界原本就該是這個樣子,有何必要費力去改變?

    三個小孩對世界的認知還隻是仙界的錦衣玉食,小仙的阿諛奉承。

    最慘的當屬風陌邶。他的屋子原本就搭得簡陋,現在被風一吹幾乎就要散了去。那屋頂看似還能擋擋雨,實則他捆綁竹竿的方式不對。雨水斷了線似地落在他的小屋裡。那四根撐著屋頂的竹子晃得幾欲要斷了去,顧得著這根就顧不得那根。

    風陌邶抬頭看著立於竹林之巔的白珞,心中半是佩服又半是不甘。

    己君瀾推開窗戶對風陌邶喊道:“風陌邶你先來我的屋子避一避吧!”

    風陌邶伸手穩住竹竿頭也不回地說道:“不用。”還是冷冷的樣子。己君瀾碰地一聲將自己的窗戶關上:“好像誰欠了你的!”

    白珞垂眸看了風陌邶一眼,這嬌生慣養的小孩氣性還不小。他生氣歸生氣,但卻從冇抱怨過一句。相比起來,薑輕寒好似纔是嬌生慣養的那一個。

    一夜風雨,直到快要天明時才停了。風陌邶掙紮一夜,渾身浸得濕透了,衣服上也沾滿了泥,鞋子裡也積了水,但好歹是把他那個破破破爛爛的小竹屋給保住了。

    風陌邶折騰一夜,雨一停便蜷在自己破敗不堪又積了水的小屋裡沉沉睡去。

    白珞走回自己的小吊腳樓,照常睡到巳時才起,起身時便聞到一股清香的白粥味。

    己君瀾已經在院裡為白珞盛好了白粥:“神君,白粥剛剛熬好。”

    白珞端起碗試了一試:“不錯,用了什麼?”

    “昨夜不是下了雨嗎?熬粥的水都是從竹葉上采的。”己君瀾一邊說著話,一邊往風陌邶那處看了看。

    白珞淡道:“你不叫他?”

    己君瀾臉色一紅:“誰要叫他。”

    正巧這時風陌邶醒了過來。他醒來時頓時一愣。己君瀾的披風正蓋在自己身上,搭在自己臟兮兮的衣服之上。

    薑輕寒趕緊從廚房舀了一碗白粥來:“風陌邶來喝點粥吧。”

    風陌邶頗有些不耐煩地說道:“不用。”說罷,他一把掀開己君瀾的披風,走出自己的小屋,又往小竹林裡走去。

    薑輕寒呆呆看著風陌邶:“這是己君瀾熬了一上午的呢。”

    風陌邶頓了頓,但還是頭也不回地走進了竹林。

    己君瀾從薑輕寒手裡端過碗,將粥倒回鍋裡,氣道:“誰要給他吃!”

    白珞喝著暖暖的白粥,聽著竹林裡又傳出了砍竹子的聲音,嘴角輕輕挑起一個笑來。

    小孩子果然很煩。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