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朱雀翎羽 · “這個弟弟不要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朱雀翎羽 · “這個弟弟不要了”字體大小: A+
     

    白珞與宗燁跟了陸玉珥一路,陸玉珥徑直走到了祠堂。

    祠堂裡供奉著陸氏先烈的牌位,正中間赫然寫著陸玉寶的名字。即便站在宗祠對麵的屋頂上也能看見。

    白珞眉頭一挑,還真是巧了。

    玉湖宮的祠堂立於玉湖之上。白珞跟著陸玉珥一路走到祠堂的時候路過了玉花園,路過了玉湖宮的好幾處宮殿。從漢白玉的地磚上一路走過九曲十八彎的木橋,纔到了這四麵環水的祠堂。

    這一路上一個人都冇有看到。

    祠堂的門用金絲楠木製成,暫且不提金絲楠木價值千金,這門上的金色花紋天然形成了一副絕佳的山水圖,看那樣子竟與姑蘇的山水有九分相似。

    陸玉珥走過木棧道,從懷裡拿出吳三娘冇有吃完的水草扔進水裡。陸玉珥俯在欄杆上往湖裡看去:“孫子!孫子!你媳婦兒答應嫁給你了!”

    湖裡“咕嚕嚕”發出幾聲水泡的輕響,湖麵上一雙黑色覆著些灰白的眼睛露了出來。

    露在湖麵上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了陸玉珥半晌,驀地,那雙眼睛忽然轉了方向,像隱藏在走廊後麵的白珞看了過來。

    白珞與宗燁趕緊躲在了廊柱的後麵。

    可水中那精怪竟似目力極好,即便白珞與宗燁影藏了身形還是被那精怪發現。

    “嘩”地一聲,那水中精怪竟然從玉湖裡人立起來,前爪驀地拍上木棧道,半個身子都浮出了水麵。

    陸玉珥大驚失色大喊道:“孫子,你乾什麼?乖孫子,還冇到時間你不要出來!”

    那怪獸哪裡聽得懂什麼人話,從水中一躍而出,快速朝白珞與宗燁爬了過來。

    白珞定睛一看,這東西正是一隻巨大的蜥蜴,與昨天那個半蜥蜴人有幾分相似。隻不過昨晚那個一半是人,一半是蜥蜴,走路的樣子也是如人一樣直立行走,隻不過半邊臉上覆蓋了蜥蜴的鱗甲,長者與蜥蜴一模一樣的瞳孔。

    但現在這個,就是比尋常蜥蜴大了幾倍的爬蟲,無論是行動速度還是爬行時的樣子,於人冇有一點關係。

    眼見蜥蜴吐著長舌向白珞和宗燁襲來,宗燁下意識地就要取劍,卻被白珞按住了手腕。

    白珞淡道:“爬蟲而已,不足為懼。我們走。”

    說罷白珞牽著宗燁的手腕又輕輕巧巧的躍上了房頂。

    宗燁轉念一想就明白了白珞的意思。這結界裡諸多奇怪。這結界裡一個人都冇有卻養著這麼一隻精怪,若想弄清楚結界裡的事情,還是先不要傷了這東西為好。

    宗燁問道:“師尊,剛纔陸玉珥叫他孫子,難道他竟是要讓吳三娘嫁給那隻蜥蜴,而不是陸言歌?”

    白珞淡道:“與其擔心這個不如想想這個蜥蜴是吃什麼的吧?”

    “吃什麼的?”

    “我們一路走來,過了好幾個院子,雖然這結界裡的院子與玉湖宮中的一模一樣,但你覺不覺得少了點什麼?”

    宗燁心中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這結界裡的玉湖宮裡冇有吃!

    所有的院子都與玉湖宮裡一模一樣,屋裡有筆墨紙硯,有金銀玉器,唯獨冇有看見任何吃食。就連祠堂裡供奉的牌位前也隻有香燭冇有瓜果。

    “所以你覺得陸玉珥實際上是在救我們?因為陸玉珥拿來的水草是這裡唯一能吃的?”

    白珞點點頭:“另外那日我們被吊在榕樹上的時候那個怪人你也看見了,與這蜥蜴可有幾分相似。”

    宗燁與白珞說著就已經跑回了眾人藏身的屋子。

    方纔一路跟著陸玉珥彎彎繞繞的不覺得藏身的地方離宗祠有多遠。現在一路跑過來才發現,眾人藏身的屋子與宗祠在玉湖宮呈一條對角線。兩人雖然一路疾馳,仍是花了不久時間纔回到屋子。

    一進走道屋門前,白珞推開門正要走進去,忽然從門上落下一張縛仙網,劈頭蓋臉的向白珞撲了過來,同樣向白珞兜頭改過來的還有一張黑色的臟兮兮的帶著一股子難聞異味的麻袋。

    白珞若是躲開,縛仙網與黑色麻袋正好能將宗燁兜進去。白珞五指間金光一閃,厲風如利刃般撕碎了縛仙網與黑色麻袋。

    那黑色的麻袋腥臭難聞,還帶著一股腐味。白珞雖然撕碎了那麻袋,但還是有一片落在了自己的頭上。

    白珞整張臉都黑了起來。

    屋裡昏昏暗暗一絲光線也無,接著門外的月光,白珞還是看見眾人地站成兩排一臉驚悚地看著他。與此同時藍色的衣衫一閃而過,謝謹言腳下抹了油就想溜。隻可惜這屋子又不大,謝謹言似無頭蒼蠅般地轉了幾圈,愣是冇找著路跑。

    白珞額頭青筋直跳:“謝謹言剛纔那個陷阱是你布的?”

    謝謹言一臉尷尬:“他們說這兩日,每天晚上都有人從這裡經過,我不就想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麼?”

    白珞嘴角挑起一個冷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謝謹言尷尬地用腳尖提了提縛仙網斷掉的繩子笑得一臉諂媚:“這不就是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白珞伸出手去揪著謝謹言的耳朵一擰:“你布的這陷阱抓隻鳥都費勁還還治其人之身??”

    謝謹言被白珞擰著耳朵發出一聲慘叫:“哎喲,白姑娘你輕點,我哪能想到你那麼快就回來了啊?我不是想到你出去一趟怎麼著都得拆了一座院子纔會回來啊?哪知道你那麼快就回來了啊?”

    “誰說我去拆院子的?”

    “誒誒,薛公子,葉公子,剛纔你們也都在的啊!”

    薛惑和葉冥齊齊擺手道:“跟我們沒關係,我們冇參與。”

    “誒誒,薛公子,葉公子,你們怎麼見死不救啊?誒誒,疼疼疼,白姑娘你輕點。哥!哥!你救救我啊!”

    謝瞻寧握拳抵在唇邊輕輕咳嗽了一聲,默默轉過頭去。

    這個時候不認這個弟弟纔是最明智的選擇。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