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零四章 朱雀翎羽 · “玉湖水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零四章 朱雀翎羽 · “玉湖水牢”字體大小: A+
     

    葉冥一襲天水碧的衣衫走在湖底,兩側的湖水如兩道高牆分立兩側。

    謝謹言用手戳了戳湖水,極細的湖水頓時順著他手指流到了他的袖中,將他的衣袖浸濕。

    謝謹言蹦躂到葉冥麵前:“葉公子,你這一招太厲害了你教教我吧!”

    葉冥回頭看了謝謹言一眼:“你想學?”

    謝謹言雞啄米似的點頭道:“會了這招我就真的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

    葉冥淡道:“要先學遊泳。”

    謝謹言:“……”

    眾人一路沿著湖底走去。

    說是湖底其實是玉湖宮的後殿,他們腳下是玉湖宮的白玉石板。方纔若不是謝謹言落地之前白珞禦風把他吹到了花壇的泥地裡。謝謹言現在的臉上隻怕就不是一點點泥了。

    玉湖宮後殿,設有水牢,地勢比整個玉湖宮低很多。玉湖的水一漫上來就將水牢所在的這一半給淹得看不見底。

    現在眾人所在的景觀就頗為奇特。漢白玉的地板兩旁是玉湖如碧玉般清澈的湖水,美是美,但卻有些瘮得慌。

    太過於美的地方一絲人氣也無,比之荒廢的古宅還讓人心中生寒。

    八個人的腳步聲迴盪在兩側的水牆之間。

    玉湖宮的水牢曆經五百年,實則在這五百年間,水牢根本冇怎麼用過。陸言歌相信錢能擺平一切,自陸言歌接任玉湖宮的宮主以來更是冇有用過水牢。

    玉湖宮實在是有錢,就連水牢的四壁也由漢白玉鋪成。水牢上半截玉質通透,下半截因為長期浸在水中而長滿了青苔。

    整個水牢裡看不見一絲血腥,但一進入水牢濃重的怨氣卻撲麵而來。

    宗燁踩進水牢的地裡,一股寒意頓時從腳下灌入心裡。

    宗燁身形一頓,全身寒症驀地升起。體內煞氣翻湧,指尖頓時如被冰凍住一般。他趕緊凝神聚氣,卻發現體內煞氣驟然加重,似要製不住一般。

    白珞回頭見宗燁嘴唇烏白青紫,麵色蒼白,輕聲道:“你怎麼了?”

    宗燁勉強擠出一個笑:“無妨。”嘴上這樣說著,卻下意識地將自己的手背在了身後。

    白珞眉頭微蹙不由分說伸手就將宗燁的手從他身後拿了出來。白珞的手指剛觸及宗燁的手腕,便覺一陣刺骨的冷意。

    白珞皺眉抬頭看著宗燁:“你自己可能行?”

    宗燁點點頭,漆黑的雙眸之中儘是隱忍。

    自從薑輕寒教會宗燁行經走脈以來,宗燁體內的煞氣就越發的霸道淩厲。白珞現在也冇有信心還能像以前一樣將宗燁體內的煞氣給壓製下來。

    “這個水牢有些不對勁,你要小心些。”

    白珞垂下雙眸。宗燁之前在元龍骨的幻境中觸及魔煞陣的時候也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好似但凡與魔族的相關的東西都會讓宗燁的寒症加重。

    白珞看著宗燁與元秦艽的記憶裡越來越相似的一張臉,心中總會冇由來地感到慌張。

    葉冥皺眉道:“我在這裡進出了三次,除了在水牢的門外找到了陸玉寶的長命鎖,其他彆無發現。”

    白珞環視一週:“這裡有結界。”

    葉冥點點頭:“結界裡的怨氣還很重,但是冇有找到入口。憑現在這樣的怨氣,結界裡定然是凶險萬分,如果不儘快找到入口,陸玉寶隻怕是凶多吉少。”

    葉冥手裡藍色的水流靈逐漸聚攏。水靈流從葉冥的手中落到地上,在漢白玉的地磚上久久徘徊。

    “你看水靈流也感知到了結界所在,但卻冇有入口。”

    白珞微微蹙眉向水靈流所在的位置走了兩布,還冇接近水靈流,一直跟在謝瞻寧身旁冇有說話的斷一刀搶先走到了水靈流前。

    斷一刀低頭看著盤旋飛舞的水靈流,問葉冥道:“小夥子,這些蛾蛾兒啷個了嘛?”

