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五十章 朱雀翎羽 · “還得再打兩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五十章 朱雀翎羽 · “還得再打兩場”字體大小: A+
     

    白珞腳步虛浮,對麵那人看著白珞露出一個猙獰的笑來。

    那人看著白珞笑道:“我最喜歡吃腿了。不過你的腿太細,砸碎了也沒關係。”

    白珞氣喘籲籲地看著那人,捂住自己不斷流血的側腹,聲音暗啞:“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

    “小娘們嘴硬!”

    鐵球向著白珞當頭砸下。

    白珞躬身就地一滾躲開鐵球。“哐啷”一聲,腳邊又是一個大坑。

    白珞單手撐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動之下的,側腹的傷口又撕裂了幾分,鮮血將雪白的中衣浸透,留下一片暗黑色的紅。

    主看台上,妘彤的紅衣格外清晰。她緊皺著眉頭,雙手緊握在座椅的扶手之上,腳下的鐐銬藏匿在曳地的裙裾之下。

    “妘煙離!”白珞大喝道。妘彤渾身一震,表情黯了黯緊咬下嘴唇一言不發。

    一道牢籠將白珞與妘彤相隔開來。看似那麼近卻永遠無法觸碰到。

    一定要從這裡出去,找到妘彤才能弄明白怎麼回事。

    還有薛惑在哪裡?還有宗燁!

    力量透過側腹的傷口不斷的流失。白珞生平第一次覺得原來力量弱小是會讓人無助的。

    哪怕是五千年前,天元一戰,白珞被北陰酆都大地一劍透了肺腑,也從冇覺得這般無助過。

    她哪一戰不是生死之戰?哪一次不是遍體鱗傷?

    戰死沙場不過是埋骨神仙塚。她住在神仙塚旁數千年,這又有何懼?!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像個普通人一樣,隻有普通人的力氣,普通人的速度,就連生命的流逝也那麼明顯。

    四肢百骸的力量逐漸失去,像是行將就木的人,連眼前的事物也看不太清。

    她第一次清晰的意識到,她會死。

    她與天地同壽屍身不腐,但在這幻境之中,她會像一個普通人一樣死去,屍身困在這幻境之中被人分食,永世不得出此幻境。

    她第一次清晰的意識到,她怕死。

    這幻境之中謎底未揭,薛惑還未找到,宗燁還未救出。

    這麼多牽掛,這麼多事,她怎麼能倒在這牢籠之中?

    站在自己麵前的人,若是在以前,隻不過是個不入流的小雜碎。但現在這人手持鐵鏈宛如一個巨人,宛如一道銅牆鐵壁擋在她與妘彤之間。

    擋在她與真相之間。

    白珞按著自己的側腹直起腰來,喉頭喀出一口腥甜的鮮血。白珞紺碧色的瞳孔冷冷看著那人:“任你是何妖魔鬼怪,是何鬼魅魍魎,我白燃犀定會取了你的命,碎了你的魂!”

    鐵球裹挾著厲風,對著白珞當頭砸下。白珞一咬牙,竟然冇有躲開鐵球,而是快速向前跑了三步,直直跑到了鐵球與那人之間。白珞挑起嘴角一笑,弓步向後一壓鐵鏈,飛在空中的鐵球因為鐵鏈的牽引頓時轉了向。

    手臂粗的鐵鏈彎折過來,從兩側擠壓向白珞,巨力自後背傳來,竟是拉著白珞一同撞那人。

    白珞手臂緊握身側的鐵鏈,高高躍起,雙腿蹬在那人的胸膛。隻聽“哢哢”兩聲,伴隨著側腹傷口的撕裂,側麵兩條肋骨應聲而斷。

    鐵球迴轉哢地一聲擊在那人的頭上。鐵球上的尖刺刺穿了那人的太陽穴。“轟隆”一聲,那人轟然倒地,白珞重重地摔在地上。

    看台上的人忽然之間一片安靜,妘彤也一瞬不瞬地看著摔倒在地滿身鮮血的白珞。

    白光晃著白珞的雙眼,臉上濕漉漉的,也不知是自己的鮮血還是那人的鮮血,眼睫都被暗紅的血液凝結在了一塊。

    兩個獄卒走了進來,先是探了探那人的鼻息,揮揮手道:“拖走拖走,這個死了。”

    隨後又伸出手向白珞的鼻息探來。

    白珞“啪”地打掉那個獄卒伸過來的手,從地上搖搖晃晃站了起來:“我冇死,可以走了吧。”

    “想要出去?”那獄卒不懷好意地笑笑:“還得再打兩場。”

    白珞驀地伸出手去卡主那名獄卒的脖頸:“你再說一遍!”

    那獄卒手舞足蹈地說道:“女俠,這也不是我們說了算的啊!修羅場就這規矩!彆你打死的人在你之前已經贏了兩場了。跟你這是第三場。”

    白珞氣惱地將獄卒摜在地上,一把將獄卒腰際的刀抽了出來。

    那獄卒以為白珞要向自己下殺手,連忙跪地磕頭求饒。

    白珞後槽牙暗暗一磨,嘴裡擠出一個字來:“滾!”

    白珞按著自己側腹的傷口,抬手將唇邊的血跡擦乾淨。

    既然還要打,那便打!管他兩場、三場,她總要從這裡活著出去!

    看台上掌聲、譏諷的笑聲混雜在一起。妘彤緊緊握著扶手一瞬不瞬地看著白珞。侍女附在妘彤的耳邊說了什麼,隻見她臉色變了變,神情似乎更加緊張了。

    那個死掉的人被獄卒拖了走。兩個獄卒將人拖走的時候還在感歎著,這樣巨大的一個人做起來太過麻煩了。

    白珞抬頭看著玄鐵牢籠,四周的火把亮如白晝。白珞有一瞬的恍惚,好似自己是困在這牢籠中的野獸,要出這牢籠隻怕是癡心妄想。

    “哐啷”,一聲鐵門打開的聲音,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從裡麵走了出來。

    他不像是剛纔那個人一樣,有強健的臂膀,結實的肌肉,相反他身上的皮肉一部分緊緊貼在骨骼之上,一部分又軟軟地垂下。蒼白的皮膚之上還生著一串串的肉瘤,像是紫葡萄藏在了皮肉之下一般。

    那老人眼神渾濁,嘴唇烏青。一笑的時候露出參差不齊沾了血跡的牙齒。

    嘶地一聲,一個三角形的蛇頭吐著蛇信子從那老人的衣袖中鑽了出來。三角蛇的尾部纏繞在老人的腕間。蛇頭昂起看了白珞一眼,對著白珞發出不懷好意地“嘶嘶”聲。

    白珞冷哼道:“早聽說魔界的牛鬼蛇神什麼都有,但像你這麼噁心的,生平還是第一次見。”

    老人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烏青的嘴唇:“像你這樣的嫩肉我也是好久冇有吃到了。”

    “看你有冇有這本事!”白珞怒喝一聲拎著刀向那老人衝了過去。

    還未走近那老人,隻見空中一團褐色的煙霧突然出現。白珞躲閃不急,大刀“哐啷”一聲掉在地上。

    有毒!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