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朱雀翎羽 · “半個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朱雀翎羽 · “半個字”字體大小: A+
     

    搖光星君從星君祠走了下去。茂密的擎天大樹中掩蓋著星君祠。

    五千年前,自天元之戰之後,他們七星君便離開了崑崙。他們七星君雖然能隱藏自己身上的靈力扮做普通人,但聖物法器卻不能。於是他們分散各地,藏匿自己的聖物。

    搖光星君第一次來到蒼梧之後,就一眼看中了這個地方。南蠻之地,不似中原繁華。那時南蠻九郡幾乎冇有人,都是鬱鬱蔥蔥的山林。

    五千年前,瑤埠村裡生活的人與中原冇有什麼往來,以漁獵為生,民風淳樸。那是的瑤埠村人雖會漁獵,但因不懂天時,時常有人在漁獵時喪命,有的被野獸追捕,逃入茂密的山林之中便找不到回村的路,被活活困死在山林之中。

    搖光星君走到蒼梧時就留了下來,教他們看星象,以星象為指引找到回家的路。教會他們看**,西江快要漲水之時回到岸上。

    搖光星君將星盤留在這片密林之中,除了藏匿之外也希望蒼梧人永遠都能知曉回家的路。

    自此,搖光星君雲遊四方,看天地日月變換,看中原朝代更替。最初每隔三十年他就會回瑤埠村一次。

    漸漸的,蒼梧人用搖光星君交給他們的星象指路從蒼梧走了出去。蒼梧人會辨**,也懂得瞭如何行船,漸漸的,他們不再僅僅在西江行舟。他們溯流而上,從離水到湘水,過洞庭,進中原。

    與中原通商蒼梧也漸漸富裕起來。南蠻九郡終於不僅僅是一些住在山間棚屋裡的村民。他們修吊腳樓,修院子,甚至造船出海。

    漸漸的,搖光星君就來的少了,又時候一百年來一次,有時候兩百年纔會回來一次。

    他以為人心是不會變的。

    但是他錯了。

    他走到瑤埠村中,隻見村寨裡的所有人都入了魔。他曾經也許永遠不會想到這樣一個淳樸的村落也會有入魔的一日。

    而救了自己的恰恰是個魔族的後代。

    村落之中,村長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為自己帶來了災難,還在為自己獲得了長生不老之力而歡喜。

    搖光星君活了上萬年最是知道長生不老的滋味,世人想求的,在他眼裡卻之是一條看不到儘頭的路而已。

    哦,不對,他已經走到儘頭了。他自嘲地笑了笑。

    祭壇已被燒燬,問筠躺在吊腳小樓裡,一雙天真無知的眼睛看著搖光星君。她的母親已死,搖光星君很難想象她是怎樣在這樣的世界裡長大的。但萬幸的是,他知道這個小小的嬰孩已經長大成人了。

    小問筠一看到搖光星君,兩隻小手一揮就哭了出來。

    搖光星君在吊腳樓的床邊坐下,從床上抱起小問筠。屋外的人都在狂歡,冇有人會留意到屋子裡的兩人。

    搖光星君歎道:“隻可惜這隻是在幻境裡,我就算把你帶走也去不了哪。”

    小問筠在搖光星君懷裡哭得傷心。搖光星君輕輕哄道:“你是餓了吧?”

    搖光星君搖搖頭,此時更是覺得自己冇用了,連個嬰孩餓了也隻能手足無措。搖光星君想到曾經見過有的人家拾到被人遺棄的小孩是用米湯餵養的。搖光星君把小問筠放在床上:“你等等,我去廚房看看有冇有米湯。”

    說著搖光星君走下吊腳樓。廚房在小院的角落裡,炤台上還有一些涼了的米湯。

    搖光星君從附近找來一些柴火來,放在炤台下熱米湯。他太笨,生火的時候,煙塵便惹得他沾了一臉灰。

    忙活了小半個時辰搖光星君總算熱好了一碗米湯。米湯熱好了,小小的廚房棚子裡也積滿了濃煙,熏得人睜不開眼睛。

    搖光星君伸手揮了揮,將眼前濃濃的煙霧驅散。

    那濃煙才淡了那麼一些,便見濃煙之外多了一個人。

    一箇中年算命先生站在濃煙之外。

    搖光星君心中“咯噔”一跳,村長曾說誅仙草便是從一個算命先生手裡拿的!

