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朱雀翎羽 · “讓我去修羅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朱雀翎羽 · “讓我去修羅場”字體大小: A+
     

    白日,整座荒獄都靜悄悄的,除了頭頂一尺見方的天窗裡落下一點陽光,周遭的死寂讓人恍若沉入海底。

    宗燁在白珞的指導下行經走脈,總算讓自己的傷勢輕了些。

    可是一道了晚上宗燁的寒症又還是發作起來。白珞隻能用老方法用乾草和自己的衣服裹住宗燁。

    “哐哐哐”刀鞘拍打牢門的聲音又再響起。

    似有骨頭扔入饑餓的野狗群,撞擊牢門的聲響,啃食骨肉發出的聲響,讓整座荒獄都沸騰起來。

    隔壁那個瞎子也緩緩從角落裡挪了出來。

    白珞看著長長的過道。瞎子的影子在玄鐵柵欄之間被拉得老長,蓬亂的頭髮投下一片張牙舞爪的陰影。

    那瞎子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冇了。”

    白珞皺眉道:“什麼冇了?”

    “肉冇了。”那瞎子重重地歎道的:“又冇吃的了。”

    白珞冷道:“怎麼可以從這出去?”

    “出去?”那瞎子有些好笑的看著白珞:“每個剛到荒獄的人都想出去,但出去的人又想回來。”

    “想回來?”

    “回來的人都活不了多久咯!”

    白珞冷冷地看了一眼地上晃動的影子:“我問的是怎麼能出去?”

    那瞎子嗤嗤笑道:“聽你的聲音就是個小丫頭,脾氣還不小。你要出去就跟獄卒說吧。這上麵是修羅場,荒獄的人可以去修羅場,能從修羅場活著出去就不用再回荒獄了。若是不能的話……嘿嘿,那我們就有新鮮肉吃了。”

    白珞心中一陣惡寒,原來那些人肉都是這樣來的!

    荒獄中的人還在一陣一陣發出厲鬼般的嚎叫。指甲劃過玄鐵牢門發出一陣陣尖利的響聲。

    獄卒被炒得煩了,拿出大刀一刀砍在牢門之上。一聲哀嚎傳來,那人握著牢門的手指被齊齊斬斷,掉落在地上。

    獄卒踢了一腳,手指骨碌碌滾進牢房:“你不是要吃肉嗎?來啊!吃啊!”

    獄卒仰頭對著荒獄大吼一聲:“還有誰要吃肉的?!”

    喧鬨聲頓時小了下來。獄卒往地上重重地啐了一口:“老子都冇得肉吃。你們還想吃肉。”

    白珞冷冷看著地上越來越近的影子淡道:“臭小子,過來放我出去。”

    那獄卒頓了一頓,回頭看著白珞凶神惡煞道:“你說什麼?”

    那獄卒說話時唾沫飛濺,白珞不禁微微蹙了蹙眉:“我說讓你放我出去,去修羅場。”

    “修羅場?”獄卒瞪大眼睛看著白珞:“你一個娘們想去修羅場?”

    白珞冷冷看著獄卒冇有說話。

    獄卒被白珞看得心裡發怵,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高聲道:“嘁,有人要上修羅場!看來今晚你們有新鮮的肉吃咯!”

    方纔安靜下來的荒獄頓時又喧鬨起來。

    “哈哈哈哈,有吃的了!”

    還有人從牢門裡伸出手來揮著手問獄卒:“嫩不嫩?老頭可就不好吃了!”

    獄卒也笑得一臉猥瑣:“嫩,嫩!這次保準你們喜歡,不過要是上麵的看上了保不齊你們也就冇剩下的了。”

    “去撿點碎肉渣也好啊!好久冇吃過嫩肉了!”

    白珞對於荒獄的喧囂充耳不聞。她撿起被宗燁抖落在地的乾草搭在宗燁身上,用手壓了壓,又將月白的綢衫外套搭在宗燁身上。白珞輕聲道:“你先在這裡待著。我隻要能從修羅場活下來,就能來救你。”

    宗燁蜷縮在地上五指深深陷入地上的汙垢之中,聽見白珞說話,他手指微微動了動。可似乎因為極冷,蜷縮的四肢無力伸直,隻有手指在地上劃出一道白痕。

    “哐啷”一聲鐵門被獄卒打了開來:“小娘們走不走?”

    白珞冷冷站起來:“走吧。”

    那獄卒走得近了才發現白珞竟是個眉眼好看的姑娘。當即惡向膽邊生伸出手在白珞的下巴上擰了一把。“小娘們長得還挺俊。”

    “哢”地一聲脆響,那獄卒的手腕向後折了過去。

    “啊啊啊!啊啊啊!你放手!”

    白珞冷冰冰地看著那名獄卒:“這裡的人不是很久冇吃肉了嗎?我看你的肉不錯。”

    “來人!來人!”

    一陣整齊的步伐聲從通道兩頭傳來。十餘個人拿著火把圍了過來:“乾什麼!”

    白珞淡淡掃了一眼圍過來的人群:“是想讓這裡就變成修羅場嗎?”

    白珞強大的氣場,壓得周圍的人竟然不敢上前一步。白珞鬆了手,任由那被折斷手的獄卒摔倒在地上。

    “走吧。”白珞淡道。

    十餘人把白珞團團圍住,想外走去。

    隔壁的牢籠裡,瞎子蜷縮在黑暗的角落之中,隻有一雙腳尖在明處。

    白珞在牢籠前停下,回過頭看著瞎子。

    瞎子一笑,在黑暗中露出森森白牙:“小丫頭還有兩下子。”

    白珞蹙了蹙眉,那一口森森白牙讓她看著不怎麼舒服。

    荒獄中的人除了瞎子躲在黑暗之中,其他人都走到了牢門前。一隻隻枯瘦的手緊緊抓住玄鐵牢門的欄杆,一雙雙眼睛深深陷進皮肉之中,臉頰凹陷臟汙不堪,腥臭的口涎從嘴角滴落。看似行將就木的人此時眼睛卻在閃著精光。

    一雙雙渾濁的眼睛閃著貪婪的光彩一瞬不瞬地盯著的白珞。

    忽然一個人癡癡笑了起來:“這個好!這個肉嫩!”

    “哈哈哈!哈哈哈哈!”猙獰笑聲頓時響徹荒獄:“這個好!這個好!”

    獄卒拿起刀鞘一下一下地拍著玄鐵牢門:“都回去!都回去!湊什麼熱鬨!”

    這一次獄卒的訓斥一點作用都冇有。荒獄中的人更加瘋狂起來。有人拽著柵欄的手腳並用的爬到了柵欄隻上,有人猛烈地撞擊這玄鐵牢門,也有人從地上撿了乾草來,向白珞伸了過來。彷彿乾草隻要能沾上白珞就會有了響起一般。

    “哐啷哐啷”,荒獄中的人發了瘋,用力地搖晃著鐵門,一隻隻手從柵欄後伸了出來。嵌滿黑泥的指甲,臟汙不堪的手伸向白珞:“小娘們先讓我咬一口!”

    白珞麵不改色,從一隻隻臟汙不堪的指尖前錯身而過,跟著獄卒繼續向修羅場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