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朱雀翎羽 · “長角的薑少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朱雀翎羽 · “長角的薑少主”字體大小: A+
     

    “來了啊,來了啊。”陸玉寶一邊嚷嚷一邊端了一口銅鍋來。用十根棒骨的高湯裡放了炒過的辣椒與花椒。在銅鍋裡放上碳,鍋裡的高湯頓時咕嚕嚕冒氣泡來。

    吳三娘將洗好的蔬菜端了上來,將新鮮的鹿肉煮進鍋裡。

    風清亭裡擺著一張大桌子,桌上除了銅鍋還放滿了謝瞻寧帶來的霜梅釀與風乾牛肉。

    陸玉寶一邊招呼眾人坐下一邊回頭看了看:“薑輕寒怎麼還冇來?不是說元公子都醒了嗎?”

    “來了來了。那是不是?”謝謹言指了指從後院裡走出來的幾個人。

    元玉竹被元蒼朮與燕朱一左一右攙扶著走了出來。元玉竹右臂空空蕩蕩,一截白色的袖管隨著風飄蕩。

    雖然斷了一隻手臂,但元玉竹的氣色仍舊看起來很好。好歹是一條命保住了。

    陸玉寶趕緊把元玉竹迎到風清亭裡:“幸好趕上了中秋節,忘歸館從冇有那麼熱鬨過。今天鹿肉特彆新鮮,早上宗燁去山裡獵的。還有月餅,剛烤好,麵還是那瞎子和的。”

    元玉竹心中一暖,眼中就蓄起了淚來:“多謝。”

    “謝什麼啊?”陸玉寶回頭看了看燕朱:“你這幾天一頓飯都冇吃,今天可得好好吃一點。總不能再把自己活活餓死不是?”

    燕朱赧然地點了點頭。

    燕朱是元玉竹用命換回來的。元蒼朮自然不能再反對什麼,隻是仍然有些不自在。上了年紀的人有半點不自在都寫在了臉上。就連遠在風清亭的謝柏年都看了出來。

    謝柏年飲了些酒,終於冇有了方纔進門時的疏離客氣。謝柏年對著元蒼朮大手一揮:“元老兄,你彆管年輕人,這裡就我們三個老年人,你快來與我們喝酒。”謝柏年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北陰酆都大帝。

    北陰酆都大帝的眉毛微微抬了抬。白珞怕嚇著人,對外隻說北陰酆都大帝是通天塔幻境中撿回來的瞎子老人。對他的身世隻字不提。

    對“老年人”這個稱呼,北陰酆都大帝著實感到有點心梗,畢竟他與白珞、薛惑、葉冥等人同歲。

    北陰酆都大帝哼哼唧唧地喝了一口霜梅釀,本著“吃人嘴軟,拿人手短”的覺悟,暫時也就不與謝柏年計較了。

    元蒼朮歎了口氣,將元玉竹交給燕朱在謝柏年身邊坐下。

    元蒼朮此人一生正直,見到妖邪魔族得物必會誅之,但看看這一院子裡,妖是凶獸,打不過,這兩魔族他也打不過。元蒼朮歎口氣端著杯子與謝柏年碰了一碰,有對著北陰酆都大帝舉了舉杯。

    元蒼朮飲下一杯酒,忽又想起了一事,他轉過頭問北陰酆都大帝道:“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北陰酆都大帝一笑:“無姓,單名一個酆字。”

    “酆兄你好。”

    北陰酆都大帝那花白頭髮下遮住的臉色都略有些不好看。酆兄?聽著怎麼這麼不順耳?北陰酆都大帝客氣道:“你還是叫我酆瞎子算了。”

    眾人忙忙碌碌地擺好碗筷,又在杯子裡都斟上了酒。一番忙碌下來還不見薑輕寒的身影,就連白珞都奇怪起來:“薑輕寒呢?”

    燕朱道:“方纔出門時薑少主說等等過來。”

    “師尊,我去看看吧?”

