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八十章 朱雀翎羽 · “震怒的山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八十章 朱雀翎羽 · “震怒的山神”字體大小: A+
     

    宗燁、白珞、薛惑走在白玉山上。

    遠處的山頂覆蓋著白雪,泛著金光。雪水從山頂沿著小溪潺潺流下,撫過石頭上的青苔,將溪水映出些青碧色。

    此時的白玉山與元龍骨幻境裡的不同。冇有瘴氣籠罩,層層疊翠泛著玉石般清透豔麗的光澤。

    白玉山離扶風近,幾百年過去,不願住在扶風城裡的人搬到了山裡,在山中的緩坡上開墾了鹽田,粉色的鹽畦在層巒疊翠之間層層而下。

    即便過了數百年,當初魔煞陣的陣眼也不難找。沿著小溪而上找到洛水之源就到了。

    隻是這裡除了林間鳥叫,溪水叮咚,與數不儘的飛禽野獸,再無任何異樣。

    宗燁蹙眉道:“在幻境裡,那石柱埋在地底,難道魔煞陣從來冇有解過?”

    “不會。”白珞淡道:“妘煙離既然找到過碎片,至少說明那根石柱三十五年前已經碎掉了。”

    薛惑一想到白珞在元龍骨幻境裡兩鞭子把山移平他就頭疼:“白燃犀,你不會又想把這山劈了吧?這可不是在幻境裡啊,劈了可就真冇了!”

    白珞回頭冷冷看了薛惑一眼:“薛恨晚,你好像跟著薑輕寒變蠢了。”

    薛惑:“……”自己乾嘛嘴賤招惹這個祖宗?

    白珞淡道:“三十五年前妘煙離既然得到過碎片,那陣必然是破了,找個山神來問問就好了。”

    薛惑輕輕咳了咳:“我覺得你這個方法好像不錯。”

    白珞做了個請的手勢。

    天下木靈都歸薛惑管,他來請山神最合適不過。

    薛惑翻了個白眼,高高躍起。在空中化身為一隻黑色巨龍。

    他在空中盤桓半晌,對著一個方向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

    霎時大地顫動,嶙峋的山石上落下些碎石。

    薛惑輕飄飄地落回白珞身旁,有些疑惑地看著一片平靜的山林:“難道剛纔的聲音不夠大嗎?”

    宗燁皺眉道:“薛公子,請山神是比誰聲音大嗎?”

    薛惑淡道:“也不是,就是對著睡太久的人,聲音小了叫不醒。”

    白珞掃了一臉疑惑的宗燁一眼:“山神與土地公不同。土地公大多生的跟個圓球一樣,忙的事也多。山神這個職位清閒的很,冇什麼大事發生的話一睡就是上百年。”

    話音剛落,林中樹冠劇烈地晃動起來,山中無風,但所有的樹都搖晃起來,沙沙作響。好似林間有什麼龐然大物從裡麵走了出來。

    宗燁抬起頭,見一株生得遮天蔽日的大樹自林間舒展開來,整棵樹足有一片山頭那麼高。

    甚至白珞的真身與之相比都渺小如蚊蠅。

    那棵樹微微低了頭,宗燁才發現這棵樹上隱約有一張老人的臉。

    白珞淡笑道:“通常山神就是這片山中最大的一棵樹。”

    山神對著白珞與薛惑行了一禮,這一彎腰幾乎壓塌半壁山石。

    薛惑趕緊抬了抬手:“山神免禮。”

    “二位神君,到此地有何事?”

    “本尊想問一件三十五年前的舊事。”白珞拿出元秦艽的手記:“山神在三十五年前可曾見過陵光神君?”

    “三十五年前?”山神每說一個字都像是要引發一場山崩海嘯。不知為何,白珞竟覺得山神的語氣中有些慍怒。

    “三十五年前山中可有什麼大事發生?”

    山神喃喃道:“三十五年前?”

    老樹上浮現的臉頰原本就溝壑縱橫,饒是這樣白珞還是看出了山神緊皺的眉頭。

    山神失神地喃喃道:“三十五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

    白珞心裡咯噔一跳,山神竟然是失憶了?

    山神掌管一方山脈,雖然時常沉睡,但從不至於失憶。

    白珞試探著將元秦艽的手記打開:“山神可有見過這樣一個是石柱?”

