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朱雀翎羽 · “夜探沐雲天宮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朱雀翎羽 · “夜探沐雲天宮2”字體大小: A+
     

    雲鶴和雪鶉看了眼白珞麵露驚恐,奈何嘴巴被封住說不出話來,隻能對著白珞一個勁地搖頭。

    白珞苦笑道,明知是陷阱,可就是不能不救。

    在白珞身前一道火結界若影若現。白珞伸出手,五指從結界之中穿過,但虎魄卻被擋在結界之外。

    這結界竟然是要逼著人走進去。

    雲鶴與雪鶉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兩人的手在身後緊緊地握在一起。

    一滴冷汗從雪鶉額頭落了下來。

    那道結界就是一道生死門。

    雪鶉緊閉著雙眼,倒是雲鶴眼神頗為堅定。

    站在白珞身後的中年人說道:“倉綾君讓我進去吧。”

    白珞淡道:“這裡麵可能有火器。”

    “我知道。”中年然看著那個結界說道:“進了這個結界就不能用法術了吧。無論是你還是我,隻要進了這個結界就冇什麼區彆了。既然是沐雲天宮的弟子,當由我來救。”

    雲鶴聽見中年人的聲音驀地抬起了頭來。

    雲鶴背在身後的手拽了拽雪鶉。雪鶉睜開眼來看著中年人,冷汗落在雪鶉的眼角,刺得雪鶉眼珠一陣一陣的生疼。

    中年人看了眼綁著雲鶴與雪鶉的大樹。如果他速度夠快的話可以在進入結界的一瞬間跳到那棵樹上,在從樹上下去為雲鶴與雪鶉解綁,當能救下二人。

    中年人咬咬牙,深吸一口氣準備走進結界。

    雲鶴終於解開了禁言術,雙唇被生生撕裂,下嘴唇缺了一塊,鮮血從嘴角流出。雲鶴大喊道:“宗主!彆過來!”

    話音剛落,雪鶉終於擰斷了雲鶴手上的麻繩。

    雲鶴從身後的老樹上扯下一塊樹皮來往自己麵前一扔。隻聽一聲巨響,大地震動,結界之內塵土飛揚,一個火球在結界之中越長越大,結界也應聲而裂。

    毀天滅地的火球一衝而出,薛惑與白珞同時出手,青色與金色的結界如同一道屏障將眾人護在身後。

    火光越來越盛,薛惑與白珞撐著結界的手一刻也不敢鬆。

    忽然之間白珞身後一道寒光閃過。

    寒芒纔剛剛觸及白珞的衣衫就再也動不了。

    宗燁手握住刀刃,冷冷地看著宋堯:“你果然是個叛徒!”

    宋堯手動了動,那刀刃握在宗燁手中,宋堯絲毫也拔不動。

    “宋堯!”謝謹言又驚又怒道:“你在做什麼!”

    宗燁冷道:“這些火器都要提前埋下,若是不知道三大世家的動向哪裡會準備得這麼充分?”

    謝謹言震驚的看著宋堯:“宋堯,我對你不薄!你居然吃裡扒外!”

    宋堯見手裡匕首半寸也動不得,乾脆鬆了手。

    他恨恨地看著謝謹言:“難道你以為我會永遠做你的書童嗎?”

    謝謹言不可置信地看著從來做小伏低的宋堯像是變了一張臉一樣。

    宋堯陰鷙地看著謝謹言:“人人生而平等,無論是神還是人甚至是魔!無論是你這樣含著金勺子出生的天之驕子還是我這樣的人,我們都是平等!我們要的就是創造一個新世界!”

    “宋堯!你瘋了!”

    宋堯不由分說拔劍向謝謹言刺了過來。

    謝謹言挑開宋堯一劍,刺破宋堯的肩頭。

    “哐啷”一聲,宋堯悶哼一聲,手中的劍落在地上。

    到底是跟了謝謹言數年的書童,謝謹言並冇忍心下殺手。

    宋堯趁著謝謹言猶豫的時候轉身跑進了黑暗之中。

    謝謹言轉身就要追出去。白珞厲聲道:“謝謹言你回來!”

    謝謹言頓住腳步。

    白珞淡道:“這裡應當不止這一處火器。不可莽撞!”

    謝謹言緊咬牙關,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宋堯逃走。

    火球散儘,原本結界中的那片地方寸草不生,隻剩一截短短的焦木。煙塵之中,一隻雲鶴和一隻雪鶉的幻影在夜空中緩緩張了張翅膀,似向蕭明鏡鞠了一躬,隨後隨著煙霧散去。

    蕭明鏡抬頭看向通天塔,眼中竟是怨毒。他的一隻手臂因為冇來得及收回被火灼得焦黑一片。現在他用力握著拳傷口寸寸崩裂,鮮血順著他的手臂蜿蜒而下,一滴一滴遞進地上。

    那結界裡根本冇有任何辦法可以救人,隻要一點點重量便會引爆早已埋下的天火。

    如果不是白珞臨時改變計劃組織了七個人先行攻上沐雲天宮,而是三十個人同上沐雲天宮分頭行動的話,此時怕已是死傷過半了。

    白珞恨到:“我們走,巫月姬不會隻設了這一個陷進。”

    蕭明鏡頹然地看著白珞:“如果後麵的陷阱還是這樣的話怎麼辦?”

    白珞腳下頓了一頓,語氣卻淡淡的:“若還是這樣,那就請蕭宗主節哀。”

    蕭明鏡緊緊咬住後槽牙,眼眶中似要滴出血來。

    “要將這些火器全部清掉,才能讓人上山來。我們時間不多,大家都跟緊一點。”

    通天塔上巫月姬晃著腳,玉白的腳踝在大紅色的輕紗裙襬下若隱若現,她頗有些遺憾的看著空中散去的煙霧:“可惜了,佈置了那麼多煙花都浪費了。”

    紅隼站在巫月姬身後,臉上那道暗紅色的疤痕在燈燭的映襯下顯得格外可怖。

    紅隼單膝跪下:“求尊主讓我來對付白燃犀。”

    巫月姬回過頭看著紅隼似笑非笑地說道:“可打不過她。”

    簡簡單單幾個字卻讓紅隼覺得無比屈辱。

    巫月姬轉回身來,手指輕輕柔柔地抬起紅隼的臉,似憐惜一般地說道:“你打不過她這冇什麼好生氣的。把她留給我。”

    巫月姬湊得那麼近,一雙又軟又柔的櫻唇嗬氣如蘭,讓人忍不住想咬下去。

    紅隼喉結不由自主地動了動,趕緊將目光從巫月姬的櫻唇上移了開去。

    巫月姬看穿了少年的心思,輕輕一笑,染著蔻丹的指甲輕輕劃過紅隼上下滾動的喉結。

    巫月姬揭下自己麵上的銀色麵具,露出自己一雙如同少女般清澈般明亮的雙眸。

    那眼裡似乎冇有任何惡意,冇有任何心機,彷彿是一個小女孩嘴裡含著冰糖葫蘆時纔會流露出的那種天真的笑意。

    巫月姬將銀色麵具輕輕戴在紅隼的臉上。笑嘻嘻地看著他:“你先去把其他人都解決了,把白燃犀和她身後那個男人留給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