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九十八章 朱雀翎羽 · “幕後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九十八章 朱雀翎羽 · “幕後之人”字體大小: A+
     

    元蒼朮被人掘了祖墳,祖宗們一個都冇剩下自然是臉色難看的很。

    縱觀天下,像元蒼朮這麼倒黴的宗主找不出第二個。自己在位期間不僅落月峰下鎮壓的元龍骨差點爬出來,封堆裡睡了上千年的祖宗屍首全都被盜走。

    他還有臉去見列祖列宗嗎?

    不,不是有冇有臉的問題,是他根本見不到列祖列宗,他要是現在被氣得背過氣去,他可以獨占數萬傾的元氏封堆峽穀。想想都覺得有點冷。

    除了元蒼朮之外,也不知為何白珞也陰沉著一張臉,一言不發的走著。

    白珞一生氣,原本就陰風陣陣的峽穀之中幾乎要颳起了雪風,凍得謝謹言不停地在打著噴嚏。

    元蒼朮生氣氣得有理有據,不過對於白珞眾人就不解了。

    宗燁小心翼翼地湊近白珞:“師尊……”

    白珞冷冷地回頭看了宗燁一眼,一股冷風忽然從峽穀中吹來頓時在宗燁濃黑睫羽之上凝了一層白霜。

    宗燁打了個冷戰:“冇……冇什麼,師尊小心腳下?”

    白珞羽玉眉一挑,語氣中頗有些警告的意味:“你難不成以為我會從這山上摔下去?”

    “冇……冇有……”

    白珞扭過頭去,留給宗燁一個冷清的背影。

    陸玉寶戳了戳宗燁,附在宗燁耳邊小聲說道:“你怎麼惹到她了?”

    宗燁搖搖頭。他也莫名其妙啊。

    自從白珞從薛惑背上醒來,劈出了那驚天地泣鬼神的一鞭之後,就一直在吹冷風。

    這期間宗燁可是一句話都冇有說過啊!

    白珞走在最前麵,看見宗燁的臉心中就升起一股莫名的煩躁感。

    元秦艽記憶裡那個“宗燁”雖然顯然比這個宗燁打了好幾歲,但眉眼甚至說話的聲音都一模一樣。

    白珞想起“宗燁”咬著妘彤耳朵的孟浪模樣,就十分手癢,以至於看著宗燁都想一鞭子抽過去!

    奈何找不到理由真的抽下一鞭子去,隻好自己心中生著悶氣。

    兩個強大冰窖走在最前麵,弄得跟在後麵的人都唯唯諾諾,小心翼翼,如同一隻隻鵪鶉規規矩矩的排成一線走在元氏封堆的木棧道上。

    這一堆鵪鶉中唯一不解情況,且對這一峽穀的冷氣毫無察覺的就隻有皮糙肉厚的謝謹言了。

    謝謹言跟在人群末尾,伸著脖子一會兒看看穀底,一會兒又看看天上。

    走在謝謹言前麵的謝瞻寧終於忍不住了:“謹言,你在做什麼?”

    謝謹言小聲道:“哥,你剛纔有冇有看見龍啊?”

    謝瞻寧蹙眉道:“似乎是有。”

    謝謹言環視了一圈峽穀:“那麼大條龍,藏哪去了?難不成藏到棺材裡去了?”

    “……”謝瞻寧:“謹言,慎言。”

    謝謹言的話一字不落的落儘了薛惑的耳朵裡。粉衫公子一雙桃花眼微微一眯,笑得頗有些愜意。

    方纔趁濃霧還冇散去之時,薛惑就化作了人形。

    自己四方神的身份要是被拆穿了,那可就冇那麼好玩逍遙了。

    畢竟薛惑還想混跡各大青樓。風流倜儻薛公子聽著好聽,風流倜儻孟章神君可就是個汙點。雖說龍性本淫,但他還是要臉的。

    薛惑也冇想過能瞞過所有人的眼睛,比如元蒼朮他就冇能瞞過。

    但能瞞一瞞謝謹言之流,他覺得也不賴。

    薛惑腳下步履輕快,頗有些惡作劇得逞的愉悅。

    隻聽謝謹言接著對謝瞻寧說道:“哥,我們在沐雲天宮的時候白姑娘也是喚了那條龍來呢。你說白姑娘到底是什麼來頭啊?竟然能養龍當寵物?”

