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朱雀翎羽 · “陸玉珥的回憶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朱雀翎羽 · “陸玉珥的回憶2”字體大小: A+
     

    陸玉珥到白玉山原本也不是為了打探妘彤的私事的,見到妘彤與彆的男子在一起,自己隻好躲了起來。

    陸玉珥並未走遠,心想等著妘彤與那男子離開了自己再上前去問個清楚。隻見妘彤與那男子站在林中,還未說上幾句話那男子驟然向妘彤出了手。

    那男子竟是魔族!一身煞氣淩厲霸道,竟是對妘彤下了殺手。

    陸玉珥大驚,無論妘彤身份如何,他一屆宗主也不可能見之不救。

    可陸玉珥還未動身,就見妘彤雙手一道火光閃過,一柄火紅的彎弓頓時握在手中,對準那穿黑衣的男子一箭射了出去。

    陸玉珥大驚,他雖不是宗師,但行商多年見多識廣,一眼就認出那時一柄未出世的神武。且那神武從未在江湖中出現過!

    那柄神武,正是以朱雀的趾骨打造月璃弓,與妘彤血脈相連。

    陸玉珥隻見原本嬌弱的妘彤,忽然之間變得盛氣淩人,火紅的衣衫在林中疊翠之間飛舞,月璃弓一箭射出,直直衝破火紅的煞氣。

    月璃弓上裹挾的純淨的火靈流是陸玉珥從來都未見過的。哪怕是蕭萬鈞鼎盛時期的全力一擊也未見得能釋放出這麼純淨的火靈流。

    更令陸玉珥驚駭的是,妘彤的月璃箭上箭尖似朱雀鳥喙,淩空射向魔族男子的箭羽上火靈流化成了朱雀的雙翼。月璃箭劃過長空留下的光分明就是朱雀的尾翼!

    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是什麼人修的法術能化出四方神?這世間哪怕宗師也無法有這麼上乘的術法。

    最不可能的解釋卻是最合理的解釋。

    妘彤與陵光神君有關。

    崑崙的事情陸玉珥並不清楚,隻能確定妘彤是神族與朱雀有關。有了這一認知,陸玉珥很快明白了為何會在析城山道上出現朱雀。

    陸玉珥暗自心驚,心中更是氣惱。析城山道朱雀是因妘彤而出,她既然知道自己身份卻不出手相救!

    陸玉珥默不作聲地藏在暗處看著妘彤與那魔族男子相爭。

    前方隻見妘彤的月璃箭衝破煞氣直衝魔族男子的麵門而去。那魔族男子身形如鬼魅一般,眼見月璃箭就要刺中那魔族男子。那人卻忽然身形一閃,月璃箭前隻剩下那人的一縷墨發。

    就這麼一瞬間,魔族男子已然到了妘彤身前,他一手壓製著妘彤的手腕,一手卡主妘彤的脖頸將她抵在樹上,渾身散發出的冷意,讓陸玉珥遍體生寒。

    那魔族男子戲謔地看著妘彤,陰鷙地說道:“你要殺我?”

    妘彤冷道:“你若要動玄月聖殿,我便要殺你。”

    “你竟為了玄月聖殿與我為敵?”

    短短幾句話,陸玉珥心中卻如驚濤駭浪。

    這魔族男子竟然要對玄月聖殿下手?!

    陸玉珥知道接下來的事情他不能再繼續探查了。

    一個神族,一個魔族,無論是妘彤亦或是這個魔族男子,他們任意一人便足以毀掉玉湖宮。

    陸玉珥悄悄後退,玄月聖殿怕是還不知曉自己正麵臨著滅頂之災,甚至還想求娶妘彤!

    陸玉珥才退了一步,隻見那魔族男子驀地回過頭來。

    陸玉珥心裡咯噔一跳見那魔族男子陰鷙的眼底一抹暗紅一晃而過。陸玉珥下意識拔劍,但手剛剛搭上劍柄,一道暗紅煞氣當胸襲來。

    陸玉珥眼睛一黑,整個人飛了起來。耳中聽到幾聲骨骼的脆響,喉頭一股腥甜衝上口鼻,一口鮮血頓時嘔了出來。

    陸玉珥似一個布偶般落在地上,哪裡還有半分力氣拔劍?隻能從地上爬起來轉身就跑。

    陸玉珥**凡胎怎麼與魔族之人較量。隻見眼見一花,魔族男子瞬息而至,又是一掌拍向他的頭頂。那一掌若是陸玉珥冇有躲開,立時就斃了命,哪裡還會有這後來的許多事。

    隻是求生欲使然,陸玉珥靈台在那一瞬間格外清明,原本未堪透的鏡花水月之術,竟然在滾地躲開的一瞬間使了出來,頓時地上多了兩個陸玉珥的分身。

    三個陸玉珥朝著不同方向跑去。

    陸玉珥一路逃亡,從白玉山上滾了下去。

    可那魔族男子動了殺心,竟是緊追不放,殺掉兩個分身幻影之後,又緊追陸玉珥的本尊而來。

    陸玉珥身負重傷,莫說抵抗,就是逃都逃不了那麼快,在魔族男子的一路追蹤下,逃到絕路,隻能一躍跳入渭水,憑著自己超然的水性,勉強逃過魔族男子的追擊。

    白珞聽到此處從監武神君的神像上一躍而下,將掛在神像手指上的陸玉珥也帶了下來。

    白珞看著半人半蜥蜴的陸玉珥,倒是對他所說的鏡花水月之術更感興趣。當時在元氏封堆,鬼麵銀羽衛用的就是這個。白珞問道:“你為何會鏡花水月之術?你去過東瀛?”

    半人半蜥蜴的陸玉珥搖搖頭道:“你有所不知,鏡花水月之術隻不過是東瀛的叫法罷了。在中原,稱為刻木牽絲。”

    “刻木牽絲?!那是神族秘術,你為何會知曉?”

    “我行商多年,總是收藏與買賣的東西彆的人都要多出許多。機緣巧合曾得到過刻木牽絲的殘卷。後來東瀛盛行鏡花水月之術,我便重金請人從東瀛帶回了鏡花水月秘笈。我將兩者相比較,發現鏡花水月之術與刻木牽絲殘捲上的內容有七成相似。”

    “刻木牽絲的殘捲上記載了什麼?你可還記得?”

    陸玉珥點點頭:“自然是記得。不過那隻是半闕殘卷,即便看過也不得其法,那殘卷記載的是移形換影的部分。鏡花水月之術便是在此基礎上練成。”

    數百年前的扶風,就是因為魔族用了刻木牽絲之術讓上萬人入魔。原以為刻木牽絲的卷宗保管在伏羲氏,或是早已被銷燬,卻冇想到竟有殘卷流傳到東瀛過?

    “你在哪裡找到的刻木牽絲殘卷?”

    “蜀中附近的一個女媧廟。”

    白珞神色一冷:“那女媧廟可還在?”

    “那女媧廟早已被毀了。”

    “多久被毀的?”

    陸玉珥搖搖頭:“我在結界裡待得久了,記不清時間。算起來最少也是五十年前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