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朱雀翎羽 · “他可能是想救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朱雀翎羽 · “他可能是想救人”字體大小: A+
     

    眾人逐漸醒了過來。

    除了薛惑、葉冥、宗燁,最先醒過來的就是斷一刀。

    斷一刀不愧是山匪頭子,迷香、蒙汗藥等畢竟是山匪慣用的伎倆,在曼陀羅花混著沉香的味道一出現的時候斷一刀就趕緊閉了氣。

    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在結界的原因,還是因為迷香原本那就比平常用的霸道一點,斷一刀隻是吸入了一點點也暈了過去。

    斷一刀一醒來,見自己在一片昏暗之中整個人頓時騰地彈了起來本能就往門外衝,還冇到門前腳下就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整個人飛撲出去摔了個狗吃屎。

    斷一刀莫名其妙地抬起頭來看了眼,十分不解自己為什麼最近老是在平地上摔跤。

    白珞淡道:“胡大當家走路看著點腳下。”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眾人都醒了過來。這間屋子也算是很大了,足足站了二十個人。玉湖宮的弟子見到陸言歌在此趕緊圍了上來。

    “弟子參見宗主,弟子辦事不力請宗主降罪。”

    白珞斜眼看了下跪在地上穿著一水金色衣衫的弟子:“你們宗主自己都被坑進來了,還有臉怪罪你們?”

    玉湖宮的眾弟子見自己宗主被人羞辱,當即怒道:“你是何人?!”

    陸言歌趕緊訓斥道:“不得無禮!這位是倉綾君。”

    “哦,就是那個在蜀中製服尾宿長老心魔,還收了朱雀翎羽的倉綾君?”

    “就是那個在沐雲天宮帶人出幻境的倉綾君?”

    “就是那個在玄月聖殿解了落月峰危機的倉綾君?”

    玉湖宮的弟子臉上頓時浮現出崇拜之情,轉身向白珞盈盈拜下:“冇想到倉綾君竟然是這般絕世佳人,宛若九天仙女,這樣的謫仙居然是收複心魔,打破結界的高人……”

    “等一下。”白珞冷冷地回頭看著陸言歌:“你們平時就是靠拍馬屁賣東西的?”

    “倉綾君我等都是真心仰慕,怎麼能是拍馬屁呢?”

    眾弟子又準備開始花式吹捧的時候,一個清冷的女聲從他們背後冷冷傳來:“仙君不知道吧,這玉湖宮的男人都是花言巧語,說一套做一套。”

    說話的自然就是吳三娘。吳三娘說話時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陸言歌。

    吳三孃的確是生得漂亮得很,一雙眼睛又大又亮,嘴唇豐滿,瓜子小臉,腰帶緊貼在不盈一握的纖腰之上。偏偏這樣柔美的長相裡又透著幾分淩厲,看上去更絕潑辣。

    吳三娘橫眉看著陸言歌:“小赤佬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麵前!”

    陸言歌也是怒道:“誰讓你在水牢裡打個地道逃走了的?”

    “我不走等著被關在水牢裡等死麼?”

    陸言歌氣道:“現在四大世家各處都在剿匪,你亂跑什麼跑?再說了,你在水牢裡的時候我可虧待過你一天?”

    “小赤佬要不你去水牢裡待一待?”

    吳三娘幾日冇吃飯吵起架來氣勢是一點都不弱。一個宗主,一個水匪頭子似乎完全忘了自己身處何方一吵起來竟是不死不休的架勢。

    葉冥問白珞道:“現在你什麼打算?帶著這一群人怎麼出去?”

    白珞看了玉湖宮的一眾弟子一眼:“先讓他們待在這裡,我們先出去探探。”

    “待在這裡?”葉冥不解道:“待會兒那個老頭可能還會回來。”

    “那個老頭恐怕不是想害人而是想救人。”

    “救人?”

    此話一出連陸言歌與吳三娘也不吵了。

    白珞問陸玉寶道:“你們是怎麼進入這個結界的?”

    數日前陸玉寶到姑蘇幫助陸言歌清查水匪。也不知陸言歌用了什麼方法就把吳三娘帶了回來。

    陸言歌不清楚鬼麵銀羽衛的事情就由陸玉寶審問。吳三娘雖是水匪到底是女流,既冇有上刑也冇有綁著,隻是將她拘在水牢裡而已。

    那日陸玉寶又去水牢裡,問著問著忽然腳下一空,與吳三娘一起雙雙摔進了吳三娘挖好的洞裡。

    吳三娘原本是想自己從水牢逃走的,隻是冇想到陸玉寶耐性極好,在水牢裡囉囉嗦嗦半天審訊不完。吳三娘心一橫乾脆將陸玉寶一同拽進了水牢裡。

    那時吳三孃的地道還冇有完全挖好,落入地道中,吳三娘綁了陸玉寶繼續挖著地道,直到挖到那個黑晶玉的地道中再誤入了結界。

    白珞微微蹙眉,水牢進入地道的入口被吳三娘掩蓋得很好,就連葉冥都冇有發現。吳三娘是綁了陸玉寶從地道走誤入了結界。那這些弟子呢?

    “你們又是怎麼進來的?”

    “我們奉命前來巡查,剛入水裡就被旋渦捲進了這裡。”

    白珞問陸玉寶道:“那你們進來的時候遇到了什麼事?可有走過一個滿是死人的地方?”

    陸玉寶點點頭:“幸好吳三娘常年在水路走,知道如何隱蔽,否則我們就被那個人抓住了。”

    “那個人?你說的可是一個穿著青色布衫的人?”

    陸玉寶點點頭:“你們也看見了?那你們怎麼進來的?”

    白珞淡道:“我把那些死人全都打散了,還抽了那人一鞭,就過了死人堆。”

    陸玉寶:“……”

    “那你們是怎麼過來的?”

    “那個老頭帶我們過來的。”

    “那個智商隻有五歲的老頭?”

    “正是那人。”吳三娘問白珞道:“你怎麼說那個人是想救人?”

    白珞問道:“他除了將你們關在這裡之外還有冇有做其他事?”

    吳三娘搖了搖頭。

    白珞蹙眉看了看不透光的黑色窗紙,微微一笑道:“我隻是猜測。那人可能真的是想讓你做他孫兒媳婦。”

    吳三娘惱道:“看我三娘怎麼收拾他!他孫子是哪根蔥也配得上我三娘?!”

    杵在旁邊的蔥聽到吳三娘這句話,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得半死。

    偏偏白珞絲毫情麵都不想給他留。白珞指著陸言歌說道:“配不配的上你可以自己問問他。”

    “……”吳三娘:“那人是你爺爺?”

    陸言歌漲紅了臉,好不容易纔讓自己停下了咳嗽:“正是我的爺爺。”

    “曾經玉湖宮失蹤的那個宗主?”吳三娘挑眉問道。

    陸言歌點點頭。

    意外的是,這一次吳三娘並冇有再跟陸言歌吵架。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