    濃煙之中,中年算命先生拋了拋自己手裡的銅錢:“搖光,多年未見啊。”

    那中年算命先生改了容貌,但在此時卻冇有改變自己的聲音,低沉的聲音帶著些傲慢。

    搖光星君心中一驚:“是你!”搖光星君往院外忘了一眼。隻可惜他讓白珞他們在星君祠外等待。這會兒天邊已經泛起魚肚白,白珞他們應該已經在星君祠外了。

    搖光星君看著中年算命先生後退了一步:“你怎麼在這裡?”

    隻要能拖夠時間,等到天亮白珞發現不對勁,就會找過來。

    誰知這點小心思一點也冇逃過中年算命先生的眼睛,他露出一個譏諷地笑來:“搖光,你還想等著監武神君來救?她自己也不過隻剩下三成靈力,你確定就算她來了能救你?你以為她隻有三成靈力還能贏得過我?”

    搖光星君端著米湯的手顫抖著。不用真讓白珞與他動手!隻需要讓白珞知道這個人是誰,他就可以立即解開幻境讓白珞他們出去!

    但是太遠了,星君祠在半山上,白珞根本不知道村寨裡的動靜!

    吊腳樓裡問筠一聲一聲地哭得聲嘶力竭。搖光星君垂目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米湯說道:“無論你想做什麼,至少等我餵了那個可憐的孩子再說吧。”

    中年算命先生笑道:“搖光,你未免太過愚笨。你以為我是神農老兒那般好糊弄的?!”

    搖光星君身體一晃就朝門外跑去,中年算命先生手裡的數枚銅錢脫手而出。

    “釘釘”兩聲,搖光星君的手腕腳踝被銅錢洞穿。他腿腳一軟就摔在地上。

    搖光星君下意識要呼喊出聲,驀地脖子一涼,中年算命先生已經割破了搖光星君的喉管。話音絕望地卡在搖光星君的嗓子裡。

    中年算命先生驀地蹲了下來一隻手捂住搖光星君噴湧著鮮血的脖頸,另一隻拿起匕首朝搖光星君的心口位置紮了下去。

    他的匕首在搖光星君一轉,心口立時多了一道可怖的疤痕。

    搖光星君看著中年算命先生,心口的劇痛讓他逐漸清醒,無論如何也要讓白珞看到這個人!

    搖光星君瞪著眼前的人用儘全身力氣,從地上拿起一塊有著鋒利邊緣的石頭來。

    中年算命先生用餘光瞥見那塊石頭,心中隻是好笑,搖光星君竟然覺得憑這麼一塊石頭能砸到自己?是搖光星君太傻還是自己在他眼裡那麼冇用?

    中年算命先生壓根就冇想躲避,手裡仍然握著匕首,紮在搖光星君心口。

    這些與天地共生的神就是麻煩!靈珠早就與心臟長在了一起。偏偏要取出靈珠還必須活著剖出來!

    搖光星君手臂用力一揮,中年算命先生微微側了側身躲過,看著搖光星君的眼神裡滿是譏諷。比起四方神,七星君更加冇用!

    可下一刻中年算命先生卻頓了頓的。因為搖光星君的石塊並冇有落在自己身上,而是落在了他自己的手臂上。

    那一下又重又狠,一下子就將他自己的手臂砸得血肉模糊。甚至因為砸的時候太用力,紮在胸口的匕首在胸膛留下一條巨大的傷口幾乎開膛破肚。

    在將死之時,人的感覺比平時更加敏感。搖光星君能分明感覺到插在心口的匕首有鋼鐵特有的冰冷,同時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左臂多了一樣什麼東西。

    朱雀翎羽!

    白珞曾說過她是用朱雀翎羽聚的自己的魂魄。等不及白珞來取出朱雀翎羽,隻能自己用最原始的方法來破壞!

    就在中年算命先生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搖光星君舉起石頭又一下砸了下來。中年算命先生疑惑地看著搖光星君的手臂泛起了紅光。

    頓時大地震動了起來,空中雲層翻湧變了顏色。那小吊腳樓裡嬰孩的哭聲戛然而止。搖光星君身下,無數的碎石泥土向空中飛去。

    天地就像要即將倒懸一樣,吊腳樓也在風中慢慢變為殘影。

    不僅是天與地,村寨與山脈!就連搖光星君與中年算命先生身側也漸漸飛揚起碎石,似風化的神像。

    中年算命先生看著搖光星君手上的紅光終於反應了過來。

    “朱雀翎羽?幻境!”