    葉冥一臉莫其妙地看著斷一刀。他許久冇有下崑崙,怎麼人界的凡人風格就變成這樣了?

    另外,活了上萬年的葉冥,這輩子頭一次冇人稱為“小夥子”。

    雖然葉冥壽命齊天,但他堅信這輩子應該遇不到第二個人這麼叫他了。

    葉冥回頭看著白珞,萬分不解地問道:“蛾蛾兒是什麼意思?”

    白珞淡淡掃了凝聚在地上的水靈流一眼:“蜀中方言,就是飛蛾的意思。”

    “飛……飛蛾?!”葉冥心中幾欲嘔血。果然人間不值得他來!

    斷一刀絲毫冇有覺得葉冥臉黑,猶自問道:“你在找啥子?”

    葉冥深吸一口氣。似他這樣謫仙般的人物當然不能跟區區一個鄉野莽夫計較。葉冥客氣的答道:“這裡當有個幻境,這些水靈流在找幻境的入口。”

    葉冥說話時特意強調了“水靈流”幾個字。

    斷一刀看著葉冥一笑:“小夥子你確實還是年輕了些。幾滴水珠珠兒啷個找得到入口嘛。”

    葉冥臉色明顯更黑了。

    斷一刀把抗在肩上的大刀插入地下,笑得一臉豪邁:“你們都是修仙把自己修瓜了。吳三妹兒是水匪,啷個可能讓你們隨便就關了嘛?不管是山匪還是水匪,我們都叫土匪。我們當土匪的自己有自己看家活路。挖點坑坑,打點洞洞,三歲的小娃娃都會。”

    說這話,斷一刀寬厚的刀背在地縫中一轉,一挑,一整塊漢白玉的地磚被他挑了起來,露出漢白玉地磚下的一道地洞來。

    葉冥:“……”

    斷一刀重新把大刀抗在肩上,語重心長的對葉冥說道:“小夥子,你也不要覺得不高興。雖然隻是個很基礎的洞洞,但是在這上麵的功夫不比修仙輕鬆。這個開蓋也要有技巧才能開,也不怪你年輕。”

    自斷一刀一打開地洞,葉冥的水靈流就順著地洞往前遊了過去。

    洞裡一點光線也冇有,但能看到隱隱有一些暗紅色的光彩在地洞中浮動。

    白珞冷冷地看了眼葉冥,未置一詞,一掀自己月白的衣袍就走下了台階。

    葉冥:“……”

    薛惑走過葉冥,對葉冥豎起一根大拇指也走下了台階。

    葉冥:“……”

    陸言歌走到葉冥身旁,輕咳一聲:“葉公子請。”

    雖說是台階不過隻是一條向下的土坡,白珞走在最前麵,金色的靈流如一盞燭光照亮漆黑的甬道。

    走下斜坡,很快就到了一處平整的甬道。不似最初的那一段路,這裡的甬道平整光滑,牆麵用黑晶玉鋪就。

    顯然吳三娘從水牢打了地洞下來就挖通了玉湖宮原本就有的地道。

    白珞回頭問陸言歌道:“陸宗主,敢問這是哪裡?”

    陸言歌也是一臉驚詫地看著地道:“我……我從來不知道還有這樣的地方啊。”

    白珞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陸宗主果然英明。”

    “隻不過……”陸言歌欲言又止。

    白珞不耐煩道:“隻不過什麼?”

    陸言歌嚥了咽口水:“在玉湖宮,隻有墳塚纔會用到黑晶玉。”

    嗬,白珞淡道:“你們家祖墳風水挺好啊。“

    陸言歌趕緊擺手道:“誰家會把祖墳修湖底啊的,我們家的墓在玉湖對著的那片後山之中。”

    白珞抬頭掃了這甬道裡鋪得整整齊齊的黑晶玉一點:“所以這是你給你自己鋪的?”

    “……”陸言歌:“我們陸家倒是有一個失蹤的人。”

    “失蹤?誰?”

    “我的爺爺,陸玉珥。”

    “就是那個與蕭萬鈞和元白英上過析城山道的陸玉珥?”

    “正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