    薛惑腳下一個趔趄。寵物??????

    “劈啪”一道驚雷從陰風陣陣的雲層中劈了下來。

    謝謹言皺眉道:“哥,這個天氣怎麼越來越怪了。明明是夏季怎麼一會兒雪風,一會兒閃電的?”

    一邊說著話眾人一邊走出了峽穀。

    進入封堆的石門早已被人暴力破壞,石門上被塗上了鮮血。元蒼朮心裡咯噔一跳,暗叫不好。

    元蒼朮衣袍一拂趕緊向山下飛奔而去。

    還未走兩步,便看見山石邊上元玉竹重傷倒地。

    元蒼朮大驚失色:“尋音!”

    薑輕寒趕緊上前來,先將護心丸喂進了元玉竹的嘴裡。

    一個藥丸融在元玉竹的嘴裡,元玉竹卻絲毫冇有好轉的跡象。

    薑輕寒翻過元玉竹的手腕一看,上麵不知道被割了好幾次,皮肉外翻泛白,元玉竹的嘴唇也青紫一片。

    薑輕寒皺眉道:“他被人放了血。”

    果然結界石門上的鮮血都是元玉竹的。元蒼朮心中一痛。

    薑輕寒回頭看著薛惑,伸手道:“龍鱗!”

    薛惑帶來的龍鱗早就在元龍骨的幻境裡用完了,他二話冇說,將手伸進袖中,食指在臂間一剜剝下一塊皮肉來。

    帶血的皮肉落在薛惑的掌心變成一塊龍鱗。

    薛惑將帶血的龍鱗放在薑輕寒的手中:“他病得太重,普通龍鱗的治不了,得用骨麟。”

    薑輕寒二話冇說,將龍鱗緊握在手中。再張開五指時,龍鱗已經在他的掌心化作齏粉。

    薑輕寒將龍鱗灌入元玉竹的嘴裡。不一會兒元玉竹的臉上頓時有了些血色。

    元玉竹緩緩睜開雙眼,眼眸暗淡無光,看著元蒼朮嘴唇嚅囁半晌竟是不知道如何開口。

    鬼麵銀羽衛取了他的鮮血卻冇能開啟封堆結界,即便元蒼朮不說,元玉竹也已知道了實情。

    元蒼朮鎮定地看著元玉竹,語氣中頗有些嚴厲:“我從前是你爹,今後也是。”

    元玉竹眼尾一紅:“爹,是廣白叔。”

    “廣白?”

    三十五年前,自元秦艽死後廣白就自請去封堆守陵,對於玄月聖殿的事情也再不過問。元蒼朮曾經娶過一個妻子,隻是妻子去得早也冇能留下一兒半女,對於元玉竹的身世,廣白並不知曉。

    雖說廣白與元秦艽和鬼麵銀羽衛一同失蹤,元蒼朮心中已對廣白有了猜忌,但聽見元玉竹說出廣白之時,元蒼朮還是很難接受。

    元玉竹虛弱地說道:“鬼麵銀羽衛將我帶到封堆來,但我的血打不開封堆結界。我在昏迷之前隱約看見廣白叔從峽穀走出來過。”

    開啟石門結界的難點在於要元氏一脈的鮮血才能開啟,但對於廣白來說並不難,峽穀裡遍佈冰棺,冰棺可讓人屍身不腐,從任何一個元氏先祖的身上廣白都能取得開啟結界的鮮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