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朱雀翎羽 · “哪兒來的巨型王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朱雀翎羽 · “哪兒來的巨型王八?”字體大小: A+
     

    陽光透過宗祠金絲楠木門的縫隙,一寸寸照進宗祠。

    陸玉珥臉上幾不可見的閃過一絲痛處。躺在宗祠後沉睡的那個陸玉珥也似有要醒來的跡象。

    白珞看著半人半蜥蜴的陸玉珥輕笑道:“心願可了了?”

    半人半蜥蜴的陸玉珥點點頭:“是時候了。”

    白珞垂目淡道:“虎魄。”

    “虎魄?”模模糊糊中,半人半蜥蜴的陸玉珥看見黑暗中一道軟鞭的金光閃過,忽然像是意識到什麼,抬頭望向宗祠裡額生三眼背後雙翼的監武神君神像一眼,又回頭看了看白珞:“所以你是?”

    白珞點了點頭:“正是。”

    半人半蜥蜴的陸玉珥啞然失笑:“也不冤。”

    虎魄並不淩厲,隻是纏上了半人半蜥蜴的陸玉珥。金光閃過,陸玉珥隨著金光一同消散。點點金光驀地揚起,似是螢火蟲落滿了宗祠。

    沉睡的陸玉珥忽然醒了過來,入眼便是滿眼的星光。

    陸玉珥跳起來伸手揮手抓起那些星星點點的金光來:“誒!好漂亮啊!”

    陸言歌愕然抬頭看著白珞:“倉綾君,這……”

    白珞淡道:“帶他一起出去吧,隻是他魂魄不全,從結界出去之後可能活不到太久。”

    陸言歌感激地看了白珞一眼:“但爺爺一定希望能出去看看的。”

    陸玉珥玩鬨了一陣便詫異地回頭看著眾人:“誒?你們在這裡?我孫子呢?”

    陸言歌喉頭一哽:“我就是你孫子。”

    陸玉珥湊近陸言歌看了看,“哇”地哭了出來:“你不是我孫子,我孫子冇有那麼醜!”

    吳三娘湊近陸玉珥:“那你在看看我,我是不是你孫兒媳婦?”

    陸玉珥眨巴眼睛看著吳三娘:“你是我孫兒媳婦啊。”

    吳三娘噙著笑指了指陸言歌:“可我嫁給他了,那你說他是不是你孫子?”

    陸玉珥撓著後腦勺:“你是我孫兒媳婦,你嫁給他了,他就是我孫子,好像是這個道理。”

    轟隆隆的轟鳴聲從遠處傳來,似有漫天洪水鋪天蓋地而來。

    宗祠的地麵開始顫動。

    眾人抬頭望去,遠處玉湖宮的幾座大殿同時沉入玉湖,激起漫天的水花。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一凜:“結界要破了!”

    謝謹言本能的感到一股恐懼。雖然灑在自己身上的隻是一些水霧,但腳就像黏在了金絲楠木的木地板上一般。窒息感頓時扼住了謝謹言喉嚨。

    謝謹言腿腳一軟,驚出一聲鵝叫,直往白珞身上跳:“白……白……白姑娘……水……水!”

    謝謹言比白珞高了一個頭,偏偏還要把腿盤在白珞的腰上。

    白珞隻覺得自己青筋一陣直跳,咬牙切齒道:“謝……呆……鵝!”

    宗燁輕輕咳了一聲,將謝謹言從白珞背上拎了下來:“謝二公子,關於這一點我覺得找葉公子似乎靠譜一點。”

    “哦,你說得對。”謝謹言一溜煙由躥到葉冥身上:“葉公子救命啊!有水來了。”

    葉冥:“……”

    水牆從天際挪了過來。轟鳴之聲就像是天崩地裂。

    謝謹言更緊張了。那水牆雖在一裡開外,但他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整個人浸到了水裡一般,呼吸的時候,冷水不停地灌入謝謹言的肺腑。

    謝謹言下意識地收緊了胳膊。

    葉冥覺得一陣窒息,謝謹言那支胳膊,勒得他臉色通紅,幾乎快要翻白眼。

    葉冥動了動肩膀,想把謝謹言抖下去。但謝謹言似乎打定了注意,就算被淹死也要被淹死在葉冥的背上。

    葉冥翻了個白眼。早知道自己會那麼冇麵子,自己乾什麼要下崑崙?!!

    水牆似滾滾而來,宗祠的屋頂似乎收不了巨力,紛紛碎裂,墨玉石瓦片從空中落了下來。監武神君神像應聲而倒。

    眼見巨大的神像就要壓在眾人身上。一道金光閃過,監武神君神像頓時碎成齏粉。

    金色的粉末落了眾人一頭。

    白珞嘴角噙著笑,挑眉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神像位置,呼一口惡氣。

    宗燁:“……”

    眼見水牆已到道了眾人頭頂就要劈頭蓋臉地壓下,葉冥一抬手,一道結界頓時將眾人護住。

    水牆落下,眾人隻覺得在結界之中上下翻滾,雖然冇有被淹入水中,但那滋味仍然難受得緊。

    眼見黑暗中,藍色的水結界開裂了一道口子。

    宗燁點漆似眼眸一凜抓住白珞的手腕,將劍重重地插進地裡。葉冥反手把自己背上的謝謹言給抓了下來。

    一聲玻璃輕響,整個水結界破裂。湖水向眾人席捲而來,似要將眾人重新拖回湖底。

    宗燁手握劍柄,牽著白珞,勉力不讓自己被水沖走。

    謝謹言隻覺一股天旋地轉,冷水不斷往肺裡灌。

    忽然之間謝謹言覺得自己身體一輕,又撞進了什麼人懷裡。

    迷迷糊糊中,見水中劃過一個龐然大物,似有一塊巨大的龜甲如一堵牆擋在了眾人眼前。

    潮水驟然褪去,一股夏日裡潮濕的空氣灌入謝謹言的肺腑,謝謹言吐出一口水來纔看清周圍的狀況。

    淹了水牢的湖水退了去,露出雕著蓮花的漢白玉的地板。謝謹言的晃了晃自己的腦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剛纔自己看著的是什麼?

    明明有一塊龜甲啊。

    哪來的巨型王八?

    謝謹言帶著滿腦子疑問抬起頭看去,哪有什麼王八?隻有葉冥一襲天水碧的衣衫站在自己麵前。

    而自己則站在薛惑麵前,方纔若不是薛惑擋住自己,謝謹言恐怕就落進湖底了。

    薛惑桃花眼一挑,粉色如輕雲般的衣袖搭在謝謹言的肩上:“謝二公子找什麼呢?”

    謝謹言疑惑地說道:“薛公子,你剛纔有冇有看見一隻王八?”

    葉冥明顯的身軀一震,微微側過頭頗含警告意味地看了薛惑一眼。

    薛惑嘴角挑起一個似笑非笑的笑容:“哪兒來的王八,定是你腦袋進水了。”

    “言歌,你看那邊好像有點不對勁。”吳三娘望向玉湖宮主殿的方向。

    陸言歌抬起頭,果然見一線火光一閃而過。

    隨著火光的消散,一道青色煙霧嫋嫋升起。

    斷一刀皺眉道:“吳三妹兒,那個不是你們青幫的信號的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