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九十七章 朱雀翎羽 · “屍首冇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九十七章 朱雀翎羽 · “屍首冇了”字體大小: A+
     

    封堆的峭壁之上,兵戈聲響徹山穀。

    元蒼朮一雙離虛鴛鴦鉞清冷的寒光一閃,峭壁上頓時被削下一塊。

    原本懸掛著冰棺的峭壁之上,每一樽冰棺之上都站著一個黑色衣袍穿著銀色鎧甲的鬼麵銀羽衛。

    元蒼朮與謝柏年禦劍在山穀之間。

    謝柏年力道剛猛,一劍下去山峰頓時被削掉數塊巨石。差點連睡在冰棺裡的元蒼朮的祖宗都一起削下山去。

    連山都被削去了一半,但站在冰棺上鬼麵銀羽衛卻毫髮無損。

    不僅如此,那個鬼麵銀羽衛竟然一分為二,變成了兩個人!

    元蒼朮臉色一變:“東瀛的鏡花水月術!”

    站在冰棺上的鬼麵銀羽衛亦真亦假,不止哪一個是真身哪一個是鏡像。

    若是擊中真身還好說,但若是擊中鏡像,隻會讓鏡像多生出一個。

    元蒼朮與謝柏年看著封堆裡,峭壁上站得密密麻麻的鬼麵銀羽衛心中暗暗發愁,這樣下去完全無法下手。

    謝謹言禦劍飛到謝柏年身旁:“爹你怎麼不打?!”

    謝柏年皺眉道:“鏡花水月之術,分不清真身隻會越來越糟糕。”

    謝瞻寧也飛了過來:“當如何分辨真身?”

    謝柏年與元蒼朮同時搖了搖頭。除瞭如何分辨真身,元蒼朮更為奇怪這些人都是怎麼進的封堆?難道他們進來的時候這些人就跟在後麵?

    不對!儘管這些人會鏡花水月之術,但元蒼朮斷不會連多了幾個人都不知道。

    薑輕寒站在白珞身旁,正準備上前去幫忙,忽然被薛惑一把拉住了胳膊。

    薛惑指了指白珞與元秦艽,薑輕寒頓時明白了。鏡花水月之術說穿了隻是迷惑人的花架子,現在更危險的是與元秦艽贖魂的白珞。

    白珞與元秦艽相對而坐。宗燁擋在白珞身前,自鬼麵銀羽衛現身的一瞬間,宗燁就召喚出了煞氣。暗紅色的煞氣結於宗燁十指之間。

    鬼麵銀羽衛站在峭壁之上,透過麵具頗有些忌憚地看著宗燁。

    謝謹言環視了一圈這密密麻麻跟麻雀一樣的鬼麵銀羽衛不解道:“爹,這些鬼麵銀羽衛好像不會禦劍。”

    謝柏年翻了一個白眼,看了看自己這個不怎麼聰明,分不清重點的兒子:“難道你現在要去教他們不成?”

    “爹,鏡花水月不就是那個打傷傀儡就一個變兩,打中真的,由他操縱的傀儡就會全部消失的那個法術嗎?”

    鏡花水月術算是東瀛的秘術之一,被謝謹言這麼一說好像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法術。

    謝柏年有心想教一教兒子尊重異族文化瑰寶,但現在的確不是時候,謝柏年連話都懶得跟謝謹言說:“回去讓心宿長老好好教教你。”

    謝謹言急忙說道:“爹,我不是說這個。他們不是不會禦劍嗎?他們不是一個變兩嗎?這冰棺和木棧道上位置也不多,他們人多站不下啊!怕他乾什麼?直接打啊!”

    元蒼朮與謝柏年對視一眼。

    這是什麼方法?!但是聽起來不錯啊!

    眾人瞬間不再猶豫,禦劍直衝入人群裡去。

    不過一瞬間,站在冰棺與木棧道上的鬼麵銀羽衛霎時間多了一倍。

    烏泱泱的人群站在冰棺之上,腳跟著腳,肩抵著肩,比上元節的夜市還熱鬨。

    謝謹言再一劍下去,鬼麵銀羽衛驀地少了一大片。

    謝謹言一喜:“爹,你看打中一個不是?我們來比比誰打得多好不好?”

    “這麼打是不是太容易了?”謝瞻寧疑雲頓起。

    “哥,你說什麼?”謝謹言撒著歡地數著人頭,好不暢快,謝瞻寧的話,他半句也冇聽清楚。

    謝瞻寧緊覺地一回頭,果然見白珞周圍擠滿了穿著黑袍的鬼麵銀羽衛!

    “謹言!住手!”

    謝瞻寧話音剛落,就見白珞倒轉身頭朝下往峭壁下落去。

    忽然一陣龍吟從天際傳來,封堆峽穀之中出現一條黑色巨龍穩穩地馱住了白珞。

    巨龍震怒,龍尾一擺,峽穀峭壁兩旁的山石被儘數粉碎,巨石從空中落下。

    空中陡然烏雲密佈,數百道閃電從空中劈下,鬼麵銀羽衛如被閃電擊中的鴉雀羽毛,紛紛從空中落下。

    如同墨汁在峽穀的雲層之上散開,很快就迷了眾人的雙眼,讓人目不能視物。

    “師尊!”宗燁站在峭壁之上大叫。

    薑輕寒也在一旁,穀底黝黑一片,如一汪漆黑的潭水看不清楚。

    宗燁正欲出聲再叫,背上卻忽然傳來一陣刺痛。有人在自己身後動了手!

    宗燁下意識地轉身,尖刀劃破布帛的聲響從黑暗中傳來。

    宗燁回頭看去,隻能看見一片黑霧。

    站在自己身後的人是誰?

    薑輕寒,陸玉寶,廣白,還有元秦艽!

    動手的究竟是廣白還是元秦艽?

    無論是誰,宗燁都不敢再妄動煞氣,因為薑輕寒與陸玉寶還在此。如果動了煞氣,隻怕連他們兩也會傷著。

    黑色的濃霧之中一道寒芒閃來,宗燁隻能伸出手握住劍尖,鮮血沿著掌紋蜿蜒滴在地上。

    宗燁手握劍尖,忽然左側耳根一麻,感覺有人在向自己襲來。

    宗燁下意識地往右走了一步,腳下忽然一空,整個人差點摔下峭壁。此時無論是前麵的劍尖還是身後襲向自己的人都離自己隻有一指的距離!

    千鈞一髮之際,峽穀裡金光乍現,白珞月白的綢扇淩空飛舞,虎魄霸道淩厲的向宗燁身側劈來。

    白珞幾乎將全身的裡力氣都用在了這一擊裡。

    隨著一聲巨響,一個沙啞的慘叫傳來,峽穀之中的黑色濃霧頓時散去,白珞輕輕落在宗燁身旁,臉上的神色甚是難看。

    等黑色的濃霧全部散儘,眾人紛紛走了過來。

    元蒼朮臉色一白:“元秦艽呢?”

    眾人低頭一看,方纔元秦艽站的位置空空如也,冰棺裡也空無一物。廣白也不見了蹤影!

    白珞冷冷地環視了一圈:“元宗主恐怕不是元秦艽一個那麼簡單了。”

    元蒼朮驀地回頭。

    白珞用手指了指封堆峽穀:“這冰棺裡的屍首都冇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