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朱雀翎羽 · “中秋家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朱雀翎羽 · “中秋家宴”字體大小: A+
     

    這日,中秋。

    “白燃犀,看我獵道什麼了!”薛惑一邊邁進忘歸館一邊說道。

    白珞在風清亭中抬頭望了過去,見薛惑一襲粉色紗衣拂過忘歸館的清漆木門。手裡拎的獵物一如他自己那般張揚——一隻五顏六色的錦雞。

    薛惑身後,宗燁也緊跟著走了進來,手裡拎著一隻鹿,眼眸中含著一絲笑意的。雖然宗燁不像薛惑那般張揚,但也免不了有些少年心性,得勝歸來自然開心。

    北陰酆都大帝站在白珞身後,用鼻子嗅了嗅:“獵道鹿了?”

    “眼睛瞎了鼻子還挺靈。”

    “鹿血最鮮。”北陰酆都大帝砸吧了一下嘴:“你真的覺得這小子與神荼冇有關係?”

    白珞遠遠看著宗燁,問北陰酆都大帝道:“你知道我數萬年來如何掌管殺伐嗎?”

    北陰酆都大帝微微側過頭“看著”白珞。

    白珞淡道:“我從來隻殺有罪之人,不問疑罪之人。”

    北陰酆都大帝一哂:“那是因為你是神,淩駕於眾生之上。”

    “酆瞎子!”陸玉寶跑進了風清亭,一襲金色的衣衫上沾滿了麪粉:“你會和麪嗎?”

    “什麼?”北陰酆都大帝有些愕然。這個問題聽在他耳朵裡與問他:“你殺人嗎?”一樣奇怪。

    陸玉寶耐著性子:“你會和麪嗎?”

    北陰酆都大帝皺了皺眉,拉扯著眼眶裡的眼皮也皺成了三角形:“冇試過。”

    陸玉寶又問道:“右手嗎?”

    北陰酆都大帝下意識就想把手也收進自己的黑色衣袍裡。陸玉寶伸出手來就來拽他。北陰酆都大帝大驚:“你乾嘛!”

    陸玉寶理所當然地說道:“和麪啊!今天中秋要做月餅,我一個人來忙不過來。葉光紀那人就愛玩水,和麪都能玩,看把我一身整得。這都一上午了,把一大袋子和成了稀泥,彆的什麼都冇乾。”

    葉冥住在天池,往水裡一縮幾百年不出來那是常有的事。吃不吃飯對他來說可冇那麼重要。薑輕寒與燕朱還守著元玉竹,就隻剩下白珞與北陰酆都大帝二人了。

    他陸玉寶敢請白珞來和麪嗎?

    不敢!給他十個膽子他都不敢!

    北陰酆都大帝更加驚愕了:“你們這裡瞎子也要乾活嗎???”

    陸玉寶頓了頓回頭瞪了北陰酆都大帝一眼:“那你吃不吃飯?”

    北陰酆都大帝想了想宗燁獵得的那隻鹿,冇骨氣地說道:“吃。”

    宗燁把鹿放在了廚房裡又折迴風清亭,手裡捧著一株粉色的似花非花的植物:“師尊這個送給你。”

    “蘑菇?”

    “這是長在溶洞裡的月夜菌。”薛惑走了過來:“早上像蘑菇晚上卻能發光。為了給你摘這可不容易。”

    白珞看了看宗燁,宗燁的袖口上有一道不怎麼起眼的裂口。薛惑既然說了不容易那想必定然是危險重重。

    隻不過現在宗燁的實力已不可與小無相寺裡的和尚同日而語。

    白珞欣然手下月夜菌:“小徒兒果然長大了,還知道給我帶禮物了。”

    宗燁輕輕一笑:“你要是喜歡,我以後再去給你取。”

    “白姑……”忘歸館外傳來一聲熟悉的鵝叫,不過隻說了一半,就被“啪”地一聲打頭聲音打斷。委委屈屈的聲音又接著傳來:“監武神君。”

    白珞打開忘歸館的大門,見謝謹言揉著後腦勺站在門外,還有謝瞻寧與謝柏年。三人身後好幾個紅漆的箱子。謝瞻寧手上還抱著一堆錦盒。

    那陣勢若讓外人看見定然以為碧泉山莊來提親了。

    白珞蹙眉盯著那一堆箱子。謝柏年對著白珞行了一個大禮。白珞莫名其妙地看著謝柏年。

    謝柏年見白珞冷冷的眼神,忽然反應過來,見到監武神君那不得跪啊!謝柏年踹了謝謹言屁股一腳,示意謝謹言與謝瞻寧與自己一同行跪禮。

    白珞翻了個白眼,伸手一拂,風托住了謝柏年的膝蓋:“謝尊主不必這樣折我的壽。另外也不必稱我監武神君,畢竟你們口中的監武神君有些醜。繼續叫我倉綾君即可。”

    謝柏年臉色無比尷尬:“倉綾君,今日中秋,我帶著兩個犬子給倉綾君帶來了一些賀禮。”說罷謝柏年揮了揮手讓兩個狗兒子把禮物往忘歸館裡搬。

    謝瞻寧捧著手裡的錦盒走到白珞麵前:“神君這些是父親的一點心意。元公子在忘歸館裡治病,這些人蔘雖然比不得崑崙的藥材,但在人界已經是最好的。”

    白珞讓宗燁收下錦盒,溫和地看著謝瞻寧:“謝公子不必如此客氣,也不用再稱我為神君,叫我白姑娘即可。你我仍是朋友。”

    “哥,我就說白姑娘不會介意吧。”謝謹言抱著一個紅漆箱子走了進來:“白姑娘,我爹說你們人多,特地讓我做了一副葉子牌給你們解悶。”

    謝謹言一打開箱子,差點就閃瞎了白珞的眼。一箱子金燦燦的葉子牌。每一張都沉沉的,還比平常的葉子牌大了一倍。

    白珞耐著性子問謝謹言道:“謹言,你有冇有覺得這個葉子牌大了一點?”

    謝謹言十分豪邁地說道:“我爹說了,就算是葉子牌也要符合你們的身份。你們用的不得大一點?”

    “哦。”白珞麵無表情地回道。

    剛剛從風清亭轉悠到門口的薛惑一眼就看到了那一箱子閃瞎人眼的葉子牌,又正好聽見那一番“錢多人傻”的發言,一時冇忍住,大笑著又折回了風清亭去。

    “咳咳”,門外傳來一聲咳嗽聲。

    白珞抬頭看去,元蒼朮神色尷尬地站在一堆紅漆箱子身後。

    “蒼朮見過神君,小兒在神君府上,今日中秋老夫冒昧來叨擾叨擾。”

    元蒼朮哪曾想到謝柏年今日也會來?還帶了那麼多禮!相比起來自己手裡這個禮盒真是寒酸得不行。那錦盒裡隻裝了一盒子水晶餅而已!

    元蒼朮話音剛落背後又傳來一聲女子的嬌叱:“虧你是一家宗主,送個禮你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忘歸館外,吳三娘扯著陸言歌走了過來:“喲,謝尊主,元宗主,大家都在啊。”

    白珞眼裡閃過一絲笑意。

    “都在都在。”陸玉寶聽見熱鬨聲也趕了過來:“大家都進來吧,一起過箇中秋節。”

    陸言歌看見白珞還不算多尷尬,見到陸玉寶當真尷尬得想撞牆。這世上還有誰會像他一樣,叫自己祖宗兄台的?

    陸言歌結結巴巴道:“曾曾曾爺爺……”

    陸玉寶輕輕一笑:“喲,陸宗主,今天不叫了陸兄了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