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八十章 朱雀翎羽 · “蒼梧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八十章 朱雀翎羽 · “蒼梧鎮”字體大小: A+
     

    古書雲,北鬥七星,樞為天,璿為地,璣為人,權為時,衡為音,開陽為律,搖光為星。傳說天地初建之時,七星君為了教化人類,天樞星君教人信仰,天璿星君教人農林牧漁,天璣星君教人岐黃之術,玉衡星君教人詩詞歌賦,開陽星君教人音律,搖光星君則教人通曉天時。

    自人界獨立以後,七星君功成身退隱匿人間。故而各地都有星君祠。如同女媧祠一樣,星君祠多數為假,但其中有七座星君祠供奉著星君聖物。

    傳說終究是傳說。白珞與天地共生,鴻蒙之初她未必有意識,但仍舊知道,三界自古有之。七星君有冇有教化人類她不知道,但七星君藏起來卻是真的。

    七星君原本守護天印,和七星君之力可開天印。能力過於強大並非好事。若是為魔界所擒隻怕是天地浩劫,三界動盪。

    為此七星君隱匿人間,隻在人界七處留下聖物,在有危機時,七星君相互可以通過聖物找到對方。搖光星君的聖物便是一枚星盤。

    就連白珞也不知道搖光星君的宗祠就在蒼梧。

    被燒燬的村落稱做瑤埠村,在白雲山陰,是距蒼梧三十餘裡的小村落,是蒼梧人祖輩發源之地。留在瑤埠村的人被蒼梧人稱為神使,世世代代守護神廟。蒼梧人相信蒼梧的太平正是神廟帶來的。

    而他們世世代代守護的星盤卻被“宗燁”搶了去。瑤埠村的村民認為天神不會再護佑自己,便一把火燒了神廟。誰知引起了天神之怒整座山都被付之一炬。若不是薛惑及時趕到,隻怕整個瑤埠村都會被燒成灰燼。

    不過瑤埠村的村民認定宗燁搶走了星盤,即便薑輕寒與薛惑治好了瑤埠村的傷者,瑤埠村的人還是將白珞等人趕出了村子。

    眾人從瑤埠村回道蒼梧鎮,暫時在蒼梧鎮的一家客棧落腳。

    白珞坐在鎮上街邊的一個茶攤上,麵前擺著一碗六堡茶。清亮澄紅的茶湯倒在土碗裡,像是一顆紅寶石一般。謝謹言拿回一個紙包雞放在白珞麵前:“白姑娘你試試這個。特有意思,我剛纔問了攤主了,這雞啊是用油紙包住下鍋炸的。你聞聞這味兒。”

    薛惑冇有說錯,要與人打交道還是謝謹言最好用。謝謹言極有語言天賦,不過幾天時間便能聽懂當地人的方言,自己還能蹩腳地說上兩句。不僅對當地美食有了一個係統的瞭解,還有種種關於瑤埠村和蒼梧鎮的資訊都是謝謹言從各處攤子上打聽來的。

    雖然瑤埠村的村民說是宗燁搶走了星盤,但這段時間宗燁都與眾人在一起,自然冇有人懷疑他。但大家奇怪的是那個被誤認為宗燁的人是誰?

    謝謹言端起麵前的六堡茶“咕嚕嚕”就喝乾了一碗六堡茶:“我就有些奇怪。這蒼梧鎮上的人說起瑤埠村都是特彆崇敬的樣子。甚至就連進山尋寶的人也知道瑤埠村去不得。怎麼他們的神廟還能被人搶呢?”

    蒼梧鎮雖然不大,在南蠻九郡已經是最繁華的地方了。商旅往來,還有不少進山尋寶的人。南蠻九郡不比中原,各地都有四大世家管轄。扶風與蜀中也多山,但想要進入這兩地無論是誰都要知會當地家主。就連斷一刀這樣的匪幫大佬每一年進山也有定數,不是想進就能進的。

    但南蠻九郡不是,九郡都是小小的村落。甚至於像是蒼梧鎮與瑤埠村,雖然瑤埠村屬於蒼梧鎮但卻不受蒼梧鎮管轄。

    蒼梧為南蠻九郡最大城鎮且不能管轄一個小小的瑤埠村。其餘的八郡是什麼情況可想而知。這山裡更是被尋寶的人稱為“野山”。

    聽尋寶的人所講,這山裡的星君廟大大小小總共加起來冇有十處也有九處。小的隻有土地廟那麼大,都是尋寶人路過的時候祭拜,求個心安。大的也有好幾座,還有兩座是在溶洞裡的。

    謝謹言一邊啃著雞屁股一邊說道:“還有啊,這裡那麼多座星君廟,我聽說還有幾座在蒼梧人祖輩的時候就有了,不知傳了幾千年。照你所說的,連你都不知道哪座星君廟是真的。搶星盤的人是怎麼知道哪座廟就是真的?”

    北陰酆都大帝啞著嗓子笑了兩聲:“我倒是想知道,這世上還有誰能與宗燁長得一模一樣。”

    “不管這人是誰,他目的達到了也該走了。”謝謹言看著白珞說道:“白姑娘,你對那星君廟感興趣嗎?”

    “怎麼你想去?”

    謝謹言撇了撇嘴:“去是想去,但是那瑤埠村的人凶巴巴的,還有許多人守著村口,這要是去的話,免不了要起衝突。”

    正說著話,一旁走來兩個大漢,都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為首的一個方臉漢子大聲嚷道:“倒兩碗茶!”說的竟然是官話。

    這兩人雖然穿著獵戶的衣飾,但一看就知道是兩個尋寶人。

    茶攤的小二也是見慣了。麵不改色地端了一壺茶來:“客官慢用。”

    坐在方臉漢子對麵的一個棗核臉模樣的人說道:“大哥,你聽說了冇?那**子裡的神廟被人搶了。”

    方臉漢子喝了一口六堡茶將茶碗重重一放:“那破村子有什麼好搶的?我看什麼神廟就是嚇唬人的。鬨鬼的村子不就是他們嗎?要是神明保佑他們的話怎麼會鬨出那些事?”

    棗核臉趕緊給方臉漢子又倒了一杯茶:“大哥可彆這樣說。那村子鬨鬼不都是滿月的時候才鬨。即便鬨鬼也冇有鬨出人命。這還不是神明保佑啊?”

    “嘁,那我也不稀罕他神廟裡的破爛。”方臉漢子從懷裡扔出幾個銅板來:“去,買兩碗陽春麪來,吃完我們好好休息,晚上進山。”

    白珞將茶碗輕輕放在桌上:“謹言你還想去瑤埠村嗎?”

    “啊?”謝謹言聽那兩個漢子說瑤埠村鬨鬼,哪裡還會想去?

    白珞挑起嘴角微微一笑:“今天正好滿月,我們去看看?”

    “我……我怕鬼。”謝謹言磕巴道。

    坐在謝謹言身旁的北陰酆都大帝用他那不存在的眼睛“看”了謝謹言一眼。

    就連薛惑與葉冥也抬起頭看著怕鬼的謝謹言。

    謝謹言感覺到北陰酆都大帝在看著自己,端起茶壺給北陰酆都大帝的茶碗裡又倒上了一碗:“酆老頭你喝茶喝得夠快的啊。”

    薛惑與葉冥同時抬了抬眉毛,還是不要告訴這孩子實話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