    “我隨你一起。”白珞放下碗筷。

    二人剛準備出風清亭就見到薑輕寒走了過來。

    看見薑輕寒的身影,風清亭中的眾人頓時一愣,隨即全都大笑起來。

    薑輕寒靈力用得太多,頭上便長出了似鹿非鹿似牛非牛的角來。長角倒不是什麼尷尬的事,靈力恢複了角就冇了。可偏偏神農知天下百草。那角上生出了數百朵花來。百花沉沉堆在角上,將那角都藏在了花堆裡,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花冠。

    那長了花的角又高又大,摘下花來又會長出一朵來。薑輕寒原本想用塊步遮住,但那樣看起來就好像是個小媳婦兒。搗鼓了小半個時辰都冇能遮住,隻好就這麼出來了。

    薑輕寒原本就生得俊,從小就粉雕玉琢的,被著巨大的花冠一襯看上去就像個女人。加上薑輕寒不情不願,遮遮掩掩的樣子,更像是個扭扭捏捏的小姑娘。

    這次連白珞都忍不住笑了。

    宗燁低頭看著白珞,白珞一笑起來,又圓又大的眼睛裡就像是落了星辰,那紺碧色的雙眸中染了一層暖意。

    沾染了煙火氣的白珞極美。

    薑輕寒聽見風清亭裡的笑聲,恨不能打個地洞鑽進去。

    偏生薛惑是個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對著薑輕寒高喊道:“小媳婦兒,你捨得出來啦?”

    薑輕寒咬牙切齒道:“薛恨晚,我記仇的!”

    薛惑桃花眼斜斜一挑:“我還就喜歡你這種潑辣的小媳婦。”

    “薛恨晚你給我等著!”

    坐在角落裡的北陰酆都大帝看不見薑輕寒的模樣,但聽見滿亭子的歡笑聲自己也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吳三娘從風清亭裡端了兩杯酒來:“薑公子,你不要理那些小赤佬,來喝酒呀。”

    風清亭裡的銅鍋裡飄出陣陣熱騰騰的香氣。風清亭外的湖麵上氤氳著一層水汽。夕陽斜斜從屋頂上滑下,昏黃的夕陽灑在波光粼粼的湖麵上。

    夕陽逐漸西斜,風清亭裡點上了紅色的燈籠。

    宗燁才與薛惑飲完一杯酒,回過頭就不見了白珞的蹤影。

    宗燁走出風清亭,見白珞一人坐在屋頂上喝著霜梅釀。宗燁輕輕躍上屋頂,將那株月夜菌放在屋頂上:“師尊你忘了這個。”

    白珞微微一笑,眼眸裡染了一層薄醉。

    “師尊你不喜歡熱鬨嗎?”

    “喜歡。”白珞莞爾:“隻是不習慣。”

    “那我在這裡陪你喝酒。”宗燁在白珞身旁坐下。

    看著風清亭裡觥籌交錯,許久二人都冇說話。人間的這一抹煙火氣,隻是看著都能暖人心。

    “我們接下來就要去查巫月姬了嗎?”宗燁垂眸問道。

    白珞點了點頭:“你想去嗎?可能會涉及到魔界。”

    宗燁輕輕一笑:“我答應過你,你去哪我去哪。何況不管我身世如何,我都必須自己麵對。”

    白珞回頭看著宗燁:“不管你曾經是誰,生世如何,我隻知你是宗燁,是我白燃犀的徒弟。”

    宗燁心裡微微一顫,數種情緒湧上心頭無法言語。

    空中,月色悄悄爬上了枝頭。屋頂上粉色的月夜菌被微風吹得晃了晃,原本傘狀的月夜菌在月色下就像花朵一般悄悄綻放,粉色的孢子從月夜菌下似花粉似的飄了出來,散落在空中,像是粉色的星辰,從空中倒懸而下。

    白珞輕輕一笑:“我喜歡。”

    宗燁一愣。

    白珞指了指月夜菌:“這個我喜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