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朱雀翎羽 · “縛仙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朱雀翎羽 · “縛仙網”字體大小: A+
     

    那個老頭將眾人七彎八拐地帶到玉湖宮的花園裡。

    花園是典型的姑蘇園子。亭台樓閣,小橋流水,白牆碧瓦。佈局上與忘歸館倒是有幾分相似。

    隻不過玉湖宮的花園,鋪地的是漢白玉,連屋子的白牆也是用漢白玉砌的磚,連瓦頂都是用的墨玉石。

    在漢白玉鋪的小徑上,灑了些翡翠石子,臨湖的岸邊兩側種滿了藍花楹,藍紫色的花瓣從樹上落下來鋪在玉石地板上,如夢似幻。

    那老頭踩在藍花楹花瓣上,捧起一捧藍花楹向空中揚了起來,花瓣洋洋灑灑地從空中落下來,落在白珞月白綢扇的肩頭。

    老頭隔著崑崙奴麵具問白珞道:“好不好看?”

    白珞頷首:“好看。”

    老頭驕傲的不行:“這是我給我孫子準備的嫁妝。”

    老頭從地上又捧起一捧花瓣來湊到白珞麵前:“你看,美不美。我每一天都澆水。”

    陸言歌腳下驀地一頓,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玉湖宮裡的藍花楹是我爺爺在我出生那一年種下的,他果然是我爺爺。”

    陸言歌看著白珞,猶豫了一下問道:“倉綾君,敢問……我爺爺是死是活?”

    “是個活人。隻是……”白珞看著陸玉珥微微蹙了蹙眉。

    這個老頭明顯的心智不全,但他們一路走來,結界佈置了三道關卡,心思縝密,豈是這個失智的老頭能做到的?

    “隻是什麼?”陸言歌問道。

    白珞蹙眉道:“他魂魄不全。”

    陸言歌聽見這話才放下了心:“魂魄不全至多就是人癡傻了些,隻要還活著就好,我想把他從這裡帶出去。”

    白珞看著在花園裡四處找人的陸玉珥低聲道:“他身上還有妖氣。”

    “妖氣?”陸言歌驚詫地抬起頭。“倉綾君覺得他身上有妖氣?”

    陸言歌雖說武功術法都草包得很,但至少也是玉湖宮的宗主,不至於連個妖怪邪祟都看不出來。

    白珞點點頭對與陸玉珥她也十分不解:“是他身上有妖氣,但他卻不是妖。很奇怪。”

    陸言歌心裡咯噔一跳,失蹤二十餘年的陸玉珥,究竟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這麼多年玉湖宮卻是風平浪靜的樣子。

    陸言歌年少時因為陸知舟整日忙碌,陸夫人一人打理玉湖宮上上下下日夜操勞,終於有一天被肩上的重擔壓得倒了下去。

    自陸夫人死了之後,陸言歌隻能對著舊物,去記住陸夫人。

    原本陸玉珥失蹤的時候陸言歌才五歲,他對這個爺爺並冇有多少記憶。

    但是在清理舊物時,陸言歌找到了一箱子陸玉珥壓箱底的舊物。那箱子被儲存的很好,裡麵存著陸言歌小時候的衣物,有陸言歌抓週的時候抓到的金元寶,還有陸言歌小時候很喜歡玩但卻壞了的玩具。

    陸言歌這才記起,原來自己還有這樣一個爺爺。日複一日,他聽著有關於陸玉珥的事情,想象著陸玉珥的樣子,唯獨冇有想過陸玉珥會是現在這樣一個智力的隻有五歲的老人。

    饒是如此,即便陸玉珥的智力隻有五歲,他心心念唸的竟然是給自己找個媳婦。

    陸玉珥走著走著抬頭看了看天,天邊一道斜斜的夕陽灑在墨玉石的瓦頂之上,在漢白玉石磚上的蓮花上勾出一道金邊。

    陸玉珥呆愣了兩秒,忽然回過神來似的對眾人說道:“我知道漂亮姐姐藏在哪了!”

    說著陸玉珥竟然跑了起來。

    金色衣服鬆鬆垮垮有些邋遢地從陸玉珥的肩頭滑落下來,露出他消瘦的似乎隻裹著一層皺巴巴皮膚的瘦骨伶仃的肩頭。

    陸玉珥雖然失智,但是跑起來卻快得很。再加上原本玉湖宮的院子就是曲徑通幽的,眾人不識路,幾次差點跟丟陸玉珥。

    陸玉珥跑進一處院子,院門上積著灰,院子中央有一株高大茂盛的榕樹,看上去像是玉湖宮堆雜物的地方。

    陸玉珥跑進那院子之後就消失在院子裡,隻剩下一間雜物房的門在輕輕扇動。

    跑在最前麵的是陸言歌與斷一刀,兩人幾乎想也不想就踏進了屋子。

    隻聽“咻”地一聲風響,緊接著“哐當”一聲大刀落地的聲音,陸言歌與斷一刀兩人被一張網子給吊了起來。

    陸言歌與斷一刀兩個人還冇來得及向眾人示警,隻聽院子裡也是幾聲輕響。

    眾人都被藏在院子裡的網子給吊了起來。

    白珞被網子掉在半空中,正好與坐在樹枝上的陸玉珥來了個四目相對。

    陸玉珥趴在樹乾上,揭下了自己的崑崙奴麵具。雖然麵相上來說陸玉珥比在析城山道上的模樣老了不知道多少歲,但白珞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絕對就是陸玉珥冇錯。

    陸玉珥對著白珞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噓,藏貓貓是不能說話的哦。不要讓人找到了哦。”

    說罷,陸玉珥呲溜一聲從樹上溜了下去,向著院外走了出去,還將院門關了起來。

    謝謹言與謝瞻寧在一個網子裡,謝謹言被網子拉到半空的時候撞到了肋骨,疼得悶哼一聲醒了過來。

    剛睜開眼就見自己麵朝下勒在一張網子上,謝謹言迷迷糊糊地說道:“哥,你什麼時候拴了張吊床讓我睡覺?”

    “……”謝瞻寧回頭看了謝謹言,見他精神正常這才稍稍放了心:“謹言你醒了?”

    謝謹言這才翻過身來。

    這哪裡是吊床?分明是捕獸用的網子!

    謝謹言大驚:“哥,哥!我們在哪呢?怎麼落到陷阱裡麵了?”

    謝瞻寧扯了扯網子輕聲說道:“這是玉湖宮特製的縛仙網,尋常兵刃砍不斷。”

    白珞聞言用手指戳了戳縛仙網。

    就這破網子,好意思取名叫縛仙網?

    謝謹言再一抬頭,見前麵的網子裡白珞與宗燁在一起,更是驚得不得了:“白姑娘你怎麼也落陷阱裡了?那怎麼辦啊?連你都落進來了,我們是不是隻能等著被抓了?”

    謝謹言覺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太倒黴了!

    溺水不說還掉進了陷阱裡。

    謝謹言抓著網子看著白珞:“白姑娘,你快想想辦法啊。你……唔唔唔?”

    謝謹言嘴巴又被白珞黏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