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朱雀翎羽 · “搖光星君入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朱雀翎羽 · “搖光星君入殮”字體大小: A+
     

    見白珞站在搖光星君的麵前看著自己掌心的血發愣。宗燁也不敢上前去打擾。眾人隻能站在白珞身後靜靜地等她。

    白珞掌心緊握,搖光星君在她掌心畫的兩劃,她心中隱隱有了猜測。隻是若此事是真的,那麼的確太過令人驚駭,也難怪搖光星君輕易不敢說出口。

    伏羲風氏,如今的崑崙之主。雖然崑崙名義上由伏羲、神農、祝融三大世家治理。但神農居崑崙懸圃一心當個藥農,祝融氏更是除了己君瀾都是四肢發達天天隻知鍛造神武的一群莽漢。崑崙實際上一直是由伏羲氏治理的。崑崙仙居主城,五城十二樓也全都是伏羲氏的勢力。

    白珞五指陷入掌心緊握成拳,如果取走搖光星君靈珠的就是風陌邶,那麼難道也是風陌邶取走了自己的靈珠?

    妘彤的火靈珠又是被巫月姬取走的。

    巫月姬、魔界、風陌邶,他們三者之間究竟有何聯絡?

    昨夜正是滿月之夜,但蒼梧並冇有像在幻境中看到的那樣空中月前出現血瞳,神荼更冇有出現。

    所以滿月之夜也許隻是魔界結界打開的條件之一。比起魔界破損的結界,星君祠裡丟失的星盤更是緊急。白珞也不可能等到下一個滿月之夜。

    白珞問北陰酆都大帝道:“你當年出結界的時候可記得些什麼?”

    北陰酆都大帝無奈地搖搖頭:“隻知是在一片山裡,可惜我是個瞎子能知道的不多。何況我是逃出來的,為了躲避神荼在中原四處隱藏,甚至躲進陵光神君的結界之內,哪裡還能記得這許多。但我知道我出結界時候並不是這座山,味道與聲音都不一樣。”

    如此魔界結界的線索便這樣斷了,須得等到下一個滿月之夜才能探個究竟。在此之前找到星盤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星盤被問筠的祖母帶走,也不知當去哪裡尋找。

    白珞問道:“問筠,你可知道你祖母的下落?”

    問筠苦笑道:“祖母逃出村子的那一夜被我爺爺追殺,如何又肯再回來?”

    “那你祖母可有留下任何能夠找到她的東西?”

    問筠搖搖頭:“我祖母未曾留下任何東西,隻是後來聽人說我祖母在跑出村寨的時候,左耳被追去的人削去了一半。”問筠苦笑道:“我母親冇能繼承魔族血脈,爺爺就想用我祖母獻祭,我祖母逃了之後聽人說他找了我祖母好多年。直到後來我出生了之後,他又擔心我的祖母會回村寨來找他算賬。可我祖母哪裡還會想見他?”

    “你爺爺可有留下你祖母的任何東西?”

    問筠忽然想起一事:“我爺爺為了讓村寨的人幫著一起找祖母,曾經畫過一副祖母的畫像。”

    問筠回到小吊腳樓裡,從家裡找出一副畫像來。白珞看見畫像,心裡頓時咯噔一跳,畫像上的女子好生麵熟!那女子巧笑嫣然,一雙丹鳳眼斜斜上挑,看上去十分潑辣。那模樣竟與吳三娘有七八分相似!

    隻是畫像上的女子左耳少了一半,但吳三孃的五官卻是完好的。

    一旁薛惑也認出了畫中人,驚愕地看著白珞:“難道真是吳三娘?”

    白珞皺眉道:“恐怕得再去玉湖宮走一趟了。但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要做。”白珞看向葉冥:“葉光紀你可先回崑崙一趟,告訴崑崙陵光神君仙逝,已葬入東海。”

    葉冥看著白珞有些不解。白珞被剖去了金靈珠,妘彤的火靈珠也被巫月姬拿了去。在通天塔看到大量的誅仙草時,他們就已經懷疑這件事情與崑崙有關。無論幕後之人是誰有什麼目的,難道不是隱藏自己的行蹤更好呢。

    白珞見葉冥遲疑,對葉冥說道:“崑崙知曉妘煙離的死訊,自然會來人弔唁。人多眼雜,隻怕幕後之人想做任何事情也不方便施展。”

    既然敵人在暗,我在明。那就把敵人叫出來麵對麵站著就好。

    葉冥輕輕一笑,上萬年的殺伐征戰養了白珞這樣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即便隻剩下三層靈力了,他也在白珞臉上看不見一個“怕”字。

    葉冥道:“那我回崑崙通報之後便與你彙合,尋找星盤之事你要萬分小心。”

    白珞點點頭,算是應了。雖然有了問筠祖母的畫像,但總不能就直接這麼找上去。此事還得從長計議。

    “搖光星君呢?也葬去東海之濱嗎?”

    “他說想要葬在蒼梧。”

    白珞抬頭看了看被燒得一片焦黑的星君祠,半闕殘垣哪裡還有當年的模樣?搖光星君即便知道自己被綁在自己的神像上,被瑤埠村的人封在石像中幾十年,但他還是仍舊固執地要在這裡,守著這片土地。

    “就將他葬在星君祠裡吧。”

    薛惑傷感地看著搖光星君:“我為他做一副棺木吧。”

    與天地共生的神原本在天元之後就剩下了他們十一人。如今妘彤葬在東海,搖光星君也仙逝,熟悉地人在一個一個消失。也不知道他們剩下的人會如何。

    薛惑手掌聚起青色的木靈流,在空中一抬。霎時間,原本被燒焦的山坡和山坡上焦黑的擎天樹就像在一瞬間活了過來一樣。

    樹枝顫動,枝頭生出嫩芽,隨後整座山震動起來。眾人所站的山洞頂上細碎的石頭簌簌落下。“轟隆”數聲山石碎裂的響聲,樹根穿透洞頂,粗壯的老樹根鬚在洞中盤根錯節地糾纏在一起。

    搖光星君被樹根輕輕托起,幾十根老樹根頓時結成了一品棺木將搖光星君包裹住。當最後一根樹根覆上來之後,那星君祠中央就隻剩下了一尊巨大的棺木。

    白珞看著搖光星君的棺槨,伸出手輕輕一拂,從星君祠外摘來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放在搖光星君的棺槨之上。

    白珞淡道:“走吧。”說罷一股風起,將眾人帶出星君祠。

    謝謹言禦劍帶著問筠也從星君祠飛了出去。他們身下是瑤埠村。原本熱鬨的瑤埠村裡剩下了當年入魔的所有人。北陰酆都大帝散去了他們的三魂。與魔界為奴的人,三魂就算儘散,也仍有一縷命魂在。

    所謂永世便是如此,**不腐,命魂仍在,但天魂地魂散去,他們就隻能是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一具軀殼。偏偏這留下的命魂還有意識。雖然他們口不能言,手腳不能動彈,但對於外界的所有感知都還在,就隻能這樣陷入永生永世的痛苦之中。

    白珞回過頭,看了看那隱在山間的星君祠。搖光星君不曾提到要害過他的人償命。白珞卻不是這樣的性子。

    她不問疑罪之人,但卻不會放過一個有罪之人。

    既然這些人已經入了魔,償命是不可能了。那便給搖光星君陪葬去吧!

    白珞掌心金光一閃,她高高躍起,虎魄淩空飛出。頓時那星君祠所在的山頭山頂上一道裂縫自山尖撕裂開來。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星君祠所在的山脈整座山塌了下來,將星君祠與瑤埠村整個掩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