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朱雀翎羽 · “療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朱雀翎羽 · “療傷”字體大小: A+
     

    宗燁自從析城山道下山後,昏迷了近十天。這十天除了薑輕寒就是白珞陪在宗燁身旁。

    宗燁傷重,身上的寒症反覆發作。薑輕寒交給宗燁的抵禦寒症的方法要依靠自己行經走脈。但宗燁昏迷不醒哪裡還能自己行經走脈?

    寒症最重之時,隻能用白珞的金靈流為宗燁壓製下去。

    隻是這樣一來,宗燁身上的傷又會因為煞氣被壓製體內而加重。病情如此反反覆覆十日,連忘歸館中都充斥了藥味。

    關於析城山道上的事,陸玉寶與薑輕寒都默契地冇有再提。哪怕薛惑再是軟磨硬泡,薑輕寒也一個字都冇有提起過。

    幸好白珞在受傷時從薛惑身上扒下來了許多龍鱗。薑輕寒幾乎將龍鱗全都研磨成了粉給宗燁當飯吃,宗燁纔在十日之後醒來。

    宗燁醒來的時候有一瞬的恍惚。就像宗燁從小無相寺被白珞帶回的那日一樣。白珞托腮坐在自己對麵的桌旁,懶懶散散地看著自己。

    “你醒了?餓不餓?”白珞懶洋洋地問道。

    桌上擺著白粥和幾碟小菜,一看便知是陸玉寶的手藝。

    白珞從桌上拿過一碗白粥,白粥熱騰騰的熱氣在宗燁麵前氤氳出一團白霧。

    隔著霧氣,白珞紺碧色的瞳孔也不再那樣冷,長長的睫羽上似乎凝結了水氣,墨發鬆散地搭在她的肩頭。

    宗燁喉結微微動了動,他喉嚨乾澀,似乎要很用力才能發出聲音:“你不怪我?”

    白珞頓了頓,從白霧之中抬起頭來:“怪你?”白珞失聲笑了笑。

    宗燁眼神微動,真的不怪他嗎?

    被人活活挖去靈珠,經曆了多少苦楚,宗燁想都不敢想。

    難道真的不會恨嗎?

    如果是他的話,哪怕與這件事情有半分關聯的人,他都會恨吧。

    白珞認真地看著宗燁道:“你認為拿走我靈珠的人是你?”

    宗燁目光閃爍了一下。他不知道應當向白珞怎樣形容那樣的感覺。明明像是一場夢,但冥冥之中卻覺得是真實的。

    沾著血和熱氣的金靈珠放在自己掌心的感覺是那樣的真實。白珞看他的眼神是那樣的真實。地獄中的惡鬼也是那樣的真實。

    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但他明白這些事情定是與他有關。

    他無法自欺欺人,更無法欺騙白珞。

    白珞笑道:“宗燁,你覺得你還需要多久才能打過我?”

    宗燁長長的睫羽微微顫了一顫,不明白為何白珞要問這個問題。

    宗燁誠實地搖了搖頭:“永遠都打不過。”

    白珞不以為然道:“那便是了,我現在隻剩三成靈力你都打不過我。我在失去金靈珠之前,靈力可有十成,憑你,你覺得你能取得去?”

    白珞輕輕吹了吹勺子裡的白粥。

    其實宗燁身上的煞氣已經到了白珞快要無法壓製的地步。宗燁昏迷的這十日,壓製寒症時,白珞幾乎已經要用全力才能將寒症壓製下去。

    但這又能說明什麼呢?

    難道能說明,在析城山道上捱了虎魄十鞭不還手的人,是挖去她靈珠的人嗎?

    宗燁抬起頭嚅囁了一下。白珞已經舀了一勺子白粥遞到了宗燁麵前。

    很少見的,白珞竟然笑了,微微翹起的嘴角,眼角在白霧之前看上去竟有了幾分難得的溫柔。

    宗燁張開嘴將白粥吞了下去。

    “唔!”

    滾燙的白粥落在宗燁的嘴裡。宗燁趕緊捂著嘴將白粥吞了下去,滾燙的白粥從喉管落入胃裡,如同吞下了一塊燒紅的熱炭,燒得胃裡一陣疼。

    宗燁眼角微紅被燙得都要落下淚來。

    宗燁伸出手來從白珞手裡接過白粥:“師尊,我自己來。”

    “宗燁!白姑娘!”

    白珞一回頭,果然見門被謝謹言推了開來。

    謝謹言這廝,越來越冇規矩,哪裡還有半點謝二公子的樣子?

    謝謹言手裡拿著一個錦盒,看見宗燁喜道:“宗燁我聽說你受了重傷,還擔心你一時半會兒醒不來呢。”

    白珞冷道:“本來是冇有醒的,被你這麼一叫也叫醒了。”

    謝謹言看了眼宗燁端在手裡的白粥笑道:“白姑娘你又逗我玩,這都開始喝粥了,還說是我叫醒的呢。”

    謝謹言拍拍錦盒:“這個給宗燁補補身體。”

    不出所料,那錦盒裡又是一跟百年山參。

    白珞看著快要成精的山參乾癟癟地躺在錦盒裡,都忍不住在心裡唸了一句“阿彌陀佛”。

    宗燁看著謝謹言微微笑了笑。這一抹煙火氣,這一抹人世的溫暖,總是讓人格外留戀。

    謝謹言把盒子放在桌上:“白姑娘,我這次來還要替我爹請你上一趟碧泉山莊。”

    “可是為了鬼麵銀羽衛的事情?”

    謝謹言點點頭:“我爹修書沐雲天宮,但是許久冇有得到回覆,所以我爹猜想沐雲天宮可能已經失陷了。白姑娘知道的,沐雲天宮和玉湖宮各掌管一個出海口。沐雲天宮一旦失陷,中原的漕運就斷了一半。商賈的利益受損,隻怕中原很快就要亂了。所以除了要找到蕭宗主的下落之外,解救沐雲天宮拿回入海口也十分重要。這件事情我爹還想與白姑娘你商議一下。”

    “玉湖宮與玄月聖殿有何反應?”

    “陸宗主與元宗主已經都到了碧泉山莊。姑蘇與扶風都封了城。”

    “全都封城了百姓怎麼辦?”

    “扶風自己自足慣了,上山采藥,打獵,封了城日子苦一些而已,餓不死人。姑蘇向來富庶,在封城之前陸宗主拿出萬金購買了足夠多的食糧分發到了各家。陸夫人安排了青幫的人守住漕運的出入口。姑蘇黑白兩道夫妻齊心,城裡的百姓大多配合。”

    白珞輕輕一笑:“吳三娘也算得償所願當上陸夫人了。不過封城也不是長久之計,我隨你上碧泉山莊,去沐雲天宮的事恐怕拖不得了。”

    “我隨你去。”宗燁放下白粥,掀開被子從床上站了下來。

    白珞眉頭微蹙:“你傷還冇好。”

    宗燁微微一笑:“我答應過師尊,要一直跟在你身旁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