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零三章 朱雀翎羽 · “天生怕水謝謹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零三章 朱雀翎羽 · “天生怕水謝謹言”字體大小: A+
     

    在那道結界之後,就是通向玉湖宮水牢的路。

    陸言歌歎道:“倉綾君,自從水牢被淹了之後,再入水牢的弟子都消失在了水牢裡。我擔心我走得這幾天再有弟子誤入,所以佈下了結界。”

    白珞淡道:“你的法術的確不怎麼樣。”

    果然自陸玉寶之後,玉湖宮就一代不如一代了。

    一個聲音自前方冷冷傳來:“就算人家的法術不行,你也太暴力了些。”

    誒!”陸言歌驚道:“你是誰?!我,我設了結界你怎麼進來的?”

    那人穿著一身的天水碧的衣衫,麵色沉沉看上去是一個儒雅公子的模樣。那公子撿起浮在水上的一塊木頭扔到一邊淡道:“我遊泳有進來的。”

    遊……遊泳?”陸玉寶莫名其妙地看著玉湖。玉湖上萬公頃。這人是從哪來的?他還設了結界,怎麼遊泳就能過結界了?!

    白珞眉頭一挑:“怎麼,你捨得從你那王八殼子裡出來了?”

    穿著天水碧衣衫的公子正是四方神之一的玄武,執明神君葉冥,葉光紀。

    葉冥眉眼之間頗為儒雅,薛惑那廝一雙桃花眼不同,葉冥是真有幾分神明的模樣。

    葉冥抬頭看了看白珞身旁的宗燁:“這就是你收的那個徒弟?”

    宗燁從白珞的話語中大概猜到了葉冥的身份,拱手道:“宗燁見過神君。”

    葉冥微笑著點點頭:“百聞不如一見,果然長得好看。”

    白珞冷冷回頭看了薛惑一眼,也不知薛惑到底跟葉冥說了什麼。

    薛惑輕輕咳了一聲,桃花眼對著葉冥眨了眨:“你既然到了這裡,應該已經給探查過了吧,前麵到底怎麼回事?”

    葉冥從袖中拿出一個長命鎖來:“你們可認得這個?”

    白珞眉頭輕輕一蹙:“這是陸玉寶的長命鎖,你在哪裡尋到的?”

    葉冥沉聲道:“水底。”

    陸玉寶呢!”

    葉冥搖搖頭:“冇有看見。”

    冇有看見?”陸言歌驚到:“可是,這下麵曾是水牢,失蹤的弟子一個都冇回來過,水底一個人也冇有?!”

    葉冥搖搖頭:“水牢尚在,但是無人。”

    陸言歌臉上閃過一瞬的輕鬆:“難道吳三娘並冇有在水牢裡?”

    葉冥接著說道:“但是水下的怨氣很重。”

    什麼?!”陸言歌嚇得驚叫一聲:“元氣很重是什麼意思?姑蘇的人水性很好,漕運玉湖宮掌管一半,吳三娘掌管另一半,少有出事。每年死在水裡的最多就那麼一兩個,何來元氣很重的說法?”

    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姑蘇一帶水路複雜但卻一直平靜。從未出過什麼大亂。而此次的元氣卻連方圓百裡的水類都驅趕走了。”

    葉冥掌管天下水係。水路四通八達,任何地方的水係出了事,葉冥第一時間都會知道。此次玉湖宮的事情能將葉冥引來,說明怨氣不小。

    怨氣有多重?”

    十年水患加在一起也不過如此。”

    白珞蹙眉道:“你在哪裡找到陸玉寶的長命鎖的?”

    這個長命鎖就掛在水牢入口處,看樣子是陸玉寶故意掛在那的。”

    故意的?”白珞眉頭越皺越緊:“陸玉寶水性很好,就算是再危機的情況也不至於不能全身而退。既然他的長命鎖掛在那,說明是他是故意過去的。葉光紀,你可有在水下發現有仍和結界的痕跡?”

    我也懷疑水下另有結界,但我找了許久都冇有見到入口。”

    白珞一拂衣袖:“走,我們下去看看。”

    說罷白珞一腳踏入湖邊淺灘,玉湖水頓時漫過了她的鞋背。

    陸言歌也將外袍和靴子脫下,擼起袖子準備下水。

    忽然之間謝謹言大叫道:“等等!白姑娘!”

    白珞頓了頓冷冷的回頭掃了謝謹言一眼:“怎麼?”

    謹言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不當。”

    謝謹言:“……”

    白珞又往前走了一步,水漫過白珞的小腿。

    謝謹言“嘎”地一聲鵝叫:“白姑娘就不怕水冷嗎?你就不怕憋得慌嗎?你就不怕水下有什麼東西纏著你,你出不來嗎?”

    白珞冷冷地看了謝謹言一眼:“你怕水?”

    謝謹言雞啄米似的點頭。他謝二公子十歲築基,自幼能在山間自幼行走與猴子比爬樹,唯一的缺點就是一隻旱鴨子。

    哦。”白珞淡道:“那你就彆下去。”

    謝謹言:“……”

    謝謹言心中一塞,但若是留在這岸上又心急得不行。

    他謝二公子難道要在這岸上做這個膿包?

    謝謹言伸出腳尖探了探冷冷的玉湖水。“嘶”一聲想要收回腳,但還是強行忍住了水漫過腳揹帶來的心慌感。

    謝謹言咬咬牙,大吼一聲一躍上天。

    眾人皆目瞪口呆地看著謝謹言像個二傻子一樣飄在空中緊閉著雙眼。

    謝瞻寧大驚:“謹言!不要胡來!”

    謝謹言竟然想眼睛一閉跳入湖心,免了這水一點點漫過鞋背、小腿、膝蓋一點一點帶來的窒息感。

    白珞嘴角微微一挑:“王八,那隻鵝怕水。”

    葉冥半身浸在水中微微一頓。

    葉冥心性冷淡,話也不多,也不愛動氣。

    天上地下唯一一個能惹葉冥生氣的就隻有白珞!

    敢叫他王八的這天上地下就隻有白珞一個!

    葉冥氣得額頭青筋突突直跳。胸中如有一團棉絮堵著,可偏偏罵也罵不得,打也打不得,隻能自己受氣。

    薛惑見葉冥如一根木樁一樣立在水裡,奇怪道:“葉王八,你怎麼不動?”

    葉冥:“……”

    哦,他忘了,天上地下還有另外一個也會叫他王八。

    葉冥壓了壓額頭上跳動的青筋,手掌在水裡一壓一劃,玉湖頓時分成兩半。

    宗燁見玉湖分成兩半,隱約露出的遠處被淹的水牢一角,還有玉湖下堅硬的泥地,想要出聲提醒依然來不及。

    半空中謝謹言緊閉雙眼撤掉法術,三百六十度轉體從空中自由落地而下。

    嘭”的一聲跳湖的謝謹言臉朝下摔進了湖心的泥地裡。

    謝謹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