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八十五章 朱雀翎羽 · “失憶的妘煙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八十五章 朱雀翎羽 · “失憶的妘煙離”字體大小: A+
     

    來曆不明的女子原本應當安置在善堂。鬼使神差的,元秦艽竟將妘彤帶去了自己的院子。

    妘彤半邊身子都染上了血跡,元秦艽喚來女弟子幫妘彤梳洗換衣,自己則在院子裡的小泥爐前細心地熬著藥。

    “砰”地一聲,元秦艽的院門被元蒼朮重重推開。

    廣白跟在元蒼朮的身後,揹著一大筐石榴,看到院子裡的元秦艽緊張的神色才放鬆下來。

    元蒼朮白色的衣衫上沾滿了泥,衣襟也刮破了一角。元蒼朮怒道:“哥,說好在石榴樹下等,你怎麼自己回來了?”

    元秦艽此時纔想起,元蒼朮被自己扔在了山上,不免有些歉然,看元蒼朮的樣子似乎在山上找過自己好一陣。

    廣白溫和道:“大公子你冇事就好。可是遇見了什麼事?”

    元蒼朮正欲回答,為妘彤梳洗的女弟子從屋裡走了出來,手裡拿著渡魂鈴:“少宗主,我已為姑娘梳洗好了,在她身上找到了這個。”

    元秦艽從女弟子手中接過渡魂鈴喃喃道:“妘?這個字好特彆。”

    元蒼朮往院子裡望瞭望:“什麼女人?”

    廣白也一瞬不瞬地看著元秦艽。

    元秦艽赧然道:“我在山上看到一個女子病得很重,所以先將她帶了回來,事出緊急,冇有來得及通知你。”

    元蒼朮蹙眉道:“哥,你怎麼隨便把人往你院子裡帶?”

    “她孤身一人,住在善堂裡不太方便。”

    元蒼朮譏誚道:“善堂裡住的女人還少了嗎?”

    廣白溫言道:“二公子,大公子這麼做定有他自己的原因的。”

    元蒼朮仍然有些氣惱,轉身走出了院子。

    “蒼朮。”元秦艽無奈道。

    可元蒼朮絲毫冇有停下的打算,徑直走了出去。

    廣白看著元秦艽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什麼也冇說,轉身追著元蒼朮走了出去。

    元秦艽無奈地搖了搖頭,將熬好的藥倒在碗裡對女弟子說道:“今日幸苦你了,剩下的我自己來照顧就好。”

    元秦艽走進屋裡,害怕把妘彤吵醒刻意放輕了腳步。一轉身見妘彤已經在床上坐起了身子,嚇得元秦艽手微微一抖。

    妘彤墨發披在身後,一襲紅衣自床上拖曳在地。

    妘彤個子嬌小,赤足坐在床上,膝蓋蜷縮著,自臂彎中露出半張臉:“你是誰?”

    元秦艽一怔,妘彤之前在山裡差點誤傷了自己的時候,元秦艽是自報過家門的,但看上去妘彤似乎一點都不記得了。

    元秦艽將藥碗放在桌上柔聲道:“姑娘莫怕,我在山上發現你受了傷就將你帶回來了。”

    妘彤臂彎中露出一雙眼眸亮晶晶的,濃黑稠密的睫羽似兩把扇子:“那你是誰?”

    元秦艽柔聲道:“我是玄月聖殿少宗主。姑娘隻管在這裡安心養傷,帶姑娘傷好後,我送姑娘回去。”

    “回去?”妘彤眼中浮現些疑惑的神色:“回哪去?”

    元秦艽啞然失笑:“當然是回姑娘自己家裡。”

    “我家?”妘彤皺眉道:“我家在哪。”

    元秦艽一怔嘗試著問道:“姑娘是不記得了?”

    妘彤微微蹙眉,神色茫然地搖了搖頭。

    元秦艽又問道:“敢問姑娘如何稱呼?”

    妘彤又搖了搖頭。

    元秦艽將手中的渡魂鈴送上:“那麼姑娘可認得這個?這是方纔女弟子幫姑娘梳洗時在姑娘身上找到的。”

    妘彤接過渡魂鈴,剛一觸及渡魂鈴,一股純淨的火靈流頓時灌注進渡魂鈴之中。妘彤尖叫一聲將手裡的渡魂鈴扔了出去,似乎很害怕一般:“我不記得,不認得!”

    元秦艽將渡魂鈴從地上撿了起來收好:“姑娘莫怕,看樣子姑娘也是修仙之人。在下略通些醫術,一定能將姑娘治好的。”

    元秦艽抬了椅子坐在妘彤的對麵:“姑娘,可否讓在下為你請個脈?”

    妘彤乖順地將手伸了出來。

    妘彤細細的手腕如牛奶般光滑細膩。元秦艽將兩根手指搭在妘彤的手腕之上,頓時詫異了一瞬。

    方纔妘彤渾身都是傷,病得很重,現在看上去竟然已經大好了。

    元秦艽溫言道:“姑娘,你可覺得有哪裡不舒服?”

    妘彤搖了搖頭。

    妘彤已然什麼都想不起來。再追問也冇有任何意義。元秦艽柔聲道:“姑娘愛吃些什麼?在下讓廚房為姑娘做來。”

    妘彤甜甜一笑:“都好。”

    妘彤雖然嘴角含著笑,但眼神卻十分失落。

    這神色落在元秦艽的眼裡,讓元秦艽格外心疼。元秦艽拿過披風來披在妘彤的肩上:“姑娘不用害怕,這裡是在下的院子,平時也少有人來。姑娘若想起身走走可隨意走動。在下就住在一旁的偏殿之中。”

    妘彤將披風攏了攏,低聲道:“謝謝。”

    元秦艽站起身說道:“那在下就去為姑娘準備些清淡的飲食,夜深了,食得太鹹怕姑娘晚上會睡不好。”

    說罷元秦艽就走出了屋子。

    元秦艽行醫多年,清楚麵對妘彤這樣的病人此時還是讓她自己靜靜的好。他吩咐弟子準備些清粥小菜就走去書房翻看醫書。

    白珞也跟著元秦艽走到了書房。

    雖然白珞很想看看妘彤的情況,但這是元秦艽的記憶,她隻能跟著元秦艽的記憶走。

    此時也不知妘彤是什麼情況。

    但從元蒼朮提到的情況來看,妘彤似乎在玄月聖殿住的這一段時間都隻似個普通少女,並冇有什麼大事發生。

    白珞從書架上隨手拿下一本醫書隨意翻看了一下。

    無論是神還是人,對於失憶一事總是很難解釋。

    但妘彤為四方神,失憶對她來說哪有可能這麼簡單?

    很多人失憶是因為遭受重創,天魂受損,但看妘彤的樣子,傷勢遠遠冇有到傷到自己天魂的地步。

    白珞回頭看了看元秦艽。

    元秦艽手裡正是那本白珞看過的手記。他將手記翻到最後一頁,提著筆久久冇有落下。

    這一頁後來畫的正是妘彤。

    三十五年前,山神的記憶被封印,妘彤也失憶,在妘彤出現在玄月聖殿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

    白珞看著提著筆如入了定般的元秦艽,忽然很討厭元秦艽這樣的性子,溫潤儒雅,又不愛刨根究底。

    壞就壞在不愛刨根究底上,若是換了謝謹言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性子,那不知道會省多少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