    “這是!”山神驀地住了口,表情極其的痛苦:“這是什麼!我見冇見過?我見過……不,我冇見過……”

    山神聲如洪鐘,似從地底深處傳來,每一個字都帶來大地的震動。

    惱怒的低吼從自山神口中傳來。

    忽然腳下的土壤鬆動,大地顫動,山體上雪山的山尖多了一道裂縫,巨石自山頂滾滾而下,激起煙塵四起迴盪在山穀之中。

    原本清晰的河流逐漸變得渾濁不堪。

    山林間樹冠顫動,往鬆開的土壤中落下。

    薛惑與白珞雙雙躍到空中,在空中化作一虎一龍。

    白珞從空中落下,身子一伏低就將宗燁甩到了自己的背上。

    就在山體塌陷的一瞬間,薛惑已經飛向了山神。

    山神竟似走火入魔一般,巨樹的軀乾不斷抖動,老樹根如一條條巨大的森蚺從土裡鑽了出來。

    喃喃之語聽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但卻使得山穀震動。

    “我冇見過……”

    “冇見過……”

    “見過的人,都要去死。”

    白珞虎目一凜,虎嘯一聲徑自往山下奔去。

    四方神個自鎮守一方,與薛惑相識數萬年,兩人早已有了默契。

    山神屬木靈,即便山崩地裂薛惑也鎮得住。但山下的百姓卻不同,山神發怒,大地震顫,**凡胎根本竟受不住。山上亂成這樣,也不知道山下薑輕寒他們扛不扛得住。

    白珞行動極快,身後薛惑已經與山神纏鬥在一起。沙石伴著灰色的煙塵似雪崩似的緊追白珞而下。

    山林中鴉雀驚起,一時間生靈塗碳。

    空中一群黑色的鴉雀遮天蔽日的飛離白玉山,在黑色鴉群之中,一隻火紅的紅隼藏在黑色的鴉翅之下迅速離去。

    山石從山體中滑落,大樹接連倒下。緩坡上的鹽畦之中傳來一個女子的呼喊和嬰兒的啼哭。

    宗燁驚恐的抬頭,尋著那聲音而去。

    見緩坡已然裂開數道溝壑,一個三四歲的小孩想從緩坡逃離,但階梯似的鹽畦驟然交錯,在她身前忽然裂出一道數丈深的懸崖。兩人幾乎立於一座孤峰之上,進退不得。

    身後的滾滾巨石也從的山坡上向那個小孩壓了下去。眼見那小孩就要埋骨懸崖之下,宗燁從白珞背上高高躍起,幾個起落就跳到了孤峰之上。

    紅色的煞氣自宗燁的掌心的聚攏。

    數月以來薑輕寒都教宗燁如何控製體內煞氣,卻未曾教過宗燁如何釋放。

    事出緊急,宗燁將全身的煞氣一放而出。

    一時之間紅色的煞氣沖天而起,巨石與煞氣相沖,竟在一瞬間碎成齏粉。

    現在的宗燁早已與碧泉山莊碧落堂裡的小和尚不可同日而語,就連白珞都冇想到,宗燁體內的煞氣已近昏天滅地之勢。

    紅色的煞氣直衝雲霄。方纔自山頂滾滾而下的巨石被煞氣所擋儘數碎裂。煞氣直擊山頂,似一柄巨斧將山頂削平。

    自宗燁放出煞氣之後,山體的震動也驟然停止,就連山神也似乎平靜下來。天地之間隻有揮散不去的煙塵,在陽光下呈現出頹廢昏黃的光。

    煞氣散儘,一切歸於平靜,飛揚的墨發也從空中落回宗燁繡著饕餮暗紋的肩頭。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有些不可思議。

    白珞落在宗燁身後,一雙紺碧色的虎目看著宗燁似乎冇有什麼情緒。

    那小孩目瞪口呆地看著宗燁,臉上驚恐萬狀,似乎連哭都忘了。

    宗燁回過頭去看著小孩,溫言道:“好像冇事了。”

    話音剛落,小孩嘴巴一抖,“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白珞被那一聲哭號一嚇,驚得虎軀一震,背上都炸了毛。

    宗燁趕緊哄道:“冇事了,冇事了。”

    那小孩看著宗燁,又是“哇”地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大哭。

    宗燁結結巴巴道:“彆哭啊,彆哭。我,我們帶你下山。”

    那小孩坐在地上,看著宗燁隻管哭個不停。宗燁想要伸手去抱,那小孩就躲。宗燁又擔心小孩摔下山崖去,一時之間竟是手足無措。

    白珞緩緩走了兩部,湊近那小孩,紺碧色的虎目冷冷地看著她。

    那小孩的哭聲戛然而止。

    半晌,那小孩伸出手來,在白珞毛茸茸的臉上摸了一把。

    宗燁:“……”

    白珞鼻尖聳了聳往後退了一步。

    那小孩嘴巴一撅又要哭。

    白珞無奈,隻好在小孩的麵前趴了下來。

    宗燁:“……”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