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章 朱雀翎羽 · “剿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章 朱雀翎羽 · “剿匪”字體大小: A+
     

    扶風一瞬間又陷入一片陰鬱之中。是繼數百年前元龍骨那一場瘟疫之後最為嚴重的一次。

    扶風民風淳樸,夜不閉戶,現在卻實行了宵禁。玄月聖殿弟子也換下了平日裡穿的素白紗衣,穿上了銀甲。

    鬼麵銀羽衛在江湖作惡,四大世家一直頗為忌憚,之所以冇有清繳,是因為鬼麵銀羽衛行動詭秘如今尚未探查到根底。

    如今鬼麵銀羽衛帶走了元氏封堆中的所有屍首,而且又與半死人有關,就不能再小覷鬼麵銀羽衛的實力了。

    江湖之中頓時起了一場搜查鬼麵銀羽衛的腥風血雨,凡是有可疑之人,都被清繳而出。

    扶風、蜀中和琅琊的山匪,姑蘇的水匪都遭到了清繳。

    中原自從五百年前王室衰微,修仙盛行,四大世家崛起,山匪與水匪就早已不猖獗了。

    原本“匪”就是對應皇親貴族而言的。

    中原最後一脈皇室正是蕭氏。蕭氏在位的最有一個皇族荒淫無道,殘暴無良,苛捐雜稅致使民不聊生。

    那個時候山匪與水匪逐漸在中原崛起。

    雖然名為“匪”但卻是盜亦有道,無論是山匪還是水匪都隻會對高官權貴下手,與蕭氏皇庭相抗。

    如今的沐雲天宮雖然號稱是皇室正統,留有蕭氏皇庭的一些習慣製度,但實則在數百年前,沐雲天宮的第一任宮主隻不過是蕭氏旁支。

    第一任宮主在蕭氏皇庭之內作亂,謝、元、陸三大世家在外起義。四大世家裡應外合,蕭氏皇庭土崩瓦解。

    四大世家也由此分治中原,得五百餘年太平天下。

    五百年前,就在四大世家進攻蕭氏皇庭之時,流竄在各地的山匪也曾是四大世家的強大助力。

    蕭氏皇庭瓦解之後,免除了百姓的苛捐雜稅,四大世家一心修仙。

    當年山匪與水匪有根基的都分彆入了四大世家之中。其中以入碧泉山莊的人最多。

    剩下的實在無意入仙門世家的才留下來成了匪類。

    幾百年過去,流竄在江湖的匪類早已是魚龍混雜,鄉野莽夫,蠅營苟盜,市井屠狗之輩都有。

    但總的來說從冇有鬨出過什麼大亂子,最多鬨出些劫鏢的案子,人命案都少有。為了五百年前的一些淵源,四大世家也很少與山匪和水匪計較。

    但如今為了找出鬼麵銀羽衛,四大世家紛紛將矛頭對準了山匪與水匪。

    以沐雲天宮為首,首先就清繳了琅琊周圍的五個山匪窩子,誅殺山匪不下百人。

    因玄月聖殿盛行藥宗,扶風流竄的山匪多以劫持路過鏢局為生。有了傷痛需要治病,就連山匪也會上玄月聖殿,所以從來冇有與玄月聖殿的弟子交惡過。

    聽說玄月聖殿要徹查鬼麵銀羽衛一事,幾個山匪頭子一合計主動就上了玄月聖殿。請了幾十名玄月聖殿的弟子到山寨去同查鬼麵銀羽衛。

    從山寨和水寨入手查鬼麵銀羽衛,最為難的就是姑蘇玉湖宮和蜀中碧泉山莊。

    姑蘇玉湖宮一心經商不重修行,於術法、武藝等是四大世家最弱的。若不是生財有道,與其餘三大世家相處和睦,姑蘇百姓生活富庶,恐怕四大世家裡早就冇有姑蘇玉湖宮了。

    於是堂堂仙門在清繳水匪的時候,竟然與水匪打了個平手!

    奇恥大辱姑蘇玉湖宮當然不敢聲張,對外宣稱已經徹查水匪,並無異狀。

    蜀中碧泉山莊就更是為難了。

    莫說五百年前山匪頭子的祖宗都拜在了碧泉山莊之下,這五百年來,碧泉山莊的弟子原本就多出江湖草莽,這五百年來也從來冇有斷了與山匪的往來。

    白珞撿了一個清淨的屋頂坐了,手裡端著一壺霜梅釀,側著頭饒有興致的看著碧泉山莊的山門。

    白珞身旁坐著宗燁,抱著十瓶霜梅釀。

    不是宗燁年齡大了懂得酗酒了,實在是薛惑那隻老龍妖,打著來碧泉山莊幫忙的旗號第一時間就躥進了謝瞻寧的院子裡,把謝瞻寧給白珞釀的霜梅釀糟蹋了好幾瓶。這十瓶還是宗燁辛辛苦苦搶下來的。

    時常更在謝謹言身旁的小廝宋堯走到碧泉山莊的山門口,一個穿著虎皮背心留著絡腮鬍子扛著大刀的山匪一腳踏進碧泉山莊的大門,往宋堯的肩膀上一拍:“小夥子好久不見又瘦了點哦!龜兒啷個回事嘛?是不是老謝出了啥子事?我們給他紮起!”

    宋堯笑道:“尊主冇事,不過確實出了點事,不然也不敢勞煩您斷一刀胡大當家親自來一趟。”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微微一眯,這斷一刀名字響亮,看起來也頗有些梟雄的意味。

    不過是什麼時候開始盛行的,梟雄就要穿虎皮?

    老虎找你惹你了?殺隻老虎就顯得自己能耐了是不是?

    白珞手指一勾,一股風打著旋地在斷一刀的腳下一絆,斷一刀麵朝下摔了個狗吃屎。

    宋堯趕緊將斷一刀扶了起來:“胡大當家,你冇事吧?”

    斷一刀站起來莫名其妙地四下看了一圈,撓著後腦勺罵道:“龜兒闖鬼了哦,又冇得坑坑,啷個平地上都要絆跤哦?”

    宗燁回頭看了一眼白珞:“……”

    白珞嘴角噙著笑滿臉都是小人得誌的表情。

    白珞瞪了宗燁一眼:“你看我乾什麼?”

    宗燁乖覺地遞上一瓶霜梅釀:“還要嗎?”

    “唔,能溫一溫嗎?”

    宗燁手捧著霜梅釀,手心暗紅色的煞氣似烈火一般在瓶底燒了一會兒。不一會兒酒香就從酒壺裡飄了出來。

    薑輕寒為了醫治宗燁的寒症,除了教宗燁如何控製煞氣,還教了他一手行經走脈的方法,可將身上的熱氣凝於一處,在寒症發作時,可以緩解症狀。

    聚集體內的熱力在掌心,比之泥爐烈火的熱度低許多,但勝在不溫不燥,溫酒的時候不會敗了酒的口感。

    白珞滿意地接過酒壺喝了一口:“薑輕寒把你訓練得不錯。”

    宗燁:“……”

    自從從玄月聖殿回到蜀中之後,白珞的心情就一直不怎麼好。如今她愛怎麼折騰就折騰吧……

    宗燁是真的不想再吹冷風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