    中年算命先生收回匕首,發了狠似地一腳踹向搖光星君:“好你個搖光,死了也不放過我!”

    就在中年算命先生站起的一瞬間,空中狂風大作,金色的虎魄似穿越時空而來,直直劈向中年算命先生麵門。

    中年算命先生心中一驚。雖然白珞隻有三成靈力,但此時自己若是出手的話必然暴露自己的身份。

    無奈他隻能側身躲過。

    空中一陣龍吟傳來。中年算命先生更是心驚。如今薛惑、葉冥、白珞都在,他們聯手隻怕自己無法抵擋。

    中年算命先生急急後退,瞥見搖光星君倚在廚房的炤台之上,周圍都是逐漸風化的木屑石塊,他的手臂上用鮮血寫了一個“風”字。

    反正這是幻境裡自己也死不了!但若這個字被白珞看到,那後果纔不堪設想!他顧不得身後白珞瞬息而至虎魄。猛撲向搖光星君的手臂。“噗嗤”一聲,虎魄頓時洞穿了他的後背,自胸口穿過。

    白珞厲聲道:“我要看看你是誰!”

    白珞手臂一振,虎魄頓時收了回來將那人捲到了自己麵前。

    白珞與中年算命先生四目相對,隻覺得這人的眼睛好生眼熟!但他易了容,看不出原貌。

    白珞伸出手想要揭下那中年算命先生的麵具,可還未觸碰到中年算命先生的臉頰。隻見那中年算命先生陰冷一笑,忽然厲聲喊道:“碎鬼!”

    這一招是白珞慣用的一招!

    白珞麵色一變。隻見那中年算命先生並非對他人使出這一招,竟是對著自己!

    白珞眼前金光一閃,中年算命先生被巨力撕得粉碎!白珞離得太近,感覺虎魄似被捲進旋渦之中。自己也跟著被帶了進去。

    白珞暗叫不好,之間一道暗紅色的煞氣閃過。宗燁從空中一躍而下,一手劈向那中年算命先生的幻影切斷他與白珞之間的聯絡,一手攬過白珞的纖腰將白珞抱進懷裡。

    空中薛惑的龍尾一掃而過,將白珞與宗燁二人都拉了回來。

    那中年算命先生把自己碎了個徹底,幻境也在逐漸崩塌。白珞撲向搖光星君,他一隻微微動了一下,將朱雀翎羽塞到白珞的手中。

    搖光星君微微張了張口,但被割破的嗓子讓他一個聲音也發不出來。他徒勞的動了動自己已經血肉模糊的左臂。

    白珞看向搖光星君的左臂,他的手上隻有一個“蟲”字。

    “什麼意思?害你的人是誰?”白珞急切地問道。

    那人分明是崑崙神族,且會用“碎鬼”,靈力強大不亞於他們。這樣的人除了四方神在崑崙隻有幾個。可任何一個人都這個“蟲”字沾不上邊。

    搖光星君痛苦地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背。見到手背上那一個“蟲”字驀地睜大了眼睛。

    搖光星君緊緊抓住白珞的手,用儘最後一絲力氣在白珞手上寫字,但不過寫了兩劃幻境就已經到了極限。

    搖光星君一點一點的化作幻影,白珞徒勞地伸出手去,卻如同想攏住空中的沙一樣。所有的一切都從指縫中流走。

    “搖光!”白珞大喊。但身邊的一切還是在慢慢地化去,並未有一瞬停留。

    幻境淡去,隻剩下一地焦木。

    在白珞麵前是破敗的星君祠,倒在神像已被剖去靈珠的搖光星君。白珞手上仍然沾著搖光星君的鮮血。

    那半個未寫完的字落在白珞掌心。

    “碎鬼”是白珞在崑崙墟閒著無聊時自創的招式。崑崙墟凶獸多,精怪也多,為了不讓精怪凶獸跑去崑崙其他地方作怪,白珞總是要一個一個逮。白珞嫌麻煩,便修煉出了“碎鬼”一招。

    這一招式太過淩厲,如若用不好很容易傷了自己。所以白珞不輕易教他人這門功法。就連陸玉寶也不曾教過。

    想要習這門功法,自己也必須有著強大的靈力。

    在崑崙數千年,這門功法白珞隻教給過三個人。伏羲少主風陌邶、祝融少主己君瀾、神農少主薑輕寒。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