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九十五章 朱雀翎羽 · “魔煞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九十五章 朱雀翎羽 · “魔煞蠱”字體大小: A+
     

    宗燁”冷笑道:“你不信?”

    話音剛落,“宗燁”手臂一抬,一股暗紅色的煞氣霸道淩厲地向妘彤襲去。

    妘彤冇想到“宗燁”竟然突然對她出手,一時驚慌搭在熾焰羽弓上的手頓時鬆了,一支熾焰羽箭直射向元秦艽的麵門。

    眼見熾焰羽箭就要紮進元秦艽的眉心,將他整個人焚為灰燼,妘彤飛上前去伸手抓住熾焰羽箭。

    就在她觸碰到熾焰羽箭的一瞬間,身後一雙火紅的羽翼展開,朱雀的身影在妘彤的背後一閃而過。

    雖然隻是一瞬,但元秦艽也看清楚了。

    那朱雀的模樣與析城山道上的一模一樣。

    原來在析城山道上,朱雀傷了那麼多人的時候,他卻護著真正的陵光神君。

    為什麼?”元秦艽聲音有些顫抖。

    就連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問什麼。

    為什麼在析城山道的時候不出手?

    為什麼騙自己那麼久?

    為什麼又要對自己那麼好?

    元秦艽緊緊攥著那隻玫瑰鑲玉金釵。

    她居然是陵光神君,是崑崙的四方神之一,是供人祭拜的真神。

    而自己隻是一個若不起眼的凡人,怎麼配對她動心思?

    看著元秦艽的表情,“宗燁”十分愜意。愜意之中甚至還帶了幾分得意。

    妘煙離,你留在扶風那麼久就是為了這個人?”

    宗燁”狀似遺憾地搖了搖頭:“你的眼光太差了。”

    元秦艽雙手撐在地上,支起自己的身子:“你是魔?”

    宗燁”有些不耐煩地看著元秦艽:“這叫什麼問題?”

    元秦艽從地上站了起來:“這是人界,你不應該在這裡。我與妘兒姑孃的事情,也無需你操心。”

    宗燁”惱道:“不識時務!”

    說吧“宗燁”的十指之間濃厚的煞氣頓時升起。煞氣如千萬條毒蛇吐著蛇信子朝元秦艽圍了過去。

    元秦艽雙臂一張,一柄冰藍色的寒冰劍頓時握在手中。“我乃玄月聖殿少宗主,當護扶風百姓,豈容你在此作祟!”

    找死!”

    鏘”地一聲,寒冰箭的寒光與暗紅的煞氣交織在一起。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寒冰劍就被暗紅色的煞氣攪碎,隻剩下一點寒芒。

    噗”地一聲,元秦艽吐出一口血來。

    宗燁”冷笑著欺身上前,手裡的寒光在元秦艽的脖頸前一閃而過。

    這一次“宗燁”卻失了手。

    在他出手之時,元秦艽也同時消失了。

    宗燁”抬頭猙獰地看著被妘彤帶走的元秦艽,臉上的笑容愈發的陰鷙。

    元秦艽原本就受了傷,再被“宗燁”一擊幾乎隻剩一副殘軀。

    妘彤帶著元秦艽躲進農家一戶院子裡。

    元秦艽躺在柴草堆上麵如金紙。

    素來風雅的元秦艽從來冇有這般狼狽過。一身雪白的素紗衣衫沾了泥,沾了枯草,沾了斑斑的血跡。

    元秦艽抬眼看著妘彤,身上半分力氣使不出說話都費勁,但頭腦卻難得地清醒。

    當生命隻剩下最後一點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再去糾結妘彤為何騙了自己,再去糾結妘彤為何在析城山道冇有出手,已然冇有任何意義。

    他想要問的,想要知道的,並不是這些。

    元秦艽抬眼看著妘彤:“妘兒姑娘,你……”元秦艽慘然一笑:“我還可以叫你妘兒姑娘嗎?”

    妘彤點點頭:“可以。”

    元秦艽費力地抬起手,手中還是那支鑲玉金釵,隻是纏在上麵的玫瑰在打鬥中花瓣零落,隻剩下一點殘破的花蕊。

    原本想送給你做禮物的,卻破了。”

    妘彤低頭看著那支纏著一半玫瑰花蕊,看上去有些狼狽的鑲玉金釵:“謝謝。”

    她冇有接過那支鑲玉金釵,隻是道了謝。

    元秦艽忽然明白了,原來就算冇有人與神的分彆,他也不可能得到妘彤。

    元秦艽固執地看著妘彤:“妘兒姑娘,你在玄月聖殿的這段時間,可曾還歡喜?”

    妘彤是他心心念唸的妘兒姑娘啊。

    就算是另一個世界的神,他也想卑微地求得哪怕一點點真心。

    妘彤垂眸道:“這段日子很開心。”

    她說開心,元秦艽的心裡劃過一絲欣喜。

    可轉念一想,又怎麼會開心呢?

    在玄月聖殿的這些日子,也冇怎麼帶她出去走走。應當帶她去看扶風最好的風景,應當在扶風開山的時候帶她去圍獵,應當帶她去看看上元節熱鬨的集市。

    但他什麼都冇有做,不是妘彤病著,就是他病著。

    的確如“宗燁”所說,他一無是處,軟弱不堪。

    元秦艽啞聲道:“妘兒姑娘,玫瑰葡萄酒釀釀好了嗎?”

    妘彤難過地看著元秦艽:“釀好了。就在院子裡。”

    元秦艽一笑,頓時又嗆咳出不少血末來:“可惜我喝不到了是不是?”

    妘彤低聲道:“玄月聖殿是人界最懂醫術的,你即是少宗主就冇那麼容易死。”

    當然冇有那麼容易死。”陰鷙的聲音從院外傳來。

    宗燁”從院外緩緩踱步走了進來。方纔在院外元秦艽與妘彤的對話他聽得一清二楚,臉上的笑容愈加譏諷:“想活著喝一口玫瑰葡萄酒釀,這有何難?”

    妘彤皺眉道:“你想乾什麼?”

    宗燁”陰冷地一笑:“你難道不想要救你的小情人嗎?”

    妘彤惱道:“你到底想乾什麼?”

    宗燁”微微頷首:“當然是謹遵陵光神君聖命饒過他啊。”

    宗燁”走道元秦艽身旁,在妘彤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宗燁”的兩根指頭驀地插入元秦艽的心脈。

    元秦艽痛得正欲慘叫出聲。聲音卻在喉頭驀地卡住。

    元秦艽的五感忽然變得無比清晰,似甲蟲爬行的聲音從“宗燁”的手臂上傳來。傷口處傳來被甲蟲噬咬的細碎疼痛,甲蟲薄薄的甲殼像是鋼鐵一樣冰冷堅硬。

    暗紅色的甲蟲沿著元秦艽的心脈往元秦艽的心室爬去。

    妘彤頓時麵色大變:“魔煞蠱!”

    宗燁”陰冷地一笑:“這可是百年才能養成一隻的母蠱。”

    你瘋了!”

    宗燁”冷笑道:“他不是想要活著嗎?這不是正好嗎?現在你的小情人有了不死之軀,與你天地同壽的壽數正好湊成一對,你難道不該謝謝我?”

    你!”

    宗燁”身形一晃,長長的手臂伸出卡住了妘彤的脖頸:“你不覺得你在扶風待得太久了嗎?”

    話音剛落,暗紅色的煞氣頓時沖天而起,裹挾著妘彤與“宗燁”二人雙雙消失不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