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朱雀翎羽 · “你該稱我為神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朱雀翎羽 · “你該稱我為神君”字體大小: A+
     

    謝柏年與元蒼朮帶著眾弟子衝上沐雲天宮。一踏進那鎏金的大門謝柏年就愣住了。這沐雲天宮哪裡還有半點曾經輝煌的樣子。

    紅牆琉璃瓦成了焦黑的殘垣斷壁。坍塌的宮殿外不乏一些血肉模糊的屍體。

    整座沐雲天宮隻有通天塔一處還是完整的。

    通天塔下烏泱泱的一片,鬼麵銀羽衛列好了陣,為首的巫月姬站在劍上,黑色風衣之下,一身鮮紅的紗衣迎風飄揚。

    在巫月姬對麵,白珞站在一條巨龍身上,冷冷看著巫月姬。宗燁、謝謹言與元玉竹禦劍跟在白珞身後。

    更讓謝柏年驚愕的是,在巫月姬麵前,站著數百人,正是元氏封堆裡丟失的那些曆任元氏宗主的屍首。

    那些人似數百具木偶一樣站成一堵人牆,眼睛一瞬不瞬,似是死了,但謝柏年隔著數百米都能感到從那些人身上傳出來的殺氣。

    那些人都曾是一代英豪,但現在脖頸上都被烙上了北陰火煞的印記。

    白珞雖然隻有七人,但巨龍盤旋,巨龍身側白珞的虎魄泛著金光,無形的壓力自天幕垂下壓在眾人頭頂,雖然巫月姬身後有數百人,但也不敢輕舉妄動。

    元玉竹看著那些熟悉或是隻在宗祠畫像上看過的麵孔,目眥欲裂。這些都是他元氏的先祖啊!

    何況這些人都在巫月姬手裡,那麼燕朱定然也在!

    元玉竹與白珞等人一路殺到通天塔,他以為會在某一個埋藏了火器的陷進裡看到燕朱。

    然而那些陷進之前幾乎都是沐雲天宮不願意歸順巫月姬的弟子。

    元玉竹對著巫月姬大吼道:“妖女!把燕朱放了!”

    巫月姬挑起嘴角淡淡掃了元玉竹一眼:“燕朱他另有要事。你要我放了他?那你不如問問他自己願不願意走。”

    元玉竹心中咯噔一跳:“你什麼意思?”

    巫月姬不再看元玉竹,盯著白珞身旁的中年人道:“蕭明鏡,我倒是小看了你!”

    蕭明鏡一把將自己臉上的人皮麵具摘下。他雙眼赤紅,恨意讓他手裡的天狼劍不住的“嗡嗡”作響。

    “巫月姬,我沐雲天宮弟子多少也尊你一聲尊主,你竟然對他們下此毒手!我爹當年收留你竟是養虎為患!”

    巫月姬不以為然地說道:“誰讓你和你大哥都這般不成器呢?”

    “我大哥的死果然與你有關!”

    巫月姬輕輕一笑:“是又如何?死人比活人要可愛多了。”

    說罷,巫月姬輕輕一勾手指。一聲王鷲的嘯叫劃過天空,蕭明鋒從人群中一躍而出。

    與那些元氏先祖一樣,蕭明鋒的眼睛也一瞬不瞬地看著蕭明鏡。蕭明鋒的脖頸上也烙著一枚北陰火煞。

    巫月姬漫不經心地說道:“去吧。”

    蕭明鋒得了巫月姬的命令,垂在身側的手驀地抬起,烈火頓時沖天而起直指蕭明鏡而去。

    蕭明鏡雙手握住天狼劍對著鋪麵而來的烈火一劍劈下。誰知看似木偶般的蕭明鋒竟然靈活地側身躲過了天狼劍一擊。天狼劍失了準頭,冇有傷到蕭明鋒的要害,隻是刺進了蕭明鋒的脅下。

    巫月姬冷笑道:“蕭明鏡,你說我心狠對沐雲天宮的弟子下毒手,你自己不也對你大哥下手嗎?”

    蕭明鋒捱了蕭明鏡一劍,但卻似不怕痛一般,任由天狼劍留在自己體內轉身對準蕭明鏡一掌拍了下去。

    此時離得進了,蕭明鏡看得明白,蕭明鋒這全力一擊不過是當年他在世時的五成功力而已。但他冇有痛覺,這回身一掌打得蕭明鏡措手不及。

    一道火靈流頓時洞穿了蕭明鏡的胸腹。

    蕭明鋒毫無痛覺,但蕭明鏡卻不是,他實力原本遠在蕭明鋒之上,現在卻是縛手縛腳吃了暗虧。

    巫月姬譏諷地看著白珞:“你難道不出手嗎?”

    白珞看也未看蕭明鏡,冷冷地對巫月姬說道:“我若出手必定要你的命。”

    巫月姬不以為然地抬頭看著白珞:“好像上次在玉湖宮見麵的時候,你被我傷得不輕啊。”

    白珞冷冷地看著巫月姬:“那你這次可以再試試。”

    巫月姬微微側了側頭,半張銀色鬼麵掩蓋了她的情緒。

    蕭明鏡與蕭明鋒在的地上相鬥,空中一隻海東青與一隻王鷲也相互撕咬啄向對方的眼睛。

    漸漸的蕭明鏡占了上風。蕭明鏡斬下蕭明鋒一臂,空中海東青的利爪也割破了王鷲的翅膀。王鷲從空中偏偏倒到地跌落下來,迴歸蕭明鋒的背上。

    與此同時紅隼從半空中飛了過來,铩羽落在巫月姬的麵前化成穿黑色風衣的少年。

    紅隼單膝跪下:“尊主,屬下辦事不利,請尊主責罰。”

    巫月姬越過紅隼看到了往通天塔趕來的謝柏年和元蒼朮等人。巫月姬失望地搖了搖頭:“你們終究還是太弱了,還不成氣候。”

    聽到這個“弱”字,紅隼緊咬嘴唇低下了頭。

    巫月姬抬頭看著白珞似笑非笑地問道:“白燃犀你想要什麼?”

    白珞低頭看著巫月姬:“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與我談條件?”

    “是嗎?”巫月姬懶懶散散地看著白珞:“那這個呢?”

    說著巫月姬拿出了一枚火紅的羽毛。宗燁與白珞同時一愣。那正是一枚朱雀翎羽!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頓時陰沉了幾分:“她在哪?”

    巫月姬微微一笑:“那我現在配與你談條件了嗎?”

    “不配。”白珞冷道。“你要不說我就打碎你的牙齒,滅了你誅神教。”

    巫月姬頓時麵色钜變。

    隻見原本悶熱的天氣驟然起風,厲風似刀刃般刮過巫月姬的臉頰,她坐下戰馬驟然驚起。除了無知無覺的元氏先祖,其餘的鬼麵銀羽衛不由地都開始往後退去。

    白珞一震手臂,虎魄頓時金光大盛。白珞從巨龍身上一躍而下。身後一聲龍吟傳來,空中頓時烏雲密佈,驚雷從空中劈下,似牢籠般將數百鬼麵銀羽衛圍了個嚴實。

    巫月姬一伸手,純淨的火靈流放出抵禦住了空中雷電。巫月姬大怒:“白燃犀!是你逼我的!”

    “劈啪”一聲,白珞虎魄劈下頓時地麵裂出一丈深的裂口。白珞冷道:“我跟你很熟嗎?忘了告訴你,你該稱我為神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