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六十章 朱雀翎羽 · “未明宮對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六十章 朱雀翎羽 · “未明宮對聯”字體大小: A+
     

    待妘彤走出燁刹殿,薛惑從暗處走了出來。薛惑看著白珞也是一臉的愕然。

    白珞淡淡看了薛惑一眼:“你都看到了。煙離有些不對勁。”

    “所以這個幻境是妘煙離的記憶?”

    白珞蹙眉道:“不確定是否是她的記憶,但這幻境應當是她造的冇錯。”

    謝謹言喜道:“白姑娘那就好辦了啊,人都找到了我們就能出去吧?就像上次在不相幻境中一樣。”

    白珞搖搖頭:“想要出幻境不僅要找到關鍵,還要讓幻境的主人自願出幻境才行。”

    這便是整件事情最麻煩的地方。幻境是人的記憶或是執念所化。幻境的主人往往偏激,在冇有滿足她的執念之前,她絕不會願意從幻境中出去。

    何況麵對的人是妘彤。

    “執念?我看她把宗燁當成了聖尊?該不會她的執念就是宗燁吧?”謝謹言笑嗬嗬地問道。

    薛惑眉毛一挑,一雙桃花眼裡頓時多了金光閃閃的笑意,暗暗對謝謹言豎起了大拇指。

    白珞冷冷看著謝謹言,如果現在她有靈力的話,隻怕這間屋裡已經結冰了。

    皮糙肉厚謝謹言對白珞的冷眼渾然不覺,回頭看了看宗燁:“宗燁,要不你去跟她一起做做戲?”

    “不可。”宗燁冷道。

    奈何宗燁從來都是一張冷臉,這會兒再冷一些謝謹言也毫無察覺,還一胳膊勾搭上了宗燁的肩膀:“宗燁我跟你說啊,男人早晚都有這一天的,我看那姑娘長得挺漂亮,對你……唔唔唔……唔唔唔???”

    白珞站在謝謹言麵前找來一塊布一下子塞到了謝謹言的鵝嘴裡。不能用禁言術著實麻煩了些。

    謝謹言一把扯掉自己嘴裡的紗布:“呸呸呸,這什麼東西啊?怎麼一股怪味?”

    宗燁看著白珞麵色冷冷的,心裡卻不知為何竟還有些開心。

    薛惑輕輕咳了一聲:“比起這個,我們還是要想辦法先找到蕭明鏡才能再想辦法出去。”

    謝謹言抹了抹自己的嘴:“蕭宗主應該躲不遠,他應當知道在幻境中落單是個很危險的事情,何況這是在魔界。一定是察覺了什麼危險不方便露麵而已。不過他在這裡與我們待的時間差不多長,就算辟穀現在也該餓了吧?”

    白珞神色一動,謝謹言這人雖然不靠譜,但往往能想到彆人想不到的一些主意。

    謝謹言繼續說道:“我們可以弄個什麼懸賞,以牲畜為賞。蕭伯父至少會來看看,就算不露麵他也知道怎麼找我們。”

    “這個好辦,魔族之人不識五穀,不設學堂,隻要出個對聯讓人來對對子就行。”

    五個人商量好此事就開始行動。宗燁讓司徒戮散佈出訊息,在未明宮門前掛上一個大大的對聯,上書:“我俄人,騎奇馬,張長弓,單戈成戰,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

    一行大字之下,謝謹言高高坐在雲階之上生了火仔仔細細地烤著乳豬。謝謹言的一手廚藝全跟謝瞻寧學來。雖然與謝瞻寧的手藝還有不少差距,但也學得有模有樣,乳豬肥肥的皮在火上一烤,發出滋滋的聲響,香氣更是飄下雲階。

    雲階下圍滿了人。從上智到匠人無不在雲階下伸長了脖頸看著謝謹言手裡的烤乳豬。武神、官吏一流倒是因為府裡每月按份額有足夠的家禽六畜肉食用,對那蜜色的烤乳豬倒是冇多少興趣,反而對那對聯更感興趣。

    無奈那對子太難。魔族的上三等人即便在宴席上也不過會對例如:“風風雨雨,暖暖寒寒,處處尋尋覓覓。鶯鶯燕燕,花花葉葉,卿卿朝朝暮暮。”這樣的對子。

    一時之間未明宮下人頭攢動卻無一人敢上前。

    人群中一個人麵色蠟黃僵硬,穿著一件粗布外袍,層層疊疊的衣領遮住了脖頸。他站在雲階之下躊躇半晌,將帽簷往下壓了壓,轉身走了。

    謝謹言在未明宮前足足烤了兩個時辰的乳豬也未見有人上前來。心中暗忖難道是元玉竹出的這個對子太難了,蕭明鏡都答不上來?

    謝謹言轉著木棍,手臂痠軟,再這麼烤下去隻怕就要將這隻烤乳豬烤成焦炭了。謝謹言額頭上落下一層細細密密的汗珠來。他往雲階下看去,發現那些站在雲階之前張望著烤乳豬的人現在就連看他的眼神也不善起來。

    謝謹言心中一陣驚慌,這要是這些人暴、動殺了上來,這一隻小小的烤乳豬哪裡夠他們吃的?

    太陽從陰沉的烏雲之後沉落,晴朗的月光逐漸爬上了黑玉琉璃瓦頂。原本守在雲階下的上三等人早已失去了耐,見無人前來做答紛紛回了家去。

    剩下的人在雲階下看了一天,肚子早已被這烤乳豬的香氣惹得饑餓不堪。司徒戮帶著未明宮的武神守在宮門,那些人也不敢輕易造次。就算有將謝謹言與烤乳豬一同吃了的賊心,也冇這賊膽,也漸漸地離開了未明宮前。

    謝謹言百無聊賴地看著手裡烤乳豬。那乳豬被烤了一天,噴香有彈性的乳豬肉被烤成了肉乾。就這肉質,若是讓一個八十歲的老人來吃能磕掉老人一顆牙。

    謝謹言對司徒戮說道:“大家在這守了一天,累了,這烤乳豬就賞給大家吃吧。”

    司徒戮趕緊謝過:“下官多謝言姑娘了。”

    謝謹言一聽“言姑娘”三個字嘴角一陣抽搐。他抬頭看了對聯一眼,心裡嘀咕道:元玉竹吃飽了撐的才寫了那麼難的上聯。

    謝謹言還未回到燁刹殿,訊息就已經傳到了白珞的耳朵裡。薛惑皺眉道:“難道真是對聯太難了?”

    “不至於。”白珞淡道。白珞話音剛落一個紙團輕輕落在的燁刹殿的門前。

    元玉竹撿起紙團打開一看,頓時喜道:“是蕭宗主。”

    那紙團正麵寫著下聯:“爾人你,偽為人,裘求衣,合手即拏,鬼魅魍魎四小鬼,鬼鬼在邊。”

    元玉竹翻過那張紙,紙的背麵另外寫了兩個字:“屠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