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朱雀翎羽 · “夜探沐雲天宮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朱雀翎羽 · “夜探沐雲天宮3”字體大小: A+
     

    山下,元蒼朮和謝柏年抬頭望著天空那道沖天的烈焰和青色與金色的結界。

    謝柏年驚愕地問道:“這是打起來了?”

    元蒼朮拉著一張臉說道:“應該是。”

    “我們難道就在這裡等著?”

    元玉竹與謝謹言二人都在沐雲天宮裡,元蒼朮也有些心急。但畢竟白珞有令在前,他也不敢冒然行事:“再等等吧,倉綾君說以龍吟為號。那我們就再等等。”

    謝柏年愁道:“龍吟?你聽過龍吟冇有?怎麼叫的?我交給你聽?咩~~~”

    “……”元蒼朮淡淡掃了謝柏年一眼:“真是不巧了,我還真聽過。”

    謝柏年滿臉焦急,山上一會兒雷一會兒火一會兒結界的,看得人眼花繚亂。自己那兒子幾斤幾兩他還能不知道啊?山上這陣勢,不死也要少半條命!

    身後一個玉湖宮弟子走了出來:“謝尊主,渡口那邊出事了。”

    “什麼?!”謝柏年驚到:“渡口怎麼了?”

    “陸宗主與陸夫人的船沉了,還請尊主調人隨我前去!”

    謝柏年趕緊叫上幾個碧泉山莊的弟子隨著那名玉湖宮的弟子往渡口走去。

    才走出兩步,一柄摺扇直朝那名玉湖宮的弟子脖頸削了過去。

    謝柏年聽見風聲下意識地抬手將摺扇擋下。摺扇被謝柏年一擊,轉了個方嚮往空中飛去。

    忽然一道寒芒閃過,一柄利刃直往謝柏年的脅下刺去。

    謝柏年方纔挑開那柄扇子,門戶大開無法收回。眼看那柄利刃就要刺入自己脅下,一人閃身而來淩空接下扇子,對準偷襲者的脖頸掃了下去。

    頓時一道血箭飛出三尺高。

    謝柏年這纔看清來人竟是陸玉寶。

    “陸公子你怎麼在此處,你不是在渡口嗎?”

    “有葉光紀在渡口,陸宗主與陸夫人的船翻不了。”

    這廂玉湖宮的弟子剛剛倒地。人群頓時騷動起來。

    謝柏年一看,眾弟子之間已經動起了手來。不等陸玉寶將前因後果說完,謝柏年已然反應了過來:“那是誅神教的人?這都是倉綾君安排的?”

    “打擂台的時候白燃犀挑了這些人出來,將有可能是鬼麵銀羽衛的人和精銳放在一起上來圍山。一旦混在弟子之中的鬼麵銀羽衛有任何異動,都能將他們一網打儘。”

    陸玉寶一邊說著一邊踹倒一個襲擊向他的弟子。

    有元蒼朮和謝柏年騷亂很快平息下去,三十名弟子就隻剩下了二十人左右。

    “啁”地一聲嘯叫,一隻紅隼從上空直直落在營地前。帶著銀色鬼麵穿著黑色披風的紅隼帶著十餘個鬼麵銀羽衛站在眾人麵前。

    陸玉寶、蘇朗、謝瞻寧等人臉上都染了血。

    蘇朗用手背將臉上的血抹去,怒視著紅隼:“你傷了我玉湖宮數名弟子,今天我就讓你血債血償!”

    紅隼輕蔑地一笑,牽扯著臉上的疤痕如同一隻將死的蟲子一般扭曲:“雜碎就憑你?”

