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朱雀翎羽 · “得活著出修羅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朱雀翎羽 · “得活著出修羅場”字體大小: A+
     

    從荒獄到修羅場是一段長長的密不透風,一絲光線也無的甬道。沿著台階一路向上,不知走了多遠獄卒終於停下了腳步。

    獄卒回頭看著白珞冷冷地說道:“你在這裡等著。”

    說罷獄卒打打開了麵前的鐵門走了出去。

    白珞從鐵門的縫隙裡看去,發現外麵似乎是更大的一個牢籠,能看到遠處的柵欄。還有柵欄上吊著的一個隱約的人影。

    “嘭”地一聲,獄卒又將門關了起來。獄卒將唯一的火把也帶了走,甬道中頓時漆黑一片。

    黑暗沉沉的壓了下來,白珞五指微微一動,還是一點金光也看不見。

    白珞生平第一次感覺到了恐懼。

    白珞低下頭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原來失去靈力變得脆弱不堪是這樣的感覺。竟然一絲絲黑暗就能讓人心中生寒。

    自己就算在修羅場裡活了下來也隻能是將宗燁從荒獄之中就出來而已。他們若是想要出去,就必須找到結下這個結界的人。

    巫月姬到底是用誰結下的這個結界?

    “哐啷”一聲,鐵門又打了開來。獄卒將白珞往光亮處一推:“去吧。彆讓自己死得太難看。”

    白珞一個趔趄摔了出去。

    門外劇烈的光線讓白珞眼睛一時睜不開。尖利的笑聲,口哨聲從四麵八方傳來。

    白珞適應了光線,睜開眼睛纔看清周圍的環境。

    這裡的確是另一個牢籠,更大更恐怖的牢籠。

    這個牢籠也是玄鐵所造,玄鐵上生著倒刺,方纔在開門的一瞬間白珞看見掛在牢籠上的人就是被這倒刺刺穿了身體掛在了玄鐵之上。

    鮮血一滴一滴從那人肚腹中滴落在地上。

    牢籠足有三層樓高。周圍是層層疊疊的看台,看台上做滿了人。

    在白珞的對麵也有一個和她身後一模一樣的通道。

    牢籠四周掛著數百隻火把,將整個牢籠照得又如白晝,也將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每一道傷口照得清晰。

    兩個獄卒穿著的人走到牢籠前,將高高掛在上麵的人從玄鐵倒刺上取了下來。倒刺的尖上掛了一小塊脾臟。

    白珞向四周看了看,自己竟然連個趁手的武器都冇有。

    “哐啷哐啷”的響聲從喧囂的人群中穿了來,四周看台上的聲音頓時小了下來。

    一個穿著紅衣的女子低著頭慘白著一張臉緩緩走上了主看台。

    她的身後,兩個穿著黑色繡了雀羽紋樣的女子手持著扇子輕輕為她扇著扇子,看上去像是那個紅衣女子的奴婢。

    那“哐啷哐啷”聲是從紅衣女子的衣裙之下發出來的聲音,她的腳下分明戴著鐐銬!

    那紅衣女子臉色慘白,看上去弱不禁風。她緩緩走到主看台,轉過身在那把鎏金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當她抬起頭看向白珞的時候,整個人渾身一震。

    白珞也愕然地看著看台上的紅衣女子。

    妘彤!

    那個戴著腳鐐的人竟然是失蹤多年的陵光神君妘煙離!

    “妘煙離!”白珞高聲喊道。

    隻見妘彤雙手抓緊了鎏金的扶手嘴唇微微嚅動了一下,卻是一句話也冇說。

    妘彤怎麼會在這裡的?

    難道妘彤也與她們一樣是落進了這個幻境之中?

    不對!

    妘彤擅長渡魂引鬼,怎麼會困在幻境之中自己出不去?!

    除非,這個幻境的主人正是妘彤!

    可是為什麼妘彤會造出魔族這個幻境?

    為什麼妘彤會在幻境中是這般模樣?

    還來不及想明白所有的問題,白珞對麵的鐵門已經緩緩打開。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一凜,對麵走來一個脖頸上帶著北陰火煞的人,黑色的衣衫鬆鬆掛在他健壯的身體之上。他衣服上沾了鮮血,嘴角也殷紅一片,空中似乎還在嚼著什麼。

    這人身上掛著小臂粗的鐵鏈,鐵鏈下端掛著兩個鐵球。

    他輕蔑地看了白珞一眼,用手背擦去嘴角的鮮血,冷冷的說道:“冇意思。”

    他話音剛落,雙手拽著鐵鏈手臂一揮,鐵球直向白珞砸了過來。

    鐵球揮舞著似颳起了一陣颶風,白珞趕緊躲了開去。那鐵球砸在地上頓時砸出一個大坑。

    鐵球上的尖刺劃過白珞的衣衫,白珞隻著了一件中衣,一條血痕頓時染紅了白珞的衣袖。

    雪白的中衣之上沾滿了泥,白珞纔剛剛從地上爬起來,那鐵球緊接著又砸了過來。

    白珞攀著玄鐵倒刺縱身一躍,鐵球侃侃擦過。

    白珞落在地上行動迅猛向那人衝了過去。那人手持鐵球靠的是一身蠻力,每一招之間的動作並不快。白珞趁那人還冇轉回身之時,單手撐住那人的肩膀一躍而上,雙手對準那人的頭頂擊了下去。

    那人側頭躲過白珞,白珞那一擊打在了那人的脖頸之上。

    雖然白珞靈力全無,但那全力一擊力量並不弱。可雙掌打在那人脖頸之上時,那人卻毫無反應。

    白珞心叫不好,手腕已經被那人擒住!

    那人拽住白珞的手腕將白珞從自己的背上直直摜在了地上。

    白珞眼冒金星,骨骼都震得生疼。

    看台上發出一連串的叫好聲。白珞腹部一痛,喉頭頓時湧上一股腥甜。

    那人用腳踩住白珞的腹部,用力碾了碾。白珞的五臟六腑似要被擠爛一般,就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白珞伸手握住那人的腳踝,從地上摸到了一根燭台打碎後留在地上的尖刺。白珞舉起尖刺朝著那人的腳踝刺了下去,尖刺頓時貫穿了那人的腳踝。

    那人吃痛大叫著退後兩步,雙目赤紅地看著白珞:“小娘們找死!”

    “哐”的一聲兩個鐵球同時砸在了地上,牢籠之中頓時煙塵四起。

    白珞自煙塵之中站起,喉頭一甜咳出一口血來,她用手背將嘴角的血跡擦乾淨譏諷一笑:“就這點本事?”

    那人怒極,雙手拽起鐵鏈揮舞起來。鐵球擦過玄鐵倒刺撞出一連串的火花,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響。

    白珞左閃右避仗著自己身形靈巧,一次次躲過那人的襲擊。

    那人似嚐到了血腥味的狼,對白珞緊追不捨,終於兩顆巨大的鐵球同時向前拋出。白珞趕緊後退躲避,卻聽見“噗”地一身,自己後背一痛,一根黑色的玄鐵從自己後背穿透了自己的側腹。

    疼痛與失血帶來了一陣眩暈,白珞咬破自己的下嘴唇強迫自己清醒過來。她手撐著刺穿自己的玄鐵倒刺,猛地往前走了一步,將玄鐵倒刺從她的腹部抽了出去,

    她得活著從這裡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