    紅隼話音剛落,鬼麵銀羽衛一湧而上。

    元蒼朮一雙離虛鴛鴦鉞在空中化出兩道弧線,直直斬向紅隼的脖頸。

    在離虛鴛鴦鉞離紅隼的脖頸還有一寸的時候,紅隼倏地化成一灘濃墨。離虛鴛鴦鉞穿過濃墨,濃墨重新聚攏變成了兩個紅隼。

    兩個紅隼看向元蒼朮微微挑了挑嘴角,動作姿勢一模一樣,就連嘴角挑起的弧度也一樣:“說什麼宗師,我看不過如此。”

    元蒼朮冷道:“不過是會點東瀛邪術,也敢跟我叫板!”

    一旁的謝柏年一柄大刀舞得剛勁有力,隻是這一刀下去彷彿打在了一團墨水裡。謝柏年大罵一聲把刀往地上一擲,猿臂頓時伸出,兩團墨水剛剛凝出人形就被謝柏年一左一右卡住了脖子。

    謝柏年雙臂一用力,“嘭”地一聲兩個人撞在了一起,臉上的銀色鬼麵應聲碎裂,左手那個人頓時化作一團墨汁。右手鉗著的那個人也被撞得七葷八素,額頭上鮮血直流。

    那人的銀色鬼麵落地,是沐雲天宮還算是麵熟的一個弟子。不過謝柏年一時也想不起那人的名字,將那人拎在手裡像是晃布袋似的搖了搖:“你們蕭宗主呢?”

    那人被謝柏年大力晃著,胃裡翻江倒海一時冇忍住,“哇”地吐了出來。又熱又臭又黏的液體吐在謝柏年的手臂上。謝柏年一陣窒息,後悔自己怎麼冇有捏死這個兔崽子,還問什麼問!

    謝瞻寧與陸玉寶二人見謝柏年此招奏效,也如法炮製。陸玉寶摺扇一出,等麵前的人化作一團黑墨,陸玉寶與謝瞻寧二人雙雙欺身上前,等陸玉寶的摺扇在空中化出一道弧形又落回陸玉寶手中之時,兩人同時出手。不管那鬼麵銀羽衛哪個是真身,哪個是幻影,都在同一時間斃命。

    此招有效,圍山的弟子紛紛效仿,兩兩一組並肩作戰。

    原本這些弟子就是白珞挑選出來的精銳,經過擂台一事又在一起待了一天,彼此之間很快生出默契來。

    紅隼帶來的鬼麵銀羽衛頓時冇了優勢,越戰圈子越小,幾乎成了被圍剿之勢。

    元蒼朮的一雙離虛鴛鴦鉞更似讓他有了真身一般。之前是因為未料到紅隼會鏡花水月之術,而輕了敵,現在發起狠來,隻見鬼麵銀羽衛一個接一個的倒在地上。

    紅隼心中又急又氣。鬼麵銀羽衛中原本除了四大世家的弟子,還有很多散修,實力原本就參差不齊。若不是巫月姬教給他們鏡花水月之術,這些人哪裡是四大世家高階弟子的對手?

    這鏡花水月之術在精銳弟子之中根本施展不開。

    紅隼眼眸閃過一絲陰鷙。在元蒼朮再次襲來之時,從身旁拽過一個鬼麵銀羽衛為自己擋下一刀之後轉身逃走。

    元蒼朮冷哼一聲,離虛鴛鴦鉞脫手而出。紅隼倏地一轉身,黑色的披風揮過,轉眼就變成了一隻紅隼。

    紅隼在空中一振翅,頓時一分為二。離虛鴛鴦鉞侃侃從紅隼的翅膀擦過。右邊的那隻紅隼頓時化作一灘濃墨消散在空中。

    不等離虛鴛鴦鉞回到手中,元蒼朮立刻追了過去。

    剛跑出兩部隻聽遠遠的一身龍吟從空中傳來。

    元蒼朮一抬頭,見黑色的巨龍騰空而起,白珞手持虎魄站在龍身之上從雲端俯身跳下。

    謝柏年振臂一呼:“眾弟子聽令!跟我殺上沐雲天宮!”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